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聊斋仙境 > 第149章、恶心坏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9章、恶心坏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他这是只当赢家啊!知府当场就听明白了。用别人的东西做抵……真不愧是尚书之子。

    知府想了一下说:“那马场的主人到底是何人所有?”

    “大人,马场自然是官家的。”唐人贤直接掀了底牌。到这时候,就没有再瞒的必要了。

    说着,他还在观察沈石他们。心中骂道:一群土包子!到了这会儿还不亮身份,表关系,输不起你们。

    “什么?官家的?”

    知府抚须的手一抖,直接断了。

    但是唐人贤的话,可比这胡子断了还要疼啊!

    “你…你们……”知府手指着他们,一个个指过去,“你们疯了,拿官家的马场去赌!”

    这案子是愈发出乎他的意料了。

    都说作死。他们这帮人倒好,作了场大死。

    “这事就当你们胡闹,一场恶作剧。本官今天没有升过堂,你们也没来。”

    知府后退一步。

    他这是两不得罪的打算。

    “什么?那马场是朝廷的?”

    唐人贤的话同样惊起了一帮人。沈家的人无不觉得此人卑鄙无耻,赌资竟然不是他的。

    “月娇,你听到了。这样的人,你还觉得是良配?”沈月娥借机纠正妹妹的爱情观。

    沈月娇也是一幅吃了屎的样子。她印象中的唐公子,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月娇妹妹,这是西域的胭脂,送与你了……”

    “月娇,这是蜀锦,你可以做几样新衣。”

    “……”

    这才是她心目中的唐公子。诗会上,才情不凡。家事上,父亲是尚书。更重要的是他对自己极好,不断的送自己东西。

    在沈月娇的印象中,唐府就是官宦不家,大富之家。银钱是使不完的。然而今天,那马场竟然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啊!

    唐人贤会让自己的形象毁于一旦吗?

    怎么可能。只听唐人贤出列,先是对知府行了一礼,接着便落落大方道:“诗经有云: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们现在所有的一切本来就都是官家的。这马场也一样。”

    “好!”唐人贤的朋友叫好。

    唐人贤胡说八道,他们不在乎。他们在乎,或者说他们叫“好”,是为了他的急智。

    是的,书生有急智,难道不值得叫好?

    书生的逻辑,只有他们懂。就像是“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不一样有人叫好,有人捧其臭脚。甚至是上升到了不畏惧式的精神层面高度。

    一遍又一遍的不断刷新着自己的下限。曹金花气呼呼的,她不知道她要怎么反驳,她想抽人。

    “沈公子,怎么办?”曹金花发急。人不要脸则无敌,读书人不要脸更无敌。

    沈石笑了笑说:“这事简单,不跟着他的节奏走,不就可以了。”

    曹金花愣了愣:为什么他说的话,我每个字都听的懂,但是连在一起,却不明白他说的到底是什么了。

    沈石上前,行了一礼道:“大人,他已经认输,那我们赢的马场是不是就是我们的了。”

    任他说的天花乱坠,沈石只咬死一样--我们赢的马场。

    他的话说的再漂亮又有什么用?

    “对对,大人,我们赢的马场。”曹金花反应过来,心说:原来这就是节奏啊!节奏好。说的再多,马场也还是我们的。

    “怎么?你还想要马场?”

    知府发愣了。虽然唐人贤刚才主要表现了急智,说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这不过是一种偷换了概念的行为。那马场并不会因为这么一句话,便成了他的了。马场依然是官家的。

    这一点,从来都没有变过。

    仅仅一句马屁式的口号,马场就成了他的?

    好大的脸!

    这一点知府相信曹金花也是明白的。

    那么曹金花明白,却还是要要。这分明是为难他。

    他,不过是个知府,稍大的官都惹不起。现在事涉皇上,他能怎么办?难道判皇家马场归了别人?

    唐人贤没这么大的脸,他也没有。他的脸当场便黑了下来。

    这时候,曹金花又说:“大人,我们有字据。”

    “什么?连字据都有了?”

    知府这一下被闪的不轻。今天这事,本就够荒唐的了。

    他们一方是尚书公子,拿皇上的马场作赌。另一方是国舅府。

    本来他居中调停都不容易,可是尼玛,竟然还有白纸黑字留下。

    “来呀,把字据呈上来!”

    你们这是闲的没事干,玩我是吧。好!大家玩,一起玩!

    知府令人传上字据,看着那白纸黑字,知府牙花子疼--唐人贤真就拿皇上的马场压了注。

    “这事你们说说吧,让本官怎么判。”

    有这字据,双方任一方他又得罪不起。他有什么办法。哪怕他是官儿,他们是民。今天这事,就像他自己说的,陪他们玩。

    是的,就是玩。

    这不是玩吗?马场不是唐人贤,而国舅府又偏偏从他手上赢了马场。

    如果换掉任何一方,这案子真的是审都不用审。要么支持唐人贤,把敢要皇上马场的刁民,乱棍打出。

    要么支持曹金花,把行骗欺诈的刁民收押,抄落家产,以抵赌资。

    这多简单。

    可问题是他们的身份摆在这了。他,一个小知府,能怎么办?

    乱棍打国舅?呵呵……

    派衙役抄尚书府,他同样是呵呵呵……

    他只希望这双方知进退,可以和解,不然,他有的烦了。

    知府的表现让唐人贤警醒。他以为赵祯他们不过是乡下来的土包子。这样的人,他通常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

    然而知府的表现,却告诉他,对方的不凡,至少是不怂他们家的。

    想了一下,唐人贤哈哈一笑道:“大人,这都是误会,都是一场玩笑。其实学生也曾赌过天地。把这方天地输给了某人。唉!学生赌运实在是不佳!”

    mmP!

    此货为什么仅仅是个官二代,就他这没有任何下线的节操,他应该去外交部,要不战忽局也成。

    “哎哟!”知府又掐断了自己的胡子。

    如此无耻之人,本府有句话,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就连作调停的知府都有这样的冲动,就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月娇,你可看清他的品德。”沈安才说是教育堂妹,还不如说是他厌恶的已经快吐了。这心中的一句话,不吐出来,非憋死他不可。

    如果没有读书人的身份,他真心想骂大街。太娘希匹的恶心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