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重来1976 > 第十一章 军刺和管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一章 军刺和管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鲁老二也早已摆好了架势,准备再给古德占迎头痛击。

    白客此时顾不得自己小细胳膊小细腿儿了,猛地横在两人中间。

    “别打了,我说你们别打了!”

    鲁老二和古德占看见一个小屁孩冒出来劝架,都有些发懵。

    白客指着古德占:“我说你这伙计还不赶紧上医院,治晚了就毁容了,变哈迷蚩了。”

    眼下,大街小巷都在播放刘兰芳的“岳飞传”,大人小孩儿都能随口来一段。

    一提起那个被割掉鼻子的哈迷蚩没人不知道。

    古德占的两个同伙这会儿也反应过来,连忙过来搀扶古德占。

    “对,对,赶紧上医院吧。”

    “……”

    古德占嘴里发出莫名其妙的声音,估计是想骂两句。

    譬如:“你等着,老子跟你没完!”之类的。

    但他鼻子坏掉了,根本说不出完整的词语。

    听着真跟哈迷蚩一样。

    看眼的人想笑又不敢笑,只能憋着。

    可古德占一使劲儿,鼻子又开始汩汩流血了。

    一名同伙连忙脱了短袖衫按住古德占的鼻子,然后和另一个同伙架着古德占往人群外面走。

    围观的人流正在散去,突然听到一声大喝:“谁打架?都谁在打架?”

    几个治安警气势汹汹地走过来。

    为首的是个叫王越的公安,上半年才从部队转业的,参加过自卫反击战,也是个挺猛的人。

    不过,他不是本地人,对本地小流氓的情况还未完全摸清。

    看见古德占被两个人搀扶着满身血迹,他就朝一名治安警吩咐:“跟着他们到医院登记,一个都别跑。”

    接着朝照相馆门口走来。

    一眼就看到鲁老二了。

    王越虽然对当地小流氓了解不深,但跟鲁老二已经打过几次交道了。

    瞪起眼睛骂道:“哪里都少不了你!”

    鲁老二满不在乎,不等警察过来抓,就主动过来了。

    王越又四下打量:“刚才还有谁?自己出来!等老子过去揪你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白客知道王越这是虚张声势,来这么晚,他知道个屁啊。

    没想到白宗却挺身走了过来。

    白宗这不是被吓出来的,而是本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哥们儿义气。

    这让白客有些恼火:你也不想一想,这么走进公安局,老妈脸往哪搁。

    王越不知道白宗是秦咏梅的儿子,不然他肯定会高抬贵手。

    白客有心提醒他,可看看周围这么多人,也不敢张这个嘴。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越他们几个把老哥和鲁老二押走了。

    白客只能留在原地,因为照相馆里就剩他自己了。

    等围观的人都散去,白客打算关掉照相馆的时候,刘清涛急匆匆地过来了。

    “听说出事了?什么情况?”

    白客把情况跟刘清涛说了一遍。

    刘清涛叹口气:“咱做生意的招惹那些小流氓干什么?不是怕他们,关键他们在暗处,咱在明处。”

    白客刚才这阵功夫光想着老妈面子的事儿了。

    经刘清涛提醒这才想起来,得罪了古家兄弟也是个大麻烦啊。

    因为这些家伙就算你打一两次架占了上风,也很难让他们彻底服软。

    要是三天两头来捣乱,这生意还怎么做?

    而且,这个门面房是白宗买的,想搬家都没法搬。

    “涛哥,你找找关系看,能不能跟古家他们哥儿几个约一下,等俺哥出来,咱们找机会跟他们谈谈。”

    “对,得尽早把这事儿给摆平了。不然就成了西瓜皮擦屁股,没完没了了。”

    刘清涛帮着白客把照相馆的门关了,然后分头离开了。

    正如白客的预料,王越押着鲁老二和白宗穿过院子,准备去办理拘留手续时,秦咏梅正在院子里看其他干警打乒乓球呢。

    如果没人提醒,秦咏梅压根儿看不到白宗。

    一名公安认出了白宗,连忙过去小声告诉王越。

    王越愣住了,看看白宗又看看秦咏梅。

    最后还是走过来,小声跟秦咏梅打招呼。

    “秦股长,您看……”

    秦咏梅一回头一下就看到白宗了,再看看他和鲁老二站在那里的那副熊样,顿时就明白了。

    不等王越张嘴,秦咏梅就没好气地:“不用客气,该判就判,该关就关。”

    “那,好吧。”王越讪讪地笑笑,把白宗和鲁老二押走了。

    虽然王越是个不讲情面的人,但秦股长的面子他多少还是得给一点。

    最后他签字让拘留所的人把白宗和鲁老二领走,拘留24小时。

    第二天傍晚,白宗耷拉着脑袋回家来吃饭的时候,秦咏梅腾地站起来,抓起扫把,看了看比自己高出一个脑袋的白宗,最后还是放下了。

    咬牙切齿点点头:“妈老了,打不动你了。不过,他们姓鲁的永远也别想蹬咱家的门!不管是女的还是男的。”

    老妈这句话说得很重,简直就是在宣告大哥和大嫂这一世姻缘的完结。

    但白客知道大哥是属于弹簧的,你越压他他越来劲。

    不过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大哥当场发作。

    白客使劲握着老哥的胳膊,才没让他跳起来顶撞老妈。

    大哥和大嫂这事儿只能从长计议了,眼下先得把小麻烦解决了。

    回到白宗房间里,白客把自己跟刘清涛商议的事儿跟白宗分析一番。

    白宗顿时也出了一头冷汗:“也对啊,咱在明处他们在暗处,不可能完全按得住他们。”

    “就是啊,他们可以跑,咱们没法跑。要是他们三天两头折腾咱们,这买卖就没法干了。”

    好在刘清涛办事非常给力。

    白宗从拘留所出来的第三天,刘清涛就跟古家兄弟搭上了。

    然后安排双方在全县城最好的饭店“江涛饭店”一块儿吃个饭聊一聊。

    白宗还想叫上鲁老二,刘清涛连忙阻止:“最好别叫他,那家伙酒瘾大,喝多了嘴上没把门儿的,古家兄弟本身就恨他,一不留神再打起来就没法收拾了。”

    白客也连连点头:“对,不用叫他。古德占本身就来不了,鲁老二不来他们也挑不出毛病。”

    可事情并不像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见面的时间定在下午三点。

    这个点儿饭店里基本没什么客人,方便谈事儿。

    白宗、白客、刘清涛他们三人提前十分钟到达后,又等了半个小时还没见古家兄弟的人影。

    “妈的,他们耍咱们!”白宗忍不住有些恼火。

    话音刚落,楼梯上便传来咚咚的脚步声。

    刘清涛连忙示意大家人来了。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沉重,转眼间两个膀大腰圆、气势汹汹的家伙走了上来。

    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长形的布袋。

    白客正有些困惑袋子里装的是啥时,但突然就看到一个家伙的布袋子被尖锐的物品刺破了,露出金属的光芒。

    不用猜了,他们拿的是军刺和管叉之类东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