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资本大亨 > 第185章 家的味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85章 家的味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爱情买卖》、《小苹果》、《伤不起》……以及国外的《baby》、《seve》、《fade》等很多歌曲他刘思都记忆深刻。有那么一首并不出众的歌曲却让现在刘思很是感慨,《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

    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

    我的第一选择不是去环游世界

    躺在世界上最大最软的沙发里

    吃了就睡醒了再吃先过一年

    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

    我就可以把所有人都留在我身边

    每天快快乐乐吃吃喝喝聊聊天

    不用担心关于明天和离别

    ……

    这一刻,对这首歌,感慨颇多。钱就是万能的!钱买不来健康、时间、亲情、爱情……好像一个有钱都得不到这些东西的家伙,没钱还能得到这些东西。每个人都想成功,成功是什么?那就是你有多少钱,有多大权!

    有钱的名人都这样——“变有钱,变得很有钱,然后故作谦虚的说金钱不是一切!”从来没有钱不多的家伙讲钱不重要,没钱,钱就是第一需求。

    货币作为一般等价物,哪种东西不可以以等价交换?学过经济学,在社会上有点经验的刘思更知道这一点。看着总计20余人的大家庭,不用担心关于明天和离别,他感受到的是亲情与今日的热闹。

    今天是腊月二十九,刘家的年味却是十足。即便上辈子,他也喜欢回农村老家过年,年味十足的春节才叫过年,因为农村过年场面比城里热闹、人情比城里直朴、气氛比城里浓烈。

    “麻将,三缺一…”

    “地主谁来?”

    ……

    吃了饭,男人们都吆喝起来,妇女们开始清洗碗筷,分工明确。也有年轻的女孩子并没有进厨房。例如,四哥的妻子。

    “成麻么?我来。”对于赌博,刘思并不太喜欢,过年与亲属朋友玩牌也是拉进关系的一项活动,输了也不心疼,无论输赢,肥水都没流给外人。

    晚上灯光通明,空调、暖炉都大大开着,驱散了寒冷,屋内吃完晚饭的众人也一一搭起了牌桌。两台自动麻将机旁,买马的、不懂得、懂得玩得不亦乐乎。

    “妈,你买的我?希望你能给我带来好运气。”打了一下午,运气很不好,输多胜少,除了牌运确实糟糕,也有他心太大,一直做清一色、单吊等大牌有关系。

    “输了,你递钱。”刘母晚饭听闻儿子一下午输了2000多,目前刘家不差这2000多块钱,但也关心,围过来观看,不懂得她买了刘思的马,以表示支持。

    “行行行…”玩得儿高兴就好,10块钱的底再怎么翻倍,输得了多少。

    腊月29,不是30,刘家一家人早早就在刘思爷爷、外公外婆三位老人压制下11点睡觉了。

    2月17日是大年三十。天蒙蒙亮,妇女们就起床了,因为今天是极为忙碌的一天,春联、年画、年夜饭的饺子、接神、祭祖、20余人的隔年饭……

    腊月三十早上是汤圆,大汤圆,里面包着红糖、核桃、花生、芝麻……吃上一口,让人唇间流甜。本来这汤圆是初一早上吃的,30倒也没这么讲究。妇女们早早起来,烧了一大锅水,4位妇女围着灶台包着大汤圆。

    刘父也起的极早,他不认可卖的春联年画,要自己去做去写去画,还有今天的祭祖、接神等也要准备写名字的符纸。刘思起得也早,倒不是有这觉悟,而是被尿憋醒了,之后不好意思再睡了。

    “醒了?帮我裁剪一下符纸。”刘父刚刚摆好毛笔、墨汁等东西,就叫儿子出现在身前,自然抓了壮丁。

    “行。”经历过才会懂的珍惜,就这日常与父母中的一言一行,刘思都会用心去感受其中温馨,心里也一直在思考,未来他与父母怎样住?去渝州?留农村?要女人还是亲人?

    “金狗贺岁家兴旺,玉燕迎春福满堂!”刘父的字很好,刘思不惜赞美之词,闻言父亲笑开了怀,比旁人夸赞他来的高兴,末尾忍不住来句,“你该好好练练字。”

    “幺儿,让你爸自己弄,去喊他们起来吃早饭了。”刘母的话音从厨房传来,楼上歇息的亲戚一众大多都起来了,都在洗手间洗漱来着。

    “去上坟祭祖。”吃了饭,刘父就拉着刘思去祭祖,今年有钱了,鞭炮爆竹比前10余年都来的多,反正算上今晚所需爆竹,堆了一大屋。

    磕头,放鞭炮,祭祖划不来多少时间,也就半个小时一切oK了。

    “贴春联。”

    “我来买马!”男人们的活儿其实很少的,妇女们的工作可不轻松,早饭吃了就开始用一米宽的饭桶蒸饭。饭蒸上,也要正式弄午餐,很丰富,各式各样的凉菜,各式鸡鸭鱼肉,龙虾,甲鱼……以及几种海鲜。种类复杂,量多,由不得妇女们早早就忙起来。

    “来来,吃菜。”

    “别吹牛皮,对瓶吹,敢不敢?”

    “幺叔,你跟我这个侄儿刷什么滑头,满上满上……”

    ……

    午餐饭桌的气氛很浓烈,一是菜肴更多更丰富,也有年味更浓,男人们越加放纵,啤酒一瓶瓶下肚,就连刘思都被灌两瓶。

    “我不喝了,舅舅、幺舅、哥哥、四哥……你们喝,我吃菜就行。”

    “唉,搞撒子嘛?”

    ……

    喝酒好处不知道怎样,至少刘思下午3个小时,难得没有输钱,赢了300多。年夜饭开席较早,差不多下午刚到5点就开始了年夜饭。年夜饭很简单,是火锅,火锅底料买来就是好的,火腿肠、毛肚、肉片、藕片、土豆片、青菜、金针菇、粉丝……

    渝州,火锅格外受欢迎,很多家庭过年招待客人无论是在家里自己做,还是去外面吃,火锅店80%的人都会选择这个。

    年夜饭体会在团圆上,而火锅渝州人认为它最能体现这一点。一年一次的团圆饭充分的表现出家庭成员的互敬互爱,这种互敬互爱使一家人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密。家人的团聚往往令一家人在精神上得到安慰与满足,老人家看儿孙满堂,一家大小共叙天伦,过去的关怀与抚养子女所付出的心血而没有白费,这是何等的幸福,而年轻一辈也正可以借此机会向父母的养育之恩来表达感激之情。

    刘思喜欢家庭和睦,这一世有钱了,他心底对家庭的和睦美好团圆有更多的向往。年夜饭吃得下午5点左右,年夜饭就端上了桌,全家老小就围在一起吃团年饭了;在团年饭中全家放下了过去所有的忧烦,畅谈着来年的梦想,其乐融融,一直要吃到傍晚8点钟。

    之后,妇女们围着暖炉,嗑着糖果瓜子看央视春晚,男人们则凑了好几桌牌桌,期待着新年钟声的敲响;为迎接这一时刻到来,也为了祈求来年财运亨通,要在零点打开大门迎新年。

    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瞳瞳日,

    总把新桃换旧符。

    当午夜交正子时,新年钟声敲响,整个中华大地上空,爆竹声震响天宇.在这“岁之元、月之元、时之元“的“三元“时刻,小孩子玩儿着仙女棒,年轻人放着烟花,大人们放着爆竹……噼里啪啦,屋内是通明的灯火,庭前是灿烂的火花,屋外是震天的响声,密密麻麻的爆炸声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刘家成为院里放爆竹时间持续最久的家庭。

    “峻岭,这是二姨给你的压岁钱。”

    “思彤,小可爱,接好压岁钱,别弄丢了。”

    ……

    大年初一早上7点钟,早餐过后,刘父刘母就拿出早就包好的压岁钱交给一众小屁孩,不多每个红包只有100元。至于其余人,早就把两台自动麻将机占据,茶几、餐桌上也都做了一个个牌桌。

    人多就是热闹,今年过年刘思绝对是最难忘的。也相信接下来的每年都这么闹热。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刘思实在不忍罗阳孤独一人过年,毕竟他还有家人。在老家,还有一件事需要特别提起,那就是刘思做主办了个院里的宴会,在宴会上,刘家表示了关于今年农场聘请同院亲邻好友的决定。

    初五赶到县城,赵玉媛、陈君兰、周佳三人就与刘思呆在屋里亲亲热热了一天,嗯,晚上找了个机会见了薛灵芸一面。初七一大早就开着那辆窗户破损的奔驰车上路了。

    要写出味道有些难,这种章节算是比较难写的。这一章大概就这样,回家篇这样结束了,尽管有些余意未尽。下章开始回归商业内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