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资本大亨 > 第117章 薛灵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7章 薛灵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暖气费没那么着急缴,李大叔这人还是不错的。让他放弃眼前美色的只是因为看见了薛灵芸,这是另一位让刘思念念不忘的校花,是9班的班花,当然也是校花。

    薛灵芸,[三国·魏]女,常山真定人。乃魏文帝曹丕妃子,魏文帝改其名曰夜来。妙于针工,虽处于深帷之内,不用灯烛之光,裁制立成。非夜来缝制,帝则不服,宫中号为“针神”。

    当把薛灵芸三个字输入百度搜索,你就会得到这样的人物简介。没错,这位美女与在野史(《拾遗记》、《太平广记》、《艳异编》等)中常见的曹丕妃子同名。而刘思一直觉得薛灵芸不止同名,包括美貌、性格都一定极像极像。

    有一点可以肯定,薛灵芸不通针工,但她可是精通乐理,古筝、钢琴、二胡造诣极高,至少回想起上一世她的演奏,刘思现在还声声在耳。以他三脚功夫的乐理阅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如她一个小女子。

    此次薛灵芸的演绎节目是二泉映月二胡独奏。《二泉映月》,二胡名曲,是中国民间音乐家华彦钧(阿炳)的代表作。《二泉映月》的演奏技巧性很强,在弓法上,《二泉映月》以短弓为主,如切分弓、颤弓、顿弓、提弓、小抖弓、断弓等。

    在指法上,应用的是民间演奏中的定把滑音,在演奏时左手始终放在二胡的第二把位上,在第一、三把位上的旋律多采用滑音演奏,这种技巧既减少了频繁的换把次数、又能通过手指滑弦效果使旋律的进行更加浓郁连贯。其食指、中指滑音的应用,丰富了旋律的韵味,抠柔、压柔、不柔的相对比较及颤音、打音、带音、大小滑音、原位上下滑音和各种装饰音的灵活运用,加深了二胡演奏的表现力。全曲的速度比较统一,但力度的变化却相当大。

    二胡乐曲刘思不喜欢,不过二泉映月他倒是听过不少次,毕竟经典之所以是经典,主要还是好听。

    曲好听,但人更美!为了演奏《二泉映月》,在服装上,薛灵芸选择了民国时期学生装的五四装。腰身窄小的蓝色大襟衫袄,衣长不过臀,喇叭形的露腕7分袖,衣摆为圆弧形,略有纹饰;与之相配的裙,为黑色长裙,裙长至小腿上部。

    雏形上衣露出的柔荑生的纤巧削细,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一双马尾辫,如点缀,更显她的秀丽与高雅,当真比古画里走下来的还要好看,竟会有如此明珠美玉般俊极无俦的美人儿。一言而尽,年十五,容貌绝世。

    “你好,薛灵芸同学,可以让一下么?”这里是通往后台的阶梯,薛灵芸即将上台表演,也站立于此,毕竟这不是正式晚会汇报演出,后台的大多数房间都未开放,否则事后谁打扫卫生。舞台后台没开放,这通往后台以及舞台侧面就很忙碌拥堵了。这也不怪学校,不是正式汇报演出,谁让今天用礼堂的团队这么多,还大多盛装出演。

    薛灵芸闻言往外边让了一下位置,都不拿正眼瞧刘思。她就是这样,如遗世独立的古代美人儿,委婉、安静、与世无争、不起波澜。薛灵芸很难接近,故很少朋友,唯一真正的好朋友,知心朋友是王雨萱。很难接近不是因为她孤傲、冰冷,那是一种凡人与仙女之间的差距。

    火花只会在摩擦中产生。一直以来,刘思都把这句话奉为真理,在薛灵芸让身的时候,刘思会心一笑,接着薛灵芸移步重心不稳的刹那间,欺身借了一下巧劲,她顿时重心不稳就摔下阶梯。

    薛灵芸摔下阶梯,刘思并不意外。在她重心完全失衡的那一刻,他知道英雄救美这个俗套情节的机会来了。没有把自己变成肉垫的觉悟,不说能不能做到,就是为了之后约会薛灵芸找借口,也不能自己做肉垫。不过也不能真让她受伤,所以一双厚实的双手死死地垫在薛灵芸背后。

    “对不起,薛灵芸同学。”刘思起身,抱起薛灵芸,一脸歉意地看着她,这无辜的演技让他真心在想,要不要考考电影学院,那里美女多呀!

    “不用,我该上台表演节目了。”薛灵芸明显感受到之所以摔倒,正是因为身后有一股力推了自己一下,站在身前的这个年轻男子就是罪魁祸首。

    还是那么波澜不惊,这桥段刘思没希望薛灵芸表现出爱意,这么明显的恶作剧手段,他希望看到的是她眼中的波澜,即便是厌恶、生气、愤怒……

    薛灵芸不是冰美人,对于同学、学妹都挺照顾的。但在感情方面,上一辈子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尽管没有同班,可同校,从未听到薛灵芸的任何绯闻。说实话,从这可分析出,这个仙女,真的不接地气,而攻略薛灵芸的第一步就是让她不再那么宠辱不惊,生生气,愤怒愤怒,接一下地气。

    过犹不及。刘思没再撩薛灵芸,而是老老实实的进设备室见见李大叔。箱”在烟草行业中有两个容易混淆的概念。一是以实物包装一箱香烟的,烟草行业一般称之为“件”,是50条;另一个是大量的在报表中出现的统计概念,是以实物五件为一箱,是250条。

    不过即便是一件朝天门香烟,也要4000多大洋,可不便宜。当然,这笔资金对刘思来说是九牛一毛,可与李大叔交易的乐趣并不钱的多少问题?4000多大洋,就今天的汇报表演的暖气,他亏大了,怎么也得今明两天不是?

    “小鬼,你来干嘛?我可是看见你这小子撩了好几个学生妹。”进门就看见李大叔拿着一部MP4看着小电影,动漫的,刘思一阵恶寒,最关键是他还没关,“不再小面撩妹,上啦找我这个老头干嘛?难道大爷我比妹子的魅力大。”

    “我上来可是谈大事,大生意的。”刘思对设备室也不陌生,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就坐了下来。

    “多大的生意?有好事你会想着我。”这次提前彩排所有团队所需要的配音或背景音乐都通过电脑设定好了播放顺序,李大叔也不需要多关注,故可以随时随地学习RB电影。

    翻了翻白眼,现在李大叔这位大爷是越来越精了,也越来越猥琐,“今明两天,我们班要用礼堂,这两天暖气不能关。同意我就给你去买一件朝天门,否则还是按50元/小时来算账吧!”

    “你觉得这两个选择还用选择么?”

    看着眼前的大爷那看白痴的眼神,刘思整个人都不好了,“您老现在继续学习,我呢现在就去给你买烟。”

    出了设备室的刘思发现上一个节目刚刚表演结束,接下来的节目正是薛灵芸的《二泉映月》二胡独奏。薛灵芸优雅的已经起势,待安静下来,引子以四拍组成的短小音调作为开端,以一个下行音阶式短句,发出了令人震惊的音乐。

    演奏二泉映月的薛灵芸更显出尘,也让刘思泡她的决心更甚,重生一次,钱已经赚了不少,在享受方面也不甘落后。

    如果是薛灵芸是惊艳,那么出了设备室就瞧见坐在后排的赵玉媛就是惊喜了。

    “玉媛……”

    “思思……”

    一见面的两人,在礼堂的中段就开始拥抱在一起,并尽情投入地吻在一起,用最直接的行动来表达爱意,或许小别胜新婚的形容不合适,不过看着两个男女不知羞耻的当中激吻,从礼堂中段一直到最后排。

    直至,刘思抱着赵玉媛坐下,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低头附耳讲着只能两人听得悄悄话。从赵玉媛那害羞、时不时捶打刘思胸膛的行文动作来看,悄悄话并不正经呀!

    有了赵玉媛坐在怀里享受,刘思顿时不觉得这文汇彩排无聊透顶,除了负距离交流没做,两人过着没羞没躁的二人世界,不知不觉中,重要到了排在最后的13班的节目演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