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资本大亨 > 第109章 生活一两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9章 生活一两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上午刘志平最后拿出了没有限制的股票并购方案,所有与会代表都同意了这一收购方案。刘思也没反对,反正刘思是准备拿到腾讯的股票,他就全部抛售。当然,也不会在股东大会上一签订协议书,刘思就能拿到腾讯的股票。这还需要腾讯一系列公告之后,拿着刘父或其余机构、投资者的身份确认在港交所开通证券账户之后,腾讯才会把增发的股票转入刘父的证券账户中去。

    签了协议书,拿着协议书回了一趟蚂蚁金服大厦,把协议书放进保险柜之后。刘思把与腾讯后续的交接、沟通等工作全权委托给了张顺律师事务所。

    中午12点半吃了午餐,刘父、刘思就吩咐罗阳开车载着他们回县城。

    “唉…这通县城的高速何时才能开通?”已经坐了4个半小时,睡醒一觉的刘思很无语的嘀咕着,没通高速的双石县到省城开车所花时间真心太长。

    刘父精神很好,一路上都与罗阳交流着,说着话,听到儿子的抱怨,转头讲道,“这恐怕还早,今年年中才正式确认线路动工,没个3、4年,这高速通不了。”

    渝州本来就叫山城,山多的不得了。至少在通县城这条过路高速上,仅县城到省城这2百里路就有20余个隧道,更别说桥梁有多少了。反正在蜀州一带,铁路、高速施工难度很大,上一世现在开工的高速要五年后才正式通车。至于铁路,在07年年初动工,花了近6年时间。

    “等有钱了,咱家买架直升机!”坐在奔驰车里,舒适度比客车好上不少,晕车现象得到缓解,不过4个多小时的乘车,脑袋也昏沉沉的,“嗯,私人飞机也该买一架。”

    每次从省城到县城,近5个小时的车程的确让人受不了。所以才有了买直升机的念头,县城到省城现在的公路是国道,大多是还是盘山路,而非遇山开山,遇水架桥的高速。其实县城到省城的直线距离不过180公里左右。

    “咱们去哪儿歇息?”跑了不少短途高速,花费4个小时30分总算是到了双石县,刘父也轻松的伸了伸懒腰,同时询问道。

    “咱们家在县城买了多少套房子?装修了几套?”对于家乡这边的情况,刘思不是很了解,只是大概知道刘父刘母二人信了儿子的话,在县城买了很多房子。

    “不多,50几套吧!”刘父淡淡地讲道,如今跟着刘思出去差不多一个月,见识了许多,50套房子,按照现在1000出头的房价来算,也就不到400万。400万对见识过几千万几千万投资其他公司的刘父来算不算什么!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知道当前刘家挣了多少钱,10亿的身价都不止,400万算什么。

    “爸,你买这么多房子干什么?”400万刘思也认为不多,而且现在房价不贵,买房也赚钱,但是对刘思来说,那房价3倍左右的涨幅于刘思来说还不如投入股市呢!

    投入股市,如果操作好,1年几十倍收益都有,即便只投中国船舶、广州船舶等股票坐等1年也会有10余倍的涨幅不是。为了3倍房价涨幅等近10年时间,划不来。

    “不是你说的现在房价便宜么?”刘父对这一点理解很深刻,仅仅2个月时间,他在金鼎大厦买的房价就涨了200元。

    “爸,便宜是便宜。但买房也不是这么干的,咱们家又不开房地产中介的,没必要买这么多房子。最重要的是现在房价低是不错,但是房价的涨幅还不如拿给我去投资,那收益比房价涨幅多多了。”刘思一阵无语,不用说,这买房的资金肯定是抽调了王福农场的资金的,而农场修好后,搞畜牧业比搞房地产收益高多了。

    “咱们去金鼎大厦吧!哪里有一层楼打通了装修好的,有近400平,这是我们家的住处。”金鼎大厦就是之前那位向刘父兜售休闲广场门面的老板王大成修建了,对于刘父这种优质客户,王大成能不上心么。一家电话,两次交流,刘父就在王大成的忽悠下,一口气买了30套金鼎大厦的套房,没打折,不过给刘家送了两间位置不是很好的门面。

    碰到刘父这样的豪客,王大成喜笑颜开,房地产利润很高,而对房地产最重要的就是资金流转与资金闲置。但刘父的慷慨解囊加上已经销售了的40几套住房,这栋23层高的金鼎大厦他王大成已经回本了。

    在这小县城,地价不贵、容积率、地下室这些都是无从说起的,所以一栋金鼎大厦的建筑成本低的可怜,只花了600万。

    金鼎大厦,刘思知道,这是一栋23层楼高的住宅大厦,位于县城二环路,直接比邻街道,唯一比较不舒服的就是周边1000米内没有菜市场与大型超市。不过整体来说,它位于二环路,是县里除商业街、步行街、滨河街之外最优人气的街道。最重要的是,二环路就连接着商业街、步行街、滨河街三条繁华的城心街道。

    “金鼎大厦么?还不错。”县城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都没有别墅区,最高级的住宅区自然是县大院,县里有名的高官、富豪都是居住于内。县大院,现在刘思入住应该很容易,毕竟身价在哪儿!不过那边的房子还是太老式,刘思也不是很喜欢。

    县大院有几十年历史,200亩的大院只有了了6栋包括行政办公楼、家属住宅等在内的房子。院内参天大树密密麻麻,盛夏阴凉,寒冬因叶落阳光直晒而暖和,条件很棒,不管是绿化还是容积率、安保等等,而县城最豪华的接待所也位于其中。

    “爸,你这装修也太LOW了吧!”打开房门一看,室内的装修太简单了,一点都不奢华与精致,吊顶的水平也就像请的业余小包工头水平。

    “low?这可是你二哥装修的!”二哥是刘父的干儿子,上一世这位二哥也是包工头成本房屋装修发家,对刘家也还不错。刘思与他很有好感,不过这装修水平真业余。

    已经装修了,自然也不能说重新装修,刘思虽然吐槽,但也没那么金贵,“爸,你给二哥说一下,让他成立个装修公司,然后请两个设计师,搞得正规一点。以后我公司里的装修可以承包给他,不过他水平不够的话就别惦记了。”

    “好,现在我就打电话给他说一说。你也去看看这房子吧!我感觉还不错。”刘思边说边拿出手机打电话,而罗阳也在刘父的指导下选择了一套客房。

    这金鼎大厦是四套楼房一层楼,因为打通了整层楼,房屋很大。装修很简单,也就平民业余级别,不过看重新的隔间与楼层分部,整体看起来还不错。书房、卧室、棋牌房、运动间、杂物间、厨房、客厅、餐厅、卫生间……一路看下啦,套房功能很齐全。

    12月份的傍晚5点多,天色已经渐渐暗淡了下来,街道上的路灯散发着黄橙橙的暖光,为城市点亮道路,为行人指点着方向。而夜市也正式开始迸发火热的生机。

    “三位。”在渝州火锅是逃不开的宿命,这家名为阿亮火锅的老板眼光很独到,金鼎大厦刚刚建成,他就入驻并装修好了,可谓眼光毒辣。

    当然,像这类小店或者说夜市门面,刘思一直觉得才够正宗。不同于齐齐火锅那些牌子货,小店的火锅感觉里料更足、味更辣麻、价更实惠。小店夜市火锅一般是自助的,这些老板实诚,喜欢锁定利润,也很聪明以性价比招揽客户。按人头算,30元一位,加上30元的锅底费,三人也就120元。当然,这可不算酒、饮料以及其他炒菜、烧烤。

    “明天我要回老家,农场那边我得看看进度。”坐下后,刘父讲道。

    “嗯,回去看看也行,最多一周时间,恐怕爸爸你还得跟我上省城。”一周的时间,差不多借贷宝新投资产品就会上线,而腾讯的3.5亿元股票也会到手,倒时需要做的事情真挺多的,“对了,你再另给我一套套房的钥匙。”

    刘父看了眼刘思,有些疑惑为什么还要钥匙,不过想了想,这些钱本质上都是儿子赚得,他也就不说什么了,“行,待会儿回家就给你。”

    “明天让四哥来县城接你吧!”在刘父、刘思出差粤省期间,刘思为刘父购置的奔驰S350由四哥上省城开了回来。

    说实话这种悠闲的吃吃玩玩的生活很不错,上辈子刘思的追求就是这样的生活。每天晚上或星期天能够逛逛夜市,喝点小酒,吃点夜宵,再叫几位好友,打打小牌。

    12月30日,早晨7点钟,天蒙蒙亮,刘思难得的起了个早床。在自己的卧室卫生间里洗漱,花了20分钟的时间,总算是完工。

    “小老板!”

    “哇…”待瞧清楚坐在沙发上的人影是谁时,他没好气的道,“我去,阳哥你不睡觉坐这儿干啥?还不开灯,吓死人了。”

    “今天小老板你上学,我得送你去学校!”罗阳在刘思眼中的存在感其实不是很强,不过每月2.5万的月薪,以及在日常生活中刘家父子都没拿他当下人,吃饭、逛街这些都是一起,对此,罗阳很认可刘家的聘请,也很感激。

    昨天虽然刘思没有让罗阳起早床送他上学,不过罗阳也记在心里,今天他起的很早,6点钟就起来了,罗阳不善于言语表达,但行动是最好的说明。

    “好吧!阳哥你洗漱应该已经弄完了,那咱们下去吧!”心底昨天也在纠结要不要让罗阳开着奔驰送自己上学,这样总感觉有点炫耀的样子,所以最后他放弃让罗阳送他上学。不过现在罗阳主动提起,也已经起床了,那么有专车送上学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第一中学几个大字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朦胧的晨雾笼罩在第一中学上方,又给予它不同于城市其余地方的神秘感、厚重感。虽然感觉或许不太真实,但是离开三个月重返校园,总有一份疏远,一种回忆,还有一丝珍惜。

    7点半上早自习,刘思7点35才到校门口,能不迟到么?如果不是那辆奔驰直接开进校园,他肯定会被扣押在校门口。

    沿路听着读书声声声入耳,还真是一种别样的感觉,就像3、40岁后再返母校的感觉,人世沧桑,物是人非事事休。

    来到班级后门,轻轻一推,我去居然纹丝不动。无奈,刘思只好“咚咚咚……”敲起门来。对于这种情况,学生都知道也能理解,无非是锁门以防火防盗防班主任么。

    “你找谁?”

    看着开门的同学唐浪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模样,心里不知什么滋味,“唐浪,我,刘思呀!”

    “刘思?”唐浪的反应很惊讶,脸上全是动作,“我去,3个月长这么高,打激素了也没这么快呀!”

    “谢谢你帮忙打开了后门!”对唐浪的话不知怎么接话,打激素真不好听,总感觉是在骂人。

    “砰……”

    “谁?”张莉正认认真真的低头看书,没想到突然一个爆栗,很是吃疼,抬头准备骂娘的她入眼就看到刘思站在身前。

    “我课桌呢?”随后刘思又把目光看向张莉现在的同桌,“兄弟,你是不是做错位了。”

    “刘思,你三个月没来上课,你的书桌与书本都被罗老师搬到他办公室里。”刘思变化很大,气质、身高、身材,简直完完全全是另外一个人,张莉细心,听出了刘思的声音,经过认真辨认后,张莉确定眼前的美少男就是3个月前自己的同桌。

    等到自己书桌的下落,转身就向罗智项办公室走去。而在刘思离开之后,教室里顿时炸锅了:“这帅哥是谁?”“张莉男朋友么?”“好帅!”“希望是咱们班里的。”……

    长约8CM的头发因为优质洗发水的长期使用,刘思发质很好,一头初中生发型,英伦简约西装、毛绒皮鞋,虽然没有领带,但这模样更显潇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