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资本大亨 > 第十六章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六章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所以到哪里都像快乐被燃起

    就好像你曾在我就读的班级

    人们把难言的爱都埋入土壤里

    袖手旁观着别人尽力撇清自己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整首歌都很好,与现在,特别是秦雨涵、刘思两人的一点事很应景,除了原歌词中的“就好像你曾在我隔壁的班级”不应景,所以想了想刘思把隔壁的班级改为就读的班级。没毛病,朗朗上口。当然,除了修改“就好像你曾在我隔壁的班级”这句歌词之外,刘思还修改了“若是真的敢问作者何来罪恶”,原歌词改为“若是真的敢问作者何来不甘”。

    “看我干嘛?”秦雨涵低着头,她发现刘思那混蛋一直盯着自己看,而同桌还八卦着,她简直要疯了。关键的是,不知她一个人发现刘思盯着她看,全班都敏锐发现了。再看秦雨涵那埋头逃避的动作,都明白,或许刘思与秦雨涵之间真有点不足人道的秘密。

    “雨涵,你要刘思那家伙给你唱情歌听?是真的么?”白琳喋喋不休的在秦雨涵耳边八卦着,白琳越来越有兴致,甚至不知道事情前因后果,誓不罢休,“你什么品位?你不是说喜欢2班的林芝么?哦,MY,god。给我说说,你喜欢他哪里?可不可以给我讲讲……”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

    我躲进挑剔的人群

    夜一深就找那颗星星

    “啪”秦雨涵虽然把头低着,但并没有放弃倾听这首刘思‘为她’演唱的原创歌曲。歌曲前面的歌词,说实话,歌词的含义秦雨涵没听太明白,但现在这句“我听见了你的声音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直白的歌词,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秦雨涵一拍桌子,自然吓住了正在八卦的白琳,也吸引了许多听歌的同学目光。在几十双目光的注视下,想破口大骂的秦雨涵只好冷静下来,心里狠狠地骂着“该死的自恋狂,谁喜欢你”。

    刘思逃过一劫,白琳遭殃了。秦雨涵伸出右手捂住她的嘴巴,左手还不停地掐白琳的腰间肉,恶狠狠地附在她耳旁,厉声道,“白琳,再乱说,我要杀了你。”

    “杀人灭口呀!”白琳在秦雨涵不经意的松懈中,捂住白琳的右手松开了,白琳抓住机会吼了句。

    白琳的声音特别响亮,反正她的声音再次把全班同学的目光吸引到秦雨涵这个方向。瞧见许多同学都看了过来,就连前排的同学都转头看向自己,秦雨涵连忙收回双手,与白琳老老实实的埋头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或许秦雨涵都没发现,她手中的书本,好像拿倒了。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这首歌薛之谦表达的意义不是说表白,结合他参与一些节目表达出来的意思显示,这是他在30余岁的时候对曾经初恋或暗恋一个对象的内心表达。

    全文想要表达的是:对一个女生的喜欢持续到30多岁,而在这10余年来,又听了你和TA的故事,还以为自己心中可以不起一丝波澜,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怎么会有罪疚和伤感(和你有关观后无感若是真的敢问作者何来罪恶)。

    我们也有过快乐的时光,可叹相见恨晚,让我劝你们分手,我做不到(劝人离散有多为难若美丽的故事来得太晚)。

    那个时候,仿佛走到哪里都有你的身影,你的音容气息,令我快乐和着迷,就好像我们曾经是隔壁班的同学,那么亲切熟悉(所以到哪里都像快乐被燃起就好像你曾在我隔壁的班级)。

    这份爱我无法说出口,只能埋在心底;在你的故事里做一个安静的旁观者,撇清所有和你的关系(人们把难言的爱都埋入土壤里袖手旁观著别人尽力撇清自己)。

    我理解了你的心意却不敢面对,听见你的心声却不敢去遇见真实的我和你,我不再关注你,不愿再见你,不再殷勤的与你对话,却开始挑剔你的不是。可夜一深,依旧止不住的思念你(我听见了你的声音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我躲进挑剔的人群夜一深就找那颗星星)。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歌曲的音符缓缓揭开一段尘封爱情故事的序幕,让人看见更加广角的成熟男人的内心风景。这首歌的歌词诉说的是“在爱的人面前压抑住内心漫溢的情感”的柏拉图式爱情。碍于现实的限制,两个有过故事的人,在往后的人生再度相会了,可是却无法再续前缘,只好把澎湃的爱深埋在心里,把对方当陌生人一样看待。就像歌词里提起的“人们把难言的爱豆埋入土壤里,袖手旁观着别人尽力撇清自己”、“我听见了你的声音,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你听不到我的声音,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一样,这种复杂却让人浮想联翩的爱情故事,是经历过时间洗礼的成熟男人才会领悟到的悲哀。薛之谦这首《我好像在哪见过你》会让你听见更具深度与想象力的“薛式情歌”。

    不过现在,刘思有不同理解,特别是,刘思把“就好像你曾在我隔壁的班级”改为“就好像你曾在我就读的班级”,把“若是真的敢问作者何来罪恶”改为“若是真的敢问作者何来不甘”后,他觉得自己应该重新为这首情歌音译。

    我以为旅人将我热情都燃尽

    你却像一张情书感觉很初级

    人们把晚来的爱都锁在日记里

    字正腔圆的演说撇清所有关系

    我曾以为过去的恋爱经历已经燃尽我所有的对感情的憧憬,可遇见你却让我给你写了一封初级的情书,我的心像又回到原点,如同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不知所以。人们通常把迟到的爱恋都写进日记锁起来,我也不例外,对外就字正腔圆冠冕堂皇的将所有和你的关系都撇清。

    ……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你听不到我的回应,是因为我害怕一张口我的话语就出卖了思念你的心,我害怕话一说出就让你知道了我的心思,就像我曾经看你的眼神出卖了我以为的命中注定。

    “说名字!”“说名字!”……

    “在一起,在一起!……”

    突然13班的大多数男女同学开始起哄,齐整洪亮的呼声,传到了隔壁12、14班,也传到了楼上楼下,甚至隐隐约约20米外的逸夫楼都能听到“在一起”的呼声。

    在大部分同学把目光来回扫视刘思,秦雨涵两人之间的身上。刘思脸皮厚,笔直站在讲台,一手插兜,一手拿着话筒,依旧“深情”望着秦雨涵,不紧不慢的依照节奏继续唱歌,秦雨涵则脸更红,头低的更低。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在劝我该忘了你”刘思没唱,这句太破坏他心目中这首歌的意境了。三句“我好像在哪见过你”结尾在每人见过薛之谦原唱歌曲的年代,谁又说这首歌烂尾了。

    刘思歌曲唱完之后,他对着全班师生深深鞠了一躬,他可是一个乖乖学生,懂礼貌,爱同学,尊老师。

    “刘思,你给我来一趟办公室!”罗智项犀利的瞪了眼刘思,语气不喜,甚至于都没再多言几句话,直接开了后门离开了教室。

    说实话,刘思有点懵逼。自己这重生以来,去了多少次教师办公室,甚至有一只去厕所都没去办公室勤的感觉。运气如此倒霉,但是上辈子好像没干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呀!

    “刘思,你能耐了,刚刚你自己说,你做的事要得不?”罗智项都没坐下,抱着双手站在刘思身前,怒目向瞪,口中的泡沫不少喷在刘思脸上。

    “撩妹儿呀,怎么要不得?”虽然很想这么说,不过一直以来刘父教导尊重长辈老师,这一美德深刻在刘思灵魂,他讲不出口,“我错了。”

    “情歌肯定是不能够在元旦晚会舞台上献唱的,你想一首励志的原创歌曲吧!”罗智项对刘思还是打心底喜欢的,刚刚的事儿其实说大不大,仅仅一首原创情歌,谈不上事大,不过刚刚刘思与秦雨涵之间的问题,罗智项也瞧出来了,但他不想管。就他知道现在13班就有不少早恋学生,也一直都没太深入的教导,刘思、秦雨涵之间的事儿也不想参合,只要不太明目张胆,挑衅教导处,校领导。更何况,罗智项越来越喜欢刘思,认可他的才艺,多少宽容不少。现在重要的是元旦晚会的事儿,其他罗智项不想管。

    “那个,励志歌真没有,情歌倒是还能唱几首。”刘思有些为难,如果是早生几年,倒是能够唱出首励志歌,然而,现在他去哪儿找励志歌,“对了。实在是不唱歌,要不跳舞吧!”

    “跳舞?你行么?”罗智项不是鄙视刘思,而是跳舞这件事,目前他还没发现自己班里有哪个学生有天赋。

    “行呀!必须行!”刘思想到后世那火爆全球的舞步,很激动,那是时代的记忆,“这舞蹈是我创作的一首音乐MV舞蹈,很简单,就跟广播体操一样简单。”

    “你原创的音乐?”罗智项抓住了重点,连忙询问。

    “嗯,也可以这么说。”

    “行,没问题,就跳舞。”

    “不过我希望能够在班里挑几位同学跟我一起表演。”

    “没问题,只要你能够说服,完全可以。”

    “那谢谢罗老师您了。”

    “去吧!认真学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