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资本大亨 > 第十章 吻,难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章 吻,难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良久,直到不能呼吸,两人才分开。香津唾液在两人唇分之际还牵连着,似在讲述着两人不久前的爱恋,或在注释两人的关系。

    刘思深情地望着老师,陈君兰专心看着学生,两人眼中的爱像是世间的唯一。无法用过多语言,不能诉说心中想说,也不想打破这充满爱的氛围。

    慢地,慢慢地,他俯身,吻上了她苍白的唇。她并不反抗,一动不动,但脸上充满了向往,爱,以及迫不及待。他浅浅地吻着她,轻轻地吻着她的唇,然后,更深入地探索。看着那张靠得很近的脸,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男人味,感受到了他的呼吸,陈君兰没有动弹,任由刘思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舌头缓缓的渡了过来撬开了牙齿,触舔着紫馨的唇舌……当嘴唇碰在一起时,就像绵绵的糖果,仿佛是春天来了。

    “老师,星期六王雨萱那小妮子准备向全班大声污蔑您的清白,最后我迫不得已才一下子抱着她离开教室。”134CM的个头,还是有些矮,抱着陈君兰脑袋只能够着她的胸部,“我不能容忍她污蔑您的清白。”

    “哼。”陈君兰歪着脑袋靠在刘思肩膀上,冷哼一声,“王雨萱那么漂亮,还是学校的校花,我看你是喜欢上她了吧!”

    “陈老师,您在我心中最漂亮。王雨萱那小屁孩要胸没胸,要身材没身材的。我才不喜欢呢!”说实话,王雨萱那小妮子还真有点小漂亮,不过当下刘思是恶狠狠地批评一番小妮子的外貌,就差发誓对其不屑一顾。

    “哼,哄我开心了。你们男人,每一个好东西!”陈君兰坐直身体,看着刘思的眼睛,狠狠地等了他一眼。

    “真的,我发誓。”刘思为了博取美人儿的信任也是拼了,连忙举手发誓,“在刘思心目中,陈老师才是最漂亮的女人。”

    “油嘴滑舌。”陈君兰伸手轻掐小男人的脸庞,质问道,“那你唱的那首《对话老师》怎么回事?怎么唱来着?‘下课后的那十分钟多愉快,躲在走廊角落约会喜欢的女孩,和她相谈甚欢让你极度愤慨,我写检讨的文采不到写情书的一半……’是不是这样唱?”

    “咳咳…老师,我对你的情天地可鉴,日月能明。《对话老师》这首歌里的歌词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您知道的,之前一年多时间,哪儿来的女孩与我相谈甚欢!”刘思很苦涩,读书时作为刚进城的土鳖,还又穷又矮,妹纸如何得以瞧得上。

    “不是有王雨萱么?”陈君兰对回答还是较为满意,笑着调侃道。

    “别提这小妮子了,人家可瞧不上我!”说实话王雨萱其实很漂亮,想想在楼梯间,她那鄙视的眼神,刘思唯有苦笑来释放内心的郁闷之情。

    “这个话题我不想深入讨论,就这样静静地待会儿。”陈君兰突然脸色一阵羞红,没好气地瞪了眼刘思,呵斥道,“老实点。”

    “老师,我又不是柳下惠,坐怀不乱,这是男人的正常生理反应。”刘思尴尬的笑着解释着。

    陈君兰白了眼无耻的家伙,“别乱动,要不然有你好看。”

    “嗯,保证不乱动。”深入**的交融,刘思做梦都想,可心理年龄近40岁的他又明白,世间有责任二字,当前的情况却是根本不能承担责任。所以他听话的仅仅抱着陈君兰,没有乱动。不过咸猪手却是可以下的,故而当右手覆在“凶器”上面的时候,幸福感扑面而来,“D还是E?”

    侧过头,刘思发现不知何时太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在光线的衬耀下,那细腻的皮肤,精致的五官更显美丽。情不自禁地低下头,漂亮的薄唇轻轻吮吻过她的唇,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良久……

    “咕咕…”陈君兰肚子突然一阵嘀咕,打破了寂静的氛围。她有些尴尬,只得把头埋进刘思胸膛,左手还报复似的轻轻敲打着小男人的胸脯,谁让小男人哈哈大笑,让她难堪。

    “老师,我们两去吃饭吧!”刘思狠狠的在怀中女人脸上亲了口,笑着提议。

    “小色狼。”呸了一口,陈君兰从怀里站起来,整理自己的衣装,特别是胸前那乱糟糟的皱褶,她用力的伸手努力把它抚平。

    小兄弟有点火气,刘思等了5分钟才平静下来。

    两人并排走进校内的“妈妈手”餐馆,从两人的神色与行为举止完全看不出异样,直让刘思感叹,陈老师的演技,自身的那一身演技可是上一世经历20年才练就的。

    心里感叹,但走进餐馆的刘思不忘点单,“老板,来两份煲仔饭。”

    妈妈手是一家专门做煲仔饭的餐馆,而且味道不错,上一世他在这里的煲仔饭是他记忆中最深刻的煲仔饭味道。说实话,很不容易,后来不管是小时候的辣条还是美食,味道都感觉大打折扣,这一世有机会他决定收购几家相关产业。

    “妈妈手”餐馆如今一份煲仔饭仅需5元,两年后就直线涨到12元,他算是赶上好时候的。餐馆面积不大,只有不到10平米,如果认真算起来,这些位置都算是违章建筑。

    围绕着滨河公园一边的校园花园,被拆除后学校私自修建了一排总计22间的门面。别小看这些门面,价格最低的一间,即便是没有房产证,售价也高达17万元。在这个住房价格不过1000出头每平米的年代,可谓是昂贵至极。然而面对近4500名学生的大市场,17万元又不算什么,毕竟,一年的时间就能赚回来。

    这些门面修建好之后是供不应求,如果可能,刘思也想买一套,即便自己不做,拿出来租,一年5万的租金也能够收到。算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更别说,房地产价格只会越来越贵。

    然而,这些门面外人可没资格购买,都是校领导的七大姑八大姨,或者一些老师共同聚资买一间。总而言之,这些好事情流落不到外面,甚至传闻还没动工,只在规划中,这些门面就被分刮一空。

    打量了一眼,虽然眼红,倒也算不上失望。现实就是这样,但这样的机会其实还有很多,最厉害的就是5年后,县医院会重新规划,搬到郊区,而现在那地方的门面无人问津,售价只在1400每平米左右,而10年后,这里一间门面的售价却是高达10000每平米。当然,这只是升值比较大的,其实还有后来时代广场、体育馆等机会,实在是太多了。

    “陈老师,接下来一周的时间,可能我会请假回家。”有了女人,怎能没有钱,所以刘思打算这周请假,努力把《美图秀秀》软件的编译完成,尽快上传软件网站。

    “回家做什么?”陈君兰眉头紧皱,嘟了嘟嘴,有些不乐意。

    “唉,我要努力挣钱养家呀!”在大庭广众下,两人不能说太过亲昵的话语,刘思只好笑着陈述自己的理由。

    “你这么小,不需要你……”

    “陈老师,人呀,成名要趁早。但赚钱也得趁早不是?”两人现在讲话需要收敛,有点很不舒服。

    “你有把握?”

    “有,一个月,最多两个月,我能赚到百万身家。”说到赚钱,刘思很自信。

    “好吧!我明白了。”陈君兰有些失落,一周不能见面,内心空落落的。

    ……

    “两位,煲仔饭来了,请慢用。”

    店老板端来了刘思点的两份腊肠煲仔饭。店家刚裹着湿布揭开盖子,就闻到了诱人的香味,陈君兰与刘思两人的肚子同时“咕咕……”的闹革命,对视一眼,就开始慢慢吹气,吃了起来,味道的确很好。

    煲仔饭材料也不见得特别丰富,用来做饭的米粒品种也不是传说中的丝苗米或更高大上的泰国米,然而经过一番原汁原味的烹饪出来的煲仔饭,香味却是让人惊喜的,那味道夹杂了地方的乡土,朴实无华,简单的几片腊肠再浇上特制的酱汁,洒上几粒葱花之后不忘记再给你配几片新鲜的青菜,大风扇转来转去也消不掉热腾腾的暑气,刘思有点满头大汗了。但这锅浓浓记忆的煲仔饭,他舍不得一点浪费,小心翼翼地把每一颗饭粒都送到腹中去,完了再来一杯当地的杂茶,就是那种被认为是用来漱口的茶在口中一扫而过余下的油腻。当然,不愿喝茶的也可以让老板添一碗干菜汤。

    边吃边聊,两人花费半个小时才吃完这顿饭。而回到办公室的两人却发现早有两位老师坐在里面忙碌,准备在温情一会儿的刘思心愿注定落空。

    看了看两位忙碌的老师,刘思只好笑着与陈君兰告别回教室去了。毕竟如今的宿舍肯定是关门了,只有进教室去坐会儿。当然,他也需要把英语课本放回教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