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资本大亨 > 第九章 爱,难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章 爱,难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陈君兰今天换了搭衣风格,红白条纹短袖,黑色的领边和袖边,精致剪裁,显得小巧玲珑,圆领露出漂亮的锁骨。淡蓝色的迷你短裤露出白皙修长的大腿,一双红色布鞋简约大方。左手手腕上是一连串的细小红圈圈手镯,阳光下发着耀眼的光泽。头发蓬松盘起,雪白的耳垂挂着两个银白环状耳环。只是化了淡妆,嘴唇上涂了淡粉唇彩,卷翘的眼睫毛忽闪忽闪,深邃的眼眸散发着媚意。

    现在刘思就想安静的坐着,坐着欣赏讲台上的美人儿。想安安静静做个美男子的心思注定要落空,上课铃音刚响,他就被点名了,“刘思,上来听写单词!”

    听到老师的点名,心里一阵哆嗦。星期天忙着码代码去了,英语单词是一个都没记,脑海中现在完全一片空白。抬头看了眼冷若寒霜的陈君兰,刘思摸了摸鼻子,缓慢地站起来走向讲台。

    不知为什么,这辈子感觉被诅咒,坐最后一排还总是被点名,唉,难道是自己太帅,最后一排也无法掩盖自身闪耀的光芒。

    “陈老师…”上了讲台,刘思更是清晰的能闻到陈君兰身上的清香,淡淡的薄荷味。

    瞪了眼眼前嬉笑的学生,冷声指了指自己身前的黑板,“你站这儿听写。”

    随后又三位同学被点名上来听写,刘思站在最左边,陈君兰则一直站在身后,让他有种如刺在背的感觉。

    “新颖的。”在陈君兰念了意思,刘思开始书写单词,original。

    “付……款,入场券,风格、款式,争论,播放……”初二的英语词汇算不上难,刘思除了“埋怨、发牢骚”plain一点印象都没有,不会写之外,其他英语单词惊险过关。

    惊险过关的刘思在陈君兰深深的目光中坐回座位,正松一口气的他却又突兀的被再次点名,“刘思,起来背unit2sectionA单元。”

    背课文就不比听写单词,能够借助上一世的知识蒙混过关,过去近20年时间,初二上册unit2sectionA的课文怎么可能还记得到。

    “陈老师,我还背不来。”刘思老老实实心甘情愿的认错,换做其他老师,心底早就骂街了。

    “几句话都背不来,你这两天在做什么?”陈君兰很生气,讲桌拍得响声如雷,“背不来,这节课你就给我站着上课。”

    已然站着上课了,并不意味着被忽视,接下来的unit2课后习题,配套课本练习册上的练习题、听力训练,刘思没有被忘记,一节课下来,被点名回答问题有整整6次。早就把书本知识还给老师的他可怜碰运气,只回答对了3个问题。

    这样的后果就是,陈君兰发话,“下课后,刘思你到我办公室去,今天背不来课文,就别吃饭了。”

    陈君兰不是任何一个班级的班主任,故作为任课老师的她并不能够在每层教学楼的小办公室办公,只能在年级英语组的专属办公室里占据一个办公位置。

    初二英语年级组的办公室其实就是另一栋新建致文楼二楼的一间24平米大小的教室,教室分为六个部分,每部分有2位教师办公。从初二13班所属教学楼善若楼到致文楼距离不短,有近120余米。下课后楼道间比较拥挤,等了10分钟,人流少了许多之后,陈君兰才带着刘思离开教室。

    12点20分,英语组办公室里没多少人,只有两位老师及一位学生。一位正批改仅剩下3、4本的作业,是3班、23班的英语老师,看得出他有点小强迫症;另一位是16、17班的英语老师,她正训着一位与刘思同病相怜的学生。

    “坐这儿,认真背诵,今天背不完,别想吃饭。”陈君兰一边把提包放在椅子上,一边指着她对面那张空出来的同事位置讲道。

    坐下来,刘思并没心思背书,而是撑着脑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陈君兰看,看了又看,真是百看不厌。

    “陈老师,你不去吃饭?”不知何时,另外两位老师以及可怜的学生已经离开办公室,空荡荡的教室只剩下二人。

    陈君兰抬头看着刘思道,“放心,今天背不完书,你不能吃饭,我也不会去吃饭。”

    “别呀!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刘思连忙站起来,走到陈君兰身边瓮声道,“我吃不吃到没什么,老师您饿坏了,我可心疼…”

    “你说什么?”虽然刘思的声音比较小,瓮声瓮气的,只在她身边的刘思的话,陈君兰却是一字不差的听进去了。

    见陈君兰脸上的冷意,刘思连忙跑到办公室门口把门关上,并反锁。

    “你关门做什么?”刘思的行为让陈君兰心里一紧,不过从她面上瞧不出任何心理活动。

    “女人就得爱惜自己,午饭怎么能不吃呢?”

    一关上门,刘思的学生模样好像完全不见,陈君兰看着那挺拔稳健向自己走来的身影,真像大学里自己幻想的白马王子。直到刘思把双手放在肩上,为其揉肩,她才回过神来。条件似的反应,扬起右手准备拨开肩上的双手,不知想起什么,变拨为握,陈君兰那双白皙修长的双手就覆在刘思手背上,握住不然刘思活动。

    “我给你揉揉肩吧!”被陈君兰握着几分钟没动,刘思忍不住开口道。

    “嗯。”

    陈君兰覆上准备改正的13班听写作业,头偏着,把目光投向窗户外的后河风景。刘思也往窗外看去,默契的两人没有再开口说话,或都不愿打破这宁静还是暧昧的气氛。

    致文楼外是市政管辖的滨河公园,向窗外眺望自然是看不到滨河公园的行人,能够入目的是水流平缓,河面宽阔的后河;优美逶迤,绿树滴翠,怪石嶙峋,气势磅礴的祁山;万里无云,晴朗湛蓝的天空。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陈君兰偏着的脑袋紧靠在刘思的胸前,那一头黝黑亮丽柔顺的长发,离鼻孔不足15公分。窗外一阵微风拂过,似乎闻到了一丝淡淡的香味,这香味弥漫在他的周身,沁人心脾,令人陶醉。这是身前美人儿头发的味道,刘思忍不住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想要迫切的记住这味道,让它刻在灵魂深处。

    “老师,你今天心情不好。”这是一次好时机,或许那层窗纱可以打破,刘思不想放过今天难得的机会。

    “很明显么?”

    从老师淡淡的语气中,刘思听不出她的心里想法,“嗯,特别是我,遭殃最惨。”

    “哼,你活该。”

    “老师,我哪里惹你生气了?”他趁机弯腰把脸凑到陈君兰脸庞,在她耳边喃喃道。

    “你……哼……”陈君兰不知怎么说出口,只能以冷哼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耳后或耳垂一般为女人的敏感地,刘思对此很有心,吐气若兰的在陈君兰耳边轻声道,“老师,您告诉我嘛!”

    “星期六你做了什么事不清楚?”

    陈君兰转头准备瞪臭学生,想不到刘思的脑袋都靠在你肩膀上,转头的陈君兰一下子亲上了。两人猝不及防的初吻,只在那一刹那间,随后便快速分开,两人对此都愣了神。

    刹那间,两人的心跳加速,也回味瞬间的心动滋味。从嘴唇上,刘思分明感受到美人儿的柔软,又似乎品尝到桃花,沁人心脾;对于陈君兰来说,刹那间的触感,带来的是深埋脑底的少女心,是13、4岁,17、8岁的青春,是那些年逝去的青春。

    心理年龄高达近40岁的刘思心跳很快,幸福像花儿,而当前他就徜徉在花海中。这是初恋,还是禁忌?说不清楚,刘思理智尚存,怎会心甘情愿地沉浸在幸福中,他野心很大,一时幸福怎能比得上一世幸福。

    上一世有三年的交际,但仅限于学生老师关系,对陈君兰其实并不是了解太深。但即便如此,仅仅理论上,错过这次机会,再想攻克她,难度成几何倍增长,更何况,那仅有的了解得知,陈君兰还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女人。

    两人的关系一定要在今天进一步发展,下定决心的刘思抬头,眼睛都已经赤红,如血。他可以看到她脸上细致的绒毛,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呼吸变得灼热,语言已是多余的东西,如猛虎般迅猛,一口含住近在咫尺的陈君兰两片薄薄的唇瓣,趁着她惊讶张嘴之机,刘思的舌头如蛇一般灵巧钻进老师的牙门关,终于品尝到了这个梦寐以求的女神,那滋味异常莹润香甜,幸福感一下子得到了升华。

    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让人措手不及,香津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陈君兰脑中一片空白,像极了恋爱的感觉,她忘了思考,也不想思考,只是顺从的闭上眼睛,仿佛一切理所当然,只是本能的想抱住他,紧些,再紧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