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盛世大明 > 第202章 闯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02章 闯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说实在的,陆缜还真没想到会有人敢如此大张旗鼓,直闯县衙地来跟自己要人呢。虽然对上的是如今权势越来越大,似乎人人都要退避三舍的王振一党,但他也就想过人家会通过用顺天府等衙门跟自己施压,哪怕东厂以其他理由张口要人也在情理之中,可一个钱军都督府的将领突然带兵包围闯进县衙,就完全让人意外了。

    这天下竟还有如此胆大随意之人?这儿可不是外面的州府,这儿可是京城,随意调动人马,还包围了官府衙门,那可是能被人扣上谋逆的大帽子的。可显然,面前的马硕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层,一见陆缜这态度,顿时两条眉毛就立了起来,当即一声大喝:“姓陆的,我看你是给脸不要了!”话才出口,他手已拔出了腰畔的钢刀,似有出手的意思。

    这时,林烈和竺畅等一干人等也已闻讯赶了过来,一见此情景,林烈顿时有些急了,随手也把自己的佩刀唰地抽在手中,也不管前面还有十多名军卒围着公房,便欲直闯进去保护。

    陆缜也在这时瞧见了他,急忙冲他打了个眼色,轻轻摇头制止了他。同时,目光依然坚毅地对着马硕,义正词严地道:“这不是脸面的问题,而是国法的事情!曲平等人所犯之罪证据确凿已不容抵赖!还有,马将军你不过是武将身份,这案子即便有错,也轮不到你来过问。若现在离去,本官还可不作追究,不然……”

    “哈,一个小小的县令真是好大的口气,老子今天就是杀了你,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见陆缜竟如此冥顽不灵,马硕是真个怒了,也彻底的动了杀机,猛地已扬起了刀来。

    他身后那些亲兵,虽然心下有些担忧,但到这时候也只能追随,纷纷呼喝着抽刀挺枪,摆出了一副进击的模样。

    面对如此杀气腾腾的一干人,陆缜却没有半点惧色,站起身来,挺直了胸膛:“你们要想乱我大明王法,想要把那些犯人救出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杀了我,踏着我这个大兴县令的尸体再救人!”

    见他如此模样,这般说话,马硕以下众人都愣住了,这才发现这个疯子县令的说法果然名不虚传,他居然连死都不怕!如此一来,气势陡然就逆转了,那些军卒心下发虚,手里的刀都有些往下垂了,他们可是深知真要伤了陆缜会惹出多大麻烦来的。

    马硕眼中杀气越来越浓,自成功得到王振信任之后,他还从未像今天般被人如此顶撞过呢,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让他感到愤怒了。似乎只有杀了眼前这个家伙,才能洗刷这份屈辱,这让他的步子猛地向前,似乎随时都要攻过去。

    陆缜见此,心下也是一阵紧张,落在身侧的右手已紧紧握住了拳头。他口里说得正义凛然,但其实心下还是有所提防的,若对方真个动手欲伤自己,他自然会用那异能保命,就跟当初在广灵县对上萧默时一般。

    堂外,林烈也是一脸的焦急,他也看出了情况不妙。但面前这些都是京营里的精锐,想要闯过他们的拦挡进去救人,只怕是要费上一番工夫了,可还赶得及么?

    @@@@@

    身为正统身边最得宠信的贴身太监,王振每日上午的行止都是固定了的。

    在天子身边侍立着参加完早朝之后,便会随着皇帝一道去其他殿宇里批阅奏疏,直到过了中午,天子用过了午膳之后,他才会回到自己的司礼监里处理手头上的事务,下午和晚上则可能出宫去自己在京城的大宅里处理东厂或私人的事务。

    今日自然也不例外,在伺候完皇帝用膳后,王振这才漫步走回司礼监,心里则盘算着锦衣卫曲平那些人该怎么处置,是该把人放弃了,又或是再想别的法子。

    其实他并不介意放弃这些个没用的家伙,也相信以他们的胆子是不敢把事情真相说出来的。但是,这么一来锦衣卫的名头就彻底被打,将来可能会有更多人跳出来学那陆缜。

    “陆缜!总有一日,咱家定要了你的小命!”王振心头暗暗发狠,沉着张脸走进了司礼监的门户,却一眼瞧见了自己的亲信之一,随堂太监曹瑞正一脸急切地在那儿来回地踱着步子,一见了自己进来,他先是上前一步,继而却又有些犹豫了。

    “曹瑞,你这是想说什么?”王振有些不快地皱了下眉头问道。

    “奴婢……”曹瑞本急着来禀报急事,但一见王振的脸色,心里又打起了鼓来,生怕自己一说事情会惹得王公公心下更是恼怒,所以便显得嗫嚅起来。

    “有什么就说,咱家可没工夫陪你在此干耗着。”王振一面说着,已进了自己的屋子。

    曹瑞略一踌躇,还是赶紧跟了进去,入内之后小意地道:“老祖宗,奴婢说了您可千万莫要着恼,没的气坏了自己的身子。”顿一下,偷眼打量了神色不那么好看的王振一眼,他又继续道:“刚刚宫外传来消息,马硕马都督他……”

    “说,马硕他又闯什么祸了?”见对方一副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模样,王振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不耐烦地催促道。

    曹瑞心知已无法隐瞒,便大起了胆子来道:“马硕他之前突然带兵去了大兴县衙,说是要把曲平几人给弄出来……”一口气说完这话,他便立刻跪了下来,把头贴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作为王振身便得用的太监,他自然知道这事必然会惹来王公公的愤怒,所以早有了心理准备。

    王振先是一愣,继而脸色就变成一片铁青,一挥手就把桌案上刚被人放上的钧窑茶杯给扫到了地上:“岂有此理!是谁让他去做这等事情的?”

    他不可能不感到愤怒,这种在京城随意调兵,去衙门闹事的举动可是极其严重的,一旦被人弹劾,轻则丢官,重则连性命都得搭进去哪。而且,要是有心人再提几句此事与自己有关,是自己指使的,那问题可就越发的严重了。

    这个马硕怎么就会干出这等事来?他好好地准备当他的前军都督不好么,居然又给自己闯出这么大的祸来。

    王振的问题曹瑞自然是没法回答的,只能伏在地上,不敢吭声,只等着老祖宗把怒火泄尽后再作劝说。而堂外的其他太监们,见到王振的这一举动和怒斥之下,也纷纷跪了一地,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触了王公公的霉头。

    半晌,王振方才把脸色稍稍好转了些:“去,赶紧给东厂,给马顺他们传话,让他们立刻就把马硕这个笨蛋给咱家带回去。要是没人追究倒也罢了,不然,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曹瑞稍稍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赶紧答应一声,起身迅速就往外奔去,叫过两名小太监,就急声安排了起来。那两人也不敢怠慢,领命之后,就如被狼撵一般快步往宫外奔去,也顾不上什么规矩不规矩了。

    事到如今,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在冷静下来后,王振虽然依旧脸色铁青,但怒火总算是稍微收敛了那么一些。直到这时候,曹瑞才敢走上前去,小声劝慰道:“老祖宗不要气坏了身子,此事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办法?能有什么办法?你都早早接到了消息,那说明马硕他早就在大兴县闹出事来了,这京城里人多眼杂的,恐怕现在满城都知道他狂妄自大地包围县衙夺人之事了!咱家之前就担心他会因为一时之气而闯出什么祸来,所以才把事情瞒着他。现在倒好,他居然……”说到这儿,王振不觉皱起眉来,心生出了一个疑问:“此事到底是什么人告诉他的?不会是马顺,咱家早叮嘱过他了,那还会有什么人……”

    曹瑞低头不敢说话,事实上他也不知问题出在哪儿,但有一点已经可以猜想出来,这其中一定是有某人在搬弄是非了。

    这背后之人不但手段够高明,对王公公身边人的性格也是足够了解,因为只有马硕这个炮仗脾气才会被这么一言激得去县衙闹事。另外,对方的胆子也够大的,居然敢干出这等大大得罪王公公的事情来!

    王振也在此时陷入了沉思,猜测着到底是谁在坑自己。他想到了不少人,比如胡濙,比如杨溥,这些老臣看似方正,其实久经宦海的他们都是老谋深算之徒,也想到了其他的一些可疑之人。可偏偏,他就没有对徐恭产生过怀疑。

    因为在王振眼里,徐恭一向是胆小怕事之人,就是给他几个胆子,他也是不敢做出这等事来的。可王公公显然忘了一句老话,兔子急了还咬手呢,你把徐都督逼到了这个份上,他又怎么可能不作出一些回击呢?

    当王振因此事而陷入沉思时,朝堂之上,不少人已经开始动了起来……

    @@@@@

    多谢书友猛禽出动指出前一章里的错误,现在已经把推官改回到了通判。。。。写的时候,咋就会犯这样的错误呢。。。路人去角落面壁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