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盛唐余烬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到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十一章 到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到脚步声,程千里便知道是谁回来了,这么短的时间,结果可想而知。

    “是不是象雄人?”

    张博济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到了他的问话,脸色顿时有些不好,言语间也不太客气。

    “你既然知道有人挡路,为何不早说?”

    “少卿勿怪,非是程某有意,城中唯有象雄人未曾出城,结果便是可想而知,程某就算亲自走上一趟,他们也不会放行,这就变成了两大节镇起争执,将来闹到陛下那里,不好听,可你不同,你的身份超然,他们拦与不拦,都有话说,一国王后,藏而不报,是何居心?阻拦钦使,又是何用意?张少卿,还不明白么。”

    张博济万万没有料到,这个看似一根筋的粗人,竟然会说出这么一通话,险险就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是那位算无遗策的老岳丈。

    被人利用,还是一个素来瞧不上的粗人利用,他的心里如同堵上了一块石头,上不得下不得,郁闷之极。

    而更让他不解的是,程千里对于自己的态度,似乎有所改变,不再像之前那么恭恭敬敬,其中会有什么变故?走上城头,他突然觉出了一个异常,自己在走之前,下面的战争就已经快要开始了,此时应当杀得血流成河才是。

    可如今倒好,去了一趟再回到这里,外头依然是静悄悄地,连号角声都听不到半点,岂非咄咄怪事。

    “少卿在怪某?”程千里的声音再度响起,他一言不发地站在对方身旁,就像是充耳不闻。

    “你误会了,此事只有张少卿,才能一睹,某是边将,事涉邻镇,没有立场去管,也不合制,一旦发现了端倪,是上疏呢?还是欺瞒陛下?上疏攻讦邻镇同僚,天子会作何想?少卿可有教我。”

    “你知道么,他们可不光是隐下区区一女子,安西镇中使李静忠,已死于非命。”

    张博济心中一动,此事的确有蹊跷之处,一镇中使,在天宝十一载时,还没有监军之权,但已有监军之责,人人都知道他们是天子耳目,平时供着也就罢了,怎么可能战死沙场?

    天宝六载那一回,中使边令诚畏难不前,高仙芝也不过随他去,又有谁敢动他分毫?

    程千里的话里有话,张博济待要再问问清楚,对方又缄口不言,只是一个劲地看着远处,而当他跟着看了一眼,却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

    “城下交兵还要几时?”

    “交不起来,哥舒翰到了。”

    程千里的话让他吃了一惊,这么快?两人的心里同时萦绕着一个念头。

    “哥舒翰到了!”

    赤德祖赞的那只手,倒底也没能挥下去,而是缓缓地放了下来。

    负责青海方向的,是那囊氏的勇士,尚结赞的三子乞力遮遮,还不到二十岁,他在马上一弯腰,紧紧地低下头去。

    “尊贵的赞普,我的人在二十里外接到探报,小臣便亲自带人去查,果然在十里处发现敌人骑兵的踪影。”

    “什么旗号?”一旁的几个臣子忍不住追问,乞力遮遮看了一眼赞普,见他没有阻止,继续答道。

    “一路是熊罴驱虎旗。”

    “什么?”

    他的话,让一众臣子吃惊不已,因为这面旗帜,曾经是吐蕃人的骄傲,让唐人闻风丧胆的无敌战神,噶尔.钦陵就是执着它,赢得了一系列大胜,而最终将它拔掉的,也是吐蕃人自己。

    噶尔家庭的余孽举族逃往了大唐,被封为郡王,长驻边境,成为唐人反击吐蕃的先锋,也是哥舒翰最锋利的一支爪牙,因为他们本就是吐蕃人,对于这里的山川道路,一清二楚。

    难怪,他们会这么快就到达了逻些城!

    达扎路恭没有他们那么多感慨,他在意的是乞力遮遮的另一层意思。

    “还有一路呢?”

    “另一路,他们的旗帜上,绘着一丛白色火焰。”

    乞力遮遮的面色变得有些古怪,说出来的话,更是臣子们心惊不已,纷纷将目光,看向了末.东则布。

    因为,那是苏毗人的大旗!

    赤德祖赞看了一眼那个方向,就在他们大肆指责出身苏毗人的末.东则布时,出口制止。

    “够了,哥舒翰的大军,必然要经过苏毗人的领地,他们附从,是为了族人的性命,这没有什么出奇的,指望人家为我们挡住唐人的脚步,搭上全族的性命,怎么可能,你们指责东则布,与他又有什么相干?”

    “哥舒翰迟早是要来的,早来与迟来,我倒是另可他早几天,咱们吐蕃人也能少死一些人。”

    赤德祖赞转头看着尚结息,后者赶紧一低头。

    “咱们唯一的出路,就是与唐人和议,但是这个对象,只能是哥舒翰,你现在明白我的意思吗?”

    “下臣明白,我这就去做准备,争取早一刻与哥舒翰联系上。”

    尚结息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之前唐人虽然占据了逻些城,可是只有区区万余人马,而吐蕃倾国之兵来攻,不可能一战不打就开始和谈,那样有什么可谈的?也决不可能达成什么协议。

    因此,赞普才会毅然攻城,攻得下来自然好,攻不下来,也能让唐人知道,吐蕃人的决心,其实这一切都是做给可能到来的哥舒翰看的,他才是吐蕃人唯一的和谈对象。

    “哥舒翰到了?”

    唐军得到消息要稍微晚上一些,是因为他们的位置使然,封常清微微松了一口气,而李嗣业却显得有些失望。

    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下,吐蕃人是不可能主动进攻了,他们也确实摆出了一付戒备的阵势,将整个阵型缩紧了许多,同时向几个方向进行防御。

    正面,是安西镇和身后的汉人、诸国兵马,而哥舒翰的大军,则会自青海方向到来,威胁吐蕃人的侧翼。

    吐蕃人摆出这种姿态,其用意不言而喻,封常清等人翘首以盼的是,河陇倒底会来多少人马?

    很快,他们就出现在了双方的视线当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