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娇妻在上:老婆,我只疼你 > 第209章 大结局 暮暮朝朝,深情难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09章 大结局 暮暮朝朝,深情难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一天的雪,下的格外的认真。

    大片大片的雪花,就像带着某种使命而来,兢兢业业前仆后继的飞旋在槿城的上空,似是要把整座城市掩埋在茫茫的白雪中。

    直到三年以后,再回忆起曾经的这场大雪,佟佑安的心,依然被阴霾,雪白,鲜红,这三种颜色,压得透不过气。

    那一天,心急如焚的他还没等冲进火场,就被陈旭的人告知,在仓库西区的外墙边找到了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阿辛,已然气若游丝却死命撑着一口气的阿辛,断断续续的告诉他,小小根本不在里面,让他务必抓到颜笑拷问出小小的下落。

    原来那仓库里孩子的哭声,只是被放在一个废弃化工桶里的录音器,用来引诱钟亦可前往,可惜一心要救小小的阿辛直到冒着被烧成灰的危险拼力爬到跟前才发现上当,而她虽然最终得以破窗逃离没有葬身火海,却在一个化工桶引发的爆炸中被烧成了重伤……

    当日被迷昏的小小始终被颜笑置于出租屋内。颜笑原本只是想亲眼看到钟亦可惨死火海,然后便偷偷把小小带走,远离槿城。她却没想到自己会死在因愤怒而失尽理智的钟亦可的手里,而她死后没多久,在佟佑安于全城疯狂的寻找失踪的孩子时,出租屋内醒来害怕的大哭的小小成功引来了好心的邻居,报警把她救下,她才终于得以安全脱险。

    颜笑纵然为自己的歹念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可钟亦可也同样为她冲动的行为锒铛入狱。

    法律是无情的。

    尽管佟佑安想尽了办法为钟亦可开脱,可由于事件之大导致了媒体的广泛介入,公安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公开审理,最终定罪的确凿证据是当时在郊外拍雪景却无意拍到火灾的几个摄影爱好者提供的一段视频,视频影像被专业放大后可以清楚的看到钟亦可向逃跑的颜笑头部挥去的那致命两杆,而这一画面无论如何都没法用正当防卫甚至防卫过当来辩护,这已经足够给她蓄意杀人的罪名落下实锤。因案件毕竟是颜笑蓄谋伤害在先,在佟佑安的努力下,钟亦可最终被判有期徒刑三年,而这,已经是最轻的量刑。

    从出事后到入狱的三年里,钟亦可始终不肯见任何探视她的人。即使佟佑安屡次传话给她是小小想见她,她也依然无动于衷。

    她把自己隔绝了三年,佟佑安的心,便冰冻了三年。

    这三年间,最初几个月的醉酒颓废过后,佟佑安很快就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道。只是,在所有人的眼里,他除了对小小的宠爱没变,对病中的父亲和阿辛的关心没变,他比曾经那个低调冷漠遥不可及的佟佑安,变得更加冷酷寡言深不可测。他重新踏入他本已萌生退意的远骁集团的大门,把表哥肖云起不善经营下百废待兴的集团重振声威,并把觊觎他的位置多年还趁他之危给过他暗算的肖云起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出了集团。

    这三年间,方俐先是休假一个月,独自去了宁城。没人知道她在宁城做了些什么,只知道她后来从宁城直接去瑞典又进修了半年多,回国后便和钟文远办理了离婚手续,搬离了钟家。在佟家为佟君逸四处求医的过程里,她自告奋勇的担任了佟君逸的医治护理工作,痴痴傻傻的佟君逸在她的治疗和照顾下,除了行动略有迟缓,吐字不算太清楚外,神志和智力几乎恢复了大半,已经能像正常人那样的生活。

    这三年间,忙碌的方俐也没有放弃对梁弈林的悉心照料,清醒过来的梁弈林已经能够进行简单的语言交流,虽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双目放空的发呆状态,可是能够拔掉胃管尿管进行自主进食排便,并且能够坐在轮椅上支撑住身体,这已经可以说是奇迹。

    这三年间,乔叶不顾所有人劝阻,坚决的和秦石离了婚,石头归乔叶抚养,母子俩移民去了瑞士。但重获自由的秦石最终却没有和他余情未了的初恋走到一起,而是独自一人生活在槿城。佟佑宁每天无论多忙都会去看梁弈林,陪他聊个把小时的天,关绍东则是风雨无阻的负责接送佟佑宁。她对梁弈林有多执着,他对她就有多执着。只是表面嘻嘻哈哈什么都无所谓的关小爷,每逢醉酒便抱着酒瓶子躲到无人的角落里絮絮叨叨的说情话,整夜整夜的痴情表白,然后再整夜整夜的如泥烂醉。

    这三年间,太阳它照旧东升西落,四季它依然色彩分明,每个人的生活好像并没有太多的不同,却又好像每个人的世界里,或多或少都笼罩着几许物是人非的薄伤。

    钟亦可三年刑期的最后一天,就像是冥冥中的感应,槿城竟又飘起了雪。

    从天刚蒙蒙亮起,市第二监狱门前的人行道上,就伫立起一大一小两个雪人。

    小雪人紧紧的勾着大雪人的手,仰头看着他,“爸爸,妈妈终于肯见我们,肯和我们回家了,对吗?”

    大雪人轻轻揉着她带着帽子的毛绒绒的小脑袋,温柔应道,“是的。”

    小雪人开心的露出漂亮的小梨涡,“爸爸,那我们一起努力,让妈妈再也不要离开我们,好不好?”

    大雪人弯下身轻轻吻了吻她的小脸,声音略哑,“一定。”

    他们大手牵着小手,始终望着马路对面的方向,耐心的等着那道分别了三年之久的身影。

    可是雪越下越大,那身影却始终没有出现……

    佟佑安终于沉不住气,拿出电话,未料电话竟同时响起,陈旭的声音低低传来。

    “佑安,真对不住,我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随时把亦可的消息告诉我,可我到现在竟然才知道亦可半年前就提前释放了!”

    佟佑安只觉得原本热血沸腾的心,忽然停止了跳动。

    他的沉默让陈旭懊恼不已,“佑安,你放心,我会尽全力帮你找到亦可的下落!这件事真的是老哥我对不住你,我……”

    佟佑安一声苦笑,“监狱不归你管,都是托人办事,大家也都那么忙,我没怪你。是我自己大意了,怨不得别人。”

    “佑安……”

    佟佑安已经挂断了电话。

    他之所以并没有担心她会提前释放,是因为她那枚戒指始终显示着她在狱中的方位。她永远不会知道,在每个难眠的深夜里,他都要轻轻抚摸着手机屏幕上显示她方位的那个红点,凝望很久很久,都舍不得合眼。

    可他怎知,她竟悄悄的走了,连那戒指,都不要了……

    他摸着自己手上那从不曾摘下片刻的戒指,把沉重的几乎让他快要拿不动的手机,慢慢的放进口袋,静默的看着对面那道紧闭的大门,许久过后,他才蹲在小小的身前,认真望着她闪亮的大眼睛。

    “小小,妈妈今天不能来见我们了。不过,你放心,爸爸一定会尽快联系到妈妈,让她尽快回家。”

    小小的眼中先是无尽的诧异,而后便是浓浓的失望。

    可懂事的她看得出爸爸眼底的失望丝毫不比她少,于是乖乖的点了点头,两只小手捧住佟佑安的大手,“爸爸不要着急,我们两个都这么想她,她一定也很想我们,不会不要我们的。”

    “是,她不会不要我们……”

    佟佑安垂眸看着脚边一尘不染的白雪,喃喃轻语。

    ……

    接下来的日子,佟佑安便开启了疯狂寻妻的模式。

    可世界那么大,如果一个人下定了决心躲到某个角落里,除非大张旗鼓的通缉追拿,否则是很难被发现的。

    苦寻了数月仍然毫无头绪的佟佑安,在某一个凄冷寒凉的雨夜,满身酒气的闯入肖钰的房间,倚在门边,直直的看着她,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半是醉意,半是认真的开了口。

    “她不要我了……我半死不活了……你终于满意了?还是你一定要等着给我收尸,才算满意?”

    他漆黑冷冽的目光里那满满的伤痕和哀沉的绝望,一下子扎疼了肖钰的心。

    这三年来又一次目睹了他失去那个女人后死气沉沉的生活,她不是没有心软……尤其是眼看着佟君逸在那个女人的母亲的帮助下一天比一天病情好转面色红润,她也有想过等那个女人出狱后她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干涉他们的事,可怎知她竟然消失不见了,想必这里面定然有她当初施压的原因……可是,难道要她道歉认错吗?她高傲了一辈子,怎么低的下头?

    她和佟佑安僵持着,交汇的目光里,情绪各异。

    “我走了,我去找她了。假如我一直一直都找不到她……你,我那尊贵的伟大的母亲,你也会永远的失去我……永远……永远……”

    佟佑安摇摇晃晃的离开,声音缥缈却清晰。

    “佑安……”肖钰的手死死的扣紧门框,看着他的背影……

    佑安,我……

    我或许是错了……

    是我错了……

    ……

    此时的槿城,春雨凄寒,数千里之外的某个偏远的西南小村落里,也同样飘着雨丝。

    “亦安老师,刘晓玲又晕倒了!”

    正在黑板上写字的短发女教师匆忙回身,快步冲向了那个晕倒的女孩子。她就地给女孩进行了急救,待女孩的状况稍微稳定些,她背起女孩便撑伞跑回了自己的宿舍。

    看着女孩苍白的脸,她愁眉不展。

    半年前,她辗转来到这个小村落,只因父亲留给她的书信中提到,这个偏僻落后的小村落,是当年她的太爷爷走出去的地方,是他们的故里,也是后来她父亲多年间持续资助的地方。她于是化名亦安,以一个小学教师兼医生的身份,在这里落下脚来。

    淳朴的村民没有人追究她的来历,只是满心感激着她的到来。偏远和贫穷让这里成长的孩子们连书本都难念到,村子里优秀的年轻人都远离不再回来,而即使有政府安排的老师过来授课,却也都待不了几个月甚至有的几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忽然从天而降这样一个温柔耐心又知识渊博甚至能帮村民看病救命的年轻人,全村的人几乎把她奉为了神明。

    而在这里生活的这半年多的时间里,她也越发的感慨于自己存在的价值,如果自己的存在,能给村里的孩子传授些知识,能给村民进行些医疗救助,不管她带来的这束光有多微弱,都让她觉得是种安慰和满足,也算是为父亲曾经做过的那些错事赎罪,为自己赎罪。

    而扎根在这偏僻的村落里,在一个佟佑安可能永远都找不到的角落里,更能让她的心得到一份安宁。

    因为,双手沾过鲜血的她,不配再和他并肩让他沦为世人的笑柄;作为一个杀人犯的她,也不配做小小的母亲给孩子蒙羞;对于那样善良的阿辛,她所能表达的最深的感激,便是成全。成全阿辛和佟佑安那份青涩美好却无疾而终的恋情,是对她自己的解脱和救赎。

    日子虽清苦,却充实。

    思念虽蚀骨,却能忍。

    就在这里了结余生的话,也不会很糟。

    她没再想过联系任何一个旧识,只想尽她所能的为这个小村落忙碌。

    直到村子里这个年仅7岁的小女孩被查出严重的心脏病,急需瓣膜置换手术,否则生命堪忧。那一刻,摸着空空的口袋,心底涌上的那份爱莫能助的悲哀,才让她发觉,原来她自以为是的帮忙和救助,其实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她犹豫了一个多星期,直到今天再次在班上亲眼目睹刘晓玲的晕倒,她才终于做出决定……

    她让人去通知刘晓玲的家人来她的宿舍照顾孩子,随后便从床下的箱子里找出厚厚一摞她三年多来始终没放弃的服装设计手稿,把它们小心的收好,冒着雨赶往百公里之外的镇子。在那里,她才能找到地方上网,并把这些手稿发出去碰碰运气……

    因为天气不好,马车一路走走停停,到镇子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她匆忙找了一家网吧,在埋头工作的间隙,无意间瞥见收银台的姑娘正津津有味的看着某个电视节颁奖典礼。那星光璀璨七彩缤纷的生活已经离她太过遥远,她怔了几秒,正欲继续自己的工作,却忽然看见屏幕上的颁奖台上,款款走上一个熟悉的美丽身影,因为听不见声音,她努力的盯紧了字幕,接下来出现在字幕上的那些内容,让她不由泪流满面。

    “荣获第23届西京电视节紫玉兰奖最佳女主角的是……范昕羽!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这位紫玉兰奖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最佳女主角,上台领奖!”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小羽,当年那善良单纯满是孩子气的小羽,如今已经是优雅迷人红得发紫的大明星……

    当初钟亦可入狱后,小羽也曾去探望她好几次,却都被她拒绝。她尚有自知之明,她不愿连累了发展如日中天的小羽,让她因与她的接触而沾上些不好的新闻……

    如今看着屏幕上数年不见的小羽,和她已是天壤之别。

    她的拒不相见,她想,对小羽是一种最真诚的保护……

    “我能拿到这个奖项,最想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的姐姐……”小羽举着奖杯,声音哽咽,“如果没有我的姐姐,就绝不会有我范昕羽的今天。只是可惜,我姐姐她经历了太多的磨难,我纵然再心疼我的姐姐,却没办法为她做半点事情,这让我心里格外的内疚和痛苦。今天借着这个机会,我郑重的向我的姐姐表示我的谢意,不管她是不是能看到我所说的话,我都想告诉她,这个奖,甚至我以后能够获得的任何奖项,都是姐姐的功劳!范昕羽这辈子最敬佩的人,最崇拜的榜样,永远是我的姐姐!我也特别的希望,姐姐能见我一面,不要让我一辈子都活在遗憾中……”

    小羽说完,捂住胸口,深深的,深深的躬身下去,抖动的肩膀让每个人都看出她已泣不成声……

    钟亦可轻轻捂住嘴,不知不觉间,同样是满脸的泪水……

    小羽,谢谢你,星途熠熠的今天,还能记得我……

    她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迅速收起桌上的画稿,匆忙跑了出去。

    她拨通了她电话本里始终留存着的小羽的电话,不停的祈祷着她不要变更号码……

    她本没想过打扰小羽,可是在看到小羽依旧惦念着她的真情流露时,又恰逢她急需帮助之时,她别无他选,只能向小羽求助。她希望以小羽如今的名气,可以帮她联系几个古装剧组,把她的画稿卖给服装组,那样的话,她或许能更快更多的换些钱来,就可以尽快给那个孩子做手术了……

    第二天的中午,小羽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小镇。

    两人见面的那一刻,都是泪流满面。

    小羽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着一头简单的短发、穿着朴素的白衣黑裤、清瘦却目光干净如水的钟亦可,紧紧的把钟亦可抱住,丝毫不顾及她的形象,哭的疯狂。

    她们两人谁都不曾想过,别后数年的相见,竟是这样的场景。

    小羽二话不说的应下钟亦可的要求,并提出孩子治病要紧,在钟亦可的画稿没能变现之前,她负责全额支付孩子的手术费用。钟亦可闻言也并没有和她客套推辞,只是哽咽的一再轻声说着,谢谢……

    小羽随后又陪着钟亦可一路颠簸的去了那个小村子,两人带着刘晓玲及其父母迅速离开,赶往了离他们最近的城市,宁城。

    一个月的时间里,小羽推掉了所有的通告,日夜陪在钟亦可的身旁,直到亲眼看到刘晓玲术后恢复良好,小脸上又重现了健康的红润。和钟亦可告别前,小羽不顾钟亦可的一再拒绝,执意又给她留下了二十万块钱以便她有事应急,并再三叮嘱钟亦可,无论大事小情,她保证随叫随到,她含着眼泪笑看着钟亦可,“不管我们两个身在何方,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用24乘以365终生无停机的热情,等待你随时的呼唤。”

    回村子的路上,钟亦可的眼前满是当初和小羽从相识到熟知的点点滴滴。

    这世上固然有心念不良之人,可她坚信,善良而知恩的人,永远是大多数,所以这世界才会如此的美丽多彩。

    一切又都回到从前的轨道。

    看着刘晓玲焕发出光泽的健康面色,钟亦可的心是前所未有的清亮。尽管她时常会去想象和刘晓玲差不多年纪的她心爱的女儿的样子,可是也仅仅是思念而已,她已经不愿去打扰他们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在监狱里的时候,她就已经知晓,重伤的阿辛在佟佑安不遗余力的救治下,已经基本恢复如初,并且,和他及小小生活在一起……

    奇怪的是,知道那样的消息的时候,她的心除了轻轻的颤了一下,竟没有丝毫的怨念,反而满是祝福。她终于明白当初阿辛对她所讲的,有一种爱,是看着自己所爱之人幸福便满足,而她,也终于修炼成如此的境地了。

    出狱的时候,她连监狱代为保管的那枚她最爱的婚戒都没有带走,而是埋在了监狱门口那棵曾让她绝望的梧桐树下。

    连同着戒指一起被埋葬的,是她涅槃的爱情。

    ……

    日子过得很快,春天悄然离去,转眼便迎来了枝繁叶茂的夏。

    小羽给她的那二十万块钱,她为村民添置了一些简单的医疗器具和必备药品,又给孩子们简陋的学习条件稍稍改善了下,添了全新的桌椅,买了许多的图书。看着大家的笑脸,她也渐渐变得开朗,身心轻松愉悦的她,似乎找回了当年萧潇的简单快乐。

    夏至这天,钟亦可认真的一边书写板书,一边给孩子们念着。

    “五月中,夏,假也;至,极也,万物于此皆假大而至极也。夏至三候,鹿角解,蜩始鸣,半夏生……”

    “亦安老师,有个人,一直在门口,看了你很久!他好像不是我们村的人呢……”

    一个孩子的稚声打断了钟亦可的讲课,她执着粉笔的手轻轻放下,扭头看向门口。

    只是那轻扫的一眼,她的眼睛却被某种灼目的光芒,狠狠的刺痛。

    手中的粉笔悄然坠地,裂成两截。

    她察觉自己的失态,连忙回过头,弯身下去,轻轻捡起粉笔,转身再去看时,门口那人已经消失不见。

    一瞬的失神过后,她强做微笑看着台下十几双漆黑的眼睛,轻声说道,“我们继续。”

    短短的一堂课,似乎变得格外的漫长,和煎熬。

    孩子们下课后都跑出去活动时,钟亦可依然不敢踏出教室的门。

    她坐在讲桌边,心慌意乱却又迫使自己努力专注的,翻看着下一堂课的笔记。

    夏日的微风轻轻拂过桌角,伴着浅柔的微风,忽然一道阴影笼在头顶,在那道阴影所带来的强大的压迫感中,她绷紧了身体,眼看着一只大手,按在了她手中的书页上,那只大手上璀璨耀目的那再熟悉不过的濯黑戒指,让她的手开始忍不住的颤抖。

    “亦安老师?”

    耳边响起久违的,低沉好听的声音。

    迎着那声音,她轻轻的抬起头,目光撞入两湾深不见底的黑潭。

    他穿着一件再简单不过的白色的衬衫,一如他们当年初见的那一刻,帅气干净,又尊贵耀眼。

    “我是。”她弯唇点头,缓缓起身。

    他低头凝着她的双眼,薄唇缓缓启合,“听说,你还是这里的医生?”

    她尴尬抿唇,“医生不敢当,只是略懂一二,遇事能救个急。”

    他的手轻轻按住自己的胸口,目光紧锁她的黑眸,“不知,已入膏肓的心病,能不能帮我救个急?”

    她看着他好看的眉轻轻的拧紧,漆亮的深眸渐渐盈满痛楚,她退后一步,想要逃避他带来的快要让她窒息的压力,喃喃低语,“抱歉……对不起……”

    可她的尾音忽然就被淹没在他俯头袭来的狂吻中……

    她先是惊慌挣扎,随后便在他似要把她吞噬的狂热中,渐渐顺服……

    直到眼角飙落的泪水,颗颗浸入了他捧着她脸颊的手心。

    “亦安老师,亦安老师!”

    孩子们不知什么时候围过来,有的高声惊叫,有的咧唇嬉笑。

    钟亦可连忙去推他,他却把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死死不放。他看着孩子们不解的目光,霸道而温柔的说道,“你们的亦安老师,是我的老婆。我要带她回家了,不过,她以后会常常回来看你们的。”

    孩子们和钟亦可都是一震。

    “不要把亦安老师带走!我们不能没有亦安老师!”

    佟佑安的心微微一颤,转而轻声道,“可是你们亦安老师才只有7岁多的女儿已经整整三年多没有见过她了,她日日夜夜都在盼着妈妈回家去,你们还忍心把亦安老师留在这里吗?”

    “我们……”孩子们面面相觑,说不出话。

    “你们放心,我会给你们安排更多的老师来教你们学习,我很快也会在你们的村子里建成一个诊所,让你们24小时都能有医生的照料,让你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并且我保证亦安老师每年都会回来看你们,给你们带来礼物,这样如何?”

    “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孩子们的眼睛逐渐发亮。

    “我保证。”简短的三个字,却重似千斤。

    ……

    当孩子们开始愉快而踏实的留在教室里温习课本后,离开教室的佟佑安和钟亦可,并肩走在芳草茵茵的村间小路上。

    佟佑安紧紧的牵着她的手,尽管他不管不顾的蛮力把她的手指攥的生疼,她却半声抗议也没有提。

    她需要这痛意来告诉她,这并不是梦啊……

    她以为他们一生都不会再见面了……

    “我没想到,经历过那么多的事后,你还会这样狠心的抛下我和女儿。我不会原谅你,永远都不可能原谅。”

    佟佑安的声音,冷的像冰。

    钟亦可轻轻呼出一口气,一声苦笑,“杀过两次人的我,还怎么配留在你和女儿身边,让你们蒙羞,让你们因我而抬不起头?我想,时间能治愈所有的伤口,我们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况且,阿辛那么优秀,又是你最初的挚爱,也能让你的家人满意,我是真心真意希望你们重新走到一起,我是心甘情愿远离你们的幸福,不去打扰的。而我也并没有因此而变得颓废厌世,你看我现在,过得也算充实快乐积极向上。我们各自过得安好,谁也没有对谁怨恨厌恶,还能在记忆深处保留些美好的回忆,这对我们,难道不是最好的结局吗?”

    佟佑安忽然转身扶住她的肩,“谁告诉你阿辛是我最初的挚爱?”

    钟亦可抿唇,笑着摇了摇头,看向头顶繁茂的一树翠绿。

    那绿叶缝隙投射下来的阳光,刺疼了她的眼睛……

    佟佑安用力的扳回她的头,语气格外的认真,“我佟佑安此生,只爱过你一人,你既是我的初恋,也会是我到死都不会变的,唯一爱过的人。”

    他的严肃甚至薄怒让钟亦可的笑意渐失。

    可是颜笑甚至阿辛本人都说起过,他和阿辛的青涩恋情啊……

    他看着她的眼睛,声音再度响起,“至于阿辛,我和她之间,只是一个我永远不能说破的误会。”

    原来当年,班上大半的男生都苦苦暗恋着阿辛,却没几个敢表白,是颜铮率先鼓足勇气,给她写了封情意绵绵的表白信,临到交给她时却又退缩不前。颜铮转而请求他的帮忙,一向寡淡的他丝毫没把这件事当成什么大事,在一个课间的空隙里,他捏着那封信大喇喇的把它递到了阿辛的手里,面色沉静的说了句,“成与不成,记得尽快给个答复。”然后便在无数目光的注视里,大步离去。

    但他哪知道颜铮那个被爱冲昏头脑的笨蛋,用电脑打印出的铅字求爱不说,还忙乱中忘记了署名。所以直到阿辛在某个星光灿烂的夜晚把他约到操场上,哑着声音告诉他,尽管他很优秀,她却不能接受他的爱情时,他整个人是懵圈的,而且懵圈了很久。

    而在得知了此事的乌龙之后,也多少了解些阿辛的凄苦身世,他根本不忍心把真相告诉她。尤其在颜铮牺牲后,他对阿辛的同窗之情和兄弟之情之上,更多了几分替兄弟照料心仪之人的情分。

    诚然,阿辛是他所接触过的女人中最优秀的一个,他对阿辛也毫不掩饰他的欣赏。只是,他不爱,从来也没想过爱。当初迫于肖钰紧逼的压力,他只是因为除了阿辛再无人能帮他的忙,而他始终认为拿得起放得下习惯了打打杀杀毫无儿女情长的阿辛,对他的感情,也仅限于最好的兄弟之情。

    即使是在阿辛为了救钟亦可和小小险些送命,尽管接受了最好的救治也依然身体多处重度伤疤的今天,他和阿辛之间,也谁都没有提及任何有关爱和承诺的字眼。他和阿辛之间,他始终认为,是情同手足的同窗,是惺惺相惜的知己,更是能够过命的好兄弟……

    听到佟佑安这些话,钟亦可的心格外的复杂。

    既因佟佑安始终深爱她一人而感动难言,又因阿辛至今不知那令人尴尬的真相始终隐忍着对佟佑安的爱意而酸楚心疼……

    阿辛那样好的女子,堪称这世间最完美的女子,她真心的希望她终将会遇见一个懂她疼她怜她惜她的良人……

    “那,你母亲那里,如若我回去,岂不是又要引起风暴?”钟亦可伏在他温暖的怀里,贪恋的汲取着这从来都只属于她一个人的怀抱里那独有的温暖。

    他轻抚着她的头,云淡风轻的说出几个字,“她认错了。”

    在钟亦可惊诧的目光里,他低头深深的,深深的,吻住了她的唇……

    “可我……配不上你啊……我留在你身边,恐怕会带给你很多的麻烦……”她贴着他的唇,无力轻叹。

    他像是想要给她惩罚一样的,在给她疼痛的同时,低低说道,“真正的爱,没有配与不配,只有愿与不愿。这一生,无论你是谁的女儿,无论你做了什么样的事,你都逃不开我固执的霸占,除非,我死。”

    话毕,他闭目深叹,她泪已成河。

    ……

    许多年后,槿城有一片四季灿烂美丽无比的黄色风信子花海,闻名全国。

    而槿城的人们经常会在这里看到,有那样一对优雅不凡的夫妻,牵着一个美丽娇俏的小姑娘的手,漫步徜徉在那片黄色花海中,和明灿的风信子一起,幸福的微笑。

    有你就会幸福。

    身边始终有深爱着我并被我所深爱的那个你,我就拥有了全世界。

    终此一生,不离不弃。

    只有死亡,才能把我们分开。

    -theend-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