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游戏竞技 > 荒岛饥荒 > 87-雷雨夜,轻声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87-雷雨夜,轻声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手中的斧头渐渐消失。

    “今天就先干到这里吧。”威珥看着天空的繁星点点,擦了擦汗,将最后一块木头收进地上的背包,然后捡起放在地上的好几个背包。

    威珥回到了自己完善好的避风港。

    顺着身后的三人高的石灰岩,威珥在两边架设了一些石墙,在这个海滩上,倒是有不少的大石块。

    甚至威珥还发现了一点点月岩。

    石墙将威珥所在的地方围起来,将一些木板搭在了石墙的上面,一个简易的木顶石棚子就出现了。

    天空中飘起了大雨,闪电在远处翻涌的海上闪烁不断,滚滚的雷声也随之而来。

    雨很大,但浇不到威珥,木板上的叶子将雨水散落到两旁。

    威珥所在的地方地势较高,除了身后的石灰岩上会流淌下不少的水流之外,威珥所在的地方倒也干爽。

    威珥又向篝火中加了一些燃料。

    在雨来临之前,威珥去了竹屋一趟,看见皮斯正有些悲伤的埋头坐在那里。

    威珥捡起了他身旁的海螺,招呼他跟自己一起去,也好避避雨。

    皮斯看了看他,回头看了看已经关上的,怎么也拉不开的门,就跟着威珥一同向篝火处走去。

    “不开心?”威珥回头看着坐在茅草垫子上的皮斯。

    “哼~”皮斯也不知听懂没有,就点了点头。

    柴火的噼啪声被阵阵雷声掩盖,皮斯在每一声雷来到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缩一缩身子。

    孩子的心中很失落,这远比没有希望要来得更难过。

    给与你希望,然后再抽离这种希望,比单纯的枯守更加让人失落。

    ……

    耳边嘈杂,分不清言语和暴雨的声音。

    火光,船的裂开的声音,黑色的人影,船影。

    模糊的印象传来。

    那天的雷声就像是现在这样,隆隆阵阵。

    自己在海上漂啊,摇啊。

    当自己醒来的时候,他就在那里拿着叶子,喂给自己水喝。

    水是甜的。

    鱼是生的,他咀嚼碎了喂给自己。

    当自己能走了,已经过了很久。

    他会跟自己交流,嘘寒问暖,教会自己很多的事。

    直到有一天,一股莫名的力量从远处传来。

    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不再洞口待着,也不让我进去。

    他盖了间屋子。

    他在自己的屋子里放了了两个床。

    第一个雷雨夜,就是在那个屋子里,和他一同度过的。

    自己度过很多个雷雨夜。

    每个雨夜自己都会梦见那可怕的梦境。

    他开始变得不爱说话,总是发呆,吃了睡,睡了吃。

    想和他交流,但他也仅仅只是认得自己,为什么呢?

    为什么他不再和我说话呢?

    直到不久前,一道白光从天上闪过,他又和我交谈,想让我离开这里。

    但自己怎么能放下他呢?

    ……

    轰隆!又一声雷声传来。

    皮斯收了收膝盖,虽然这里很温暖,但是皮斯却很害怕。

    威珥看了看他,拿起了手上的海螺看了看,“很久没有吹过了……”

    威珥吹起了口哨……

    起初略有断续,随后阵阵宁静而悠扬清脆的声音从威珥的嘴里发出。

    穿透了雷声,穿透了恐惧。

    传达到皮斯的耳中。

    他看向了威珥,小心而不安的向前凑了凑,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声音传出来。

    渐渐地,那个孩子来到了威珥的面前。

    威珥看了他一眼,停下了口哨声。

    皮斯看向威珥,轻轻推了推他,不住的哼哼的叫着。

    “还想听吗?”

    就这样,在威珥简单的口哨声里,皮斯安静的睡下了。

    神态安和,雷声也不再让他惊扰。

    威珥的嘴有些发酸。

    他看着静静睡在地上的皮斯,外面的夜色更加的黑暗了,只有在闪电划过的时候,才会看见一丝丝的光亮。

    ——

    一道闪电划过。

    一个人影出现在黑暗之中。

    “是你……”威珥抬起头,看着走来的身影。

    是那个猪人,浑身被雨水淋湿。

    它的眼神先是看向了地上的皮斯,见他安睡,就站定在篝火火光的尽头。

    “你藏的够真的,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来找我?”威珥和它对视着。

    “是我。”猪人的眼神充满了神采,和在白天看到的呆滞完全不同。

    “有些事要告诉你。”猪人抬起自己的蹄子看了看,“我没有在藏……我现在才恢复一些记忆,也只有现在能保持清醒。”

    威珥怀疑的眼神看着它。“你骗谁呢?”

    “今天是年轮之月……”

    “外面根本看不见月亮……”咔嚓!一道雷声响过。

    “今天早上的太阳是不是只有两个?年轮之月,一年只会有这么一天。”

    “……年轮之月怎么?”

    “只有在年轮之月的时候,我才能恢复一段时间的记忆……不过这一次比以往更加清晰一些。”

    猪人向前走来。

    威珥警惕的站起来,站在皮斯的前面。“站住。”

    威珥摇了摇头。

    “我不信你,你到底是谁?”

    “你的确很难相信,但请你相信我,我并没有恶意。就算你不是星灵……”猪人看着威珥,忽然做出了判断。

    “你知道星灵?”威珥眉间微颦。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是星灵……曾经是一名星灵。”

    “……”威珥冷冷的看着猪人,一如从猪人身上流下的雨水。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就说来话长了……”

    “哈?”

    “我的时间不多,你要相信我,有很重要的事需要你帮我带出去。”

    “带出去?这么说,这附近还有星灵?”威珥不由的向前一步。

    猪人点了点头。

    心下一紧,威珥问道“你怎么不自己去?”

    “难道还不明显吗?我只有这时候才是清醒的……所以我做不到……”

    威珥沉吟了一下。

    “那你要告诉我的是什么?”

    “是恶魔的封印,恶魔……”

    “封印?”威珥皱起眉头,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封印的力量越来越弱了……圣树已经连我的神志都无法维系……估计再过不久,这个封印就要消散了吧……星灵得做好准备。”

    “你在这里多久了?”

    “我记不清了,我最近的一次记忆就是在五年前的这个夜里。”猪人看向了熟睡的皮斯。

    “按照我清醒的时间……五年前……他在那天被冲到了岸边……我看见了。”

    威珥也回头看向沉睡的孩子,“这么说,是你救了皮斯?”

    “皮斯?你起的名字吗?”

    “他自己。……你救活了他?”猪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大概吧……除了今天,我的思维都是时断时续的。”

    威珥沉思了一下,放下戒备,示意让猪人坐下。

    “我希望你能帮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星灵。”

    “好……哪里有星灵?我们一直在找。”

    “你们?”

    “……对,我们乘船寻找星灵,遇到了风暴,我被海浪打了下来……但愿他们两个没事。”

    “你们有多少人?”

    “三个。”

    “三个?”猪人讶然。“其他的星灵呢?”

    “在见到你们两个之前,我只看见过一个星灵,哪里还有其他的星灵……都荒芜了。”

    一阵沉默,猪人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蹄子。“……那个星灵是谁?”

    “博瑞思……之前我唯一遇到的一个星灵。”

    “圣树神女博瑞思?她还活着?”

    威珥点了点头。“你知道她?”

    “太好了……如果你能将这里的消息告诉她,应该会有办法。”

    威珥苦笑了一下,“可是我从船上被大浪打下来……我们分开了。”

    猪人沉吟了一下。“有船吗?”

    “只有一个能单人划的小木船。”

    “这样的话,你就只有走这里……”猪人想了想。

    “哪里?”

    猪人指了一个方向,威珥发现,是他们停靠木筏稍稍偏向岛屿群的方向。

    “在岛屿群的后面?”

    “对,你会找到一条发光的海路,沿着那那条海路。”

    “可是我为什么要向那个方向走,我不是应该追着博瑞思他们那里走么?”

    “那个方向,你的一支小船是没有用的。”猪人用蹄子在地上划了一个岛屿和一条弧线。

    “这里就是风暴肆虐最强的地方,而且在这里……这里有巨浪,这里是巨浪风暴的海域。”

    威珥不由的想起了将自己拍打下来的大浪。

    “那我该怎么找到博瑞思?”威珥皱着眉头。

    “在这个巨浪区域的后面,只有两条海流。”

    “两条海流?”

    猪人在地上又画了两条海流,“这一条,远离群岛的方向的,是一个巨大的旋涡。而这一条,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一定会走这一条,通向沼泽。”

    “但小船过不了风暴的区域。”

    “所以我要从这里绕过去。”

    猪人点了点头。“这条海流很平稳。”

    “那这之后有什么?”

    猪人摇了摇头。

    “好吧……总算不会贸然前进了。”威珥看了看地上的图画。

    “我想说的就是这些。”猪人坐在一旁,看得出来威珥的困惑。“趁着我还是清醒的,有什么想问我的,你就问吧。”

    “你说的封印,在哪里?”

    “在这座岛的地下。”

    “地下?”威珥想起了皮斯带自己走的地方,那个蜜蜂在的地方。“那个有蜜蜂的地方?”

    “你去过了?”

    “没有,只是到洞口而已。”

    “就是那里,你要再向里面去一些。”

    “在洞穴的最深处吗?那个封印。”

    “是啊,所有的封印都是这样。被掩埋在地下深处,靠着圣树根系的力量。我现在能感觉到,封印力量在逐渐微弱。”

    “这里还有圣树?”

    威珥抬起右手,可是预言石符文并没有指向地下的光线。

    “预言符文……你没有对圣树祈祷,圣树是不会指引的……而且,这里本就没有圣树了”猪人在一旁出声。

    威珥难以置信。

    “怪不得我在洞里没看见圣树……那封印?”

    猪人点了点头,“圣树已经消失了……只有一些力量残留在这里……我想,这也是我一年只能清醒一会儿的原因吧……圣树的力量已经快要维持不住我的存在了。”

    猪人想了想,将蹄子放在威珥的手背上,微微散发出一些光芒。

    “我记得在洞穴里的那些蜜蜂,帮助了皮斯不少忙,如果可以的话,替我看看吧,他们是不会伤害你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现在是什么年代了?”

    “现在?不太清楚,大概是1500多年吧。”

    “星灵纪元1500年……已经过去千年多了吗?”

    威珥诧异的看了看猪人,这个掩藏在这副皮囊下的星灵,竟然已经守护了这里这么久?!

    “这么多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猪人笑了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

    “……”,威珥怔怔的看了猪人一眼

    “我还记得一些以前的事,我的家乡是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那里虽然很破旧,但是那里的鲜花和小河很美,太过久远了,估计早就消失了吧,你的家乡是哪里?”

    “我?我的家,离这里很远,我正在找回家的路。”

    猪人点了点头。

    “你会回去的,有家可以回去,真的很不错。”

    威珥叹了口气,看向外面的雨。

    慢慢的变小了。

    “天快亮了啊,你……”

    “我叫威珥。”

    “嗯,威珥,麻烦你一件事行吗?”

    外面的雷声渐渐减弱了。

    “你说。”

    “带着这个星灵的孩子离开这里,找到他的亲人们吧,这个孩子……。”猪人看着皮斯,“圣树的力量衰弱了,我想,我已经不能够照顾他了。”

    威珥静默了一会儿,终究是没有告诉猪人,现在就已经是那孩子在照顾它了。

    “带他离开吧,看他现在的样子,还挺依赖你的……你不是要回家吗?把他也带回去吧。”

    威珥看着渐渐变弱的篝火。

    “他会伤心的。”

    “……伤心就伤心吧,他会忘掉的……”

    “……我答应你了。”

    “请你一定要找到博瑞思,找到星灵们,让他们封印这个地方的恶魔。”

    “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还能见到你。”

    猪人站起身来,向着竹屋走去,走到棚子外面的时候,它回过头。

    “……告诉皮斯……有他陪我的些日子,我很……算了,算了。”

    然后就走了出去。

    威珥看着猪人隐没在小丘后的背影,又看向了皮斯。

    猪人回到了竹屋前,看着黎明前的黑暗,将皮斯的那只海螺拿在手里,静静的看着,眼神中流露出不舍。晨光照在它身上,眼神逐渐变得呆滞。“哼~?”

    雷声停止了,微微的光芒从海面上升起。

    威珥忽然想到了什么,站起来,向外面跑了两步,又停下。

    “我还没问你的名字呢…该怎么跟皮斯说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