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游戏竞技 > 荒岛饥荒 > 80-复活,苏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80-复活,苏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复活雕像。”随着威珥的手中的魔力愈发澎湃,三人所在的地方慢慢的出现了一个木头雕像的虚影。

    那个雕像很怪异,头大身体小,总之不像个正常人或者星灵的形状。

    奥利和博瑞思看着眼前的一道虚影慢慢的变得凝实。

    但就在雕像即将成形的时候,威珥忽然间呕出了一口鲜血。

    “威珥?!”“长官!”

    “我没事……没事。”威珥的声音传来,博瑞思听得见其中的虚弱。

    要知道,在游戏里,制作复活雕像,是要永久扣除生命上限的。

    而在这个世界里,威珥制作的复活雕像,让人复活,那之间欠缺的生命力,自然要从制造者的身体中抽离。

    威珥喷出的血液没有落到地上,而是被魔力托起,渐渐向着雕像飘去。

    渐渐的融入到了雕像之中。

    如果要是偏偏起一个名字,那可以说刚才的血液都是威珥的精血,蕴含着威珥的生命精华。

    但实际上,只不过是突然间散失抽离的生命力,让威珥那些原本虚弱的血管破裂,然后随着魔法抽取的生命力一同涌入了雕像罢了。

    毕竟,看不见的生命力进去了,可看得见的血迹还是落在了在木头上面。

    就在威珥的一口精血融进了雕像之后,一股极其隐晦的黑**力涌入到了雕像之中。

    威珥的视线中,噩梦燃料已然清零。

    虚影变得真实起来,发出了木头落在石头上的撞击声。

    从撞击声中,感觉这个雕像好像是空芯的。

    但博瑞思,甚至奥利,都能明显感觉到其中蕴含的蓬勃生命力。

    可是他们没有在意这件事,因为在雕像出现,魔力停止的时候,威珥就一脸灰败的倒在了地上。

    众人身边旋转照耀的灯塔的光,在这个场景下,就像是救护车的转灯。

    而威珥就是那个最需要帮助的病人。

    “长官,你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就呕血了嗷?”奥利赶忙跑到威珥的身旁,将他扶起来。

    威珥虚弱的喘着气,眼睛看向博瑞思。

    “我……我没事……博瑞思……复活,复活雕像,这个就是能让你恢复身体的……办法。”威珥感觉到自己身体的虚弱。

    他其实也知道,这个东西会抽走他的生命力,毕竟,在那上面写着的东西,威珥不可能看不到。

    但他还是选择了去献祭自己的一部分生命力,来帮助博瑞思恢复身体。

    虽然博瑞思没有明着说出来。

    可是威珥又怎么会看不出,她的期待,她的关切,和她所做的一切?

    唯一说不好的,就是威珥自己的心情。

    他不知道是出于单纯对于博瑞思所作的报答,还是一种对于这个世界遇到的第一个能和自己交流,给予自己指引的感谢。

    还是自己对回到原来的世界,仍然保有一份深藏在心底深处的愿望?

    或者……只是自己的心里,已经有了属于博瑞思的一片地方。

    或许……只是希望,她能和自己一起旅行。

    是对孤独的隐晦回避,还是对未知世界中陪伴的期待?

    或许都有,或许都没有,但威珥做了,博瑞思能感受的到。

    “博瑞思……变成灵体,进入这个雕像……就,可以了。”

    博瑞思的目光被眼前的雕像吸引了,那里面蓬勃的生命力,让她的视线紧紧的盯住雕像的位置。

    有可能!

    自己真的有可能能够恢复身体,而不是一个仅仅靠着生命之水和圣树力量维系的半灵体。

    博瑞思的脚步慢慢的向前移动。

    不自觉的,向前移动。

    奥利和威珥都将视线转向了博瑞思。

    雕像的生命力更加澎湃了,博瑞思的手慢慢的变亮,最后散发出了炽烈的白光,整个身体也变得而透明。

    “我即将恢复身体了……我能和他们一同去寻找失落的星灵们了……”博瑞思的手慢慢的向着雕像靠近,可是在她激动的心情下,却隐隐觉得有些东西被自己遗忘了。

    是什么呢?

    为什么我的心底会有一丝丝的恐惧和担忧呢?

    但是这种想法一闪即逝,自己的手已经慢慢的要接触到了雕像。

    灯塔的光还在慢慢的旋转,就在这一束光再次找到雕像上的时候,博瑞思整个人散成了星芒,投入到了雕像之中。

    嗖!

    周围的亮度一下就暗淡了下来。

    两人怔怔的望着雕像。

    这时。

    在两人身后的远处,圣树的谷地的方向,沃岚山的斜后方,忽然传来了极度明亮的光芒。

    两人不禁回过头去,就算是隔着一座山,也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是圣树的光,是圣树散发出的极度明亮的光芒。

    奥利蒙蒙中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向天上看去。

    “嗷!长官!快看天上。”

    威珥抬起了头。

    ——

    那是怎样壮观的一副景象啊!

    漫天的银河好像掉落了下来,无数的白色圣洁的光点向着圣树的方向聚集起来。

    它们划破天际,像是如瀑的暴雨,又似绽放的焰火。

    那些光团在天空划下弧度,在夜色的穹顶上,画出如同蒲公英海的飘絮。

    它们汇集,凝聚,从亿万水滴化作条条光线,紧接着有汇成长长的河流。

    从天空倒灌而下,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流向圣树的方向

    威珥想起了在黑石秘境中破碎的那个戴着翠鸟头饰女人和漂浮在空中的建筑!

    地面传来了震动,威珥和奥利把住了灯塔的围栏,在巨大的颤动中。

    他们看见山后的光芒越来越明亮,越来越高。

    那光芒冲破黑夜,跨越距离,甚至驱散了山间的云雾,让一切都一览无余。

    两个人抬起头,长大了嘴,在仰着头都看不到的山顶的更上方。

    他们看见了——谷地的圣树!

    四周依然有光芒汇集,但是已经完全无法和那颗漂浮在山顶之上的圣树争辉,也么没有什么东西能比它更加夺目了。

    整颗圣树,从树根到树干再到树枝,就那样汇集着星尘,耀眼的浮在天空之上。

    直到四周的星芒都聚集在圣树中,那颗圣树猛的一暗!

    然后,一圈无与伦比的圣洁光芒从圣树上扩散出来。

    像是原子弹的次声波一样,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威珥猛的吸一口气,那道光扫过他的身体,扫过他身边的奥利和身后的雕像,向着远处的海面扩散过去,一直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当两人再抬眼望去的时候,山间的云雾慢慢的收拢,那颗圣树消失的无影无踪。

    “……嗷,嗷~长官这是……”

    “……这是……博瑞思怎么还没出来。”

    光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惊了,两个人竟然忘记注意博瑞思和那个雕像的变化。

    可他们回过头,看见雕像依然那样伫立着,没有什么变化。

    “不会吧……难道刚才的那道光柱吧博瑞思的灵体也给吸收吹散了不成?”威珥赶紧来到雕像的前面。

    “博瑞思!你快出来啊!”

    可是眼前的雕像还是没有动静,威珥倒退了几步。

    “不,不会的……”难以置信,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博……博瑞思……你还在吗?你……回个话啊……”

    圣树的突然变化完全打乱了威珥的信心。

    他现在就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到底是复活雕像的事情,还是博瑞思的举动引发了什么东西?

    威珥不由得害怕的后退了几步。

    难道,是自己害了博瑞思?这个想法一发不可收拾,因为雕像里那蓬勃的生命力,奥利已经感觉不到了。

    原本就虚弱的身体负担了可怕的想法,威珥没有反应的跌坐在地上。

    一时间,竟然头脑没有了想法。

    ——

    博瑞思在碰触到雕像的一瞬间,就来到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

    她现在正站在一个高坡上,坡下是一个巨大的平原。

    在平原上,有一颗巨大的圣树,下面的小镇像是圣树上的果实。

    “这里……是波路安特的……圣树城?”

    博瑞思很熟悉这里,她曾经跟随温妮来到了圣树城,前往河谷镇到黑森林中去封印住那个恶魔。

    自己怎么会忽然来到这里?博瑞思想回头看,却发现在自己回头的一瞬间,自己就已经来到了圣树的下面。

    那里有一个本不应出现在哪里的黑色方尖塔。

    自己的身体不停使唤!除了头和眼睛,剩下没有能动的地方。

    “方尖塔?圣树下怎么会有维尔的黑石秘境方尖塔……”

    她看向那座尖塔,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的抬头看向它身后的圣树!

    圣树……在枯萎!

    星星屑屑,散落成烬,最终化成一团光芒,飞到了博瑞思的身前,然后融汇进了自己的身体。

    “圣树!唔~”博瑞思忽然感到一阵闷捂的窒息感。

    但是眼前的方尖碑上却忽然浮现出很多的文字,博瑞思只来得及看一眼,就眼前一黑。

    身上传来了知觉和力气,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博瑞思动了动,自己好像被什么给固定住了。

    她挣扎了一下,窒息感越来越强烈,就在她即将昏厥的时候,忽然一股空气从外面传了进来。

    博瑞思猛的吸了一口气。

    周身固定的东西好像是木板,好像有人在外面拆。

    真的是在拆,威珥把雕像打破了,因为他正不知所措的坐在地上的时候,雕像里忽然传来挣扎的声音。

    原来不是没有效果,是被困在里面了。

    威珥不禁脸上露出了笑容,可是挣扎的动静却越来越弱,威珥脸色严肃了起来。

    又用手扒开结实的木板,威珥彻底把雕像的上半部分给拆开了。

    但是他在头的地方却没有看到头。

    “博瑞思?”威珥把头看向雕像的里面,一个脑袋就在雕像的脖子处。

    “威珥,是我。”一个不同于之前成熟的声音传了出来,这个声音带着一丝丝的清新和稚嫩。

    两人同时一愣,奥利在旁边站着,耳朵立了起来。

    威珥咽了口口水,沿着裂开的纹路,将整个雕像用撬的方式掰成两半……

    博瑞思……从雕像中……出现了。

    噗!威珥嘎嘣一下就晕了过去,“太T木刺激了!”

    两道鼻血从鼻子中流了出来,威珥满脸通红的躺在了地上。

    奥利也没有去扶,因为它已经石化了,它瞪大眼睛长大嘴,“啊~吧嗷~啊~吧嗷~”的不知名的声音从嘴里吐出来。

    终于,吐出了一句完整的话,“博……博……博瑞思?”

    “威珥!奥利?你们怎么了?”眼前人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

    从雕像中出来的博瑞思依然有着端庄的气质,但是她的身形却已经变了样子。

    比奥利熬一些的身体,略有稚嫩的声音,两个精致的微长耳朵后面是半披肩的银色镶金长发。

    标准的五官和脸型让人看见之后犹如春风拂面,沁霓心神。

    身上更是凹凸有致,形态柔和,腰身,玉臂,长腿和洁白的足部。

    就像是一个精致到了极点的雕刻品,配合上那种端庄的气质,给人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游离却厚重的美。

    但是这种美,是在是太过分了。

    过分到……太过分了,博瑞思新生了,可是她没穿衣服。

    嗯……就这样,威珥看见了一些,哔……,然后威珥就晕了。

    奥利也石化了。

    一年稳赚,三年不亏。

    好在,博瑞思及时的意识到了这些。

    只是一挥手,自己的身上就又出现了合身的白色祭司袍。

    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博瑞思看向地上躺着的威珥和小威珥……来到了奥利的身前。

    “奥利……你去叫醒他一下吧。”声音甜美清纯。

    然后奥利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也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博瑞思的手僵在了半空,看向山谷的方向,眼神中不由的起了一丝担忧。

    ————

    圣树的光芒扩散。

    在一处沼泽的地方,一个拿着鱼叉的身影专注的看向水塘,忽然在水面上看见了白色的光芒划过,想插向鱼的手不由的顿住了。

    花朵上的蜜蜂正在采蜜,青草地不远的地方传来了阵阵的悠扬,一道光芒划过,声音戛然而止。

    在干燥的沙漠戈壁之中,一道身影手持剑盾,走在一小队人之中,盾上的反光让他抬眼看向天际。

    跨过兰尼凯依直到大陆尽头的克洛德冰川深处,一只巨大的眼睛在黑暗中凝视着光芒,有些不甘的隐没在其中。

    在无人知晓的深渊深处,停滞的漆黑的影子也渐渐的开始了窃窃私语。

    博瑞思看向视野的远方,深海和浅海的交界渐渐不再清晰,波浪和云雾也开始向这里聚拢过来。

    她想起了方尖碑上的文字。

    “一切……都苏醒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