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游戏竞技 > 荒岛饥荒 > 60-小镇黑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60-小镇黑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过老式时钟的响声吗?

    嘀嗒……嘀…嗒。

    在漆黑的屋子里,耳边传来若隐若现的时钟滴答的声音。威珥正小心的看着房间中的布置。

    慌乱。

    这是威珥的第一印象,窗外的阳光渐渐的暗淡了,威珥的手中举着一支火把。

    “这里的人看起来走的很匆忙……这是什么?”

    屋子不高,让人感到压抑。窗边的帘子让好像让人扯断了,光从窗外照到了屋子里,将白色的窗帘染上红色。

    威珥蹲在斑驳的光下,在地面上,发现了一道划痕,一支木椅子倒在旁边。

    用手轻轻的碰触着地面的痕迹,在这个沟壑的边上,石块的碎屑散落在旁边。

    这个划痕轻浅,但也不像是旁边的凳子能做到的,看上去,好像是有人用坚硬的东西将它划开一样。

    威珥感觉到有一些不自然,但是却不知道是什么。

    轻轻的站起来,裤子上沾了不少的灰尘,“奇怪的划痕……”威珥将火把四下扫了扫,向前走了两步,看见了一个灰尘满布的桌子。

    “咳咳……”轻轻的拂动桌子上的灰尘,威珥掩着口鼻,轻咳了几声。

    “水晶杯?玻璃杯……”威珥看这桌子上的物件,几个杯子正倒在桌子上。

    房屋的顶部是三角形的,在威珥的头顶上,空出了一大块空间。

    “滴答滴答的声音~”威珥听见了,将火把向上举去,在屋子上方,人为的隔出了一块阁楼似的地方。“好像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四下找了找,威珥发现在隔板的下边,有一个断裂的梯子,威珥用手压了压桌子,将玻璃杯放到地上。

    推着桌子,发出咯咯的陈旧声音,木头和石头摩擦碰撞,激起了地上的尘土。

    “咳咳……”将桌子摆在梯子的正下方,威珥试了试脚,踩了上去。

    桌子发出吱呀的一声,好像是在"shen yin"一般。

    木桌晃了晃,威珥手中的火把的光芒也摇晃了一下。

    身后的玻璃杯映过火光,一道黑影从玻璃杯上一闪而过。

    稳住身形,威珥在桌子上站直身体,重新拿稳了手中的火把。

    手刚好能够到断裂的梯子。

    “看起来,得爬上去了……结实么?”用手扥了扥梯子,整个隔板发出吱嘎嘎的声音,“还行,上去应该没问题。”

    瞅准了梯子的位置,威珥将手中的火把熄灭,放在了背包中。

    两手抓住梯子,一使劲,威珥把自己引了上去。

    咣~威珥的鞋子踩在了隔板上,一股灰尘从木板裂开的缝隙掉落下去。

    “阁楼吗?那个声音……”重新燃起火把,威珥发现这里是屋子中储存食物的阁楼。

    不过这里的食物已经变成了尘土。“刚才的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呢?”

    威珥安静下来,细细的聆听。

    火焰的噗噗声,自己的喘息声,在对面奥利和博瑞思翻箱倒柜的声音,都于安静的房间里向威珥的耳朵中聚集过来。

    ‘滴答……’威珥一睁眼,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是阁楼深处。

    嘎吱,嘎吱。

    威珥半蹲着向前迈进,走到了阁楼的里面,一个小小的田字窗户被几个大筐给堵住,威珥搬开这些杂物,里面是不知名食物的干瘪残骸。

    几个装满茅草的布袋子下面,传来了微弱的滴答的响声。

    威珥拿开袋子,发现在最下面,有一个金属的东西。

    那是一只怀表。

    “机械的老式怀表?”威珥心里一喜,从地上拿起了它。

    “沙沙沙!”哗啦一下,一道黑影从怀表下面闪过,闪到了窗户外面。

    威珥的手一抖,差点把怀表扔出去,“什么东西?”来不及看怀表,威珥赶紧毛腰向前走了两步,来到窗户的附近。

    原来,不知不觉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

    阳光投下青色的残芒,窗户是封死的,威珥只得抹去窗户厚厚的一层灰,看向了窗外。

    一口井,出现在威珥的眼中。

    “井?嗯?”窗户的上方闪过一道黑影,“什么东西?”威珥侧着头向上看,什么也没有。

    屋顶上并没有传来动静。

    “唉~怪了,难道是我眼花了?”威珥惺惺的退到隔板的边缘,看向手中的怀表。

    滴答的声音很大,该上油了。“很完好,好像还能用。”

    咔哒,将金属链子顺到一边,威珥找到按钮一按,打开了怀表的盖子。

    没有刻度,只有两个指针,一根粗短,一根细长。

    那根长长的指针正不断的走着,威珥默数了一下,大概两秒左右,那根指针会动一下。

    至于另一根,则指向怀表链子的对侧。

    威珥看了看外面,“傍晚……”

    咚!嘎吱~又举着火把四处看了看,没有什么东西。威珥从隔板上跳了下来。

    落在了看起来坚固的桌子上,结果只听咔擦一声,桌腿断开,厚实的桌板哐的一下砸到地上。

    威珥早有准备,小跑几步,从桌子那里落到了地上。

    声音发出的很突然,让在对面翻箱倒柜的博瑞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威珥?!发生什么事了吗?”博瑞思不安心,向楼下跑去。

    来到了门口,看见威珥正从门口走出来,来到了向下倾斜的主街道上。

    “没什么事……我不小心吧桌子弄翻了。”威珥走了出来,看见博瑞思打开了半掩上的门,知道自己可能是把声音弄的太大了。

    拍了拍身上的土,威珥正想把怀表擦干净,却忽然发现对面的博瑞思好像要张嘴的样子,看向自己身后的上方。

    恕!

    威珥汗毛倒竖,猛地转身,余光里看见一只蜘蛛,正向自己扑过来!

    博瑞思出门看见威珥之后,发现他没事,就像回去继续找,但是刚想回头的时候,发现威珥身后的屋顶上,一个黑影从房顶后面爬了出来!

    “乌诶!”还没来得及说话,那道黑影就向威珥扑击过去。

    那一个刹那,时光好像都静止了。

    威珥眼前呈现出了慢动作,蜘蛛身上的毛发,在残阳之中清晰可见,尖锐的足肢向着威珥的脑袋扎来,张开的大口显得诡异恶心。

    但是威珥的注意全被蜘蛛的眼睛吸引了。

    不像是之前看到的凶恶,杀戮。

    只有空洞,无神,就好像这只蜘蛛——只是一具尸体。

    来不及威珥多想,足尖已经来到了威珥前面不足一米的地方。

    “唉~好慢……”威珥微微错愕,随即一个闪身,向一旁撤过去。

    威珥没有注意到,他手中的怀表细针,只向前走动了一下。

    噗!蜘蛛扎在地上,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一般,诡异扭曲着肢体,就想站起来继续攻击。

    这是,一道洁白的光芒打击在了蜘蛛的身上,哗啦,一丝黑烟从蜘蛛身上冒出,随即这只蜘蛛就散落成了很多的碎块,同时,一股腐肉的恶臭从碎块中传了出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威珥站在碎块的旁边。

    “威珥你没事吧?”博瑞思跑了出过来,奥利也出现在了门口。“你刚才是怎么躲过去的?”

    原本博瑞思以为要威珥要完了,但是在一眨眼的功夫,威珥竟然神奇站在了蜘蛛的盲区之中,将那原本致命的一击给躲了过去。

    “我也不清楚,刚刚觉得它的动作好慢……我没事,刚才你看清了吗?”威珥指了指地上的碎块。

    “什么?刚才光顾着看你了,我没有注意。”博瑞思看向地上的碎块,不禁捂住了鼻子,“好臭!”

    “这个蜘蛛早就死了,你攻击它的时候有一团黑影从它身体里跑了出去。”威珥扇了扇,示意博瑞思向屋子里走去。

    “黑影?”博瑞思好奇的问。她并没有看见什么黑影。

    “唔……这样吗?难道真的是我眼花了。”威珥用手摩挲着下巴。

    “你有什么发现吗?”

    “这个房子里全是做帆的好布!嗷~”奥利站在两人身边,大尾巴甩来甩去。

    “我们这里只有一堆烂衣服。你呢?”

    “我?没什么,只找到一只怀表。”说着威珥把擦干净的怀表递给了博瑞斯,“诺,就是这个。”

    “怀表……”博瑞斯看了看天色,“这个时间,不应该这么黑啊。”

    “哈哈……博瑞斯,这个表都不知道走了多少年了,还能动就已经不错了。”威珥笑到,“上面的时间不值得信的。”

    “你没有调时吗?”博瑞斯疑惑的看着威珥。

    “调时?什么意思?”

    博瑞斯恍然道,“哦,我想当然了。”

    说着,博瑞斯将怀表握在手里,对准了天空,手中散发出洁白的光芒。

    “原来这个表也是用魔法的!”看着博瑞斯的动作,威珥不自觉的想到了自动更新时间。

    “原来是这么用的,快教教我,这个东西怎么看,上面连……哇!这是?”

    说着,两人一起看向了那只怀表。

    怀表的表盘上,不再是一片,而是呈现出三中颜色,分为四块,金黄,红色两块和黑色。

    “这是光芒怀表,上面的金色代表阳光充足的时刻,红色即将入夜或者是黎明。”

    “黑色就是黑夜……那现在是……傍晚?”威珥凑近了看,发现指针正指在红色

    “是的,而且随着季节的变化,只要对着天空对它注入魔力,就能改变四个区域的大小,你看现在,四个区域大小相仿,正是收获时节。”

    “收获时节?”

    “对,红色区域最多的时候是初生时节,金色白天最多的是火炎时节,以及现在的收获时节和黑色最多的寒冷时节。”

    “嗯嗯~夫~博瑞斯说的对!嗷~如果在海上,嗷~,初生时节会有大雨和暴风,火炎时节不要站在甲板上,寒冷时节会有嗷~冰雹哟!嗷~”奥利一本正经的说着。

    “原来是这样……四季吗?博瑞斯,那这个时间是准的吗?”威珥看着怀表,皱了皱眉头。

    “嗯……你也看出来了吧,这里没有火把都快看不清了,但是怀表还是在傍晚……”博瑞斯说道。

    “的确,这个时间不应该这么黑。”威珥看向了自己探索的房子后面。“也许不是我眼花,这里可能真的有什么东西。”

    “在房子后面?”

    威珥点了点头“黑影都向那个方向散逸过去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决定过去看看。

    天色更暗了,博瑞斯托起了一个光团,威珥给奥利又做了一根火把。

    三个人沿着石屋和石屋间得缝隙,向屋子后面走去。

    一口井,和威珥看见的一样,出现在一行人的眼前。

    “井后面有一条路,威珥。”博瑞斯沿着那个方向走过去看了看。“一条两边都是峭壁的路……好像是通到海里的,唔……有些远,不过……尽头好像有个建筑。”

    威珥吱了一声,博瑞斯回过头,看见威珥正向井边走去,奥利则有些害怕的拿着火把站在一旁。

    “这里有些东西让我感到不舒服!嗷呜~”

    井里一片漆黑,威珥正想把头伸向井上,手中的火把向井中一探。

    火焰噗的一下就熄灭了。

    一惊!威珥看到一只黑色的影子组成的手从井里伸出来,抓在了火焰上,和火焰同归于尽了!

    “嗷~!”奥利吓了一跳,火把掉在地上蹲着发抖,用两只耳朵把自己的脸遮住。

    “刚才的是什么?!”一道白光飞过井上,博瑞斯收回手,向威珥跑去。

    “阴影?!”绝对没错,那个东西就是饥荒中黑暗的阴影。

    威珥惊疑不定。

    “阴影?”博瑞斯小心戒备着,手上凝聚起光芒,一边听着威珥的回答,一边向井边走去。

    还没等博瑞斯接近,众人耳边都听到了一阵尖锐沙哑的怪笑从井中传来。

    “嘶哈哈哈~”

    紧接着,一张漆黑的大嘴从井中窜出,博瑞斯的光团一下打在上面。

    那个大嘴化作一阵阴风,嗖的一下,分散的飘向了博瑞斯身后的那条路,向着远处的建筑飞去。

    “别跑!”博瑞斯迅速转身,向黑影追去。

    威珥看了看还蹲在那的奥利,咬了咬牙,一拍奥利的脑袋,“跟着!要不就剩你一个人!”

    然后就向着博瑞斯追去。

    奥利一僵,发现两人都跑远了。

    “嗷呜~别丢下奥利!嗷呜~”然后也加快速度跟了上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