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游戏竞技 > 荒岛饥荒 > 49-对不起,此路不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49-对不起,此路不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洁白的婚纱,新鲜的花束,红艳的地毯,开怀的亲友。

    在礼炮声中,一对新人度步于红毯之上。

    “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威珥,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我愿意接受你成为我的妻子,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珍视你,直至死亡.”

    坐在上方的双方父母都开怀大笑,威珥发现自己母亲的眼中流出开心的泪水。

    他们放下手,祝福与交换婚戒……“我擦,婚戒呢?!哈哈,看这颗大大的红宝石!唔~”

    礼炮和花瓣在天上飞舞,相爱的两人紧紧相拥……。

    ……

    “小美……嗯…小美。”

    威珥迷蒙的睁开眼睛,嘴角咧开流出口水,感觉自己的脸部发硬,应该是睡觉的时候笑的太久,导致了脸部的僵硬。

    从地上坐了起来,空气中传来一丝丝湿润的气息。想到自己昨天的梦境,威珥又不禁偷偷自己乐了起来。

    “温妮,现在什么时候了”揉了揉眼睛,威珥迷迷瞪瞪的说道。“哦,不好意思,博瑞斯,我习惯了。”

    周围没有回应,威珥一愣,风从山顶吹过,带来了一丝凉意,清醒过来,“博瑞思?”

    四下寻找,转过山腰的平台,威珥忽然发现,在向上的山道阶梯旁,有两只凋零蜘蛛支离破碎的,像是被炮弹打过一样,倒在那里。

    “这……”忽然,威珥想起了山顶的蜘蛛群。“博瑞思!”提起行李,就向上跑去。

    一边跑一边想,自己太急着离开个世界了,竟然没有回想,这个山顶的那一群蜘蛛。

    “该死,怎么就忘记了这个事情了呢!”威珥心急如焚,“你可别有事啊!”

    穿过云雾,威珥喘息着,看到眼前有一个小心翼翼向上行走的身影。“博瑞咝~~!呼呼~”

    前面的人警觉的回头,正是博瑞思。“威珥!这个山道上有黑暗的生物,要小心。”说完,又警惕的观察起周围。

    “博瑞斯?你没事吧?”一边警觉起来,一边询问。

    “我没事,没有告诉你就到这上面来,让你担心了。”博瑞思缓步向上走,“不过还真是吓了一跳,这些黑暗的生物竟然还能在圣树的光辉下存在,看起来,很多东西都改变了啊。”

    两人小心地缓步向上前行,终于午时到了山顶,威珥熟悉的景色出现在眼前,环绕的山壁,中心的石阵,和最中心的传送石门。

    看见眼前的石阵,威珥明显感到博瑞斯一愣。“没想到,竟然是这里……不,我应该早就知道的。”

    气喘吁吁的威珥也疑惑的看着地上,满地的狼藉的石块,并没有任何蜘蛛的尸体。发现博瑞斯仍直直的向前走去,威珥连忙道,“等等,前面有一个透明的光壁!……哎?”

    走到石阵中的博瑞思回过头,“什么光壁?”

    “没事没事。”威珥心道,那个该死光壁竟然消失了。

    “你之前来到过这个地方?”博瑞斯问道。

    “是啊,我就是从这里到那个地方的。”威珥也走入石阵中,跟在博瑞斯身后。“看见那个石门了吗?我触发了一些东西,然后竟然召唤出了一个……”

    静静的听着威珥的叙述,博瑞斯看向眼前的石柱,伸出手触摸上面的纹路,喃喃自语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沃岚山在一片汪洋之中?星灵的大陆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是这样了,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是这个东西……把我传送走了。”威珥从背包中拿出那根木棍,给博瑞斯看,却发现她只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石门。

    “博瑞斯?你怎么了?”

    “啊…我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博瑞斯回过神来,看着威珥手中的木棍,指了指石盘,“这个……是汇集圣树力量的魔杖。将它放在那个地方吧。”

    “哦,好。”威珥跑到石盘开关那里,将木棍插到石盘中央。

    “还需要做些什么吗?”转过头,威珥喊到,

    “没什么,你到石门那里等待着吧。”博瑞斯沉默了一下,对威珥说道。

    “嗯,好”听罢,威珥压下心中的疑惑不解,走到了石门的旁边。“在这里可以吗?”

    “你先下来,等裂隙完全打开了再进去。”

    “好,是这里吗?哎,这里有一个圆圈。”

    “对,站在圆圈里……好,不要动了。”

    博瑞斯则走到那个诵经台前凝聚起了光芒。

    博瑞斯看着威珥站对了位置,正精神抖擞的看着她,还不时整理整理背包,理一理头发。

    神情一肃,开始吟诵起来。

    “圣树和星灵的光芒,请汇聚在这里。”整座石阵,整座岛上的所有地方,都升腾起白色的光芒。

    “来自遥远彼方的客人,你的思念就是星光的信标。让星光为你铺就一条归去的路,打开吧,星光归路。”

    石阵中的符文闪烁着光芒,石盘发出光芒,石门上的符文开始点亮,威珥发现自己的身上也有一着光芒升起,落在门的中央,形成一个小小的光瘢。博瑞思的双手流出光芒的纱带,回旋盘转在整座石阵中。

    不多时,整座石门上的纹路都布满了光辉,威珥惊讶的,激动的看着石门中的光斑越来越大。

    然后形成了一个足以让他通过的白色光门。

    “终于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是时候说再见了。”

    转身看向博瑞思,威珥向着博瑞斯大声说道,“谢谢你,温妮,博瑞斯,不管你叫什么,我都非常感谢你,虽然我们相遇短暂。但是这几个月,多亏了你的照顾,我不会忘记你的,再见了!”

    博瑞斯微笑着向威珥点了点头,“认识你很高兴,威珥,再见了。”

    威珥挥了挥手,大步走入了光门之中。嗖的一下,随着威珥的进入,光门一下子缩小,变成光点,然后消散了。

    博瑞斯身边的光芒暗淡下来,她就这样看向石门的中央,这一幕,渐渐和她心中的某些印象重合了。一种孤独感萦绕心间,“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吗?”

    “似曾相识,不过……我怎么感觉没有耗费多少力量呢?奇怪……”

    摇了摇头,走到石阵的残缺的纹路处,“基本都快损耗消失了,正好没有耗费多少力量,修补一下这里吧。”

    ……

    威珥眼前一阵光明,然后就是短暂的失重感,基本上没有感觉到就已经消失了,“哦,这么高效吗?我以为还得掉一会儿什么的。”

    脚下传来触感,威珥眼前的白光也渐渐消散。

    让后威珥就看到了,一片大海。和脚下金色的沙滩,还有那一颗熟悉的椰子树。

    噗通!威珥跪在地上,“这tm的是哪?怎么看着这么眼熟?!不!威珥你别骗自己了,这里就tm是你刚醒来的那个海滩不是吗?”

    僵硬的转过头,威珥看见了身后已经被风吹倒的椰子叶,和身后石壁上的那个用以藏身的小洞。

    洞里的一只皮鞋,正静静的躺在那里。

    “欧!欧!欧”几只海鸟在海面上徘徊,威珥像是齿轮生锈的木偶一样,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飞鸟,一只红色的,好像带着帽子的鹦鹉,“傻瓜!傻瓜!傻瓜!”的从他头顶飞过。

    “不!!!!!”

    金色的海滩上,传来威珥的咆哮,嗝!威珥受不了这种大起大落,一口气没上来,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被传送到那里?!”

    几天后,在林中的谷地里,威珥和博瑞斯坐在谷地的石屋中,满面尘土,眼睛充血,愤愤的说着话。

    “为什么我会出现在沙滩上,我不是应该回家的吗?”

    “我也想不到,所有世界之中,和你关系最同源的,竟然是这只…皮鞋?!”博瑞斯指着石台上的皮鞋,捂着嘴偷笑的看着一身风尘的威珥。“一只鞋子,竟然是一只鞋子。”

    “无路赛!怎么可能!如果是这样的原理,那我为什么不会传到衣服那里?”

    “破损了的可不行,破损了就没有信标了,就像现在的这只鞋一样。”

    “这些都不是重点,我现在想回家,我现在回不去,我到底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啊?!”

    “威珥,你冷静一下,我向问问,你到底来自哪里?”

    “地球。你听过吗?”

    “地球?星灵的世界有这个地方吗?”

    “什么星灵世界?都说过了啊!是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个,另外!”

    “另外的世界?像是深渊之中?”

    “不是深渊,是……是……是地球啊!”

    “我,我做不到。只是听个名字,谁知道怎么传送到那里。”博瑞斯也略显尴尬的说道。

    威珥张了张嘴,颓然的坐到了椅子上。

    房间里,静默了一阵。

    “或许,有一个办法。”博瑞斯打破沉默,开口说道,“但是,我不确定你需要多少时间,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成功。”

    威珥抬起头看着她。

    “你注意到传送门旁的石盘了吧,上面有许多的长条凹槽。”

    “是,怎么了?”点了点头。

    “每一处圣树亮起,那个石槽就会多亮起一个,就能汇集更多的能量,传送门的力量越强大。”

    “然后呢?”

    “现在只有一个凹槽亮了起来,而其他的都没有亮起来,或许增强一下传送阵的力量就能让你传送到更远的地方了。”

    “传的更远吗……就这些?”

    “还有其他的办法,你也看见了,整个石阵的纹路缺失了很多。”博瑞斯想了想。

    “有许多的神奇器具散落在各处,如果你能找到它们,或许能够用最少的力量,精准的到达你所说的地方。”

    威珥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下。

    “还有……就是前往深渊去寻找答案。”博瑞思小心的说到。

    “……我有别的选择吗?”

    博瑞斯摇了摇头。

    “我想安静一会儿,让我单独呆一会吧。”

    威珥静静的看向墙壁,不再说话。

    “那,你再考虑考虑,我先出去了。”房间的气氛很压抑,博瑞斯起身,

    “哦,对了。”叫住博瑞斯,威珥将那个在墓园中有把手的像是八音盒的东西拿了出来。

    “这个东西是我在墓地里发现的……传送的时候忘记给你了,你拿去吧。”

    “这个东西!?”博瑞思惊讶了一下,拿起盒子,深深看了威珥一眼,走了出去。

    站在屋子外面好一会,里面也没有传出动静,博瑞斯想推开门,却在门前收住了手。

    轻叹了一声,转身向着水潭边的奥利走去。

    卷着大尾巴,站起来变得有快到威珥大腿高的奥利正卧在阳光下打着呼噜。

    “没有烦恼的小家伙。”博瑞斯摸了摸奥利柔软的皮毛。

    “难道我会错意了?他真的是来自‘另一个’世界?如果是那样……他能想明白吗?”博瑞斯的眼神里充满担忧。

    低头看向手中的盒子,眼神中充满了回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