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游戏竞技 > 荒岛饥荒 > 48-温妮?博瑞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48-温妮?博瑞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欢迎回来,威珥”眼前的人款款走近,声音中透露出纯熟的韵味。

    “温……温妮?是你?”威珥嘴部微微张开,有些结巴的惊讶的看着眼前走来的女人。

    她先是四下张望了一番,眼中闪过讶色,然后看见了树下的威珥,接着颀长的身躯,轻纱般的魔力衣袍下,是如玉如云的肌肤,头上垂下的银发发梢是渐变的金色,一圈花环戴在她的头顶。眉目间的笑意,让整个视野中好像都焕发了生机,莲步轻移,来到威珥的面前。

    “你打破了岛上的封印,现在,这里的星魂都回归到了圣树之中。”抬起手,轻轻搭在威珥的肩头,向威珥身后走去,来到雕像的跟前。眸中星光流转,平静的脸上露出微笑,贝齿轻启,流露泉音,“威珥,感谢你为圣树带回希望。”

    威珥呆呆的转过身子,眼前人的形象让威珥深深的震撼了,“温妮,真的是你?”威珥发誓,自己看见的是一个绝世级别的美女,就算自己看过的所有美女加起来也不及眼前的静立的人,这种美,美的圣洁,竟然让威珥丝毫生不出任何贪念的想法。“你,你怎么……”就连刚才已经到了嘴边的说辞,都卡在嘴里,眼前的人儿是那样圣洁和宁静,高贵的气质感染了他,他竟然生怕打破眼前的宁静一般,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开口。

    她忽然俏皮的回头,“想问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眼角含笑,天气虽然有些冷,但是整个谷地好像变成的暖春。但是那种压抑的庄严感不见了,威珥偷偷长舒了一口气。

    “这还要谢谢你的礼物,这顶花环有着神奇的力量,没有它,我可能还是那一副模样。”浅浅一笑,风动心摇,如笋玉指轻点头上的花环。“这顶花环会汇集星光的力量。”

    “你,难道不是因为圣树才变成这样的吗?”威珥的脸颊不自觉的发红。

    眼前的人轻轻的摇头,尖尖的双耳摆动如瀑的头发,散落点点星芒。“圣树生长了,结界也变大了,但是这些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也只是刚刚苏醒而已。”

    “你和身后的雕像长的好像啊,感觉就是一个人。”威珥喃喃到。

    她轻笑道“你带回什么消息了吗?”

    “哦,啊,对了。我在山顶发现了一个传送阵,现在圣树恢复了,你应该也可以送我回到家里了吧。”说过之后,威珥感觉自己说的话好像有些决绝。

    “在山顶,有传送阵吗?”眼前的人抬头看向谷地之外的高山。

    “你能看得见了?”

    “当然,我说过,我能但只能在圣树的结界中活动。现在圣树的结界扩大了,想来我也能离开这片谷地,和你一同前往了。”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咱们赶紧走吧。”威珥急切的想要回到原来的世界。

    静静的看了看威珥,“也好,这是我承诺于你的。”温妮浅笑着说道,但不知怎么的,威珥觉得谷地变得有些暗淡。

    说罢,温妮就向雕像后的通道走去,两个人顺着林间的卵石路,穿过森林,来到墓园的前面,博瑞思敬重的向墓园中致了一礼,顺着山路在夜晚时分来到了山腰处。

    火光中木柴噼啪作响,两个身影坐在篝火前。

    “温妮。”威珥拨弄篝火一边问道“这就是你的原貌吗?”

    “其实……我的名字,叫博瑞思。”

    “博瑞思?你不叫温妮?那温妮是谁?”

    “是的,我并不是温妮,但我知道温妮这个人,而我,是一名星灵大祭司。”

    “大祭司?”威珥不知所以。

    “是啊,在我生活的年代,每一颗星灵的城镇都会有一颗圣树,每一颗圣树都会有一个祭司,而星灵和黑暗最前沿的城镇,众多星灵城镇中心的圣树,都会有一个大祭司。”温妮,现在应该叫博瑞思,陷入回忆。“听温妮说,我生活的年代,是星灵第四纪元。”

    “第四纪元?”

    “星灵的第四纪元,就是我生活的年代,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星灵们发现了深渊,却放出了深渊中的黑暗。原本自由生活的星灵不得已只能生活在了圣树的庇护之下。”

    “原来是这样,那现在这里又是什么时候?还有恶魔什么的吗?”不由的威珥想到了那个女人。

    “我不清楚,但在第四纪元的时候,我所在的城镇遭到深渊深处更加邪恶的存在的侵袭,我们将那东西称作恶魔,魔鬼,怪物。”博瑞思的眼神深邃,“在我舍弃生命,封印了恶魔后,我残存的魂魄就陷入了沉睡……”

    沉默了一下,“我沉睡了许久,原本以为不会再醒来,直到温妮将我唤醒,我才知道星灵的世界已经过了一千多年。她是第一个唤醒我的人,而你,是第二个。”

    “一千多年?还是上一次。那现在会是什么时候啊?”威珥瞪大了眼睛打量起眼前的博瑞思,可是他完全想象不到,这是一个可能跨越了几千年的人。

    “谁能知道呢?时间是最难以捉摸的东西。我早就应该回归圣树的光芒中。直到温妮第一次用生命之水将我唤醒。”

    “生命之水?是什么?”威珥忽然想到了那个杯子。“竟然能将一个千年前的人复活?”

    “深渊为星灵带来了拘束和黑暗,但是深渊中,有许多神奇的东西。而生命之水只有到深渊之中才能找到。温妮和她的朋友们研究了许久,才找到复活星魂的方法。”

    “温妮?又是温妮?”威珥问道。

    “听她自己说,她是一名星辉旅者,可是她周围的人都叫她大师,她应该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吧。”

    威珥想了想,忽然惊讶的说到“我的天,那岂不是说,只要有生命之水,不就可以长生不老不死了吗?”

    博瑞思笑着摇摇头,“并不是那样的,星灵们在逝去之后,会化作星魂,回归圣树的光芒中,而我,正因为封印了恶魔,星魂留在了那里,陷入沉睡。而且,想要复活一个星灵,还需要有另一个星灵献祭自己一部分星魂才能成功,也就是说,要献出自己一部分生命交给想要复活的人。”博瑞思顿了顿,“这些都是苏醒后有人对我说的,毕竟,在我生活的时代,还没有人能去深渊之中探索。也没有发现生命之水。”

    “嗯……好吧,但是温妮为什么要唤醒你?毕竟要复活你需要的代价也是不小的,难道是为了什么恶魔?”

    “是的。”博瑞思点了点头,“是一场大灾难,原本封印恶魔的方法不知怎么的,在这千年中竟然消失了,星灵们手足无措,他们就想到了我,毕竟,我的雕像就在谷地之中,好像只有我的事流传了下来。”

    “看样子,额……你们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星灵中不乏勇士…封印恶魔的事情很顺利,可是之后又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博瑞思摇了摇头“在封印了圣树城的恶魔之后,我就再一次沉睡了。”

    威珥咂咂嘴,“说实话,看见这座岛的样子,在你沉睡之后发生的事情应该是灾难啊。”

    博瑞思眼神黯淡,轻轻点了点头。

    “虽然不想承认,但看着眼前的一切,我却也不得不说,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那你有关于温妮的记忆吗?或许能让你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

    “不,我并没有那些记忆,而且在我沉睡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又如何知道呢?”博瑞思看向威珥“而且就算是我的身体有温妮的星魂,但这种主动牺牲的星魂更像是一种能量,一种纯粹的能量,里面并不包含记忆。”

    “对了威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找到星魂,让圣树恢复的?”

    “……嗯,让我想想”然后威珥向博瑞思解释了发生在那个走不出去的庭院的事情。“你知道一个叫斯塔的女人嘛?”说着,威珥从衣服的小兜里掏出了拿个头饰。“这是她头上戴的。”

    “斯塔?斯塔?是谁呢?好像是有一些印象,但是记不清了。”博瑞思接过那个小鸟头饰,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忽然一顿,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威珥,你说的地方应该是一个黑石秘境。”

    “黑石秘境?”

    “在你醒来之后,应该看见了一个黑色的方尖碑吧”

    “额,啊,对对对。”威珥愕然的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

    “果然是这样。是维尔!我知道他的,利用深渊力量的星魂雕刻者,他是温妮的丈夫。”博瑞思恍然的说到。“只有他才能做出黑石秘境。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怎么回事,什么这样?这个黑石秘境有什么事吗?”

    “如果说我是用圣树和自己的力量去封印恶魔,那维尔的做法就更加激进,他雕刻的黑色方尖碑会聚集原本应该回归圣树星魂,将恶魔永远封禁在无尽的虚空之中。只不过……”

    “只不过?”“只不过,星魂永远不能回归圣树,永远只能在黑石秘境中漂泊。”

    “我靠,这是永世不得超生啊!……你们星灵还真是豁出去了。”威珥一拍大腿,晃着脑袋说到。

    博瑞思的眼中显现一丝哀伤,“事情不是那样简单的……”

    “算了,算了。反正我都要走了,这种事一听就是秘闻,我就不妄加评议了。”威珥摆了摆手,“那看起来应该是我歪打正着打破了那个什么黑石秘境,让里面的星魂释放出来了?”

    “是这样的,不过……那秘境之中应该有游荡的恶魔啊?黑石秘境中,恶魔既是秘境所封印的,又是打开秘境唯一的钥匙,除非那个恶魔死亡或者自杀,否则黑石秘境是不可能被打破的。”

    “那……就是我杀了恶魔?对,那个东西好像自爆了!”说着,威珥又向她详细的描述了一下雕像女人斯塔的结局,心中不由的放松下来,“看起来那个东西是不能找我报仇了。”

    “……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那个恶魔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如果我走了,你要去哪里呢?”

    “看到圣树现在的样子,我也就放下心了,不必担心一个早就消逝的人,我会继续等待,等待星灵们追寻着圣树的光汇集起来。”

    博瑞思躺在威珥准备的茅草铺盖上,“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早些休息吧,明天早上,你就能回到你原先生活的地方了。”

    “也好,我也困了,晚安。”打了个哈欠,威珥躺在了另一个茅草铺盖上。

    ……渐渐的,传来威珥平稳的呼吸声。

    博瑞思站在山边,静静望向远方,夜晚的山风吹起了她的发梢。

    “深渊……恶魔吗……就让我来承受星灵最后的命运吧。”夜色下,一滴晶莹折射着月色的银亮,随着海风,洒向远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