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皇帝专业户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公孙瓒的野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四章 公孙瓒的野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公孙瓒忙跪倒:“臣公孙瓒接旨!”

    陈登说道:“陛下有旨,公孙瓒御下有过,致使手下军士行刺,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念其昔日功劳,特命其停职前往徐州请罪,钦此!”

    听了这话,公孙瓒一下子就蒙了!

    其它官员则心下喜悦,暗想看你怎么办,要是去,那就可能是个牢笼,要是不去,那就是抗旨,到时候朝廷一声令下,还不将你打入深渊?

    “公孙将军,接旨啊。”陈登又催了一句。

    公孙瓒脸色阴沉的接过圣旨,说道:“陈大人,陛下肯定被人蒙蔽了,刺客虽然身上有白马义从的标致,但这明显是有人栽赃陷害,陈大人,明鉴啊。”

    陈登笑道:“公孙将军,陛下也是怀疑有人栽赃陷害,所以才没有立即捉拿将军进京受审,不过这其中的曲折还是等将军去了徐州,再向陛下解释吧。本官此行已经完成陛下交代的任务,就此告辞了。”

    听了陈登的话,公孙瓒脸色总算缓和了下来,皇帝还是给他面子,这让公孙瓒心里也有点受用。

    不过听说陈登马上要走,公孙瓒忙道:“大人慢走啊,大人那么远来到幽州,我等怎可不尽地主之谊呢?诸位大人,你们说是吧?”

    田畴笑道:“公孙将军,陈大人乃朝廷肱骨之臣,日理万机,我等还是就不要勉强了吧?”

    田畴心里是认为公孙瓒想将陈登留下来做人质,所以这么说。

    陈登却道:“无妨,既然公孙将军这么热情,那本官怎么都要给这个面子,顺便就和诸位聊一聊这幽州如何发展吧。”

    公孙瓒大喜道:“既然大人赏脸,下官真是荣幸之至,来人啊,速速摆上酒宴,为陈大人接风洗尘。”

    公孙瓒俨然一副幽州主人的姿态,说话都这么霸道,完全没有给田畴这个信任的幽州刺史面子。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张扬死后,公孙瓒就全面接管了幽州城的军事,整个城里,都被他牢牢的控制住了。

    酒宴开始之后,公孙瓒马上提了一杯,说道:“诸位,陈大人乃朝廷栋梁,日后我等还要仰仗陈大人的地方颇多,某提议,一起敬陈大人一杯!”

    “陈大人,请!”众人也只好附议。

    陈登笑道:“如此,本官就盛情难却了,诸位,请!”

    一杯下肚之后,公孙瓒笑道:“陈大人,下官听说陛下曾经两次亲征,平定了江东和淮南,不知此事儿是真是假?”

    陈登笑道:“公孙将军,陛下英明神武,有高祖之风,这两次亲征,自然都是大胜而还!诸位有幸,得遇明主,应该努力报效朝廷才对!幽州地处北疆,多遇异族侵扰,尔等应该齐心协力,力保北疆安宁,以免陛下分心才是啊。”

    田畴接道:“陈大人所言甚是,我等世受皇恩,当为陛下守好北疆。公孙将军,你说是吧?”

    公孙瓒呵呵笑道:“那是自然,某自幼便许下宏愿,要扫平北国,给大汉一个永远安宁的北疆。如今又欣闻陛下雄才大略,若能蒙陛下驱驰,某必当践约,为大汉打出一个广袤的北疆来。陈大人,不知道陛下这次除了问罪之外,可还有别的许诺?”

    听了公孙瓒这番话,众人都怒了,公孙瓒这是明目张胆的要官啊。

    不过看着众人,公孙瓒依然笑嘻嘻的,他一点都不害怕,说白了,这时候只要他一声令下,就将有刀斧手冲进来,把这些人宰掉。

    陈登笑道:“将军为大汉屡立大功,自然应该得到朝廷的敕封,不过将军若是去了徐州,陛下定然会重重的封赏的。”

    公孙瓒笑道:“如此说来,陛下非见某不可了?”

    “将军莫非是不敢去徐州吗?”陈登反问了一句。

    公孙瓒哈哈一笑,道:“哈哈,有什么不敢的?某曾长期与虎狼打交道,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只不过某之部下多以某马首是瞻,若去了徐州,恐怕无人能够压得住他们,到时候闹将起来,岂不是令朝廷难做吗?陈大人,非下官不奉旨,实在是情势所逼啊。”

    说到底,公孙瓒还是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他自然是不会去徐州的。

    陈登笑道:“无妨,将军不去也罢,那就继续为朝廷镇守幽州吧,若能建功立业,朝廷自然不吝封赏。”

    酒是好酒,宴无好宴,一阵觥筹交错,众人却是各怀鬼胎。

    公孙瓒表明自己的态度,幽州官员也开始自发的站队了,天高皇帝远,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和荣华富贵,大多数人都还是认为公孙瓒靠得住。

    散席之后,陈登倒是留了下来,反正天色也不早了,多留一宿,却是无妨。

    返回自己府邸的公孙瓒,却脸色阴沉的坐在座位上,想了一会儿,马上召集自己的部下开会。

    公孙瓒将自己今天的见闻说了一遍之后,大将严纲便道:“将军,小皇帝实在无礼!那张扬原本就是无能之辈,何以窃居高位多年?如今他死了,就该将军当幽州刺史,小皇帝摆明了没有把将军放在眼里啊,如此朝廷,我们何必效忠于它?不如今日就斩杀了那使者陈登,再将田畴杀掉,将军自立为幽州刺史,岂不快哉?”

    严纲是公孙瓒的心腹,他不但掌控着白马义从,还是公孙瓒的小舅子。

    公孙瓒看了严纲一眼,心里也有些意动。

    长史关靖却道:“将军不可鲁莽!如今幽州已经掌控在我们手中,何必落人口实呢?为人主者,要有容人之能,那陈登、田畴不过一腐儒罢了,将军不用理会。倒是朝廷此举,已经摆明了态度,将军当尽快下定决心,以幽州为根基,迅速建立咱们的势力范围才是,必要时,可与那匈奴、鲜卑合作,打败了我们的大敌袁绍,再兵进中原,何愁大事不成?”

    “不错,如今朝廷对将军多有猜忌,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做汉庭的官了,不如自己干自己的。”大将单经也说道。

    “将军,我们自己干吧!”

    “干吧,将军,别犹豫了!”

    “只要打败袁绍,公孙度,将军就是北地之王,何惧小皇帝?”

    ......

    一番汹涌澎湃的众议之后,公孙瓒一拍桌子,说道:“也罢,既然朝廷负我,那就休怪本将军不顾大义了,董卓、袁术之流都能称帝,难道本将军还不如他们吗?传令:一个月之后,兵发辽东,先灭公孙度!”

    “遵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