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来自未来的Angel > 第二百四十六章 苦寻夜晨未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六章 苦寻夜晨未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百米长桥重新搭好,许多幽冥宫的弟子,有的正站在长桥上,向下抛了渔网在打捞所谓的‘尸体’;有的已经飞下长桥,站在河边仔细的寻找。

    醉仙翁摆脱了那些笨官兵,本意要前往与夜晨林翎会合,忽然接到龙腾来的飞鸽传书,顾不得告诉夜晨和林翎,忙着赶回龙腾了。

    濮阳璟没有原路返回,他走的小路,避开那些黑衣人,直达长桥下那条河附近。

    河水‘咕噜咕噜’的声音充斥着耳蜗,濮阳璟藏在暗处,看着那些黑衣人无所不用其极的在打捞却一无所获的样子,心中暗自庆幸。

    黑衣人总有十几二十个,皆为男子,哪怕是剩下的都是一路人了,还是个个黑巾蒙面。

    用渔网捞不着,有两个似乎想要下水去搜查。他们没有摘下蒙面黑巾,却脱下了衣服,一头栽进水里去。

    不经意间,濮阳璟看到那两人臂膀上的‘白骨’图案。{幽冥宫弟子根据武功高低、身份高低,象征着幽冥宫弟子身份的‘白骨’图案所刺的位置也就不同。身份越是尊贵的人,‘白骨’图案越是刺得隐秘,被敌人抓获时不易被发现。}

    “幽冥宫的人?”濮阳璟小声嘀咕道,心想:莫非,幽冥宫宫主也在承越?他为什么要抓夜晨呢?

    难道,也是为了皇妹手上的七星晶石手链?

    那些黑衣人在那里捞了半天,除了捞上来一堆小鱼和水草之外,没有见到夜晨半点影子,想必是叫河流给冲走了。

    濮阳璟没有在耽搁,连忙避开那些黑衣人,沿着河边开始寻找。

    以夜晨的武功,应该早就脱身了才是。濮阳璟心想。

    每到一处,濮阳璟都闭上眼,静下心来,用他深厚的内力去探知河底的情况,然而都没有发现夜晨的踪迹。

    那群黑衣人似乎也开始沿着河边追了过来,濮阳璟加快了脚步,暂时不想与那群黑衣人交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算了一下夜晨掉下的时间,到现在约乎半个时辰了。河流这么急,若在这附近找不到夜晨,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他早已经脱身离开了,二是让河流不知冲到哪里去了。

    “夜晨~”濮阳璟一边沿着河边找,一边轻声对着河里呼喊。

    “夜晨,你在哪儿?听到就应一声…”

    前面是一片芦苇荡,密密麻麻的芦苇紧紧挨在一起。濮阳璟一靠近芦苇荡,藏在里面的水鸟、动物之类的就惊慌的飞走了。

    会不会被河水冲到芦苇荡里去了?那里面倒是好藏身。

    濮阳璟这样想着,连忙起身飞进芦苇荡,一边呼唤夜晨的名字,一边用手扒开芦苇找夜晨。

    找遍了整片芦苇荡,没找着夜晨,濮阳璟又靠河边近些找。在河边,又有着熙熙攘攘的芦苇丛。

    明明一路捡了有石头的地方下脚,但鞋底还是湿了。濮阳璟一边轻声喊,一边加快脚步走,没注意脚下,竟忽然被什么绊了一下,险些摔到河里去。

    濮阳璟停下来,弯腰往下看了看,发现了那个银灰色、灰白色相间的小机器人。

    “这是何妖物?”濮阳璟紧张的飞身离开,远远的看着那小机器人。

    像个人又不是人,和布偶一般大小,穿着一身怪异的小衣服,头发也那么短。

    半晌,发现小机器人没什么动静,濮阳璟小心翼翼的一点点向它靠近,直到将它捡了起来。

    小机器人背后刻着‘千夜一号’四个字,濮阳璟左看右看看不出什么究竟,以为是个什么厉害的武器。

    虽然有些像铁做的,但这真的太像一个缩小的人了。

    濮阳璟伸出手指探了探小机器人的脖子,确认没有生命迹象、不是活物之后,才将它收起来放在袖子里,预备带回去研究研究。

    濮阳璟再回到客栈时,林翎已经醒了。她吊着一只胳膊在与荆伊讲道理,但荆伊愣是不为所动,没有放她离开。

    几个死士守在客栈门前,林翎连门都出不去。林翎硬闯不过,不小心碰到了胳膊,没好气的看着荆伊和那几个死士,道:“我可是你们的惜缘长公主,你们竟敢连我的话也不听?”

    林翎此话一出,荆伊和那几个死士连忙单膝跪下,低着头向林翎赔罪。

    “长公主,王爷有命,属下等…不得不从。”荆伊冷静的说:“王爷说了,让长公主在此稍候,等王爷回来一起回南夏。”

    林翎泄气的坐回凳子上,故作生气的模样,不搭理荆伊。

    没找到夜晨,我怎么可能离开?

    林翎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她怕自己控制不住会跟荆伊打起来,虽然她一定没有胜算。

    一定要好好习武啊!师父,你说的是对的!

    “咚咚咚…”

    门外敲门声一响,荆伊立刻警惕的看向门的方向,像防狼一样横档在林翎身前。

    在门口的几个死士也机灵的站起来,分别靠在门的两边,透过门缝儿向外看去,那个高大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门外。

    “是王爷回来了。”几个死士中有人道。

    濮阳璟回来了?

    夜晨……

    林翎一激动,立刻冲到门边去,荆伊怎么也拦不住她,只得任由她去。

    门一开,濮阳璟进门来,却只见他一人。林翎望眼欲穿的看向门外,却是空无一人。

    本来情绪高涨的林翎,一下低落起来,关上门,头也没抬,背对濮阳璟道:“二皇兄,兄长呢…”

    濮阳璟看起来有些歉意,因为他没有成功把夜晨救回来。

    “皇妹。”濮阳璟走到林翎的身边,想林翎叙述他去找夜晨的全过程,末了才道:“本王赶到之时,那些黑衣人还在找夜晨,说明夜晨并没有落到他们手中。依本王看来,夜晨那么高深的功夫,许是早就脱身了。又或者,在本王赶到之前,他已经被别人给救走了。”

    濮阳璟说的似乎有些道理,林翎也开始猜想:会不会,是师父赶到了呢?

    濮阳璟看向荆伊,像是在问她林翎醒来后的反应,见荆伊摇了摇头,又回看林翎:“皇妹,这里早已是满城风雨,追兵不断,十分危险。夜晨如今下落未明,你不如随本王回南夏去,也叫夜晨放心。”

    “二皇兄。兄长夜晨下落未明,皇妹又怎能回去?若是兄长找来不见我,岂不是更加着急。”林翎婉拒道。

    对于林翎的回答,濮阳璟不是太满意,“本王特意来这承越,原本便是来接你、南夏惜缘长公主回去的。”

    “抱歉。”林翎说。

    “罢了。”濮阳璟长袖一挥,转身就要离去,道:“皇妹既不愿随本王离开,本王也不强求。”

    濮阳璟说完,领着荆伊等人就要出门去。

    “二皇兄留步。”林翎追上去,可怜兮兮的看着濮阳璟,右手拽着他的长袖,哀求道:“可不可以留下来,帮我一起找夜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