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黄泉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十二章 黄泉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随着音乐声响起,桥本奈奈未再次站在了通往舞台的通道中,在她的身旁,是同样站在这里的乃木坂46的成员们。

    今天已经是乃木坂46“夏日的全国巡演2013”巡回演唱会的最后一站,自札幌首站演唱会开始,在经历了福冈、大阪和名古屋三座城市的演唱会之后,乃木坂46的“夏日的全国巡演2013”终于回到了东京,也迎来了全国巡演的最后一场演唱会。

    虽然之后还会在代代木第一体育馆追加一场名为“夏日的全国巡演2013FINAL!”的演唱会,但乃木坂46在这个夏天的巡回演唱会到今天就是最后一场了。在十天之内跑遍了日本的五大城市,足迹遍布全国,紧凑的日程、激烈的表演和现场观众们沸腾的热情,在让所有的成员们感到兴奋的同时也积累了颇多的劳累。

    不过到今天,一切就要告一段落了呢,桥本奈奈未这样想着,目光不由得扫过同样站在通道中的其他成员,每一个人的脸上虽然都难掩疲惫,但同时也挂着激动与喜悦的笑容,尽管大家心里都有些怅然若失,但那只是对即将结束的演唱会的一种不舍和紧张忙碌之后的空虚感。

    毕竟十天的全情投入,乃木坂46的每一个人都将自己全部的精力投入其中,每一场演唱会,更是将自己全部的精力都倾注其中,让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现在所有的观众面前,绽放出自己最绚丽的光彩。无论是成员们还是运营的工作人员,所有人为了这十天五场的演唱会都投入了自己全部的努力,到了今天这最后的时刻,大家难免会心里有些空空荡荡吧?

    桥本奈奈未抬手按在胸口,感受着自己内心的空洞感,她的脸上有些释然的笑了起来,恐怕正是因为要填补这份失落,才会有人不断的攀登新的高峰,寻找能够满足自己的东西吧?乃木坂46的大家不正是因为这样,才会不断的向上前行,取得一个有一个的成绩吗?

    想起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些大物艺人和艺能界的前辈,桥本奈奈未回想起他们同自己聊天时谈起促使他们不断的取得新的成绩的动力,不正是这份填补内心失落与空虚的欲望吗?在取得了一个辉煌的成就之后,内心的怅然若失必然是需要新的成就来填补的,只有取得新的更高的成就,才能填补自己内心的空虚,让自己失落的内心得到满足,但满足之后又会产生新的空虚,这样周而复始交替的空虚与满足,正是促使人不断前行,向上攀登的动力。

    桥本奈奈未想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既然如此的话,就让这一次的演唱会化为向上攀登的新的阶梯吧!从这里开始,寻找新的满足来填补此刻内心的空虚与失落,乃木坂46和桥本奈奈未,绝不会在这里就失去前进的动力!

    第一次,桥本奈奈未率先伸出了自己的手,开口对成员们说道:“大家来圆阵吧!”

    成员们有些诧异的看着桥本奈奈未,在她们的印象里,这个来自北海道的文静女孩,很少有这样主动的时候,圆阵通常都是由作为队长的樱井玲香或者之前担任Center的生驹里奈来发起。但在这样的时刻,所有人都能理解她的激动,于是大家站成了一个圆圈,一起喊道:“努力!感谢!笑颜!我们是乃木坂!上行之坂46!”

    喊完了圆阵的口号,所有的成员在相视一笑之后,欢笑着一起冲出了通道,登上了乃木坂46“夏日的全国巡演2013”演唱会最后的舞台。

    ————————————————

    坐在关系者席的千夜嘴角带着微笑,看着舞台上正全情投入,表演着的乃木坂46的成员们,眼神中带着赞赏。尤其让千夜觉得瞩目的是,今天的桥本奈奈未远比平时要显得更加耀眼,似乎这个短发的女孩,今天已经将自己全部燃烧,要在这个舞台上绽放出这个夏天最绚烂璀璨的光辉一样。

    虽然不太明白桥本奈奈未为什么今天会这样释放自己,但千夜并不介意欣赏自己妻子在舞台上所展示出来的这夺目的光彩。这样如同最绚丽的烟花一样燃烧绽放自己的桥本奈奈未,是平时所见不到的,即便是在千夜面前,桥本奈奈未也从未展示过她的这一面。因此千夜也不愿放弃这样难得的机会,神情专注的认真享受着自己妻子的表演。

    在千夜的身旁,通过些许变装之后,隐藏了身份来看自己女儿演唱会的文仁亲王正有些拘谨的看着舞台上认真表演的佳子。虽然依旧维持着皇室的风范,但此刻文仁亲王手上的荧光棒和印着佳子名字的推巾,以及有些跟不上节拍的打call,无一不在显示,即便是文仁亲王现在也只是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而已。

    “亲王殿下,如果佳子殿下知道你这样来支持她的演唱会,想必会非常感动吧?”千夜看着想要站起来打call又碍于身份和身旁的千夜的存在而不敢有过激动作的文仁亲王,有些调侃的向他说道。

    “千叶先生说笑了,我来看她们的演唱会这种事情就没必要让佳子她知道了,免得她因为这件事而骄傲。倒是千叶先生你今天来时看桥本小姐表演的吧?说起来桥本小姐不愧是千夜先生你的弟子呢,今天的表现还真是耀眼啊!”面对千夜的调侃,文仁亲王有些尴尬的停下手中的动作,一边借称赞桥本奈奈未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一边将手里的荧光棒和印着佳子名字的毛巾放在一旁的座位上,因为是关系者席的原因,坐在这里的人并不多,因此在文仁亲王和千夜身边还有不少空位。

    千夜嘴角微翘,显然对文仁亲王对桥本奈奈未夸赞感到十分的满意,但是考虑到桥本奈奈未的身份和谦虚的原因,千夜还是笑着对文仁亲王说道:“亲王殿下谬赞了,娜娜敏今天的表现虽然确实很不错,但还谈不上耀眼,其他成员的表现也足以称道了。在这个舞台上,同样有着不逊色于她的成员在,她并不是站在中心最耀眼的那一个。”

    “站在中心吗?千叶先生你说的是白石小姐吧?”文仁亲王似乎误会了千夜的意思,将目光投向站在Center的位置上的白石麻衣,想起她也是千夜的弟子,于是自以为理解了千夜意思的文仁亲王又转而称赞起白石麻衣来:“白石小姐的表现也的确很出色,Center的位置她确实当之无愧。站在那里,她便仿佛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和注意力一样,恐怕也只有桥本小姐能够站在她身后而不成为陪衬了。”看来桥本奈奈未的表现确实给了文仁亲王很深的印象,即便是在称赞白石麻衣的时候,他也依旧不忘提及桥本奈奈未的存在。

    听到文仁亲王的话,千夜面色有些古怪的看了他一眼,略一思索之后,便向他说道:“亲王殿下,麻衣样和娜娜敏的表现固然很值得称赞,但以亲王殿下你的身份,还不需要通过称赞她们的表现来奉承我,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不太喜欢别人这样奉承自己的千夜,阻止了文仁亲王对于白石麻衣和桥本奈奈未的称赞。

    见千夜不想听奉承话,文仁亲王也轻舒了一口气,毕竟对于他这样身份的人而言,刻意对一个人进行阿谀奉承,也实在是有些为难。在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之后,文仁亲王有些小心翼翼的靠近千夜,小声向他问道:“千叶先生,不知道您是否听说过黄泉教?”

    文仁亲王刻意压低了声音,因此在整个演唱会现场喧闹的环境下,即便是坐在文仁亲王的身边,以普通人的耳力,也难以听清他在说什么。但千夜并非是普通人,对于文仁亲王的话,即便是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下,依旧听得一清二楚。

    “听名字,似乎并不是什么正经的宗教,文仁亲王从何处听来的这个名字?”因为千年不战之约的缘故,对于黄泉鬼族的动向千夜十分的关注,因此文仁亲王话里的“黄泉”两个字挑动了千夜的神经,让他一下子就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文仁亲王所说的话上来。为了让文仁亲王听清楚自己所说的话,千夜甚至动用了一点小技巧,让自己的声音准确无误的传到文仁亲王的耳朵里。

    见千夜神情专注的与自己交谈,似乎对这件事有着浓厚的兴趣,文仁亲王心中一喜,将这件事对千夜详尽的介绍起来:“这是一个最近在东京兴起的宗教,其祭祀和供奉的是黄泉之主须佐之男。现在在东京颇为流行,许多政府官员和商界人士都有加入这个宗教。甚至一些艺能界的明星也参与其中,利用自己的号召力在宣传这个宗教,目前已经颇具一些影响力了。”说起黄泉教,文仁亲王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似乎是在为这个教派的兴起而感到担忧。

    “如果只是一个宗教的话,亲王殿下想必不会专门来找我谈这件事,还特意选择这样的场合。”千夜显然听出了文仁亲王的弦外之音,这个被文仁亲王郑重其事提出来的黄泉教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的宗教,不然的话,文仁亲王也不会选择喧闹的演唱会现场这样一个难以偷听的场合来谈这件事:“亲王殿下有什么想法请明说,力所能及之处,在下还是会略尽绵薄之力的。”

    “确实如千叶先生你所想,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宗教。”文仁亲王想起之前自己对黄泉教的调查,脸上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但还是继续向千夜介绍着自己知道的关于黄泉教的情报:“之前我听闻这个宗教存在的时候,仅仅只是以为这是一个普通的新兴邪教,并没过多重视,毕竟这种事也不归皇族管。”

    千夜听着文仁亲王的话,并没有插话,而是在等待着他的下文。文仁亲王既然专门提起这件事,事情显然并不是如他所说的没有过多重视,而且一定发生了让文仁亲王认为这个黄泉教并不时一般邪教的事情。

    “但因为有一些菊荣亲睦会人也被卷入此事之中,皇室也不得不介入此事的调查。”文仁亲王继续讲述着事情的经过,但表情却变得有些愤怒,似乎是对这个名为黄泉教的邪教所作所为感到愤怒:“皇室介入调查之后,很多关于这个黄泉教的信息便汇总到我这里,而在这些信息里,显示出黄泉教以宗教奉纳的名义敛财,聚集了大量财富,并且还会定期以祭祀的名目举行不堪入目的聚会。原本我以为这就是黄泉教的真面目了,但当我派出一名手下以加入黄泉教的方式对其进行调查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却让我不得不前来寻求千叶先生你的帮助。”

    文仁亲王说完,便以希冀的目光看向千夜,希望能够从他这里得到帮助和指引。

    “你的手下背叛你了?还是毫无缘由的背叛对吗?”千夜对于文仁亲王的话并没有感到意外,所谓邪教的可怕不是因为其利用宗教手段敛财和作恶,而是在于其控制人心的手段。被邪教控制的人不仅会失去理智,更会死心塌地的效忠邪教,这才是邪教最可怕的地方。看着文仁亲王惊讶的眼神,千夜笑着解释道:“如果亲王殿下你的手下失踪或者死了,亲王殿下你该找的应该是警察,只有发生了亲王殿下你无法理解的事情,比如亲王殿下你派去的手下毫无理由的背叛了亲王殿下你这样的事情,亲王殿下你才会来寻求我的帮助不是吗?”

    “确实像千叶先生你猜测的这样,我派去的手下在顺利加入黄泉教之后,原本还按时发回情报,但是在他参与了一次黄泉教的祭祀活动之后,他便仿佛着了魔一样,整个人性情大变,不仅将自己的积蓄全部捐献给了教会,更彻底背叛了我,还将皇室和警察正在调查这个邪教的信息透露给了黄泉教的高层,造成了好几名卧底人员的暴露,然而最可怕的是,这些暴露的卧底人员在参与了一次祭祀活动之后,同样发生了背叛。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不得不前来寻求千叶先生你的帮助。”文仁亲王说到这里,脸上露出有些恐惧的表情,显然对于黄泉教的手段感到害怕。

    “是这样吗?听亲王殿下你这么说,我倒是开始对这个邪教感兴趣了。”千夜的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