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黄泉鬼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八十九章 黄泉鬼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后来呢?这名黄泉鬼女最后回到黄泉国度了吗?”听到涉及到自己祖先的故事,即便是原本羞怯的美奈子也忘记了害羞,认真的朝千夜询问着:“她的后裔后来怎么样了,阴阳师先生您知道吗?”

    “知道,在此间大社的文献当中记载了这名黄泉鬼女后来的故事。”千夜微微点了点头,伸手一招,一卷原本放在书架上的卷轴便朝他飞了过来。将卷轴在矮桌上摊开,示意坐在矮桌旁的白石麻衣和桥本奈奈未以及美奈子和阿寅观看卷轴上的记载之后,千夜才继续讲述着黄泉鬼女的故事。

    “黄泉鬼女原本是黄泉津大神伊邪那美的侍女,在神话中曾经在八雷神的带领下追的伊邪那岐狼狈逃窜,是实力非常强大的存在。即便她没有祸害人间的想法,但她只要留在人间便会带来灾祸。因此在江户时代,有一位强大的阴阳师前去降服这名黄泉鬼女,在经过了一场恶战之后,这名阴阳师终于击败了黄泉鬼女。

    在听过被击败的黄泉鬼女讲述了事情的经过之后,这名阴阳师替黄泉鬼女沟通黄泉国度,在得到了须佐之男的允许之后,这名滞留人间的黄泉鬼女才终于得以回归黄泉国度。而她的后裔则一直留在现世,繁衍至今。”

    随着千夜的讲述,他手中的古卷也缓缓展开,向坐在矮桌旁边的四人展示着古卷上记录的这个故事。抱着黑猫的桥本奈奈未听得出来,千夜所说的那个强大的阴阳师,应该就是他自己。只不过千夜为了避忌阿寅和美奈子这两个外人,并没有直说,毕竟长生不死这种事,对于普通人而言,还是太刺激了一点。

    相比起桥本奈奈未来,拥有玉藻前的记忆的白石麻衣对于黄泉鬼女的了解比桥本奈奈未更深。即使是对于玉藻前来说,黄泉鬼女也是非常难对付的存在。在玉藻前的记忆里,她曾经遭遇过一只黄泉鬼女,虽然在人间那只黄泉鬼女无法像在黄泉国度里得到黄泉的加持一样强大,但也依然拥有着大妖怪的力量,甚至让玉藻前都感到棘手。能够在江户时代击败这么强大的黄泉鬼女的阴阳师,想来也只有千夜才做得到了。

    想到这里,白石麻衣看向千夜的眼神里,又多了一丝爱慕,这份爱意让一旁的桥本奈奈未都诧异的扬起了眉毛。不过幸好无论是阿寅还是美奈子都被千夜的故事和他手中的卷轴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并没有发现白石麻衣眼中的爱意。而白石麻衣再被桥本奈奈未轻轻的推了一下之后,也迅速的反应过来,收起了自己爱慕的眼神。

    在千夜讲完了故事以后,美奈子还是有些恍神,毕竟不是谁都能接受自己的祖先是个妖怪,还是黄泉鬼女这样可怕的存在的。一旁的阿寅则因为自己的母亲也是妖怪的缘故,对这些事情反而更能接受一些,在千夜讲完了故事之后,他还能迅速的反应过来向千夜追问道:“所以说,美奈子灵魂上缠绕的那一缕妖气,其实是她本身所拥有的,源自血脉所带来的妖气?”

    “不错,那一缕妖气确实是源自美奈子小姐的血脉。”千夜赞赏的看了一眼阿寅,对于这个半妖敏锐的理解能力感到满意:“正是因为那一缕妖气是源自美奈子小姐自身的血脉,所以才会产生这样妖气缠绕在灵魂上,却没有造成伤害的情况。这位半妖小哥的理解能力很不错嘛!”

    说到这里,千夜才认真的看向阿寅,仔细的打量着他。然而在看了一眼之后,千夜却皱起了眉头:“你姓车?”

    千夜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阿寅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有些懵懂的点了点头:“是的,鄙姓车,出生……”

    “出生柴又帝释天,你母亲是妖怪,你父亲是在柴又人称‘疯疯癫癫的阿寅’的车寅次郎,你还有个姑姑名叫樱,她的丈夫叫阿博,你姑姑的儿子叫满男,他的女朋友叫阿泉,我说的没错吧?”阿寅的话还没说完,千夜便已经如数家珍的将阿寅的情况说了出来,说完之后,更是目光灼灼的看着阿寅,眼神莫名。

    千夜对阿寅的了解,顿时让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都大感惊讶,连一旁的美奈子也睁大了双眼,看着这位从一出现就给了她极大震撼的阴阳师,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了解阿寅。

    而阿寅虽然还能维持镇定,但从他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惊讶中,也能够感觉得到他内心的不平静。毕竟阿寅知道自己的半妖的身份或许无法隐瞒,但他没有想到,眼前的阴阳师却连他家里的情况都一清二楚。

    看着面前眼神莫名的阴阳师,阿寅心底没来由的一阵心慌,语气有些哆嗦的向千夜问道:“这位阴阳师大人,请问您是怎么知道我家里的情况的?您认识我吗?”面对对自己知根知底的阴阳师,身为半妖的阿寅感觉自己的额头有冷汗正在沁出。

    千夜看着有些哆嗦的阿寅,嘴角忽然带起一丝笑意,一声轻笑笑得阿寅竟然浑身抖了一下:“怎么,你父母没有跟你提过我吗?当年他们两个结婚,还是我替他们完成结缘仪式,就连你的出生,你父母也来找我帮过忙。你姑姑也同样认识我,她做得草团子很好吃呢。”

    “樱姑姑做得草团子是全柴又最好吃的!”提起自己的姑姑,阿寅本能的赞美了一句之后才好奇的看向千夜:“阴阳师大人您是怎么认识我父亲的?还有您知道他们现在究竟在哪吗?自从我小时候他们一起离开家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们了。如果您知道他们的下落的话,请您务必要告诉我!”

    阿寅这样说着,为了表示自己态度恳切,更是从坐垫上爬了起来,以土下座的方式跪在了千夜面前。

    看着跪伏在自己面前的阿寅,千夜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扶起阿寅之后,脸上却带着苦笑:“你这打蛇随棍上的本事和你父亲比起来,真是一点都不差啊。当年我游历四方,偶遇你的父亲,就是这么被他缠上的。不过说起来,你的父亲寅次郎先生虽然有的时候看起来有些疯疯癫癫,但事实上他却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呢。一直以来,他总是热心的帮助着需要帮助的人,你的母亲也正是看中这一点,才会不顾人类和妖怪之间种族不同的巨大鸿沟而选择嫁给他,还生下了你。”

    被千夜扶起的阿寅,听着他对自己父母的赞美,不由得感到一阵骄傲,但他还是十分关切的向千夜问道:“阴阳师先生,那您知道家父和家母的下落吗?如果您知道的话,还请务必告诉我,您的大恩大德,我感激不尽。”

    看着激动的阿寅,一旁的桥本奈奈未有些联想到自己的父母,于是看向千夜对他劝道:“千夜,如果你知道他的父母在哪就告诉他吧,看着他这么激动,我心里也难受。”说着桥本奈奈未还放开了之前一直抱在手中的黑猫,神情有些悲戚。被桥本奈奈未放开的黑猫蹲坐在桥本奈奈未身前,看着突然悲伤起来的桥本奈奈未,抬起一条前腿放在了桥本奈奈未膝盖上的手背上,似在无言的安慰她。

    桥本奈奈未看着安慰自己的黑猫和一旁千夜以及白石麻衣看过来的关切的眼神,知道自己突如其来的伤心让他们担心了,于是轻轻擦了擦眼角之后,桥本奈奈未对一旁的千夜和白石麻衣展演一笑:“别担心,我没事,只是刚才阿寅小哥的表情,让我想到了自己的父母而已。”桥本奈奈未这样说着,又将面前的黑猫抱在了怀里,而黑猫则将自己的脑袋贴近桥本奈奈未的脸颊,伸出舌头舔着她有些湿润的眼角。

    千夜看了一眼桥本奈奈未,确定她确实没事之后,才看向阿寅,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之后说道:“我也很想知道自己的老朋友在哪,但是很遗憾,自从十年前我最后一次见过你父母之后,便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了。虽然偶尔会给我寄一些世界各地的土特产过来,但是这些东西都是通过邮局寄出的,除了能知道他们一直在世界各地旅行之外,实在是无法得知其他任何信息。所以抱歉了,这位半妖小哥,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

    “十年前?阴阳师先生你十年前见过我的父母吗?”对于千夜的话,阿寅却激动起来,连忙追问道:“请问十年前我的父母是为什么来找您的?因为十年前我和姑姑都没有见过他们,如果他们回了东京却不来见自己的亲人,那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阴阳师先生,请您务必告诉我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我唯一能知道的关于我父母的事情了。”

    阿寅这样激动的说着,又准备向千夜下拜,却被千夜拦住了。而一旁的美奈子也关心的看着阿寅,眼神里流露着关切。虽然觉得自己和眼前的阴阳师并不熟悉,但美奈子还是为了阿寅向千夜拜托道:“阴阳师先生,如果您知道关于阿寅父母的事情,还请您务必告诉他,我相信这对阿寅而言,一定十分重要。”说着便同阿寅一样,朝着千夜行了一个大礼:“拜托了!”

    看着朝自己行礼的美奈子和正准备行礼的阿寅,千夜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我并没有说我不告诉你们,你们这又是干什么呢?都起来吧,不过是一些陈年旧事,不值得你们行这样的大礼。”说完,便示意美奈子和阿寅都起身坐好。

    待二人都坐好之后,千夜才摩挲着下巴带着回忆的说道:“这件事情已经是十年前的旧事了,如今想起来,倒也确实有几分古怪之处。十年前你的父母突然造访此间大社,虽然他们的样子并不令人感到匆忙,但是他们的神情中却带着一丝焦虑,似乎在担心着什么事。我当时问他们是否会去看你和你姑姑一家的时候,你父亲的回答是‘已经没有时间了,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句话确实令我疑惑不解。但后来没过几个月我又收到了你父亲从海外寄回来的手信,我便没有在意这件事。如今想来,你父亲当时可能陷入了什么麻烦之中,所以才不得不匆匆离开日本。”

    “那阴阳师大人您知道我父母他们究竟是卷入了什么麻烦之中吗?”阿寅乍闻自己父母的消息,神情激动之下,连忙向千夜问道:“他们来找您,是来寻求您的帮助吗?”阿寅一边这么问着,一边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千夜,希望能从他嘴里听到更多关于自己父母的消息。

    “很遗憾,你父母来找我只是为了在我这里寄存一样东西,让我代为保管而已。”千夜摇了摇头,忽然又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拍额头:“想起来了,你母亲当时留下一句话,并且叮嘱我,如果他们的儿子,也就是半妖小哥你打算追寻他们的脚步,并且找到此间大社来了,就让我把那件东西交给你,同时也让我将那句话转告给你。”

    “是什么话?阴阳师先生,请你务必告诉我!”知道自己的父母不仅留了东西给自己,更有话告诉自己,这让十多年来一直以为自己被父母抛弃的阿寅内心充满了激动和喜悦,以至于他的身体都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

    千夜看着激动的阿寅,却笑容有些古怪的向阿寅问道:“那么这位半妖小哥,你是打算去追寻你父母的脚步吗?按照约定,我必须确认你是想踏上和你父母一样的道路之后,我才能把那件东西交给你,并且将你母亲的留言转达给你。”

    “追寻父母的脚步?”阿寅有些疑惑,但很快便将这疑惑抛诸脑后,语气肯定的对千夜说道:“阴阳师先生,无论我父母走的是一条怎样的道路,我都想知道他们到底留了什么东西给我,同时又留下了怎样的话。这是我十几年来第一次听到他们的消息,作为他们的儿子,我必须知道这个消息,所以请您务必告诉我答案!”

    “既然你坚持的话,那我就告诉你好了,那句话是:‘阿寅,去看樱花吧!’”千夜说完,看着阿寅疑惑的眼神笑着解释道:“这就是你母亲留下的话,至于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没有解释,只是说当你去追寻他们的脚步的时候,自然就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