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阿寅的故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十九章 阿寅的故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桥本奈奈未!你下次在这样乱来你看我怎么收拾你!”白石麻衣对着电话另一头的桥本奈奈未满是不满的大声吼着,虽然语气很坏,但另一头的桥本奈奈未却能够听出白石麻衣字里行间对自己浓浓的关心。

    “抱歉啦,麻衣样,我也不想的。”桥本奈奈未心怀愧疚的对白石麻衣讨饶道:“不要生气了啦,我也没想到那个山童的饭团会有这么大的副作用呀!药效一过直接就晕倒了,我也不想的。”

    “唔,我也有错,不该让八咫把山童的饭团给你的。”白石麻衣提到这个问题,脸上也写羞赫,毕竟桥本奈奈未昏倒也是因为自己的疏忽,让她吃了山童的饭团才会造成这种情况,于是白石麻衣收起了自己的不满,放缓了语气:“娜娜敏,你现在没事了吧?你现在在哪里呀?”

    “我现在在医院,其实已经没事了,但是经纪人桑要求我一定要再留院观察一天。”桥本奈奈未的声音带着慵懒,似乎不太满意自己被留在医院里。

    白石麻衣听到桥本奈奈未说自己没事,顿时又有些不满:“桥本奈奈未!你给我乖乖的待在医院里,听医生的话,医生说你没事了你才可以出院,知不知道?不许你再逞强了!”

    “可是我真的没事了呀!”桥本奈奈未语气中仿佛在压抑着笑意,对于白石麻衣对自己的阻止并不在意,只是语气中带着笑意的向她解释道:“我现在和麻衣样你一样了。”

    “和我一样?娜娜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呀?”白石麻衣对于桥本奈奈未的话,有些疑惑不解,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那个吊坠呀,你忘了吗?我把它用掉了,现在和麻衣样你一样了哦。”碍于在电话里不方便明说的原因,桥本奈奈未有些言语不详,但是还是让白石麻衣听懂了她的想要说什么。

    “娜娜敏你是说你也……”白石麻衣激动的差点说漏了嘴,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激动:“娜娜敏你开始不是不愿意吗?怎么现在又把它用掉了?你想通了?”

    “想不想的通,结果不都是一样的吗?”桥本奈奈未的语气中虽然满是笑意,但白石麻衣还是听出了自嘲的意味:“我所坚持的东西,在巨大的差异之下,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就拿我这次累到晕倒来说,如果是麻衣样你的话,恐怕连累的感觉都不会有吧?所以我想通了,把那件东西用掉了。”

    “那你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呀?有没有像我之前那样呀?”桥本奈奈未说自己已经用掉了吊坠,这让白石麻衣想起自己刚妖化的时候无法控制自己状态的样子,于是关心的向桥本奈奈未问道:“娜娜敏你要记得情绪不可以太激动哦!”

    “安心啦,麻衣样,这种事我还是知道的。”桥本奈奈未听着电话里白石麻衣的关心,嘴角扬起一丝笑意:“不过我可能要去染个头发了,麻衣样你觉得我染个蓝色的头发怎么样?”

    “蓝色?运营会允许你把头发染成蓝色吗?”白石麻衣明白桥本奈奈未在说什么,想了一下之后对她劝道:“还是回来再说吧,娜娜敏你先注意不要露出破绽了。”

    “我知道了,放心吧麻衣样。我大概还有几天,拍完就可以回去了。等我回去了,我们再商量这件事吧。”桥本奈奈未估算了一下自己的工作量,发现下个星期自己就能够杀青了,于是告诉了白石麻衣自己回去的时间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这时出去替桥本奈奈未买午饭的经纪人刚好推门进来,桥本奈奈未看着他笑了笑,忽然问道:“经纪人桑,你说我留起长发,然后染成蓝色怎么样?”

    “诶?染头发?”经纪人拎着手上的便当,一脸莫名其妙。

    ——————————————

    “满男!我回来啦!”之前针女和尸舞鸦见到过的白发男子用自己手中的木刀挑开布帘走进了一家名叫寅屋的草团子店,朝着店里的喊道:“樱姑姑,我回来了,有没有吃的呀?我快饿死了!”

    “真是的,阿寅你怎么和你爸爸一个样子,每天这么游手好闲的,哪会有姑娘愿意嫁给你!”店里的老板娘将早就事先准备好的一盘草团子交给自己的儿子满男,让他把草团子端给这个被称作阿寅的男子。

    “阿寅,妈妈说的对,你也确实应该找份正经工作了,老是像这样游手好闲,不是荒废你的大好青春吗?”老板娘的儿子将草团子端给阿寅,一边收拾着其他客人吃完之后的桌子,一边语重心长的向阿寅劝道。

    “我知道了,满男,我会出去找工作的,你和樱姑姑不用担心我的。总有一天我会和爸爸一样,找到像妈妈那样漂亮的老婆的!”阿寅一边大口的吃着草团子,一边向老板娘的儿子满男说道。

    “真是的,寅次郎哥哥好的地方你是一点没学到,他游手好闲和喜欢说大话这件事上你是学了个十成十。你什么时候才能和满男一样,找个像阿泉那样的老婆,也带回来让我们看看呀!”老板娘樱放下手中的活,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边数落着阿寅,一边坐在他的旁边,端给他一杯大麦茶。

    阿寅被自己的姑姑数落着,但脸上却没有任何不耐烦的神色,只是讨好的看着自己的姑姑,然后端起茶杯喝着,一边喝着一边有些吐词不清的说道:“我最近已经在努力找工作了,樱姑姑。很快就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到时候就不会过来蹭饭了。而且我昨天认识了一个很漂亮的姑娘,我已经决定要让她成为我的妻子了!”

    “如果是真的就好了,别像你爸爸那样,每次都说找到了真爱,到头来还不是人家早就有了恋人了。”老板娘樱看着自己的侄子,脸上满是苦恼的神色,似乎是在为自己的侄子的前途担心,想了一下之后,老板娘樱说道:“要不这样吧,阿寅,你干脆从明天开始在寅屋帮忙吧,店里最近也确实需要请个伙计,除了帮忙干活以外,正好可以送送外卖。阿寅你和你爸爸一样,都是个呆不住的性子。哎,也不知道你妈妈看上了你爸爸哪一点了,要是有个姑娘同样也看上你就好了。”

    “妈妈应该是看上了爸爸的善良、热情和豁达吧,毕竟妈妈是……”阿寅提到自己的父母,神情变得有些怀念。而一旁的老板娘樱则打断了他的话。

    “你妈妈的事不是让你不要再提了吗!”老板娘樱四处看了看见店里没有客人,外面也没有人偷听,这才压低声音说道:“你妈妈的身份是可以乱说的吗?现在东京警视厅的对策室正在满东京的抓像你妈妈那样的人,虽然你只有一半的血统,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抓你!”

    “没事的,樱姑姑。对策室也只是抓犯罪分子而已,我遵纪守法警察怎么会抓我。”阿寅有些不在乎的宽慰着自己的姑姑,想了一下之后还是接受了自己姑姑的好意:“既然樱姑姑你这么说了,那我从明天起就来帮店里送外卖吧。”

    “这就对了,男人就要先有一份工作了,才能找到喜欢你的姑娘。”老板娘樱听见阿寅答应从明天开始留在店里帮忙,脸上露出喜色:“阿寅你之前说看上了一个姑娘,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呀?人家是做什么的你知道吗?改天带回来让姑姑看一看啊。”

    “我知道了,樱姑姑,我会的!”阿寅大口的咬着草团子,脸上堆满了幸福的笑意,却不敢告诉老板娘樱,自己只是见过针女一眼而已:“樱姑姑你的手艺还是这么好啊,吃过那么多草团子,还是柴又这里姑姑你做得最好吃!”

    “你喜欢吃就多吃一点,别的没有,阿寅你要吃草团子,多少都有。”老板娘樱看着似乎是饿坏了的阿寅,有些心疼:“阿寅你今天晚上就住在姑姑这吧,以前你爸爸睡的那个房间正好可以给你用。明天也好早点起来,和满男一起干活。”

    “好的,樱姑姑!”阿寅咽下自己手中的团子,笑着答应了自己的姑姑。

    ————————————————

    第二天一早,阿寅早早的起床开始跟着自己的姑姑和姑父还有表哥满男一起忙碌起来。阿寅虽然很想帮姑姑和姑父一起做草团子,但是笨手笨脚,又没有学过怎么做草团子的他很快被姑姑赶到一边,跟着自己的表哥满男一起收拾着店里的桌椅。

    很快,阿寅和满男便完成开店的准备,而老板娘樱则在和自己的丈夫阿博认真制作着今天要卖的草团子。寅屋制作的草团子,用的是艾蒿的叶子作为原料,因为没有添加任何防腐剂,所以是不能隔天再吃的,因此所有的草团子都必须是每天早上由老板娘樱亲手现做。

    阿寅姑姑家的这家草团子店位于东京东北部的葛飾区,一个名叫柴又的小地方。这块地方比较偏僻,在柴又的东边有一条叫做江户川的河,河东边就是松户市了。因此这里没有大都市的感觉,更象县城一类的地方,到东京市里要坐城铁。

    因此阿寅的父亲常常用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来介绍自己:“我生长在东京的葛饰柴又,是帝释天的水把我养大,姓车,名寅次郎,大家都叫我‘疯疯癫癫的阿寅’。”而阿寅的名字也是因为自己父亲经常挂在嘴边的这句话而来。

    柴又最有名的就是帝释天神社了,也被叫做柴又帝释天,然而正式的名字是经荣山题经寺。而阿寅姑姑家的草团子店,就坐落在帝释天神社的参道上。这是一条已经有几百年历史的老街,街上还保留东京传统的风貌,因此经常有游人到这里游玩,因此阿寅姑姑家的草团子店每天生意都很好。

    在和满男一起打扫完寅屋的卫生之后,阿寅又和满男一起将老板娘樱做好的草团子从厨房搬出来,放到摆在路边的柜台里。虽然有客人会进店吃,但像草团子这样的小吃,更多的人是买了之后拿在手上边走边吃。近些年随着商业的发达,也开始有一些不愿意出门的人通过电话叫外卖,送货上门了,而阿寅的工作,便是给这些打电话来叫外卖的客人送货上门。

    骑上店里的电动车,阿寅将自己的棒球帽换成头盔,在满男确认了要送的货都放好了之后,阿寅才骑着电动车出发了。

    帝释天参道这条老街上的人基本上都是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的老住户了,大家都十分的熟悉,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更是看着阿寅长大的,连对他父亲寅次郎也十分的了解。因此看着阿寅骑着挂着寅屋的靠旗的电动车出去送外卖,大家在热情的和他打着招呼的同时,也纷纷好奇,“疯疯癫癫的阿寅”的儿子怎么会认真的工作。

    然而阿寅并没有在意这些街坊们好奇的眼神,骑着电动车的他现在心里想着的就是认真的工作,好报答樱花姑姑一家对自己的关心。而且阿寅心里也有一些小心思,那就是像樱姑姑说的那样,好好地工作,攒一笔钱,然后娶一个美丽的妻子。

    想起之前见过的针女,阿寅不由得想着要是能娶到那么漂亮的姑娘做老婆就太好了。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歧视自己是个半妖,好像那天见到针女的时候,那只乌鸦说他们是掌控东京的九尾组,听上去似乎是个很了不起的妖怪组织,自己留在东京的话,应该就有机会再见到她了吧?

    阿寅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很快便骑着电动车到了今天要送货的地方,一间离帝释天参道并不太远的旧仓库门前。阿寅记得之前这间旧仓库一直是废弃的,小时候自己还来这里和满男一起玩过捉迷藏,把这里当成秘密基地,现在是被人修复了吗?阿寅打量着这间似乎被翻修过的旧仓库,敲响了仓库的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