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白粉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十二章 白粉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麻衣样,你知不知道娜娜敏干什么去了呀?”四下张望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看见的身影,有些忧心的斋藤飞鸟跑到白石麻衣身边,向她打听着桥本奈奈未的消息,斋藤飞鸟知道白石麻衣是和桥本奈奈未住在一起的:“怎么今天这么重要的活动都没参加呀?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腰伤又犯了呀?”

    因为之前接到了东北乐天金鹰队棒球比赛始球式以及现场表演的邀请,所以今天乃木坂46的成员们来到了东北乐天金鹰队的母公司乐天株式会社的总部,参加乐天株式会社的早会,并对她们乃木坂46参加始球式的活动进行决议说明。然而在这样重要的场合,作为乃木坂46八福神之一的桥本奈奈未却缺席了,这让一直很关心桥本奈奈未的斋藤飞鸟不由得感到担心,于是向和桥本奈奈未关系很好的白石麻衣打听着桥本奈奈未的去向。

    “阿苏卡你这么担心娜娜敏的吗?”白石麻衣一脸笑意的调侃着斋藤飞鸟,看着她有些脸红的小脸,笑着说道:“不过你不用担心哦,娜娜敏她很好,只是接到了一个电视剧出演的工作,所以今天不会过来哦。”

    “娜娜敏去拍电视剧了吗?好羡慕啊!”斋藤飞鸟听到桥本奈奈未去拍电视剧的消息,拍了拍自己的小胸口,放下了心里对桥本奈奈未的担心,脸上也浮现出羡慕的表情。

    而一旁的樱井玲香听到白石麻衣这么说,也好奇的向她问道:“娜娜敏拍电视剧?那要去多久呀?不会一直缺席活动吧?”同时樱井玲香心里也有些奇怪,为什么有成员缺席活动,她这个队长会不知道原因。

    “具体的时间不知道,不过整个7月份估计娜娜敏都不会来参加活动了。”白石麻衣有些寂寞的嘟起嘴,显然对桥本奈奈未离开这么久感到不高兴:“毕竟是NHK的大河剧呢,要求这么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大河剧?”这个消息如同重磅炸弹一样,让周围听到的成员们都惊叫起来,顿时引得周围乐天集团的员工侧目不已,一些人还投来了不满的目光。

    看着周围乐天员工不满的目光,作为队长的樱井玲香赶忙朝着周围的员工低头表示道歉之后,才压低声音小声的向白石麻衣问道:“麻衣样,你不是开玩笑吧?娜娜敏真的得到了NHK大河剧的出演机会?可是我没有听经纪人说起过这件事啊?况且就算是客串大河剧的话,也不需要整个七月都不来参加活动吧?不过真是好消息呢,我们乃木坂46也有成员可以客串大河剧了!”

    对于乃木坂46有成员可以出现在大河剧这种重量级的剧集上,樱井玲香心中充满了羡慕和对组合成长的自豪。

    “不是客串哦!娜娜敏拿到的是一个正式角色的出演机会呢!”白石麻衣的语气中带着一丝骄傲,脸上满是对桥本奈奈未能够出演大河剧的自豪,同时向樱井玲香解释着桥本奈奈未出演大河剧的具体情况:“娜娜敏告诉我说她因为有好几集都会有出演的原因,按照NHK那边大河剧拍摄期间演员不能离开片场的习惯,所以才整个七月都会待在剧组,没办法来参加乃木坂46的活动了。”

    “好厉害!”樱井玲香脸上满是惊喜和赞叹:“娜娜敏这是第一次出演电视剧吧?居然一开始就拿到这么厉害的资源,好羡慕啊!不过娜娜敏作为八福神之一,她不能来参加乃木坂46的活动的话,她位置要怎么办呀?运营那边有安排其他成员代役吗?”

    一方面是对桥本奈奈未能够出演大河剧的羡慕,但另一方面,身为队长的樱井玲香却还要考虑有成员缺席的情况下,组合要怎么展开活动。毕竟桥本奈奈未作为乃木坂46重要的八福神之一,如果缺席活动的话,无疑需要有其他成员来替补她的位置。

    白石麻衣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语气中带着不确定:“应该运营会安排吧,?其他的活动还好说,如果是要现场Live的话,娜娜敏的位置,能够代役的不多吧?”

    因为位置的不同,舞蹈的动作也会不同,再加上不同位置的走位,想要替代桥本奈奈未的位置,就必须熟悉这些内容。而在乃木坂46中,熟悉桥本奈奈未位置舞蹈和走位的人并不多,因此可供选择的代役人选也相对有限。

    “看运营安排吧,不过娜娜敏能够参加大河剧的出演,这对于我们乃木坂46来说可是非常不得了的事情呢!”樱井玲香虽然依旧为桥本奈奈未的缺席而担心,但是脸上却满是高兴的笑容:“下次见到娜娜敏就是"nv you"桥本了,要找她签名了呢!”

    “哈哈哈,那样的话,我要赶紧让娜娜敏给我多签一点,拿到网上去卖的话,可是会值不少钱呢!”白石麻衣听到樱井玲香这么说,也跟着调侃着桥本奈奈未。

    “可是娜娜敏不在的话,‘乃木坂阴阳寮’这个节目里,去灵异现场进行驱魔的四个成员里就缺了一个人了呀,娜娜敏在节目里的这个位置,不懂阴阳术的其他成员替补不了吧?”西野七濑却有些忧虑的担心着。

    “乃木坂阴阳寮”这个节目虽然只是次黄金时段的节目,但因为其真实的灵异事件和青春靓丽的少女驱魔师这样的内容,如今已经拥有者相当高的人气,以及可以比肩一些人气稍差的黄金时段节目的收视率。因此,桥本奈奈未如果缺席,代役成员表现不佳的话,对节目无疑会造成一定影响。

    听到西野七濑的担忧,白石麻衣的目光转向一旁同样听到这句话,却显得跃跃欲试的生驹里奈,对西野七濑说道:“不用担心的哦,娜娜赛。你别忘了,当初千夜桑可是在我们乃木坂46挑出了五个有天赋的成员哦!”

    被白石麻衣这样一提醒,西野七濑才看向一旁的生驹里奈,想起来她同样被千夜认为有学习古流剑术的天赋。只是之前生驹里奈一直没有开始学习,这才让西野七濑忽略了生驹里奈的存在。不过从今年年初,生驹里奈从秋田县的老家回来之后,已经找到了之前千夜向她所问的问题的答案,开始跟随千夜学习古流剑术,并且极为正式的按照古礼拜千夜为师。为此,生驹里奈的爷爷,矢岛生驹氏的当主生驹重孝更是亲自来到东京,见证了自己孙女的拜师仪式。

    “可是一库马酱的话,她今年才开始向千夜桑学习落樱流吧?”西野七濑皱了皱眉头,看着生驹里奈,眼神里流露出担心:“她的剑术的话,能够应对现场的状况吗?万一被妖魔伤害到了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对节目造成的影响先不说,妖魔的攻击可是会对一库马酱造成很大的伤害的!”

    “不用这么担心啦,娜娜赛。”白石麻衣脸上挂着无所谓的笑容,对西野七濑说道:“凭借你和我的阴阳术还有卡兹咪的剑术,已经足够应付妖魔了。一库马酱可以和‘香蕉人’桑一起看监视器,不用和我们一起去现场的。”

    白石麻衣的话虽然是为了生驹里奈着想,但依旧让生驹里奈心里一阵难受。在自己丢了Center之后,连上节目都要被照顾了吗?想到这里,生驹里奈不由得暗恨自己为什么要在回老家问了爷爷之后,才弄明白千夜提出的问题的答案。以至于自己在今年才开始和高山一実还有西野七濑她们一起跟随千夜一起学习落樱流的剑术,到现在都还不能实战。

    “落樱流剑术光靠练习是学不会的,一库马酱到现在为止进境缓慢,也是因为她缺少实战的原因。”然而西野七濑却有不同的意见:“卡兹咪之所以现在剑术水平那么高,除了她之前多年练习剑道的基础以外,更是因为她和我们一起经历了大量的实战,所以实力才会突飞猛进。一库马酱好不容易有这样一次实战的机会,不能让她就这样看监视器,错过这一次的机会。”

    西野七濑说到这里看着站在身旁的生驹里奈,心里一方面想让生驹里奈参与节目,从而获得宝贵的实战机会,但另一方面又担心她无法应对可能遭遇的妖魔的攻击,因此陷入了犹豫之中。

    “娜娜赛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还是看一库马酱自己的选择吧。”白石麻衣点着头,她看出西野七濑内心的犹豫,于是看向生驹里奈,询问着她自己的意见:“一库马酱,你是愿意和‘香蕉人’桑他们一起看监视器,还是愿意和我们一起去对付妖魔呢?”

    “我要保护娜酱!”生驹里奈抱住西野七濑,脸上神情认真的对白石麻衣说道:“我选择和麻衣样你们一起去对付妖魔,我学习古流剑术不是为了坐在监视器前面看你们战斗的!”

    “那就这样说定了!”白石麻衣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我先和运营那边打个招呼,然后再去和节目组说。”

    “谢谢,麻衣样!”生驹里奈见白石麻衣敲定了这件事,赶忙放开西野七濑,朝着她用力鞠了一躬。

    这时樱井玲香看着乐天集团的早会已经开始,赶忙对她们喊道:“大家集合了,到我们入场了!”

    听到樱井玲香的喊声,白石麻衣赶忙和西野七濑还有生驹里奈一起,同其他成员们排好队,走进了乐天集团的早会会场。

    ——————————————

    “又是一个脸被夺走的少女。”土御门晴香有些反胃的用手绢捂住口鼻,遮掩着案发现场那浓烈的尸臭味。

    因为已经是夏季的原因,现场的尸体已经开始**巨人观化,并伴随着浓烈的尸臭。这让虽然是对策室情报课副课长,但本质还是少女的土御门晴香感到极为难受。

    “课长,你要是不舒服的话,还是去车里等吧。”站在土御门晴香身边的一名对策室警员对土御门晴香劝道。

    土御门晴香收起手绢,摇了摇头:“不了,有些东西必须要在现场看,才能够了解。”土御门晴香拒绝了下属的提议,坚持留在了案发现场。在土御门晴香看来,身为情报课的副课长,如果连案发现场都受不了,又如何在属下面前树立威信?更何况面对妖魔犯罪,现场残留的一些痕迹,是必须亲眼见到才能够发现的。

    强忍着恶心,土御门晴香仔细检查着地上四肢已经开始肿大的尸体。

    尸体的面部整个皮肤都已经被剥离,因为开始**的原因,暴露在外的血肉颜色已经有些暗沉,几只苍蝇正在上面爬着。两只眼睛也因为眼睑随着整张脸皮被剥离,以及体内组织液**产生的气体影响而凸出眼眶。因为**的原因,眼球里的晶状体以及开始浑浊,这让两只眼球都看上去一片灰白。死者活着的时候曾经灵动的两只眼睛现在如同死鱼眼一样难看,但土御门晴香却能够从这双眼睛里感受到浓浓的不甘和对生的向往。

    “从死者的衣物来判断,应该是附近高中的女高中生。已经让人根据校服的样式去附近高中调查死者的身份了,不过结果可能要过一阵子才能出来。”刚才劝阻土御门晴香的对策室警员因为穿着对策室制式盔甲的缘故,有些别扭的蹲在土御门晴香旁边对她报告着:“死者衣衫整洁,没有遭到过性侵犯的痕迹。除了被剥掉的脸皮之外,死者身上没有其他外伤,财物也都还在死者身上,初步可以排除抢劫的嫌疑。至于进一步的死因,还需要送去尸检之后,才能够得出结论。”

    “不用那么麻烦了,是白粉婆,是我们对策室负责的范围。”土御门晴香用带着橡胶手套的手指擦过死者面部伤口的边缘,看着手指上的白色粉末,肯定的说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