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雪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七章 雪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九尾组所在的仓库门口,青坊主拄着锡杖,看着被赤鬼和青鬼一起扛回来的巨大的冰茧,皱了皱眉头看向了带队的妖刀姬和发鬼,问道:“怎么感觉没有大妖怪的气势,这只雪女出了什么问题?”

    “不用担心,只是被封印关的太久,力量被消磨了而已。”发鬼心疼的摩挲着自己手中的骷髅,只见之前长满头发的骷髅,现在有一小半的头发已经断掉了,骷髅上面还有一小片没有融化的冰霜。这个骷髅是发鬼本身实力的体现,现在出现的损伤,足以让发鬼心疼很久了。

    青坊主看着发鬼手中的骷髅上的冰霜和伤痕,点了点头,接受了发鬼的解释。以发鬼已经达到大妖怪的实力,如果是普通的雪女,即便是在北海道这种冰雪笼罩的雪女主场,也不至于受到这么大的伤害,可见这只雪女确实实力强大。

    “这只冰茧又是怎么回事?”看着眼前这个需要赤鬼和青鬼一起才能抬起来的巨大冰茧,青坊主虽然能够从力量和妖气上感觉出这是一只雪女,但从形象上来说,差的实在有些远。

    跟随妖刀姬和发鬼一起前往北海道的武斗干部之一的鬼武士把自己的脑袋从脖子上拔了下来,如同夹着头盔一样用一只胳膊夹在腋下之后,才用从胸腔里发出来的声音说道:“这是发鬼为了抓它使用的头发,它只是把发鬼的头发冻成了冰块而已。”鬼武士用另一只手指着冰茧说道:“这只雪女被封印关的太久,已经神志崩溃了。我们把它放出来的时候,它已经疯了。虽然实力还保留着仅比大妖怪差一线的水平,但没有理智的它和一只疯狗差不多,虽然费了一番手脚,但还是被发鬼抓住了。”

    听完鬼武士的话,青坊主这才舒展开眉头,对妖刀姬和发鬼还有其他妖怪说道:“能够抓到这只雪女,便足以向白石大人交差了。赤鬼、青鬼,把它抬进去放好,待我回复白石大人之后,我们再来想办法让它恢复大妖怪的力量,然后抽取它的精华。”

    “是,青坊主。”赤鬼和青鬼点了点头,虽然它们两个仅仅只比大妖怪弱一线,两人联手足以对抗大妖怪,但是面对现在执掌九尾组的青坊主,即便是脾气暴躁的鬼族,也十分识相的表示着恭敬。

    在赤鬼和青鬼扛着冰茧走进仓库之后,青坊主对妖刀姬和发鬼说道:“几位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妖刀姬依旧面无表情,冲青坊主微微点了点头,便挎着自己的野太刀走进了仓库。发鬼和鬼武士还有其他干部也在同青坊主简单的交谈了几句之后,便各自去休息了。这趟北海道之行,严寒和冰雪,让这些即使拥有大妖怪的实力的妖怪们,也颇感劳累。

    ——————————————————

    “白石大人,青坊主让我来告诉您,礼物已经准备好了。”八咫乌停在白石麻衣面前的窗台上,啄了啄自己的翅膀,梳理了一下羽毛之后,向她说道。

    白石麻衣赶忙偷瞄了一眼在客厅里锻炼着腹肌的桥本奈奈未,见她注意都击中在锻炼上,于是放下心来,小声的向八咫乌问道:“你们抓到大妖怪了?在哪里抓的?是什么妖怪?”

    八咫乌恭敬的向白石麻衣回答道:“是在北海道抓到的一只雪女,只是因为这只雪女之前被封印的太久的缘故,已经神志崩溃并且实力被封印消磨的跌落大妖怪的境界了。”说到这里,八咫乌看到白石麻衣眉头一皱,赶忙补充道:“不过青坊主大人说,请白石大人给他几天时间,他会让这只雪女恢复大妖怪的实力,不会耽误白石大人交托的任务的。”

    白石麻衣听了八咫乌补充的话,这才舒展开眉头,满意的点了点头。在抓了一把摆在窗台上的葡萄干喂给八咫乌之后,白石麻衣满意的对它说道:“八咫,你传话给青坊主,告诉他,务必在娜娜敏生日之前把一切都准备好。另外那只雪女,一定要保证它拥有大妖怪的实力,并且能够提升它的力量的话,力量越强越好!”

    “小的明白,请白石大人放心,青坊主大人不会误事的。如果大人没有其他吩咐,小的就告辞了。”吃完白石麻衣喂给自己的葡萄干,八咫乌向白石麻衣点了点头,得到她的允许之后,便用自己的三条腿一蹬,展翅飞走了。

    白石麻衣目送着八咫乌消失在夜幕之中,小心的关上了窗户之后,才回到了客厅里,此时桥本奈奈未依旧在使用着腹肌滚轮趴在地上锻炼着自己的腹肌。

    看着龇牙咧嘴的桥本奈奈未和蹲在一旁一边吃水果一边为她计数的小白,白石麻衣好奇的问道:“娜娜敏,你这个腹肌滚轮真的有效果吗?看你这么辛苦,别又腰伤犯了。”

    桥本奈奈未吃力的挺起腰,借助胳膊的力量将滚轮往回拉着,然后又趴了下去之后才喘着粗气对白石麻衣说道:“安心啦!上次只是我做的太急了,才会把腰拉伤的。麻衣样你给我揉了一下以后不就好了?没事的!”

    “娜娜敏你还好意思说上次的事!”听到桥本奈奈未逞强的提起上次的事情,白石麻衣生气的走过去,在她的腰上拍了一巴掌,成功的让桥本奈奈未惨叫出声之后说道:“要不是我用妖力替你治疗肌肉拉伤,你第二天就要拄着拐杖去参加握手会了,你还好意思说!”说完白石麻衣便用力的蹂躏着桥本奈奈未的腰,但一旁的小白却看的很清楚,白石麻衣虽然揉的很用力,但手掌上却附着着妖力,在为桥本奈奈未舒缓着腰部的疲劳。

    “啊啊啊!痛啊!麻衣样,我知道错了!放手啊!”桥本奈奈未在白石麻衣的“毒手”之下,顿时感到自己的腰部一阵酸、麻、痒、痛,于是大声的哀嚎起来。

    白石麻衣听到桥本奈奈未这么说,又大力的揉搓了几下之后,这才放过桥本奈奈未,对她说道:“下次再弄伤了,别想我在帮你治疗,让你疼死算了!也好让娜娜敏你长点记性,免得你又糟蹋自己的身体。”

    “真是的,麻衣样你干嘛这么用力嘛!”桥本奈奈未揉着自己的腰部,从地上爬起来对白石麻衣说道。虽然知道白石麻衣是在为自己好,但是腰上如同针刺一样痒痛和酸麻的感觉,确实让桥本奈奈未感到难以言喻的酸爽。

    白石麻衣看着揉着自己腰的桥本奈奈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之后,这才将自己的手掌贴上桥本奈奈未的后腰,收回了自己用来刺激她腰部的妖力,解除了桥本奈奈未腰间的刺激。

    桥本奈奈未感受到自己腰间如同针刺一样的酸麻和痒痛随着白石麻衣覆盖在自己后腰上的手掌而消退,于是长舒了一口气,靠在了白石麻衣的怀里,一脸舒爽的说道:“就知道麻衣样你对我最好了!”

    “最好?比千夜还好吗?”白石麻衣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桥本奈奈未,轻轻的环住了她的肩膀,向她问道。

    桥本奈奈未听到千夜的名字,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涩,嘿嘿直笑着说道:“你们两个不一样嘛,虽然都是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人,但是你们两个是无法比较的。在我心里,你们都是对我而言同样重要的家人。”

    听了这句话,知道对桥本奈奈未而言最重要的便是家人的白石麻衣心中感动,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让桥本奈奈未靠的更舒服一点之后,对她问道:“娜娜敏,你这样锻炼腹肌是为什么呀?嫌自己身材不够好吗?我觉得你的身材已经很好了呀?”

    桥本奈奈未摇了摇头,一脸羞赫的说道:“是为了过几天我生日的事情做准备啦!”

    “为了生日做准备?娜娜敏你生日是打算干嘛呀,需要锻炼腹肌?”白石麻衣一脸的不解。

    “我之前不是和千夜约定,要在20岁生日的时候,把自己交给他吗?”在白石麻衣的追问下,桥本奈奈未一脸羞赫,但还是期期艾艾的说道:“我在网上查了,做那种事主要是靠腰部,所以就想事先锻炼一下嘛!”

    “娜娜敏你是在哪里查的呀?做那种事情要用腰也是男人的腰呀!”白石麻衣听到桥本奈奈未的话哑然失笑,逗弄着桥本奈奈未问道:“娜娜敏你这么关心这种事,是不是特别想和千夜一起做这种事情呢?”

    看着白石麻衣一脸促狭的笑容,桥本奈奈未虽然脸上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但还是忍着羞意对白石麻衣问道:“和千夜约定好了嘛!我这不是想做点准备吗?人家都说第一次如果体验不好的话,是会影响夫妻的关系的。”桥本奈奈未这样说着,忽然小声的对白石麻衣问道:“麻衣样,做那种事到底是什么感觉呀?你教教我好不好?”

    “要死了!娜娜敏!”白石麻衣赶忙将桥本奈奈未推开,一脸害羞的别过脸去说道:“这种事情怎么教嘛!”白石麻衣虽然这样说着,但最终还是挨不过桥本奈奈未的哀求,同意教她。至于怎么教,便不足为外人道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