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二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位小姐,你暂时不能进去。”在此间大社门前,桥本奈奈未被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拦了下来,而在他旁边是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桥本奈奈未,并且做同样打扮的黑西装男子。

    桥本奈奈未疑惑的看着这些耳朵上带着真空耳麦的黑西装男子,皱了皱眉头之后对拦住她的这名黑西装男子问道:“请问是怎么回事,神社不能参拜了吗?”

    “内阁总理大臣阁下正在拜访神社的主人,为了安全起见,只能有劳小姐你等一等了。”这名黑西装男子打量了一番桥本奈奈未,似乎看她只是一名少女而觉得她没有威胁,于是向她解释着原因。

    桥本奈奈未听了这名黑西装男子的解释,明白过来眼前这些黑西装的男子都是首相的安全警卫,于是点了点头之后退到了一旁。虽然退到了一旁,但桥本奈奈未还是好奇的打量着这些穿着黑西装的警卫们,他们当中除了普通西装打扮的警卫之外,还有几名提着剑袋的警卫在警惕的打量着四周。这些提着剑袋的警卫虽然同样穿着西装,但桥本奈奈未感觉得出来,他们比那些普通的警卫给她的感觉要危险的多。而且桥本奈奈未看的出来,那些剑袋力里装着的都是武士刀,这让她深感疑惑,首相的警卫还在使用武士刀这种传统的武器吗?

    就在桥本奈奈未疑惑的时候,千夜和细川护熙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随着细川护熙的出现,这些警卫瞬时紧张起来,他们在细川护熙周围组成护卫阵型,警惕的打量着四周。那些提着武士刀的警卫都将手中剑袋的缠绳解开,将手中的武士刀靠在了腰际,以方便自己随时拔刀。而那些普通警卫则解开了西装的衣扣,将右手隐隐探入衣服里,桥本奈奈未根据电影里的情节猜测,他们的西装下面应该就是他们的配枪。

    那名之前拦住桥本奈奈未的黑西装警卫此时也将右手伸进了衣服里,严肃而紧张的盯着桥本奈奈未,神情紧张。身为首相的安全警卫,他们不能放过任何可能的威胁,即便眼前这只是一个“无害”的小姑娘。

    桥本奈奈未并不介意这名警卫对她的警惕,毕竟这是对方的工作,她只是好奇的打量着走在千夜身旁的细川护熙,这位新任的日本首相。细川护熙看上去只是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人,虽然很精神,但与走在他身旁的千夜比起来,就要显得不起眼的多。可是桥本奈奈未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久居上位的上位者身上才能具备的气势,正是这股气势让桥本奈奈未知道,这个看上去有些普通的老人,正是此刻执掌着这个国家的人。

    千夜和细川护熙走出此间大社,站在鸟居前,细川护熙朝着千夜微微鞠了一躬之后,感谢的说道:“千夜桑,这次的当选多亏了你的帮助,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护熙桑客气了,这件事我也只是推波助澜而已,无需这么客气。”千夜正同细川护熙客套着,却正好看到了等在一旁的桥本奈奈未,不由得眼神停顿了一下。细川护熙注意到了千夜的眼神,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正好看到了在向千夜挥手的桥本奈奈未,于是好奇的问道:“千夜桑,这位是?”一边问着,细川护熙一边示意一旁的警卫让桥本奈奈未过来。

    看着桥本奈奈未被警卫放行,走到自己面前,千夜笑了笑对细川护熙解释道:“这是桥本奈奈未,我的另一位弟子。”然后又对桥本奈奈未介绍着:“娜娜敏,这位是细川护熙先生,细川家的家主,现任内阁总理大臣。”

    桥本奈奈未听了千夜的介绍,赶忙向细川护熙行礼道:“你好,细川首相。”

    “你好,桥本小姐。”细川护熙也微微向桥本奈奈未点头致意,笑了笑之后对千夜说道:“千夜桑请留步,在下就告辞了。”

    “那就恕不远送了,护熙桑。”千夜点了点头,同桥本奈奈未站在一起,看着细川护熙在大批警卫的簇拥下,坐上专车离开了。

    “总算是走了,真是不喜欢与这些政客周旋啊。”千夜转动了一下脖子,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脖子,向桥本奈奈未问道:“娜娜敏你怎么来了,今天工作已经忙完了吗?”

    “今天主要是杂志的摄影工作,因为拍的比较顺利,所以很快就忙完了。”桥本奈奈未看着离去的首相专车,好奇的对千夜问道:“细川首相来拜访你是有什么事吗,千夜?”

    “没什么,他只是为了我帮助他说服华族支持他参选首相的事情来感谢我而已。”千夜冲桥本奈奈未招了招手,便同她一起朝着此间大社内走去,一边走一边向她解释着:“护熙桑他是华族推出来的代表,即便没有我帮忙,他也能够获得华族的支持,只是想要当选首相可能没有这么容易而已。之前麻衣样陪我去的那个应酬,就是护熙桑组织的,他想借助我在华族中的声望来帮助他获得华族的支持。碍于细川家是玉子的后裔,我也只好帮他了。”

    “那细川首相他岂不是娜娜赛的后代?”桥本奈奈未脸上顿时露出一副促狭的笑容,好奇的对千夜问道:“那娜娜赛知道这件事吗?细川首相知道娜娜赛是玉子的转世吗?”

    “麻衣样知道这件事,是上次她陪我去参加华族聚会的时候我告诉她的。”千夜看着桥本奈奈未脸上促狭的笑容,也笑了起来:“娜娜赛如果去查过玉子的生平,那么她也应该知道这件事了。护熙桑的话,我不告诉他的话,他不会知道这件事。”

    桥本奈奈未点了点头,不再关注这个问题,忽然又想起刚才看到的拿着武士刀的警卫,于是奇怪的向千夜问道:“对了千夜,我刚才看到细川首相身边有一些拿着武士刀的警卫,那是怎么回事呀?现在还有人用武士刀吗?如果遇到袭击的话,他们手上的武士刀没有枪械有用吧?”

    “那是细川家的武士。”千夜和桥本奈奈未一起穿过庭院,扶着她的手走下楼梯来到地下道场:“他们是从战国时代便是细川家的谱代家臣,从小接受专门的武士训练,长大之后便成为家主的护卫。虽然依旧使用武士刀这种传统的武器,但因为接受了专业的武士训练,他们所拥有的战斗力却并不比现代的警卫差。而且他们出现在护熙桑身边,也是细川家家主的威仪,同时也是为了对抗妖魔。”

    “对抗妖魔?武士也可以对抗妖魔的吗?”桥本奈奈未抓着千夜的手走下楼梯,一边穿过地下道场的走廊,一边向千夜问道:“不是只有阴阳师才可以对付妖魔的吗?”

    “在古代,除了阴阳师之外,还有僧侣、巫女、神官和武士同样可以对抗妖魔的。”千夜拉开茶室的门扉,与桥本奈奈未一起坐到矮桌前之后才对她解释道:“僧侣、巫女和神官和阴阳师区别不大,都是依靠法术来对抗妖魔,我们暂且不提。武士则是通过长久的训练,依靠精湛的武艺来对抗妖魔。娜娜敏你应该还记得在‘此间’见过我的幻影所使用的剑术吧?”

    “那次我差点没命,这种事怎么可能忘记!”桥本奈奈未没好气的白了千夜一眼之后说道:“不过想要拥有千夜你那时候使出来的剑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吧?在面对你的剑术的时候,我好像真的看到了冰雪和樱花,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人,除了你以外,真的还有其他人能够做到吗?”

    正当千夜想要回答桥本奈奈未的问题,这时若蝶托着放着茶壶的托盘走了进来。

    “若蝶小姐,你回来了?”桥本奈奈未高兴的看着若蝶,惊喜于她的出现。

    若蝶放下茶壶,替桥本奈奈未和千夜倒好了茶水之后,才朝桥本奈奈未行了一礼笑着说道:“小女子前些日子得主人允许,处理了一些私事,有劳桥本小姐挂念了。”

    “没关系,若蝶小姐你回来了就好。”桥本奈奈未笑眯眯的看着若蝶,显然很高兴能够再见到她:“我开始还以为你因为上次的事情,被千夜处罚了呢。”

    听到桥本奈奈未这么说,若蝶掩嘴轻笑一声之后,看了看千夜才对桥本奈奈未说道:“桥本小姐多虑了,上次的事情主人虽然生气,但也还不至于责罚小女子。小女子只是去处理一些私事而已,说起来还没有恭喜桥本小姐你成了主人的妻子呢。”说到这里,若蝶忽然后退了一步,朝着桥本奈奈未行了一个大礼之后,才认真的对着桥本奈奈未说道:“婢女若蝶,参见主母。”

    “若蝶小姐,不用……”桥本奈奈未急忙伸手想要扶起若蝶,却被千夜按住了肩膀。

    桥本奈奈未回头看了一眼千夜,却见千夜认真的看着她:“娜娜敏,礼不可废。若蝶是我的侍女,你是她的主母,她向你行礼不仅仅是一种礼仪,也是一种仪式。”

    听到千夜这样说,桥本奈奈未才按捺住自己别扭的心情,生受了若蝶的这一礼。直到若蝶起身,桥本奈奈未才奇怪的向千夜问道:“千夜,你刚才说仪式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又是法术吗?”

    “这不是法术,而是咒。”千夜翘起嘴角对着桥本奈奈未微微一笑:“若蝶的这一礼既是礼仪也是仪式,它是一个契约,也是一个束缚。若蝶承认了你是她的主母,这不仅仅是口头上的称呼而已,更代表着一份约束。不过这些事即便我现在解释给你听,你也无法理解它的意义。所以你只要知道,下一次再碰到像上次那样的事的时候,你可以直接命令若蝶,而她无法违抗就可以了。”

    “所以这是一个契约吗?”桥本奈奈未似乎有些听懂了,但又仿佛什么都没听懂,皱着眉头想了一下之后看向千夜,似乎想要刨根究底。

    千夜宠溺的揉了揉桥本奈奈未的头发,将她漂亮的短发弄乱之后,才捏了捏她高挺的鼻子:“你就当它是一个契约好了,不用多想,娜娜敏你只用明白你能像我一样命令若蝶就可以了。”

    桥本奈奈未不高兴的拍开了千夜捏住她鼻子的手,鼓起脸颊,如同一只圆滚滚的河豚鱼一样看着千夜:“千夜,不许再捏我的鼻子,我会生气的!”

    千夜看着桥本奈奈未可爱的样子,嘴角浮现出一丝坏笑,忽然用力将桥本奈奈未的身体推倒在茶室的地板上,一只手撑在桥本奈奈未脑袋旁边,而另一只手则捏住了桥本奈奈未的双手,整个人压在了她身上,用侵略的目光看着桥本奈奈未因为倒在地上而变得突出的胸口。

    “千夜,你…想干什么?”桥本奈奈未被千夜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有些害怕,忐忑的向他问道。虽然早已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但桥本奈奈未却不想就这样将自己交给他,而且也不是在这种环境下:“我们不是说好要等到我生日那一天的吗?而且若蝶还在看着我们呢!”

    “我只是想先吃一点餐前的甜点而已。”千夜的脸上坏笑更甚,轻轻的啄了一下桥本奈奈未的嘴唇,低着头在她的耳畔说道:“娜娜敏你实在太可爱了,可爱的让我已经有些忍不住了。至于有人看着,麻衣样生日那天,你不是和娜娜赛看我和麻衣样看的很起劲吗?”

    “那怎么一样!”桥本奈奈未害羞的挣扎着,却不知道她这副羞怯的样子,却更加勾起了千夜的欲火:“如果你们不是在温泉池里做那种事情的话,我和娜娜赛怎么可能看活春宫!你还好意思说!放开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想这样!”桥本奈奈未一边挣扎着,眼睛里已经有泪水渗出。

    千夜看着快要哭出来的桥本奈奈未,忽然放开了她,有些愧疚的说道:“对不起,娜娜敏,我不该强迫你的。”说着便疼惜的替桥本奈奈未擦去眼角的泪珠。

    “不,是我的关系。”桥本奈奈未抓着千夜的衣襟,坐起身子靠在他怀里,轻声说道:“我会把自己交给你的,但是现在,我真的没有准备好。千夜,给我一点时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