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风渐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五章 风渐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静海和尚的带领下,千夜和土御门晴香以及姑获鸟跟着他来到了一间禅房之前,在静海和尚打开门之后,三人便走了进去。

    依次坐定之后,静海和尚虽然心中急切想要知道自己师傅当年圆寂的真相,但还是做足了礼数之后才向千夜问道:“这位施主,家师当年因何圆寂,有劳烦请告知。”一旁姑获鸟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静海和尚这幅做派,也只能坐在一旁,按捺住自己焦躁的心情。

    “令师当年圆寂,确实与在下有关。”千夜不疾不徐的看着静海和尚,缓缓的诉说着昔日的往事:“六十多年前,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对海对面的中国发动入侵。当时除了政府和军队以外,日本的修行界也想借此机会前往神州之地掠夺修行资源。以土御门家和本愿寺为首的日本修行界,为此特意组织了一批修行者加入军队服役,以替军队效力作为交换,换取军队协助他们掠夺中国的修行资源。”

    “这就是六十多年前,土御门家险些被灭门的原因?”听到千夜说起当年的事情经过,土御门晴香忽然想起土御门晴空和她说过六十多年前土御门家曾经做过一件错事而被人几乎灭门断绝传承的事情,于是有些紧张的开口向千夜问道。

    千夜点了点头,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冷笑:“不错,当年你们土御门家作为唆使日本修行界入侵中国的罪魁祸首之一,若不是还需要你们看守羽衣狐的封印,又怎会只是被斩断传承这么简单。”千夜的话语顿时让土御门晴香感到一阵不寒而栗。

    “那家师的死也与此事有关吗?除了我几位师兄被强征入伍之外,我们清凉寺并未参与入侵中国一事啊?”静海和尚听了千夜所提到的往事,有些疑惑不解的问道。

    “就是你那几位师兄的原因。”千夜看着静海和尚,向他说出了真相:“清凉寺原本也是修行界的一脉,属于净土宗的传承。你几位师兄被本愿寺的和尚蛊惑,意欲参与到对中国修行资源的掠夺当中,又担心你师傅不允许,于是便串通军队的人,演了一出强征入伍的把戏给你师傅看。”

    “这不可能,几位师兄不是这样的人!如果我清凉寺有修行传承的话,为什么师傅从来没有告诉过我?”骤然听闻当年的真相,对自己几位师兄一直信赖有加的静海和尚顿时感到难以接受,打断了千夜的话,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

    千夜笑了笑,看向一旁的姑获鸟说道:“你若是不信,可以问问这只小鸟儿,你清凉寺是不是属于修行界的一脉。若不是你师傅修为精深,你以为是什么人讲经都能够度化生灵,开启灵智,让其具有佛性的吗?”

    虽然千夜的眼神依旧让姑获鸟有些害怕,但她还是认真的对静海和尚说道:“确实是这样的,静海。当年若不是慧空大师以精湛的佛法修为为我讲经,我也不可能那么早便开启灵智。”说完,姑获鸟又看向千夜,眼神变得有些捉摸不定,犹豫了一下才向千夜问道:“当年的慧空大师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当时确实听到了你和慧空大师起了争执,然后在你走后,慧空大师就圆寂了。以慧空大师的佛法修为他不可能那么早圆寂的!”

    姑获鸟的话,让静海和尚和土御门晴香的目光都看向了千夜。

    “慧空和尚是愧疚而死的。”千夜想起了那个意图用佛法化解自己身上的戾气的老和尚,眼神里罕见的流过了一丝感伤:“当年我见到慧空和尚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几个徒弟瞒着他加入了侵华日军的事情,一直以为他们只是被军队强征入伍。当我告诉他真相之后,那老和尚便感到无比的愧疚,觉得自己该为那些无辜死难的民众以及那几个徒弟的死附上责任。所以他才会自断心脉,用自己的一条性命来赎罪。”

    ————————————————————

    西野七濑逗弄着被营救出来的婴儿,有些无聊的等着千夜。

    “也不知道师傅到底要和他们讲什么,怎么这么久都还不出来。”西野七濑有些抱怨的嘟起嘴向一旁的目暮警视问道:“目暮警官,这个偷盗婴儿的妖怪会被逮捕吗?”

    “西野小姐不用担心,这只妖怪在被逮捕之后,会受到法律的公正审判。”因为案件已被顺利解决,目暮警视原本严肃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笑容。

    听到目暮警视这么说,西野七濑不由得点点头,但她想了一下之后,又眉头微蹙的问道:“但是妖怪的话,普通的监狱是很难关押的吧?目暮警官你们是怎么保证这些妖怪都能够被关押起来,乖乖服刑的呢?”说着,西野七濑还偏了偏脑袋,一脸疑惑的看向目暮警视。

    看着西野七濑偏着脑袋的可爱样子,一旁的佐藤警官已经按捺不住身为一个偶像宅想要亲近自己偶像的激动心情,热情的开口向西野七濑解释道:“西野小姐不用担心,在千叶先生的支持下,我们对策室已经建造了一件专门用来关押妖魔和修行者的特殊监狱,这间特殊监狱内布置的大型结界足以让这些被关押的妖怪或者修行者乖乖的服刑了。”

    见佐藤警官主动向西野七濑解释,目暮警视在心中感叹了一番年轻真好之后,更坚定了下次一一定要让交通部交通课的宫本警官为佐藤警官介绍一个对象的想法,偶像宅什么的,实在是太有损东京警视厅严肃认真的警察形象了。

    “课长,全部被盗的婴儿都已经被营救出来了!”一名穿着厚重护具,腰间还佩戴着一柄武士刀的对策室的警察向目暮警视汇报道。虽然看上去同古代的武士盔甲没有什么不一样,但实际上,这却是对策室的装备课根据千夜提供的资料所制作的特殊防护装备,在面对妖魔时具有着良好的防御能力。在对策室装备了这些装备之后,数次遭遇妖魔都是依赖这些装备才避免了伤亡。

    “先将这些婴儿送到最近的医院进行安置,再让附近警局的同僚联系他们的父母来进行认领。”目暮警视直接向这名警察下达了自己的指令,牵扯到妖魔的部分已经解决之后,案件接下来的部分便已经不需要对策室来进行处理,交由其他普通警察来善后便可以了。

    这时千夜也同押着姑获鸟的土御门晴香一起走了出来,静海和尚虽然同姑获鸟一样,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但还是将三人送到了寺门口:“千叶先生,土御门小姐,请恕贫僧就送到这里了。如有闲暇,烦请来清凉寺小憩,贫僧必扫榻以待。”

    “无妨,静海和尚你送到这里就可以了,至于这只姑获鸟,你不用担心。虽然她犯了罪,但也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罪过,不会要了她的命的。”千夜笑了笑与静海和尚道别之后,便向着西野七濑走来。

    西野七濑看到千夜出来,顿时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朝他跑了过去,让一旁的佐藤警官脸上一阵失落。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千夜哑然失笑,摇了摇头对西野七濑说道:“事情忙完了,娜娜赛你接下来是回家还是去此间大社坐一坐?”

    “我还是跟着师傅吧,有点想吃蜜虫小姐做得料理了!”西野七濑想了一下之后,便笑着对千夜回答道。

    千夜点了点头,看向目暮警视,对他说道:“目暮警官,此间事情已了,能否安排一位警官先生送在下和娜娜赛回此间大社呢?”

    目暮警视看了一眼在一旁拼命冲自己使眼色的佐藤警官,心中对他一阵无奈之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就让佐藤送你们一趟吧。”

    “如此有劳了。”千夜朝目暮警视行了一礼之后,便同西野七濑坐上了佐藤警官驾驶的警车,离开了清凉寺,返回了此间大社。

    在同佐藤警官道谢,并让西野七濑为他签了一个名之后,千夜才与西野七濑一起朝着此间大社走去。

    “千夜!娜娜赛!你们怎么在一起呀?”站在鸟居之前的桥本奈奈未看着同千夜走在一起的西野七濑,感到有些奇怪的问道:“你们刚刚一起出去了吗?我看到是警车送你们回来的,是对策室的事?”

    千夜看着站在此间大社鸟居前的桥本奈奈未,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而西野七濑更是害羞的躲在了千夜的身后。

    “对策室那边遇到了一起姑获鸟盗窃婴儿的案件,来请我去协助处理一下,正好娜娜赛来找我,就一起去了。”千夜向桥本奈奈未解释着的同时,也好奇的向她问道:“娜娜敏你怎么来了,你不是之前回旭川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在家多呆两天?”

    “今天早上还有工作,所以昨天晚上就赶回来了。”桥本奈奈未笑了一下之后,向千夜解释道:“对了,刚才有一个穿的很华丽的女人来找你,说是千夜你的故人,我问她是谁她也不说,只是要我告诉你,一千年的时间快到了。”

    “一千年的时间快到了?故人?”桥本奈奈未的话,顿时让千夜皱起了眉头。这时一阵风吹过,将周围的树梢吹得哗哗作响,让千夜心底升起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