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沉入东京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三章 沉入东京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细川护熙将千夜和白石麻衣送到门口,脸上还是一片歉疚的神色,连声抱歉的对千夜说道:“对比起,千夜桑,发生这种让人不快的事情,请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对于给白石小姐带来的困扰,我代表霞会馆深表歉意,对不起。”

    “护熙桑你不用将此事放在心上,这不是你的错。”千夜摇了摇头,虽然脸上依旧冷峻,但语气中并没有怪罪细川护熙的意思,一旁的白石麻衣也摇着头表示自己没有放在心上,这让细川护熙稍稍放下心来。

    “千夜桑,关于我们今晚所说的事情,还望你能够支持。”细川护熙原本是希望通过今晚的聚会来获得千夜的支持,但近藤真彦闹出来的事情,显然打乱了细川护熙的安排。虽然千夜没有介意,但也因为这件事而失去了交谈的兴致而提前退场,让细川护熙的打算落了空。

    看着道歉的细川护熙,千夜皱了皱眉头,但想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护熙桑,发生这样的事,在下今晚已经没有心情谈论其他事情了。不过关于你说的参选的事情,在下原则上是愿意支持的。这样吧,你改日来此间大社,我们再讨论一下这件事吧。”

    细川护熙见千夜这么说,也只能点点头,遗憾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改日再去拜访千夜桑了。还请路上小心,我就恕不远送了。”细川护熙将千夜和白石麻衣送出宴会厅,待二人走远,才一脸阴沉的回到了宴会厅内。

    看着面色不好的细川护熙走进来,喜多川扩赶忙迎了过去,向他问道:“细川先生,今晚发生的事情真的只是一个误会,还请您不要介意。”

    细川护熙冷漠的看了一眼喜多川扩,又厌恶的打量了一下依旧在"shen yin"的近藤真彦,冷声对喜多川扩说道:“喜多川先生,这件事我介不介意并不重要,关键是千夜桑的态度,他若是不在意,那自然无碍。但若是千夜桑介意这件事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尽早想办法取得他的原谅吧,不要因为一个垃圾而得罪你根本得罪不起的人。我还要去招呼其他客人,失陪了。”说着,细川护熙不待喜多川扩再说什么,便直接转身离开了,让喜多川扩神情尴尬的愣在原地。

    看着扶着手臂的近藤真彦,喜多川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又在他脸上抽了一耳光之后,愤怒的说道:“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然后对一旁的藤岛泰子说道:“姐姐,把这个废物处理了吧,细川前首相那边我们得罪不起,需要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

    藤岛泰子看了一眼近藤真彦,犹豫了一下之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藤岛泰子的态度,顿时让近藤真彦面如死灰。

    ————————————————

    “麻衣样,对不起,今天本来还想介绍一些人给你认识,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在车上,千夜脸上带着愧疚看向白石麻衣,嘴里说着抱歉的话,伸手将白石麻衣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白石麻衣感受着千夜手心里的温暖,甜甜的笑了笑,对千夜说道:“没关系的,这种事也不是千夜你能控制的不是吗?再说今天你为我生那么大的气,我很高兴。”说着,白石麻衣便将脑袋靠在了千夜的肩膀上。

    白石麻衣靠过来的动作让千夜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抬起胳膊将白石麻衣搂在了怀里。

    “这是自那一晚之后,千夜你第一次抱我哦!”白石麻衣枕在千夜的肩头,依偎在他怀里说道。

    千夜嗅到白石麻衣发梢间的香味,忽然自嘲的笑了笑之后,低声对白石麻衣说道:“麻衣样你知道吗?那天的事情,其实我很生气。”

    白石麻衣听到千夜的话,身体顿时僵硬了起来,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又被千夜接下来的话安抚了:“但是我不是气你,而是气我自己,气我没有能够及时解除诅咒,连累你为了我付出了这样的代价,这让我一直对你有一份愧疚。”抚摸着白石麻衣放松下来的肩膀,千夜继续低声说道:“这份愧疚让我一直不敢面对你,虽然我给了你和娜娜敏一样的白无垢,但是我却始终无法面对你,把你当成我的妻子。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回避你,但今天那个人渣在骚扰你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其实我一直都在乎你。”千夜扶着白石麻衣的肩膀,将她从怀里扶起,直视着她已经湿润的眼睛,语气真挚的对她说道:“麻衣样,你其实早已将你的影子留在了我的心里。”

    千夜的话让白石麻衣眼眶里的泪水顿时滚落下来,在她笑颜如花般的美丽脸庞上,留下了两道晶莹的泪痕。白石麻衣抬起手臂,敲打在千夜的胸膛上:“坏蛋!你这个坏蛋!明明喜欢娜娜敏,又来对人家说这样的甜言蜜语!你这个花心的大坏蛋!你知不知道,我都已经准备放弃了,只打算就这样留在你身边就好了!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话!你为什么要把人家弄哭!”白石麻衣一边用手捶在千夜的胸膛上,一边哭泣着趴在了他怀里,声音哽咽的同时,脸上却不自觉的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

    千夜任由白石麻衣的手捶打在自己的胸膛上,依旧搂着哭泣不止的她,任由泪水打湿了自己的衣襟。千夜没有说话,只是这样一直抱着白石麻衣,直到她终于平复了情绪,从千夜怀里抬起头,有些害羞的看了他一眼。

    “千夜,我这样是不是有些对不起娜娜敏?”白石麻衣忽然向千夜问道:“明明是她遇到绯闻缠身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却和你……”似乎因为解开了心结,白石麻衣对千夜的称呼也变得更加亲密,直接称呼他的名字。

    千夜摇了摇头,抬手擦了擦白石麻衣脸上的泪痕,对她安慰道:“为什么你会这么想?你也是我的妻子不是吗?虽然娜娜敏也是我的妻子,我也爱她,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同样爱着你,麻衣样。”说到这里,千夜忽然自嘲的一笑:“看来我和那个骚扰你的人渣也没什么分别,甚至我比他还要过分,因为我竟然让两个恋爱禁止的少女偶像,都成了我的‘地下’妻子……”

    “不,千夜你不要这么说。”白石麻衣阻止了千夜的话:“无论是我还是娜娜敏,亦或是娜娜赛,我们都是自愿和你在一起的,这不是你的错,只是我们都喜欢上了同一个人而已。”

    看着脸上虽然挂着泪痕,但却神情认真的白石麻衣,千夜笑了笑,又再度将她搂在怀里,贴在她的耳畔轻声说道:“麻衣样,晚上留下来陪我好吗?”

    “可是娜娜敏……”白石麻衣想到桥本奈奈未,正想拒绝,看着千夜的眼睛,心里又是一软,最终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答应了千夜。

    只能对不起娜娜敏了,我也是千夜的妻子,陪伴自己的丈夫,是妻子应有的责任,白石麻衣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脸上却笑得更甜蜜了。

    ————————————————

    夜晚的东京湾,海风吹走了仲夏的暑气,带来了凉爽,漫步海边,听着海浪拍打在岸边的声音,无疑是一件惬意的事情。

    但是弥彦和隼人却没法享受这份惬意,作为银狮子会总长身边的若众,他们两个不得不在组织若头的指派下,在这大半夜的时候,来东京湾处理一个倒霉蛋。

    这个倒霉的家伙现在已经死了,而且是非常凄惨的被人灌进水泥里活生生闷死的,现在水泥已经凝固,成为了弥彦和隼人开着的小货车车厢里的水泥块。

    “隼人,这小子得罪谁了?这么惨被人灌水泥沉东京湾?”弥彦打开小货车的车窗,一边抽着烟,一边对开车的隼人问道。因为前两天跟着总长去一间私立女子高中谈判的原因,并没有参与抓捕这个倒霉的家伙的事。

    隼人看了一眼正在抽烟的弥彦,不在意的说道:“一个《周刊文春》的记者,香港人。据说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总长发话,只能让他去东京湾里享受凉爽的海水了。”一边说着,一边嘿嘿直笑的隼人忽然对弥彦问道:“弥彦哥,你昨天跟总长去女子高中,有没有看到可爱的女高中生呀?”

    隼人说的促狭,但弥彦听到隼人的话,顿时生气起来,把手中的烟头一扔,满腹牢骚的说道:“别提了,女高中生是有,而且长得很漂亮,但是全是烫手的小姐姐。总长去找她们谈判,谈崩了结果我们几个都被打了,银狮子会的脸都丢尽了,连一群女高中生都打不过!”

    “不会吧?”隼人看了一眼生气的弥彦,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再讨论这个话题,免得触了弥彦的眉头。

    小货车终于开到了一个码头上,弥彦和隼人从车上下来,在等在码头的另外两名银狮子会的舍弟的帮助下,将水泥块从后备箱里卸下,装在一艘快艇上,朝着外海开去,在开到离海岸足够远的地方之后,四人合力将水泥块扔进了海里。

    做完这一切之后,弥彦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总长,都办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