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一百二十章 讨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章 讨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北川谦二拿着手机飞快的朝着村松俊亮的办公室跑去,相当粗暴的将门推开之后,闯了进去。

    “谦二?出什么事了,这么莽撞?”村松俊亮看着几乎是用撞的推开自己办公室们的北川谦二,皱着眉头看着他,语气中流露出一丝不满:“你现在好歹也是NorthRiver的社长,做事要沉稳一点!”

    “是,我知道了,村松桑!”北川谦二也知道自己这样闯进村松俊亮的办公室很失礼,但是自己确实有很重要的事要说,于是在向村松俊亮道歉之后,北川谦二赶忙开口说道:“但是出大事了,村松桑!”

    “大事?什么大事?难道是和桥本那件事有关?《周刊文春》拿到决定性的证据了?”听到北川谦二这么说,村松俊亮也脸色一变,神情严肃的问道。

    “是和《周刊文春》有关,但是和桥本那件事有没有关系还不知道。”北川谦二深吸了一口之后,才神情严肃的对村松俊亮说道:“《周刊文春》的编辑部昨晚发生了灵异事件,有两名编辑因此进了医院,而且负责印刷《周刊文春》的印刷厂也发生了火灾,据说当时正在替《周刊文春》印制新一期的杂志,上面正好刊登了关于桥本的那一篇报道!”

    听到北川谦二的话,村松俊亮也是一脸震惊的表情,明白为何北川谦二会如此失礼的闯进自己的办公室了。在即将刊登与桥本奈奈未有关的报道时候,《周刊文春》发生灵异事件,印刷厂发生火灾,这三者的同时发生,让村松俊亮有了不好的联想。

    “谦二,你认为这件事是……和桥本有关吗?”村松俊亮脸色有些难看的看向北川谦二,看到北川谦二脸上同样有些凝重的脸色,明白他和自己想到了同样的事情。

    北川谦二摇了摇头,虽然脸色依旧凝重,但还是替桥本奈奈未辩解道:“我觉得桥本她不是这样的人,这种事不可能是她做的。如果是的话,这个女孩子就太可怕了!但是我担心的是她将这件事告诉了其他人,有人在替她出头。”

    听到北川谦二这么说,村松俊亮眼神一凝,向他问道:“其他人替她出头?谦二你这么说是有什么其他看法吗?”

    北川谦二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我们怀疑这件事和桥本有关,也是因为她懂阴阳术,而《周刊文春》编辑部发生的又是灵异事件,所以才会产生联想。但桥本她学习阴阳术的时间连半年的都没有,装鬼吓人,制造灵异事件这样的本事她可能有,但是在印刷厂制造火灾,我认为这不是她能够做到的事情。”

    村松俊亮听了北川谦二的分析,不由得点点头:“谦二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我们不能排除桥本她有这样做得能力,别忘了,传说中阴阳师可是可以役使式神的!”

    “您说的对,但是有一个人比桥本更具备这样做的能力。”北川谦二点了点头,赞同了村松俊亮的话之后,继续说着自己的分析:“桥本虽然懂得阴阳术,但是和教她阴阳术的千叶桑比起来,她还仅仅只是一个学徒。而且从我平时与桥本的接触来看,她不是这样会报复《周刊文春》,还做得这么过分的孩子。所以我怀疑桥本是将这件事告诉了千叶桑,千叶桑在替她出气。”

    “千叶桑啊……这还真是个让人无法轻松起来的消息啊!”村松俊亮听到这个名字,语气也变得惆怅起来:“谦二,你的判断有根据吗?要知道,千叶桑可不是轻易可以得罪的人物啊!你父亲应该跟你透露过一些关于他的事情吧?”

    “父亲没有告诉我太多,只是说千叶桑的身份并不仅仅只是一个阴阳师那么简单。但是之前发生在京都的那件事,已经足以说明千叶桑身份的不简单了。”北川谦二脸上带着一丝后怕的表情,对村松俊亮说道。

    村松俊亮听了北川谦二的话,摇了摇头:“如果只是京都那件事的话,千叶桑也仅仅只是一个实力强大的阴阳师而已。但事实上,即便是皇室,也和千叶桑有着很深的关系。”说到这里,村松俊亮长出了一口气之后,摇了摇头,对一旁的北川谦二说道:“不过这些事情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只要处理好我们手上的这些事情就行了。至于《周刊文春》发生的事情,只要不是桥本自己做的或者她唆使千叶桑做的,那就和我们运营没有关系。”

    “我明白了,村松桑。”北川谦二点点头,想了一下又说道:“那关于桥本的绯闻,我们又该怎么处理?”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村松俊亮考虑一下之后,对北川谦二吩咐道:“一切按照我们之前讨论的去做,那篇报道很明显是捏造的,桥本的态度也说明她确实没有做过这件事,既然我们选择相信她,那就没必要因为《周刊文春》出事了就又怀疑她,也许只是千叶桑在替他的弟子出气,也有可能是《周刊文春》得罪了其他人,总之这和我们索尼音乐,和乃木坂46没有关系,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村松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北川谦二点了点头。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刊文春》本社文艺春秋的社长松井清人对着《周刊文春》的社长和主编大发雷霆:“编辑部闹鬼,印刷厂起火,编辑出车祸,你们到底是得罪谁了,给我捅了这么大的篓子?知不知道,文部科学大臣和杂志出版协会的会长都把电话打到我这来了,让我叫你们收敛一点,不要得罪那些你们根本惹不起的人!”

    “松井社长!这……我们也不知道啊,《周刊文春》确实一直以报道各种丑闻和绯闻著称,但最近我们没有报道过什么有影响力的大人物啊!”《周刊文春》的社长一脸紧张的向松井清人解释着。

    “不知道?不知道你们报社的编辑会出车祸?印刷厂会起火?文部科学大臣闲的没事干打电话给我吗?”松井清人听了《周刊文春》社长的解释,怒火更甚,对他骂道:“你难道不会去查吗?那个编辑是报道了谁的绯闻才出的事?这种事也要我来教?”

    “呃,松井社长,那个出事的编辑是……”一旁的主编有些犹豫,吞吞吐吐的对松井清人解释着。

    松井清人看着一脸畏缩的主编,收敛了自己的怒火,冷声说道:“知道什么就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是,松井社长!”主编被松井清人这么一说,于是开口说道:“出事的编辑叫龟田,他当时正好拿到了一篇很有看点的新闻受到了奖励,所以打算和同事去庆祝,是在去居酒屋的路上出的车祸,但那场车祸警察判断说是意外。”

    “不管是不是意外,先说说那篇新闻牵扯到了谁?”松井清人并没有忽略这个线索,向主编追问道。

    见松井清人追问,主编赶忙说道:“那篇新闻是龟田从一个记者手上拿来的照片,拍的是索尼音乐旗下的偶像团体乃木坂46的桥本奈奈未和男人在隅田川花火大会上接吻的照片,我觉得这和我们之前报道的AKB48的指原莉乃的绯闻性质差不多,所以我没有多想就打算刊发了,应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那你们有查过那个男人是谁吗?”松井清人眉头一皱,发现了值得怀疑的地方。

    “因为照片拍的实在太模糊的原因,我们没有办法辨认那个男人是谁。”主编向松井清人解释着:“而且据拍到照片的记者说,当时他们接吻之后,就买了两个面具戴在脸上,因此他也没有看清楚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松井清人脸色一变又要发怒,但强行忍住了,对主编问道:“那这个桥本奈奈未,你们有仔细调查过吗?她的背景你们都查清楚了?”

    主编看向一旁的《周刊文春》社长,见他点头,于是继续向松井清人说道:“我们已经调查过了,桥本奈奈未出身北海道,是索尼音乐和秋元康合作推出的少女偶像团体乃木坂46的成员之一,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背景。硬要说的话,就是她懂阴阳术,这可能和编辑部闹鬼能有一点联系。”

    “似乎是她认识一位阴阳师的关系,那位阴阳师曾经几次出现在她们乃木坂46的综艺节目上,最近还和桥本奈奈未以及其他几名乃木坂46成员一起搞了一个关于解决灵异事件的综艺节目,在东京电视台播出。桥本奈奈未应该是和这位阴阳师学习的阴阳术。”主编详细的解释着。

    “哦,那这位阴阳师叫什么名字?”松井清人的眉头都几乎要皱成一团,主编的解释,让他十分的怀疑《周刊文春》编辑部的灵异事件和阴阳师有关。

    “千叶千夜,据说是一位真正的阴阳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