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九十四章 大战之后,生生不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四章 大战之后,生生不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千夜右手掌心向上,虚托着手中的银枪横在身侧,鬼面覆面之下,千夜的表情冷峻,严肃的看着面前的羽衣狐。此时的羽衣狐已经失去了人形,原本娇美的面容拉长成了一张狐脸,丰腴的双唇也变成了一张獠牙参差的血盆大口。

    在两人的脚下,古老的京都正在哭泣和"shen yin"。破碎的街道上,消防车正不断向起火的建筑物的废墟喷洒着水雾,警察和消防员不断的从一座座倒塌的废墟中抬出伤者送上救护车。火焰燃烧着,京都古老的和风木质建筑,却成了火焰最好的燃料。

    “羽衣狐,看来我不能让你再继续破坏京都了。”千夜的声音带上了一丝严肃:“太元浩师雷火精,结阴聚阳守雷城。关伯风火登渊庭,作风兴电起幽灵。飘诸太华命公宾,上帝有敕急速行。收阳降雨顷刻生,驱龙掣电出玄泓。”

    随着千夜的咒语,天空中乌云翻滚,竟然下起雨来。雨点降下,顿时压制了地面上京都的火情,令负责救火的消防员不由得欢呼起来,更加快了救人的动作。

    然而降下的雨水却令羽衣狐感到难受起来,面目也变得更加狰狞。似乎这降下的不是雨水,而是毒液一样。

    事实上,这从天空中降下的雨水对妖怪而言,确实和毒液无异。任何沾染这雨滴的妖怪,都会被侵蚀妖身,消磨妖气,变得越来越虚弱,然而对普通人类而言,这雨水却又和普通的雨水毫无区别。

    “小玄逸!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阻止我复活晴明!”羽衣狐咆哮着,巨大的音浪将她周身的雨滴都吹的飞散开来:“晴明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为什么你要阻止我?难道你不想再见到他吗?”

    “羽衣狐,晴明已经死了,一千年前就死了!”千夜的声音带着愤怒:“积蓄怨念,强行打开地狱之门,你召唤回来的根本不是晴明的灵魂!你已经被执念冲昏了头脑!醒醒吧,羽衣狐!四百年前我让你尝试过,你生下来的那是什么?你已经错了两次,难道还要一错再错吗?”

    “四百年前是因为积蓄的血肉和怨念还不够多!只要杀光京都所有的人,一定可以积蓄到足够的力量,让我顺利的再次生下晴明!”羽衣狐咆哮着,身躯开始变化,毛发从她的皮肤上冒了出来,身躯也开始膨胀:“小玄逸!我绝对不会让你再阻止我生下晴明的!”

    羽衣狐咆哮着,终于现出了自己妖怪的原形。

    一只巨大的白狐出现在了京都的大地之上,原本遍布京都的二层木质小楼,在羽衣狐的脚掌之下,直接被踩碎,巨大的身躯宛若山丘一般,八条狐尾不断挥舞着,让看到她的人都惊叫着开始逃跑。羽衣狐现出原形,让原本就已经混乱的京都,变得更加严重。几架由电视台派出的直升飞机在巨大的白狐周围盘旋,这样千载难逢的新闻让这些记者如同嗅到血腥味的鲨鱼,已然将生死置之度外。

    千夜看着现出原形的羽衣狐,不屑的轻笑一声:“现出原形?羽衣狐,你终于拿出真本事了。可惜,在这守护大阵之下,我等的就是你现原形!”

    说着,千夜左手手掐剑诀,指向天空,高声喝道:“阳明贪狼星君!**巨门星君!真人禄存星君!玄冥文曲星君!丹元廉贞星君!北极武曲星君!天关破军星君!七星封魔,星神召来!”

    随着千夜的咒语,天空中的北斗七星依次被点亮,七道星光降下,正好落在千夜的七个分身之上。

    羽衣狐见到千夜的动作,顿时觉得不好,于是咆哮一声,朝着没有星光落下的那个千夜猛冲过去。

    “有生门不走,你偏偏要往死门闯。”千夜叹息一声,左手已抚在腰间的沥血刀柄之上:“沥血啊沥血,上次你没有饱饮妖血,今天可以喝个痛快了!”

    拔刀出鞘,抽刀断水!一刀斩过,天地之间的雨幕也被这一刀切开!连天的雨线竟然从中断开!羽衣狐所化的巨狐朝着千夜冲来的巨大身躯顿时倾倒在地上,她的一条前腿已经从身体上分离。

    “这怎么可能!”羽衣狐不敢置信的看着手握沥血的千夜,无法想象明明昨日还能够轻松躲过的刀锋为何今日会变得如此可怕。

    千夜落在地上朝着羽衣狐走去,沥血的刀尖托在京都青石铺设的古老道路上,发出金属擦过的声音。

    然而这声音在羽衣狐听来,却如同催命的钟声,声声敲击在她的心坎上!羽衣狐挣扎着爬了起来,已经被怨念冲昏的头脑,此时因为失去一条前腿的剧烈疼痛反而有了几分清醒。

    但这份清醒没有维持多久,此时京都城内,到处都是被破坏的痕迹,痛哭和哀嚎,惊慌和恐惧,都化作了一缕缕黑气在朝着羽衣狐汇聚,在为她提供了强大的力量的同时,也吞噬了她的理智。

    随着一声长嚎,漫天的黑气陡然一阵,化作一道黑色的旋风将羽衣狐包裹。当黑烟散开之时,一条新的前腿已经长了出来,但这一条腿却显得格外的扭曲和恐怖。

    原本羽衣狐白色的皮毛消失不见,转而覆盖着一层蠕动的黑泥,不时还有一只昏黄的眼珠从黑泥下翻转上来。几根粗大的骨刺从关节处伸了出来,让这条诡异的前腿,更显狰狞。

    看着羽衣狐身上这条新长出来的前腿,千夜叹了一口气:“果然,我就知道这种吞噬怨念的禁术后面肯定有魔界的影子。与魔界打交道,葛叶阿姨,你真是嫌自己死的不够痛快啊!”

    这时千夜的其他七个分身已经在羽衣狐周围站定,与千夜的本体正好分列八方。

    “北斗七元,神气统天。天罡大圣,威光万千。上天下地,断绝邪源。乘云而升,来降坛前。降临真气,穿水入烟。传之三界,万魔擎拳。斩妖灭踪,回死登仙。”千夜口中念诵着咒语,接受了七星星力灌注的七个分身上,星力隐隐,化作了北斗七星星神的模样。

    羽衣狐看着眼前被千夜召唤降临的北斗七星星神,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顿时挥舞着自己如同污泥一般的那条前腿,朝着千夜发起了攻击,然而千夜只是提刀上撩,一刀排空!

    一道巨大的刀气横贯雨幕,将天上的乌云都斩了开来,让漫天的星光顺着这个口子漏了下来。

    羽衣狐身上那条新长出来的由怨念催生出来的前腿,再一次被斩断,还未落地,便被一道星光彻底击散,在漫天星光之下,湮灭无踪。

    “无需挣扎,这一刀,不会太痛。”千夜拿下了脸上的鬼面覆面,语气温柔,却说着让人不寒而栗的话语。沥血轻扬,已然指向了羽衣狐的咽喉。

    羽衣狐刚要挣扎,七道星光顿时将她牢牢束缚。

    “七星伏魔阵,八卦封魔阵,地脉守护之阵,三重阵法之下,你若还能挣扎,本座也可以自刎以谢天下了。”千夜说着,右手并指成剑,一道巨大的太极八卦出现在羽衣狐和千夜脚下,千夜的七个分身和他的本体刚好位于八卦的八个方位之上。

    被三重阵法笼罩的羽衣狐顿时开始猛烈的颤抖起来,不是她不想挣扎,而是三重阵法的巨大压力,已经让她连抬起一根手指都做不到了。

    “一切结束了,羽衣狐。”千夜说着,一刀斩下。

    ————————————————

    大战之后的京都,满目疮痍,街头的警察和消防员搜索着倒塌的废墟,不时呼啸而过的救护车将抢救出来的伤者送往医院。拜这片土地的多灾多难所赐,灾后的救援工作正在紧张而有序的进行着,同时京都的重建,也在有条不紊的展开。京都的街头,已经可以看到一些工程车辆在清理废墟,为将来的重建工作,打下基础。

    坐在车里的千夜看着窗外的一切,也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玄逸先生在为这些无辜的枉死者叹息吗?”蜜虫看到千夜的叹息,开口问道。

    千夜摇了摇头:“我只是在感叹生命的脆弱。”

    “这一切也是因为你在京都同羽衣狐开战才造成的吧?”一旁的土御门晴香有些愤愤不平的插嘴道。

    千夜看了她一眼,嘴角带起一丝笑意:“小丫头,你猜如果我不在京都同羽衣狐开战,结果会如何?”

    土御门晴香刚准备开口,车内的第四个人开口道:“小姑娘,你这可就错怪小玄逸了。如果他不同羽衣狐开战,那么结果将会是整个京都都将被羽衣狐所屠戮。”开口的这个人是一名看上去颇为艳丽的成熟女性,一身黑色的和服看上去十分的庄重大方,但她空荡荡的左袖,让人不由的侧目。

    “小丫头,如果你想阻止这一切,那么你就需要力量。”看着眼神黯淡下去,但依旧有些愤恨的土御门晴香,这名成熟的女性开口说道:“假如你有足以凌驾在羽衣狐和小玄逸之上的力量,那么你昨天就可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所以,只有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你才能做到你想做的事情。”

    “葛叶阿姨,你这一套有些过了。”千夜打断了葛叶的话,对土御门晴香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有些想不通,所以回到东京以后,我会安排你进入东京警视厅的对策室,那是东京警视厅专门组建的应对妖魔事件的特殊反应部队。我想,在哪里,你应该能找到你想要的答案。”

    土御门晴香听到千夜这么说,虽然还是有些不甘,但还是点了点头。

    这时,车窗外一群游行的人们吸引了车内四人的目光。

    这些游行的人们身着绚丽夺目的古代衣装,化着古式妆容,穿行在京都主要街道上。他们的衣衫、甚至牛和马的身上都有着葵叶的装饰。

    “这是?”土御门晴香不敢置信的看着车窗外的游行队伍:“今年的葵祭?”

    “只要还有希望,生命便会生生不息。”千夜看着车窗外的游行队伍,笑得意味深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