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八十六章 京都之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六章 京都之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京都,位于日本西部近畿京都府南部,是一座内陆城市,坐落在京都盆地的北半部和丹波高原的东部山区,是京都府各县市中土地面积最大的一座城市。自平安时代到明治维新这一千两百年来一直担任日本的首都,是日本文化与大和之魂的真正所在。

    奈良时代末期,桓武天皇为了摆脱奈良佛教寺院势力的影响,于公元784年将首都从平城京迁移到长冈京。然而仅过了不到10年,桓武天皇在和气清麻吕的建议下,于公元794年将首都又迁到位于山城国的平安京,自此开启了平安时代,也开始了京都作为日本首都的历史。平安京的选址参考了风水思想,并且效仿中国唐代的京师长安,是一座传统的市坊制都市,面积相当于中国唐代京师长安城的五分之一。天皇居住的大内里位于平安京的正北,以朱雀大路为中心,城市分为右京和左京两个对称的部分。

    长年的历史积淀使得京都市拥有相当丰富的历史遗迹,也是日本传统文化的重镇之一。京都市的部分历史建筑在公元1994年以“古都京都的文化遗产”的名义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因为中国建筑学家梁思成先生的阻止,京都市是日本城市中较少遭到美军空袭轰炸的都市,因此京都市是日本少数仍然拥有丰富的战前建筑的城市之一。

    恐怕再也没有哪座城市像京都一样拥有如此众多幽静的古刹与神社,惊人的古建密度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富文化气息的城市之一。漫步在京都的街头,便仿佛时光倒流,随处都可以感受到那份厚重的历史与浓郁的文化气息。

    千夜与蜜虫行走在鸭川河畔,曾经造访过此间大社的土御门晴信正一脸恭敬的跟随在二人身后。

    由不得土御门晴信不恭敬,千夜作为自大阴阳师安倍晴明死后,日本最强大的阴阳师已经存在了上千年,深不可测的实力土御门晴信在上一次造访此间大社时便已经深有体会。而跟随在千夜身后的蜜虫,更是土御门家密卷上记录的原本安倍晴明的式神,二人无论是身份还是实力,都让他找不到任何可以不恭敬的理由。

    “千年京都,岁月流转,曾经的种种都已经随着时间而消逝,只留下鸭川如同千年以前一样,静静地流淌。”行走在鸭川河畔,千夜似乎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眉目之间,也多了一股化不开的怀念。

    跟随在千夜身后的蜜虫,同样也有些怀念的说道:“这世间又有多少东西经得起时间的冲刷,也只有这鸭川河,还如同千年前一样在流淌。”这时一条香鱼跃出水面,在鸭川河面上溅出一朵水花,蜜虫看着这条跃出水面的香鱼,嘴角含笑:“小女还记得那时候,博雅大人最喜欢带着香鱼和天皇御赐的美酒来拜访晴明主人,每次他都会惊奇小女为什么会那么快烤好香鱼呢。”

    “博雅是个有趣的人呢。”想起昔日故友,千夜也笑了起来:“晴明每次还细心的向他解释,可惜他从来没弄懂过什么‘咒’。”千夜停下脚步,望着眼前的鸭川河畔传统与现代交杂的建筑,耳畔回荡着与千年前一样的潺潺的流水声,思绪仿佛回到了千年以前。

    “羽衣狐的封印情况如何了?”千夜脸上的表情沉寂下来,清冷的声音却如洪钟大吕一般敲打在土御门晴信的心头。

    面对千夜的询问,土御门晴信不敢怠慢,赶忙恭敬的对千夜说道:“回禀千叶大人,上次事件之后,土御门家已经重新检查过羽衣狐的封印。但……”

    “吞吞吐吐干什么,有什么话就说吧。”千夜的语气平淡,听不出喜怒。

    “但封印依旧安然无恙,没有任何不妥之处,而且封印内羽衣狐的躯体也没有异动。”土御门晴信的语气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拿出的答案是否能让千夜满意,但他还是继续说道:“不仅如此,土御门家上下还仔细检查了京都内外,并未发现异常。”说完,便恭敬的站在一旁。

    虽然土御门晴信脸上一片从容,但他的额头已有汗渍,指尖也微微有些颤抖,显然此时土御门晴信并不像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这样镇定。

    然而千夜却没有对土御门晴信的回答表示出愤怒,仿佛沉浸在对过去的回忆之中的千夜,脸上一片平静:“原来如此吗?看来果然和四百年前一样啊。”

    千夜的话让土御门晴信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土御门晴信显然此时并不是他接话的时候,于是沉默的立在一旁,等待着千夜的吩咐。

    千夜凝望着鸭川河,此时河畔的樱花已然落尽,但初夏的时节,鸭川两岸依旧草木繁茂,河堤上也满是休憩的游人。看着这片悠闲的景致与宁静祥和的京都,千夜叹了一口气,对蜜虫说道:“晴明若在,见到今日的京都也该欣慰了。”

    听到千夜这样说,蜜虫的眼神中也流露出钦佩:“若是没有玄逸先生和晴明主人的守护,京都又怎能得享这样千年的安宁?”

    “千年的安宁?当年桓武天皇为京都取名平安京,可这平安京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平安过。”蜜虫的话让千夜脸上浮现出一片自嘲的笑意:“守护京都?晴明当年留下阵法护卫京都免受妖魔所侵袭,我坐镇京都六百年杜绝邪妄,可是我们为的从来都不是什么守护京都,那只是博雅的嘱托而已。只可惜,京都仍在,博雅和晴明却已经作古千年了。”提起昔日的故友,千夜的脸上也是一片落寞的神色,长叹了一口气。

    “如果可以,我真不想打破这份宁静。”不过千夜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对一旁的蜜虫感叹道:“在京都同羽衣狐开战,无论结果如何,这片安宁与祥和都将不复存在。”

    蜜虫见千夜一副感怀的样子,对千夜劝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任由羽衣狐为祸的话,四百年前的旧事又将重演。这片土地已经经受不起再一次的关原合战和大阪夏之阵了,玄逸先生,就算是晴明主人和博雅先生知道这件事,也会体谅你的做法的。”

    千夜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站在河堤之上,静静地看着眼前流淌的鸭川河。

    这时一群似乎是逃课出来的学生从千夜身旁奔跑而过,欢笑声随着轻风飘散在鸭川两岸,看着这群年轻的学生奔跑打闹的样子,千夜忽然像卸去了什么负担一样轻笑了一下,从袖子中取出鬼笛叶二,就这样吹奏起来。

    清扬婉转的笛声随着鸭川河的河水静静的流淌,一些游客也驻足倾听着这美妙的笛声,不少人还拿出手机在留影。千夜如同古代公卿的打扮,让许多人的目光都不由得为他所吸引。几名年轻的女高中生拿着手机,颇为兴奋的看着千夜,似乎想过来合影,但又怕打扰千夜。

    一曲终了,千夜放下手中的鬼笛叶二,似乎原本的愁绪都已经随着笛声被鸭川河的河水所带走,脸上一片轻松的笑容。而一旁等待许久的女高中生中一位看上去胆子最大的少女被她的同伴推了出来之后,朝千夜走来。

    这名看上颇为清秀的少女拿着手机,有些紧张的站在千夜面前,但还是大胆的开口问道:“你好,请问你是上过乃木坂46节目的那位阴阳师千叶先生吗?”说完还用忐忑的目光看着千夜,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千夜笑了笑点点头说道:“在下千叶千夜,请问小姐找在下有什么事情吗?”

    千夜的话,让这名少女兴奋起来,高兴的说道:“我是乃木坂46的饭,因为在电视上看过千叶先生,刚才认出来了,所以就冒昧的过来希望能够和千叶先生合个影,请问可以吗?”

    千夜微笑着同意了这名少女的请求,在同千夜合影之后,这名少女有些娇羞的回到同伴身边,顿时炫耀起自己与千夜的合影起来。

    “玄逸先生即便是一千年以后,也还是这样讨女人喜欢呢。”蜜虫用衣袖遮住嘴唇,轻声笑道。

    千夜却没有在意蜜虫的话语,看着眼前安宁祥和的京都,心中却依然做下决定:“土御门晴信。”千夜没有转身,只是喊道土御门晴信的名字。

    “晴信在,请千叶大人吩咐。”土御门晴信听到千夜叫到自己的名字,不敢怠慢,认真的站在千夜身后,等待他的吩咐。

    “明天我会去查看羽衣狐的封印,让你们土御门家的人做好准备,不要出了什么差错。”千夜对土御门晴信吩咐道。

    土御门晴信赶忙深鞠一躬表示明白:“晴信明白,请千叶大人放心,土御门家上下必扫榻以待,竭诚恭候千叶大人的到来。”

    千夜不可置否的点点头,挥了挥手让土御门晴信离开。

    待土御门晴信告辞之后,千夜才对蜜虫问道:“贺茂祭是什么时候?”

    “是五月十五,玄逸先生有什么疑问吗?”蜜虫有些不明白千夜为什么会问起贺茂祭。

    千夜没有回答蜜虫的问题,只是眼神飘忽的自语道:“十五,还有几天时间,那么要在贺茂祭之前解决这件事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