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八十四章 紫藤花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四章 紫藤花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四月中旬的季节,便到了紫藤萝花开的季节。

    东京的天气已经回暖,即便穿着轻薄的衣物也已经不会觉得寒冷。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忙完了一天的工作,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索尼音乐总部大楼,却没有坐车,而是沿着乃木坂向此间大社走去。

    一路慢悠悠的走着,白石麻衣挽着桥本奈奈未的胳膊,神态亲密。如果不是桥本奈奈未也穿着女装,秀丽的面容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少女的话,二人的姿态看上去就如同热恋中的情侣一般。

    白石麻衣亲昵的挽着桥本奈奈未的胳膊,几乎要将她的手臂抱入怀中,一边走着一边对桥本奈奈未说道:“娜娜敏你最近很努力呀,今天声乐课的老师都说你唱歌有很大进步了。”

    听到白石麻衣的承载,桥本奈奈未脸上却是一片淡然:“还好吧,只是老师教的好而已。”桥本奈奈未口中的老师显然说的并不是经常给她们上课的那位声乐老师。虽然那位老师也是一位专业而严谨的人,但是面对乃木坂46全部33名成员,老师即便要求再严格,也不可能对每一个人都进行一对一的专业辅导。

    “那也是娜娜敏你自己努力练习的成绩呀,我可是每天都有看到你在练习发声哦!”已经与桥本奈奈未住在一起有一段时间的白石麻衣显然对桥本奈奈未的生活有着了解。虽然早上难以起床,但桥本奈奈未每天都会利用空余的时间进行声乐发声练习,这也是她为什么最近歌唱水平有着很大提升的原因之一。

    桥本奈奈未笑了笑说道:“那是老师的要求,每天必须坚持呼吸法和发声练习。因为我以前没有受过声乐培训,所以只能靠勤加练习来补上不足了。”

    桥本奈奈未的话,让白石麻衣有些不解:“老师的要求?可是声乐课的老师只是让我们私下里练习,没有说要求每天练习吧?”

    “是千夜让若蝶小姐私下里给我找的声乐老师。”桥本奈奈未向白石麻衣解释道,同时不由得想起最近都没有见过若蝶了,连声乐课上坂井泉水都在询问自己,于是对白石麻衣说道:“说起来若蝶小姐到底去忙什么了?怎么这么久都没见到她了。”

    “不清楚,不过上次吃饭的时候,千夜君不是说给若蝶小姐放假了吗?还说紫藤萝花开的时候,会有人接替她的工作,应该是要有一段时间见不到若蝶小姐吧。”白石麻衣想起上次吃饭的时候千夜说的话,回答着桥本奈奈未的问题。

    “也不知道是谁来接替若蝶小姐的工作,她都跟在千夜身边一千年了。”桥本奈奈未不由得担心起若蝶的继任者来:“说起来若蝶小姐是千夜的式神,那她的继任者会不会也是千夜的其他式神呀?”

    听到桥本奈奈未这么说,白石麻衣想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很有可能,千夜君毕竟是活了一千年的阴阳师,身边有几个式神也是很正常的事。”说着白石麻衣眼神有些狡黠的对桥本奈奈未说道:“要不然待会晚上赏花的时候,娜娜敏你问问他好了。”

    “麻衣样你自己怎么不问?”桥本奈奈未没好气的白了白石麻衣一眼之后又有些关切的问道:“麻衣样你和千夜之间的关系是怎么回事?感觉你好像在怕他一样?”

    说道这个话题,白石麻衣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但她很快调整过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摆着手对桥本奈奈未说道:“没有没有,娜娜敏你肯定是看错了,我怎么会怕千夜君。你肯定是看错了,看错了。”

    看着白石麻衣慌张的样子,桥本奈奈未叹了口气说道:“麻衣样在我面前你都要隐瞒吗?我和麻衣样你现在也是朝夕相处,你有什么小动作我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上次见到千夜的时候,你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我还是看得出来麻衣样你在怕他。是不是因为上次的事,千夜他太粗暴让你心里有阴影了?”说完,桥本奈奈未看着白石麻衣笑了起来。

    “娜娜敏!好好说正经的你又笑话我!你这个幸灾乐祸的毛病真的是最糟糕了!”白石麻衣推了桥本奈奈未一下,但很快神情落寞起来:“上次的事情虽然千夜没有说,但不管怎样,都是我和若蝶小姐在算计他。虽然千夜他不介意,还给了我和娜娜敏你一样的白无垢,但是我还是始终有点不敢面对他。”

    桥本奈奈未听到白石麻衣这么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上次的事情,虽然表面上已经淡去,但无论是桥本奈奈未还是千夜,亦或是白石麻衣,心底都多多少少有些芥蒂。

    “既然这样的话,麻衣样你还是找个机会好好和千夜谈谈吧。”桥本奈奈未想了一下,也只能宽慰着白石麻衣:“千夜不是那种会记仇的人,麻衣样你只要好好和他道个歉,他应该不会放在心上的。”

    “嗯,好吧,我会找个时间和千夜君开诚布公谈一次的。”白石麻衣点了点头,挽着桥本奈奈未的手踏入了此间大社的鸟居。

    ———————————————————

    此间大社的庭院内,一张巨大的席子铺在地上,上面又铺了一层毛毡之后,还有一块不只是什么动物的白色毛皮铺在上面,光着脚踩上去感觉分外柔软。

    庭院的一角,一颗高大的紫藤萝花开的正艳,粗壮的枝干,攀附着花架,虬枝蜿蜒。淡紫色的花束从枝头垂落,宛若一树瀑布落下,溅出花来。

    千夜端着一只装着葡萄酒的水晶酒杯,侧卧在白色的毛皮上,神态已有些醺醺然。在千夜的身旁摆着一个细颈大肚的玻璃瓶,里面盛放着如同红宝石般的酒液。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侧坐在千夜的身旁,同他一起静静的欣赏着这一树繁花。

    “紫藤挂云木,花蔓宜阳春,密叶隐歌鸟,香风流美人。”端起酒杯开怀畅饮的千夜口中用中文吟诵着诗歌,神态有着说不出的潇洒。

    桥本奈奈未拿起玻璃瓶,又替千夜倒了些酒,向他问道:“千夜你今天很开心吗?”

    千夜悠然一笑之后看着桥本奈奈未,略带醉意的说道:“夜赏繁花,有美酒与佳人相伴,我又为何会不开心?”

    桥本奈奈未看着眼前似乎有些肆意妄为的千夜,想了一下开口道:“千夜,你怎么想起来今天请我麻衣样过来赏花呀?”说着还朝着千夜挪动了一下身体,与他贴的更近。

    千夜的鼻尖嗅到一缕香气,即便是他也难以分辨这是紫藤萝的花香,还是桥本奈奈未身上的女儿香。醉人的香气与醉人的美酒,让原本就已经有些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千夜仿佛彻底沉醉,他干脆将自己的头枕在了桥本奈奈未的膝盖上,看着因为他的动作而脸颊有些绯红的桥本奈奈未,对她说道:“夜赏繁花,本来就是一件风雅之事。兴之所至,又哪里需要什么理由呢?娜娜敏你难道不喜欢吗?”

    桥本奈奈未看着怀里的千夜的醉态与头顶上繁盛的紫藤罗花,眼神也有一些迷离。忽然不知哪里来的胆量,桥本奈奈未夺过千夜手中的酒杯,将杯中的红酒倒入自己口中,咽下一半之后,忽然低头吻在了千夜的嘴唇上,将口中的酒液度了过去。

    千夜感受着桥本奈奈未的动作,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惊讶,但塔唇齿之间却追逐着桥本奈奈未的丁香小舌,肆意的"yun xi"着甘美的味道。二人的嘴唇黏在一起许久,直到桥本奈奈未气尽,才挣脱千夜,脸色羞红的喘息着。

    “娜娜敏你还真是大胆啊,这可不像平时的你哦。”千夜抬头看着桥本奈奈未娇艳欲滴的面容,指着一旁低着脑袋似乎不敢看但又忍不住偷瞄的白石麻衣,调笑着已经有些羞赫的她:“你看麻衣样都羞的不敢看你了。”

    桥本奈奈未却没有看一旁的拜师吗一丝,而是眼神迷离之余,认真的对千夜说道:“那么,千夜,你喜欢这样的我吗?”

    千夜的手指穿过桥本奈奈未的发梢,轻抚着她的脸颊,再次轻吻桥本奈奈未的双唇之后,认真的看着桥本奈奈未的眼睛说道:“无论是娇媚的桥本奈奈未,还是清纯的桥本奈奈未,你都是我喜欢的那个桥本奈奈未。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千夜说完,换了一个姿势,枕着桥本奈奈未柔软的大腿,看着头顶繁盛的紫藤萝花,忽然对桥本奈奈未说道:“娜娜敏,你喜欢这株紫藤萝花吗?”

    因为千夜的情话显得依然有些动情的桥本奈奈未轻抚着千夜的额头,也抬起头看着头顶上盛开的紫藤罗花,语气有些迷离的说道:“只要是千夜你喜欢的,我都喜欢。”

    “所以你喜欢她吗?”千夜的嘴角带起一丝笑意,眼神中放出光彩,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她?千夜你是在用女性的代称来称呼这株紫藤萝话吗?”桥本奈奈未有些疑惑,但此时此景,她也未深究:“这样美丽的紫藤萝花,我当然喜欢呀!”

    “蜜虫,她说她喜欢你哦!”千夜似乎在同这株紫藤萝花交谈。

    桥本奈奈未听着千夜口中的话语,疑惑的同时,因为这个有些熟悉的名字,神色一动,抬头向上看去。

    只见这株本就已经开的极为繁盛的紫藤罗花忽然间仿佛开的更加绚烂了,一阵夜风吹来,晃动的花束之间,一名身穿华丽的浅紫色十二单的少女,如同一个精灵从漫天的紫藤罗花中落下,落在千夜身前白色的毛皮之上,恭敬的拜伏在地,朝他行了一个大礼之后,才抬起头恭敬的说道:“蜜虫见过玄逸先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