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七十九章 美人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九章 美人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若蝶听到千夜的声音,看了一眼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之后,收起了妖身,转身进了茶室。

    小白见若蝶收起了妖身,于是也收起了妖身,吐出了嘴里的竹管,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白石麻衣尴尬的站在茶室门口,用残破的衣物遮着身体,但却难掩身上的伤痕。桥本奈奈未眼底闪过一丝恼怒,但更多的却是心疼,走上前去,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白石麻衣身上。

    “为什么要这么做?”桥本奈奈未有些心疼的问着白石麻衣,伸出手来轻抚着她身上的伤痕:“千夜怎么会对你下这么重的手?疼不疼?”

    “娜娜敏,你不生气吗?”感受着桥本奈奈未轻柔的动作,白石麻衣心底感动的同时,却有些奇怪的问道。

    桥本奈奈未见白石麻衣似乎并无大碍,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当然生气,但是我是气千夜为什么下手这么重!夺走你最宝贵的东西也就罢了,还把你弄成这样。”

    “不怪千夜君的,是我让若蝶小姐在千夜君的茶水里下了药,让他失去了理智才能够让我和他……所以真的不怪他的,这不是他的本意,娜娜敏你不要怪他!”听到桥本奈奈未生千夜的气,白石麻衣不知为何赶忙替千夜辩解起来。

    桥本奈奈未没好气的看着白石麻衣,审视的眼神顿时让白石麻衣忐忑起来,不由得低下了脑袋,连头顶两只狐耳也耷拉下来,脸颊上都有些羞赫。

    “怎么,千夜把你弄舒服了,爱上他了?这么替他说话?”桥本奈奈未的语气中似乎带着一丝促狭,听不出究竟是生气还是调笑。

    “娜娜敏,你说的这是什么话!”白石麻衣的语气中已经带上了一丝羞意,但还是辩解道:“我还不是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讨厌千夜君,毕竟这件事是我逼若蝶小姐做得,和他无关。娜娜敏你不要生他的气好不好?”

    “怎么开始叫他千夜君了?发生了关系就换了称呼?”桥本奈奈未看着白石麻衣,有些好奇的问道:“难道麻衣样你真的喜欢上他了?这么维护他。”

    白石麻衣面带羞涩的点了点头,下巴已经抵到了胸口:“好东西谁都想要,好男人谁都喜欢呀!再说都已经做了这种事了,我也没别的选择了吧?”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麻衣样?”桥本奈奈未眼神复杂的看着白石麻衣,长叹了一口气。

    白石麻衣面对着桥本奈奈未的问题,却不知该怎样回答,只能低着脑袋,不愿说话。原本早已想好的借口和说辞此刻面对着桥本奈奈未却无法再说出口,计划让桥本奈奈未痛恨自己,独自承担一切的想法早已被桥本奈奈未落下的眼泪所冲刷的一干二净。此时的白石麻衣不想也无法再将那些原本计划好的伤人的话再说出口。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着,白石麻衣低着头,桥本奈奈未看着她,相顾无言。而一旁的小白看着自己变得有些暗淡枯黄的竹管,不时用爪子拨弄两下,一张小小的狐狸脸皱在一起,满是心疼。

    这时若蝶终于从茶室中走了出来,只是不知道千夜对她说了什么,此时的若蝶脸上竟然有了些许泪痕。

    若蝶走到白石麻衣身边,对她说道:“白石小姐,还是先去浴室那边清洗一下吧,你身上这些淤伤一会我拿些伤药给你,睡前擦上,明天早上起来就好了。”

    白石麻衣听到若蝶这样说,才感受到自己身上刚才留下的痕迹,顿时难受起来,于是赶忙用狐尾裹住身体,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桥本奈奈未看着若蝶脸上的泪痕,不由得问道:“若蝶小姐你哭了?千夜说你了吗?”

    若蝶见桥本奈奈未动问,赶忙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对桥本奈奈未说道:“没什么,小女子擅作主张,犯下这种错误,被主人训斥几句也是应该的。桥本小姐快进去吧,主人想见你。我还要去替白石小姐准备衣物,失陪了。”说完便快步离开了,但是桥本奈奈未看到,若蝶的肩膀在微微颤动,似在啜泣。

    桥本奈奈未看着若蝶的样子,皱着眉头有些奇怪,但也未深究。转头看着茶室的门扉,却站在门前有些犹豫。发生了这种事,虽然并不是谁的错,但是桥本奈奈未还是心中有些芥蒂,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千夜。

    最终,桥本奈奈未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拉开门扉,踏进了茶室。

    茶室内看上去似乎已经被若蝶收拾过了,但地上还是能够看到被撕碎的衣物和凌乱的痕迹。茶室内的矮几上放着一座黄铜的香炉,里面点燃了熏香,但桥本奈奈未还是闻到空气中满是白石麻衣和千夜身上的味道。

    有些嫌弃的扇了扇鼻子,桥本奈奈未拿起矮几上的茶壶,又从地上捡起一个茶杯,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擦了擦之后,倒了一杯茶水,递给瘫坐在一旁的千夜。

    此时的千夜也是一身凌乱,"chi luo"着上身不说,身上还有数道抓痕。披散着头发正靠在茶室的一角,眼神似乎有些暗淡。抬头见桥本奈奈未递过来的茶水,才伸手接过,仰头一口喝下:“对不起,娜娜敏。”

    “你不是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是麻衣样。”桥本奈奈未的语气从并未流露出愤怒,只是拽过一个布团之后,静静的坐在千夜身前。

    “我知道,我会给她一个交代,也会给你一个交代。”千夜抽动了一下嘴角,流露出一丝苦涩:“我真是没有想到,跟了我一千年的若蝶会做出这样的事。”千夜说到这里,情绪陡然激动起来,用力捏碎了手上的茶杯。碎片刺入手心,顿时就有血流了出来。

    桥本奈奈未赶忙握住了千夜的手,将他手掌摊开,小心的替他拔出刺入伤口的碎片,皱着眉头说道:“千夜你这是干什么?生气也不能伤害自己啊!药箱在哪里?”说完用手帕捂在千夜的伤口上,起身就要去找药箱。

    千夜伸手拉住桥本奈奈未的手,苦笑一声说道:“我这里哪里用得到药箱,都几百年没受过伤了。现在不能动用法术,倒是成了麻烦了。”

    桥本奈奈未被千夜拉住,顿时感受到千夜手上的血顺着伤口浸透了手帕之后,留到了自己手上。

    桥本奈奈未此时也顾不得找药箱,只能翻过千夜的手,抓着手帕替他捂着伤口:“那现在怎么办?没有药箱的话,也要包扎一下啊!”说完,桥本奈奈未的眼神里流露出关切和焦急。

    千夜却浑然不觉自己的手正在流血,用力抓住桥本奈奈未的手,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问道:“娜娜敏你不恨我吗?毕竟我对麻衣样做了那样的事。”

    桥本奈奈未看着千夜的眼睛,叹了口气说道:“恨你又有什么用呢?这件事千夜你也只是被若蝶小姐下药,麻衣样她也是自愿的。我能恨谁呢?若蝶小姐也是为了你好,要恨也只能恨对你下诅咒的玉藻前了。”

    “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对不起,娜娜敏。”千夜说着便想要抱住桥本奈奈未,结果却被她一手推开。桥本奈奈未一脸嫌弃的说道:“一身麻衣样的味道,不要碰我。”

    千夜看着桥本奈奈未脸上嫌弃的表情,却笑了起来。看着笑出声的千夜,桥本奈奈未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又看着他身上被白石麻衣抓出来的抓痕和手上的伤,问道:“有没有可以包扎的东西,你的手不能就这样流血。”

    千夜指了指墙角的矮柜,对桥本奈奈未说道:“你看看那边的柜子,应该有刀伤药。至于包扎,地上的衣服上随便撕几根布条就行了。”

    听到千夜的话,桥本奈奈未赶忙站起身跑到角落里拉开矮柜的门,看到里面确实摆着一些小瓶子和几个盒子,于是向千夜问道:“这里有好多盒子和瓶子,是哪个啊?”

    千夜想了一下说道:“白色的圆口大肚瓷瓶,上面应该是用红色的布塞着的。”桥本奈奈未依言查看,总算在一堆小瓶子中找到了千夜所说的瓶子。

    回到千夜身边,桥本奈奈未看到千夜拿起身旁已经被撕烂的衣服,直接从上面撕了几根布条下来之后,千夜才摊开手掌,对桥本奈奈未说道:“娜娜敏你把瓶子里的药粉倒在伤口上,别倒多了,盖住伤口就好。”

    桥本奈奈未依言为千夜的伤口细心的撒上了药粉,很快便发现,药粉撒上去之后,千夜的伤口便止住了流血。桥本奈奈未好奇的打量着手中的瓶子:“这是什么药呀?效果这么好,撒上去就止血了。”

    千夜拿起一旁的布条,正准备包扎,却被桥本奈奈未一巴掌拍开之后,夺过布条,替他细心的包扎起来。

    千夜笑了笑说道:“这是很早以前,我还在中国的时候得到的药方,被称作金疮药,专门用来治疗外伤的。”感受着桥本奈奈未细心的包扎,千夜原本有些纷乱的心,此刻也宁静下来,只是默默的注视着桥本奈奈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