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七十章 生驹里奈的觉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章 生驹里奈的觉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生驹里奈来到休息室,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手中还拿着最近才买的漫画书。

    生驹里奈翻动着手中的漫画书,眼神有些呆滞,显然她的心思并没有放在漫画书上。

    自从上一次见过千夜之后,生驹里奈就一直在思考千夜问她的问题。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挥剑?生驹里奈趴在桌子上,思考着这个问题,却找不到答案。

    虽然生驹里奈明白,就算自己不去向千夜学习古流剑术也没有任何问题,但要强的生驹里奈,却希望能找到一个答案。不是为了去学习古流剑术,而是明确自己的内心,究竟有什么是值得自己用心去守护的?

    振兴生驹家?武士也好,华族也好,这些早就随着时代的变迁而烟消云散。现在的生驹家也是秋田生驹家,自江户时代生驹高俊因为“生驹骚动”的事件,丢失了赞岐国的领地的时候,这一点就已经注定了。而且自己的家族现在也没有什么需要振兴的地方,至于霞关的霞会馆,自己的父亲和爷爷都没有在意过。生驹氏当年没有进入过华族会馆,现在就更不在意了。

    自己的梦想?生驹里奈觉得这倒可以是一个理由,但是自己的梦想是什么呢?成为偶像吗?自己已经是偶像了。那么想要取得更好的成绩吗?生驹里奈有些迷茫。乃木坂46出道才不到半年,也只发行了一张单曲,但所取得的成绩却并不差,虽然还比不上作为公式对手的AKB48,但是同其他偶像团体想必,刚刚出道的乃木坂46已经是一个成绩相当不错的团体了,只要成员们继续努力下去,一直向上前行的话,终究会有超越AKB48的一天,这一点生驹里奈一直深信不疑。

    那么,这是自己需要守护的东西吗?

    就在生驹里奈陷入迷茫的时候,她旁边的椅子被拉开,西野七濑坐在了她的旁边。

    “一库马酱,怎么啦?这几天看你都好像没什么精神,是有什么心事吗?”西野七濑看着一直以来表现的活力十足的生驹里奈一副萎靡的样子,不由得关心的问道。

    生驹里奈转过脑袋,看着西野七濑,声音中流露出疲惫:“啊,是娜酱啊。没什么,我只是在思考人生。”

    “思考人生?”西野七濑一脸疑问:“好好地一库马酱你思考人生干什么?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吗?”

    见很少与人搭话的西野七濑主动问起,生驹里奈从桌子上爬起来,靠在椅子上说道:“是上次千叶桑问我的问题,他问我有什么是值得我去守护,并为之挥剑的。”

    “千夜桑的问题?他干嘛要问你这个问题呀?”西野七濑听到生驹里奈的话,有些好奇的问道:“那你想到答案了吗?”

    生驹里奈摇了摇头说道:“是上次我们去此间大社祈愿的时候,千叶桑问的我这个问题。因为爷爷希望我能够跟随千叶桑学习古流剑术,成为他的弟子,但是我却想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诶?一库马酱你的爷爷想和千夜桑学习古流剑术?那一库马酱你自己愿意向千夜桑学习落樱流剑术吗?”西野七濑回想起玉子跟随千夜学习时的记忆,向生驹里奈问道。

    “虽然是爷爷的要求,但是我也很想向千叶桑学习。”提到这件事,生驹里奈的眼神中流露出一股坚定:“我希望能够通过跟随千叶桑的学习,来锻炼和提高自己的根性。”

    西野七濑看着一脸坚定的生驹里奈,冲着她笑了起来:“那一库马酱你要加油哦!等你学会落樱流的剑术,遇到危险的时候,就可以靠一库马酱你来保护我了。”

    “放心吧!即便不会古流剑术,我也会保护娜酱你的!”生驹里奈向着西野七濑庄重的做出承诺的同时,也向西野七濑问道:“不过娜酱,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哦,一库马酱想问什么都可以哦!”西野七濑似乎心情很好,冲着生驹里奈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看着笑得露出一排好看的牙齿的西野七濑,生驹里奈有些拘谨的冲她问道:“那娜酱你有没有愿意为之守护的东西呀?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去守护什么,所以想听听娜酱你的看法。”

    西野七濑看着生驹里奈,想了想回答道:“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最珍视的东西吧?我觉得那就是值得去守护的东西哦!我的话,我想守护的是对我非常重要的人。”

    “诶?对娜酱而言非常重要的人吗?”生驹里奈看向西野七濑的眼神里流露出好奇,但很快她就嘿嘿直笑的对西野七濑的说道:“娜酱你想要守护谁呀?”

    “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人呀!”西野七濑推了生驹里奈一下,笑得十分腼腆的低下了脑袋。

    生驹里奈看着有些害羞的西野七濑,虽然很想知道谁是西野七濑非常重要的人,但却没有开口继续追问。西野七濑的回答已经给了自己足够的启发,没有必要再刨根问底。于是生驹里奈也跟着笑了起来。

    “娜酱你和一库马在聊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就在二人笑得很开心的时候,高山一実走了过来。

    “卡兹咪!”看着走过来的高山一実,西野七濑高兴的同她打着招呼:“一库马酱在和我说找千夜桑学习的事情。”

    高山一実拉开西野七濑另一边的椅子,坐了下来之后好奇的问道:“向千叶桑学习?对哦,千叶桑上次好像是邀请娜酱你去跟他学习阴阳术吧?好像还有娜娜敏和麻衣样一起。”

    “不止啦,千夜桑当时不是还邀请了卡兹咪你和一库马酱一起去学习古流剑术吗?”西野七濑笑着对高山一実解释着:“刚才一库马酱就在跟我说这个事。”

    高山一実仿佛才想起来的样子对着西野七濑和生驹里奈说道:“对哦,我都忘记这个事了。那一库马你有去找过千叶桑吗?拜师成功的话,就可以跟娜酱一起去学习了!Amazing!”说完高山一実还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兴奋的喊着。

    被逗笑的生驹里奈回答着高山一実的问题:“上次我们去祈福的时候,我有找过千叶桑,他问了我几个问题,说只要我想出答案,就可以成为他的弟子,但是我却想不出答案。”

    “想不出答案?”高山一実觉得有点奇怪:“千叶桑问一库马你的问题很难吗?他问你什么问题呀?”

    “问题并不难,是我自己找不到答案。”生驹里奈摇了摇头:“千叶桑问我的是为了什么而挥剑。”

    听了生驹里奈的话,高山一実有些讶异。虽然自己已经学习了十年的剑道,还拥有剑道二段的实力,但是对于为什么而挥剑,却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高山一実不由得向生驹里奈问道:“搞得跟漫画里的剧情一样,难道要回答为了正义吗?一库马你有头绪吗?”一边吐槽千夜的问题,高山一実一边也在思考着自己的答案。

    “嗯,娜酱跟我说应该是为了自己心里最珍视的东西,但我还是有些迷茫,不太明白什么是值得珍视的东西。”生驹里奈的脑袋又低了下去:“虽然确实有很多很在乎的东西,但是却都谈不上是最珍视的东西,没有想要拼了性命去守护的感觉。”

    “嘛嘛嘛,不用着急,这种问题急也急不来。”高山一実安慰着生驹里奈:“等一库马你该想到答案的时候,自然就想出来了。”

    听到高山一実这么说,生驹里奈也只能无奈的点点头,暂时放下了这个问题。

    “诶,娜酱,你不是也跟着千叶桑学习阴阳术吗?学的怎么样了呀?”高山一実忽然对西野七濑问道。

    西野七濑似乎被高山一実的问题吓了一跳,楞了一下才回答道:“啊,那个啊,我最近没有什么时间,都没有去找过千夜桑。不过上次祈愿的时候,千夜桑有教过我一些基本的入门知识,只要照着练习就可以了。”

    “哦,这样啊,那娜酱你不能放松练习哦!阴阳术我不知道,但是剑道的话,是需要持之以恒的不断练习的!”高山一実认真的对西野七濑说道,然后她又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娜酱,上次祈愿的时候,我看麻衣样和娜娜敏似乎对你好像很有意见的样子,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们闹矛盾了吗?”

    “没有啦!”西野七濑见高山一実又提起这个问题,生驹里奈也好奇的看着自己,赶忙否认道:“我和麻衣样还有娜娜敏并没有闹矛盾,只是有点小误会,没事的!卡兹咪你不要多想。”

    看着否认的西野七濑,高山一実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无奈的安慰道:“有误会的话,还是趁早说清楚吧。不然等误会变成矛盾,就很难处理了。娜酱你要是不好意思开口,我去帮你说也可以。”

    “不用了,卡兹咪。”西野七濑摇了摇头:“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件事还是我自己来处理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