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五十九章 “圣母”深川麻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九章 “圣母”深川麻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站在此间大社门前的深川麻衣此刻有些犹豫,不知自己该不该跨出这一步。

    深川麻衣从上次参加祈愿企划的成员和工作人员那里打听到了此间大社的情况,然后趁着休息时间来到了这里。作为非选拔组成员,深川麻衣仅仅只是在“乃木坂在哪?”节目录制的时候,在现场见习时见过千夜一面,谈不上认识或者了解。对千夜的印象也仅仅是从工作人员和几名熟悉的选拔组成员口中打听到的只言片语,唯一的认知还是上次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替松村沙友理驱邪之后,桥本奈奈未同她聊天时所讲述的关于千夜的种种。

    想起桥本奈奈未提起的关于千夜的种种,深川麻衣除了担心千夜能不能处理自己听到的所谓“妖魂附身”的事情外,更多的是担心桥本奈奈未和千夜的关系。

    拜桥本奈奈未有些孤僻的性格所致,其他成员可能没有在意,但与桥本奈奈未曾经同住一个房间,关系亲近的深川麻衣细心的发现,每次桥本奈奈未同自己谈起千夜的时候,眼神里总是流露出不一样的光彩来。这让深川麻衣深深地担忧桥本奈奈未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了千夜,因为桥本奈奈未谈论千夜时的样子,实在太像谈论自己男朋友时的样子了。

    乃木坂46恋爱禁止的规则并不只是说说而已,组合刚结成的时候,成员山本穂乃果、吉本彩华便因为私下里与男生联谊而被辞退,若月佑美也因为入团前的一张大头贴而遭到谨慎处理。如果桥本奈奈未被运营发现有恋爱行为,所造成的后果,让深川麻衣不敢想象。

    深川麻衣知道桥本奈奈未家境困难,来东京读大学已经对她而言是极大的负担。学校的奖学金被她尽数花费在学费上,成为乃木坂46的成员之前,家里为了接济她在东京的花费,连冬天的取暖费都挤出来了。桥本奈奈未自己更是为了生活,在居酒屋这种地方打工挣钱来养活自己,困难的时候,甚至一天只有两个饭团果腹。在成为乃木坂46成员前同样靠打工维持生活的深川麻衣明白,那样的生活有多么艰辛,更何况桥本奈奈未还要接济家里还在读书的弟弟以及维持自己的学业,如果被运营辞退,桥本奈奈未的生活可想而知。

    想到这些,深川麻衣暗下决心,解决白石麻衣的问题的同时,自己一定要和千夜谈一谈桥本奈奈未的问题。千夜能够在东京都内堪称繁华地带的港区经营一间这样的神社,想来家底也是十分优渥的,如果千夜是真心喜欢桥本奈奈未,深川麻衣也无意阻止他和桥本奈奈未之间的关系。

    嫁给千夜这样的神社主人,远比桥本奈奈未做了数年偶像,蹉跎了最美好的青春岁月之后,再毕业嫁人来的幸福的多。如果桥本奈奈未能有这样的归宿,深川麻衣会衷心的祝福桥本奈奈未。

    心中拿定主意,深川麻衣终于迈进了此间大社的鸟居。

    虽然听成员和工作人员谈起过此间大社的种种奇妙之处,但只有自己亲身跨过鸟居,感受到那种全身疲惫尽去的轻松感时,才能真正理解此间大社的神奇。

    深川麻衣此刻却无心体会这份神奇,在手水舍净手之后,便快步登上石阶,来到了社务所前。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深川麻衣踏进了社务所敞开的大门之内,见到了跪坐在神龛之前的千夜。

    “抱歉,打扰了。”深川麻衣礼貌的冲着千夜行了一礼。

    千夜听到背后声响,转过身来才看见走进来的深川麻衣。于是起身招呼道:“请问这位小姐造访本社有何贵干?”

    深川麻衣虽然已经见过一次千夜,但还是有些被他燃烧的右眼所吓到,脸上露出一丝怯弱,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才说道:“你好,千叶桑。我是乃木坂46的深川麻衣,娜娜敏的朋友。上次在‘乃木坂在哪?’的节目现场我们见过一面的。”

    深川麻衣的话让千夜随即记起了自己确实在节目录制的时候见过她,只是那时候深川麻衣因为非选拔成员的关系,只能坐在台下见习,千夜对她并未有太多印象。更多关于深川麻衣的事情,则是听桥本奈奈未在和自己聊天时提起。

    看着这个在桥本奈奈未口中心地善良的能够得到“圣母”这种外号的深川麻衣,千夜眼底浮现出一丝兴趣。从来都只有起错的名字,而没有叫错的外号。深川麻衣既然能够被人叫做“圣母”,显然她有与之相配的作为。心念电转之间,千夜开口问道:“原来是深川小姐,在下听桥本小姐提起过你。不知造访本社,是有什么事情吗?”

    深川麻衣听千夜提起桥本奈奈未语气亲昵,心中对自己的猜测有了一分肯定的同时也对此行的把握增添了几分信心。于是点点头开口解释道:“是这样的千叶桑,昨天早上我看见娜娜敏将麻衣样很粗暴的从休息室拉了出去,因为放心不下所以跟了上去,然后听到她们之间谈到了一些事情。因为实在太不寻常,我也没有其他人选可以商量,所以今天才冒昧来拜访千叶桑,希望能够从千叶桑你这里得到帮助。”

    听到深川麻衣提起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千夜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招呼深川麻衣坐下之后,便开口问道:“不知深川小姐所说的桥本小姐和白石小姐谈到的太不寻常的事情是指什么?”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太清楚,娜娜敏和麻衣样当时是在洗手间的隔间里讨论的,我不好偷听,只是听见娜娜敏惊呼了一声‘妖魂附身’,以及隐约听娜娜敏和麻衣样提到了‘玉藻’。”深川麻衣脸上满是对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的担心,忧心忡忡的对千夜说道:“因为这种事实在有些太不寻常,我也找不到人商量,所以才冒昧来打扰千夜桑,希望千夜桑你能帮一帮娜娜敏和麻衣样。”

    深川麻衣的解释,让千夜顿时眼神一凛,细想自己上次见过的妖化之后的白石麻衣顿时察觉出不妥来。

    当时白石麻衣现出妖身与千夜和晴明的影子战斗,后被晴明用桔梗印击中,一身妖气不显,神魂也收到了桔梗印的影响而显得萎靡,因而自己并未过多留意。此刻再回想起来,当时白石麻衣身上的妖气显得有些过于浑厚了,神魂的强度也一点不像一个刚刚完成妖化的妖怪。现在深川麻衣告诉千夜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的谈话中提到了“妖魂附身”,千夜便已然知晓白石麻衣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深川小姐所说的问题,在下已经了解了。”千夜认真的看着深川麻衣,朝她说道:“请深川小姐放心,这件事在下会处理的。桥本小姐和白石小姐能有深川小姐这样的朋友,真是万幸。”

    听到千夜的夸奖,深川麻衣脸上浮现出一丝羞赫,红着脸颊对千夜说道:“千夜桑谬赞了,我只是担心朋友而已。”说到这里深川麻衣想起了自己的猜测,虽然阿有些不敢询问千夜,但想起桥本奈奈未的处境,还是鼓起勇气,有些期期艾艾的说道:“千夜桑,你和娜娜敏之间是不是……那种关系?”

    千夜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起来,但又在转瞬之间平息下去,不动声色的向深川麻衣问道:“深川小姐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呢?”

    见到千夜是这种态度,深川麻衣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于是认真的对着千夜说道:“千夜桑,娜娜敏和我是好朋友,我不希望她受到伤害。”

    “当然,谁都不会希望桥本小姐受到伤害。”千夜听出了深川麻衣的言外之意,没有点破,只是顺着她的话继续往下说着。

    “千夜桑,你知道吗?娜娜敏在和我谈起你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和热恋中的男女一样。千夜桑,你是真正有本事的阴阳师,能在港区拥有一间这种规模的神社,你应该很有钱吧?”深川麻衣见千夜态度暧昧,干脆将事情点明,对着千夜语重心长的说道:“但娜娜敏不一样,她来自北海道,家里只有母亲和她弟弟一起生活。来东京读大学,对她而言已经是极大的负担。在进入乃木坂46成为偶像之前,娜娜敏甚至要到居酒屋去打工,买便利店的打折便当才能维持生活。即便是成为了偶像,娜娜敏的工资每个月也要将很大一部分寄回老家来接济家里。千夜桑,这份工作对娜娜敏而言太过重要,无论是对她自己,还是对她的家人,都是一样。如果被运营知道了她和你之间的事,娜娜敏就全完了。”

    看着眼前神情有些激动的深川麻衣,千夜看得出来,她眼中对桥本奈奈未的关切不是作伪,而是真正的关心。千夜有些明白深川麻衣为什么会被人称作“圣母”了,单凭这份对他人的关心,便足以配得上这个称号了。

    于是千夜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朝着深川麻衣施礼之后说道:“深川小姐果然不愧是娜娜敏的好朋友。请放心,我不会辜负娜娜敏的。至于你所担心的问题,请放心,我会给娜娜敏一个承诺和未来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