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五十三章 桥本与白石的尴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三章 桥本与白石的尴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深川麻衣看着有些心不在焉的桥本奈奈未,坐到她身边,关心的问道:“娜娜敏,你没事吧?怎么这几天看你都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细心的深川麻衣发现,自从上次桥本奈奈未去接白石麻衣出院之后,便一直心事重重,练习的时候也经常走神。开始深川麻衣以为桥本奈奈未只是因为单曲宣传的事情有些劳累,但当深川麻衣看到白石麻衣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态度想找桥本奈奈未搭话,而桥本奈奈未总是回避她的时候,深川麻衣知道这两个人之间肯定出问题了。

    “啊?麦麦,我没事。”桥本奈奈未恍惚了一下,回过神之后有些敷衍的向深川麻衣应付道:“只是最近没睡好。”

    深川麻衣看着确实有黑眼圈的桥本奈奈未,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娜娜敏,出了问题就要去解决。你这样拖着,既是在折磨自己,也是在折磨麻衣样。”

    “麦麦你在说什么呀?我和麻衣样能有什么事,我们关系很好啊。你别多心了,我真的只是没睡好而已。”桥本奈奈未嘴硬的掩饰着,她和白石麻衣自那一晚之后,确实关系变得尴尬起来。白石麻衣虽然想化解这份尴尬,但不知该怎么应对的桥本奈奈未只能选择回避。

    对于千夜,桥本奈奈未早已将他当成了自己的男朋友,二人之间的关系也仅仅只差最后一步而已。然而千夜身上的诅咒,却是拦在二人之间的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

    原本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桥本奈奈未是应该高兴的,但如果这个方法意味着要将自己的男朋友分享给自己的好朋友,桥本奈奈未便笑不出来了。在面对白石麻衣的时候,桥本奈奈未根本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更不知道这件事究竟该如何处理。

    原本白石麻衣要是拒绝了玉藻前的请求也不会让两人如此尴尬,但不知出于何种理由,白石麻衣答应了玉藻前的请求,愿意为千夜解除诅咒,这就让二人之间的关系,陷入了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

    深川麻衣看着桥本奈奈未嘴硬的样子,叹了一口气之后,语重心长的劝说道:“娜娜敏,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有什么问题不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呢?你们这样拖着,问题也解决不了啊。”

    听着深川麻衣的话,桥本奈奈未将头埋在了双膝之间,不知究竟该说些什么。犹豫了一番之后,桥本奈奈未抬起头看着深川麻衣,向她问道:“麦麦,如果你有一件东西,你很喜欢,很不愿意与别人分享,但这件东西被锁起来了,必须要你的好朋友才能打开这个这道锁,而代价是这件东西你要与你的好朋友一起分享,你会怎么做?”

    深川麻衣盯着桥本奈奈未深深地看着她,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明了。思考了一下回答道:“那就要看娜娜敏你多喜欢这件东西了,如果你真的喜欢到了无可附加的地步,即便是与人分享也要拥有这件东西,那么与其与别人分享,不如和自己的好朋友分享不是吗?”

    深川麻衣的一席话,让桥本奈奈未陷入了沉思。她仔细想了一下,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这样吗?麦麦你说的也对。这件事果然拖着是解决不了的,我果然还是应该面对。”说着便仿佛放下了什么重担,看着深川麻衣展颜一笑:“谢谢你,麦麦。”

    深川麻衣见桥本奈奈未想通了也松了一口气:“谢什么,娜娜敏我们可是住同一间房间的友谊,这点小事不用谢的。”

    想起刚加入乃木坂46的那段时间,因为宿舍没有建好的缘故,成员们都住在酒店里的时候,和深川麻衣曾经在同一间房间一起住了一个多月,桥本奈奈未脸上也露出怀念的表情,对深川麻衣问道:“麦麦你现在还是天天早上送川后上学吗?”

    深川麻衣点点头:“对呀,不太放心川后一个人上学,我又正好顺路,就送她上学咯。”

    “麦麦你还真是善良啊,难怪川后现在都叫你圣母了。”放下了负担的桥本奈奈未笑着打趣着深川麻衣。

    面对桥本奈奈未的打趣,深川麻衣也不生气,笑着对桥本奈奈未说道:“那娜娜敏你有被圣母的光辉照耀到吗?”说着还笑着将脸庞凑近了桥本奈奈未。

    “照耀到了照耀到了,都快被你的光辉闪瞎眼了。”面对着深川麻衣的搞怪,桥本奈奈未笑着回应着她,两人打闹了一阵,桥本奈奈未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谢谢你,麦麦。”心中涌出的对深川麻衣的感激之情,让桥本奈奈未真挚的向深川麻衣说着谢谢。

    深川麻衣一脸笑意的看着桥本奈奈未,显然更加满意于桥本奈奈未终于看开了:“那娜娜敏你找个时间和麻衣样好好谈一谈吧,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问题,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才能解决问题。”

    桥本奈奈未点点头的同时,也将目光投向了一旁正朝自己看来的白石麻衣。两人目光的交汇,让两人脸上都有些尴尬,但看着白石麻衣希冀的样子,桥本奈奈未最终还是没有回避她的目光,这让白石麻衣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

    在白石麻衣和桥本奈奈未二人化解着二人之间的尴尬的时候,此间大社内,千夜正在招待着客人。

    “土御门晴信,见过千叶大人。”一位年轻人虽然穿着西装,但依然依照古礼向千夜行着礼。

    千夜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想起自己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见过的第几个安倍晴明的后代,不由感叹世事变迁。

    土御门家,即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后裔。至安倍晴明十九世孙安倍有修时,安倍家得到德川幕府的大力支持,受赐土御门称号,因此安倍家由此改姓土御门,建立了土御门神道。

    明治维新之后,新政府新政府不但剥夺了土御门家制作“历法”的垄断权,更废除了阴阳道。幸好有不少旁支以土御门家为首,暗地结成了“土御门神道同门会”。1952年,根据驻日美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将军所拟订的信教自由宪法草案,土御门神道才得以成为正式宗教法人,以“神道教家学”名义存续着阴阳道遗产直至今日。

    土御门晴信,便是土御门家宗家当代继承人,安倍晴明的后裔。

    “土御门家无人了吗?派出你这样年轻的小子来负责这件事?”千夜起了考校的心思,故意语气不善的问道。

    面对语气不善的千夜,土御门晴信不卑不亢的答道:“在下虽然年轻,但也是土御门家下任家主,因此土御门家在身份上并未有任何对于千叶大人的不尊重。”土御门晴信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斟酌自己的用词:“如果千叶大人指的是实力的话,那在下确实无话可说。自明治时代政府废除阴阳道以来,阴阳道日渐衰微,虽然土御门神道同门会依然在勉力维持着传承,但确实已经没有像样的阴阳师出现了。加上当年那场战争,整个日本所有的阴阳术传承被彻底斩断。如今想要再找出一个让千夜大人满意的阴阳师,确实已经无法做到了。”

    听到土御门晴信的话,千夜似乎被激怒了,冷笑着说道:“怎么,土御门家现在还认为我当年斩绝整个日本所有的阴阳术传承是做错了吗?”随着千夜的话语,一股庞大的气势从千夜身上释放出来,向土御门晴信压去,让他不由得肩膀一沉,趔趄了一下趴在了地上。

    用胳膊勉力支撑起自己身体的土御门晴信这才有些慌了神的赶忙大喊道:“千叶大人恕罪,土御门家绝无此不敬之想法!”在千夜庞大的气势压迫之下,土御门晴信这句话说的极为艰难。

    听到土御门晴信这么说,千夜的气势缓了一缓,让土御门晴信能够正常说话之后问道:“那土御门家派你来是来干什么的?东京都内出现妖狐作乱,猎取生肝,看守羽衣狐封印的土御门家居然就派了你这么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来,是在向我示威吗?”

    土御门晴信虽然自认为自己在阴阳术一途上确实缺少天赋,但怎么也不算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在土御门家年轻一代中,也已经算是一把好手。但面对千夜几欲将自己压在地板上的气势,土御门晴信也只能极为憋屈的说道:“千叶大人,土御门家世代看守羽衣狐封印,不敢有片刻擅离职守。家族中也遵守当年的一师一徒的约定不敢将阴阳术擅自传授,因此只能派在下这样了解阴阳术的普通人来拜见千叶大人,但绝无任何不敬的想法。”

    听了土御门晴信的解释,千夜才脸色稍霁,收回了自己的气势,看着如同劫后余生的土御门晴信,千夜待其喘匀了气之后问道:“羽衣狐封印的情况如何?为何东京都内会有妖狐替羽衣狐收集生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