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四十四章 犬追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四章 犬追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医院的病房内,白石麻衣正昏迷不醒。桥本奈奈未同门口的经纪人打过招呼,推开病房的门走进来的时候,先到一步的松村沙友理正守在白石麻衣床边。

    “沙友理,麻衣样怎么样了?”桥本奈奈未站在床边,关心的问着一脸担忧的松村沙友理。

    松村沙友理抬起头,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看着桥本奈奈未关切的眼神,松村沙友理带着哭腔说道:“娜娜敏,医生说麻衣样伤口有未知毒素,如果不能解毒的话,麻衣样就醒不过来了。”

    桥本奈奈未大惊失色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白石麻衣,不敢相信的问道:“怎么会这样?不是说麻衣样只是被抓伤之后受到撞击昏迷吗?怎么会中毒了醒不过来?”

    这时经纪人和千夜一起走了进来,听到桥本奈奈未的问题,经纪人回答道:“白石桑的伤口并无大碍,只是被动物的爪子抓伤。在医生处理之后,已经并无大碍。但是伤口上残留着一种未知的毒素,这种毒素麻痹了白石桑的全身,让她处于昏睡状态,一直醒不过来。医生说,如果无法解除这种毒素对白石桑的影响,她就很难醒过来了。不仅是白石桑是这样,那位保护她的警察先生身上也是一样的状况。”

    经纪人的话,让桥本奈奈未顿时感到脚下一软,几欲跌倒。而一旁的松村沙友理已经哭了起来。

    因为有其他人在场,千夜不方便安慰桥本奈奈未,只得冲若蝶使了一个眼色,然后走上前去,查看起白石麻衣的伤口。若蝶则收到了千夜的指示,扶住了桥本奈奈未的肩膀,轻声安慰着桥本奈奈未。

    “千叶先生,你对这种未知毒素有了解吗?”一旁的佐藤警官看着千夜在查看白石麻衣的伤口,不由得问道。

    千夜拿起白石麻衣被抓伤的手臂,看着手臂上的绷带和手臂上发青的颜色,皱着眉头说道:“不确定,需要检查一下。若蝶,把银针给我。”

    正在安慰桥本奈奈未的若蝶,从衣袖的暗袋里拿出一个蓝色的小布包递给了千夜。看着千夜的动作,桥本奈奈未看向他的眼神不由得充满了希冀。而一旁的松村沙友理也止住了哭声,看着千夜的动作。

    千夜打开了布包,只见布包里插满了长短不一的银色细针,千夜从中抽出数根银针,扎在了白石麻衣被绷带包裹的手臂上。等了一小会之后,千夜小心的抬起起白石麻衣的手臂,捏住了她的中指,用一根银针在指尖扎了一下,挤出了一滴黑色的血滴。然后从怀中摸出一小张绘制着晴明桔梗印的白纸,将这滴血滴在了晴明桔梗印的中间。

    千夜将白石麻衣身上的银针除去收好之后,又将布包递给了若蝶,手中拿着这张滴有血滴的白纸,皱紧了眉头,眼神中似有不解。

    看着千夜的眼神,桥本奈奈未关切的问道:“千夜桑,麻衣样她怎么样了?你能治好她吗?”

    “你希望我治好‘她’吗?”千夜的眼神有些飘忽,语气奇怪的向桥本奈奈未问道。

    “你在说什么呀?我当然希望你能治好麻衣样啊!千夜桑,你怎么了?”桥本奈奈未对千夜的问题感到十分的奇怪。

    千夜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说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白石小姐身上的毒素并无大碍,只是狐毒而已。妖狐喜欢舔爪子,而妖狐的口水是有毒的。被妖狐的爪子击中,感染了这种狐毒,如果不用狐血来解毒,就会昏迷不醒。”

    听到千夜的解释,病房内的经纪人和松村沙友理都安下心来,而佐藤警官则关心的问道:“千叶先生,那目暮警部也是同样的情况吗?”

    千夜点点头,眼睛盯着手中的白纸答道:“料想应该差不多,只要中的都是一种毒素的话。”

    “那千夜桑你能抓到这只妖狐吗?”虽然深知千夜的厉害,但没有见过妖怪和千夜真正出手的桥本奈奈未,依然感到担忧。

    千夜笑了笑,看了一眼桥本奈奈未,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对她说道:“桥本小姐,你听说过‘犬追物’吗?”

    “‘犬追物’?”佐藤警官一脸迷茫:“千叶先生你是需要狗吗?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申请警犬协助的。虽然我们已经试过用警犬去追踪,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训练有素的警犬都很害怕,根本没法去追踪那只妖狐。”

    千夜哑然失笑:“普通的警犬嗅到妖狐的气味,没有腿软已经算是训练有素的表现了。不过‘犬追物’并不需要用到警犬。”

    “‘犬追物’是古代日本武士的一种骑射运动,即骑在奔跑的马上箭射奔跑的犬。骑射手以组为单位,在约40米的范围中围射奔犬,曾经在武士间非常流行。”虽然心中充满了担忧,但平时最喜欢阅读的桥本奈奈未还是解答着:“传说在平安时代,妖狐玉藻前诱惑鸟羽上皇,祸乱宫廷,被大阴阳师安倍晴明驱赶之后逃到了那须野。朝廷派出三浦介义明,千叶介常胤和上总介广常率军前去讨伐。讨伐军正是用‘犬追物’的方法,才将玉藻前率领的妖魔联军击败,最后杀死了玉藻前。”

    “娜娜敏你连这些都知道吗?好厉害!”佐藤警官此时在桥本奈奈未面前,表现的同一般的偶像厨已经毫无区别。

    而经纪人这时有些担心的问道:“千叶先生你提到‘犬追物’,是打算也用同样的方法去追猎这只妖狐吗?”

    “是也不是,一时也解释不清楚。”千夜笑了笑说道:“病房里施展不开。佐藤警官,可以借这家医院的天台一用吗?”

    佐藤警官点点头:“这事好办,我这就去联系这家医院的负责人。”说完便走了出去。

    见佐藤警官走了出去,千夜又对若蝶说道:“若蝶,你去把‘狐泣’取来,医院里不能带刀,刚在放在佐藤警官车上了。”若蝶点点头,也朝门外走去。

    吩咐完两人的千夜手中依然拿着那张白纸,眼神中始终带着一丝疑惑。

    这时桥本奈奈未似乎想把白石麻衣缠着绷带的手臂放进被子里,于是掀开了盖在白石麻衣胸口的被子,露出了她胸口上的金色勾玉项链。

    看到这个金色勾玉的瞬间,千夜的眼睛猛地一睁,脸色大变,身上的气势在一瞬间散发开来,竟然将房间的内的三个人都压得几欲跪倒在地。

    桥本奈奈未艰难的看向千夜,开口喊道:“千夜!”

    千夜被桥本奈奈未的声音惊醒,赶忙收敛了身上的气势,对房间内的三人施了一礼,道歉道:“十分抱歉,是在下失态了。”

    桥本奈奈未和经纪人虽然不解,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松村沙友理还依然没有弄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千夜将目光投向白石麻衣胸口的金色勾玉,指着这串项链向桥本奈奈未问道:“桥本小姐,你知道白石小姐这串项链是怎么来的吗?”

    看着千夜竟然对白石麻衣胸口的项链产生了这么大的反应,桥本奈奈未心中疑惑的同时还是回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麻衣样好像很在乎这串项链,据说是她从小就戴在身边的。具体是怎么回事,还要等麻衣样醒了以后,问她才知道。怎么,这串项链有问题吗?”

    “不,没什么。”千夜摇了摇头:“应该是我看错了。”

    这时,佐藤警官推门进来,对千夜说道:“千叶先生,天台已经可以使用了。”

    千夜向佐藤警官点头致谢:“辛苦了,那么我们去天台吧。也该是时候把这只妖狐的皮剥下来了。”说完,便朝着门外走去。

    桥本奈奈未见千夜朝外面走去,于是对松村沙友理说道:“沙友理,你在这里照顾好麻衣样,我跟过去看看。”见松村沙友理表示明白后,桥本奈奈未又向经纪人看去,见他点头才跟在了千夜身后一起走了出去。

    三人来到天台上时,若蝶也抱着被装在剑袋里的“狐泣”走了上来。

    千夜从若蝶手中接过剑袋,从中将“狐泣”取出,拔刀出鞘之后,展现在桥本奈奈未和佐藤警官眼前的竟然是一段殷红如血的刀刃。

    千夜将手中滴有血滴的白纸轻轻的在刀刃上擦过,然后又将“狐泣”放回了刀鞘之中,并将这把刀佩在了腰间。千夜伸手从袖子里的暗袋中抽出一张符纸,轻声念道:“令犬追物,无物不中。”将符纸变成了一根羽箭后,将手中的白纸缠绕在了箭头上。千夜很随意的将羽箭拿在手中,然后将羽箭甩了出去。

    看着千夜的动作,佐藤警官和桥本奈奈未虽然一脸好奇,但都紧闭着嘴巴,唯恐打扰到千夜的施法。

    羽箭脱手飞出之后,瞬间化作一道红色的光芒消失不见。

    千夜回过头来,看着一脸好奇的桥本奈奈未和佐藤警官,笑了笑说道:“咒箭会找到那只妖狐,并把它带到我面前。现在我们只要在这等着那只妖狐自己上门来就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