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三十一章 薙刀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一章 薙刀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抄写完仪式所需的祭文之后,乃木坂46的成员们在简单的稍事休息之后,便开始熟悉起下午的练习所需要使用的薙刀来。

    薙刀,日本古代长柄武器的一种。奈良时代到平安时代,作为僧兵们守护寺院所使用的武器,曾经有过出色表现。而镰仓幕府时代末期到室町幕府时代成为战场的主要长柄作战武器。在应仁之乱的时候,因为其不适合密集型战斗,而逐渐被长枪所替代。

    到了江户时代,江户幕府曾经在一段时期内禁止武士携带薙刀。薙刀的刀术传承遇到了困难,但禁令的对象只是“大薙刀”而已,因此薙刀作为“武家的女子必修的武术”而流传了下来。受此影响,女性专用的武术“女子薙刀”作为薙刀刀术流派而出现。大正时代至战后为止,薙刀术作为女性的武士道,得以广泛的流传。现代作为一种体育竞技项目而兴盛着。

    “薙刀刀术,是江户时代,德川幕府禁止武士携带薙刀之后,所兴盛起来的一种武术流派,通常为女子所修习。”换上了一身巫女服的若蝶,将自己的长发用白绳扎起后,英姿飒爽的站在地下道场中,右手持着一柄薙刀,教授着乃木坂46的成员们薙刀刀术的要领:“在江户时代之前,薙刀多为僧兵使用,用以护卫寺院。曾经以七尺、五尺的长刀登场,演变成现在的一尺或者三尺刀刃的长柄武器。”

    在用绳子将巫女服宽大的袖子炸起来之后,显得颇为干练的桥本奈奈未有些吃力的拄着手中的薙刀,仔细的聆听着若蝶的指导。一边听着,桥本奈奈未不由得打量起手中的薙刀来。漆着黑漆的木柄足有鸡蛋粗细,打磨的十分光滑,握在手中也十分的舒适。而在木柄之上,连接的是一段足有三尺长的锋利刀锋。锋利的刀锋和沉重的分量,让桥本奈奈未知道,自己手中所握着的是一柄真正的凶器。

    就在桥本奈奈未打量着手中的薙刀的时候,若蝶开始指导成员们如何熟悉手中的薙刀。

    “此间大社在江户时代也曾经向神社的巫女传授过薙刀刀术,刀术的流派在当时被称作落樱流。”若蝶向乃木坂46的成员们介绍着:“之所以叫做这个名字,是因为当时流派的初祖于樱花树下施展刀术,将枝头盛放的樱花花瓣卷落,于纷飞的花瓣之中斩杀敌人,而由此得名。本社所使用的薙刀是三尺刀刃的形制,在更具攻击性的同时也更加危险。所以诸位在熟悉手中的薙刀的时候,还请务必小心,避免误伤。”

    听到若蝶这么说,所有的成员都认真的点着头,同时小心的看着自己手中的薙刀。毕竟对于这些娇滴滴的少女们来说,这种真正的凶器还是第一次触碰。即便是曾经修习剑道的高山一実,所接触的也仅仅只是使用竹刀的现代体育竞技而已。

    看着成员们担心的眼神,若蝶笑了笑说道:“当然,让大家接触真刀的原因是因为仪式所需的神前献舞必须使用真正的薙刀。至于下午的练习,会让大家使用木刀来替代,请不用担心。”

    听到这里,成员们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如果使用真刀来练习,这些成员们还真的担心会造成误伤。

    看着有些紧张的乃木坂46的成员们,若蝶从怀里掏出了两张纸人,放在嘴边吹了一口气之后,扔了出去。

    纸人落地变成了两个手持薙刀,相对而立的巫女。纸人变化的巫女同样将巫女服宽大的袖子扎起,身上还穿着黑漆的铠甲,腰间插着一把太刀,背后背着装在箭囊里的箭矢。

    看着被召唤出来的巫女,乃木坂46的成员们都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若蝶。

    若蝶指着眼前被召唤出来的巫女介绍道:“诸位眼前所见的,便是此间大社曾经的战巫女。诸位在举行祈愿仪式时也同样要做此打扮。与其他神社的巫女不同,此间大社的战巫女不仅精通弓道和剑道,更擅长使用薙刀。在战乱的年代,此间大社的战巫女们,就是使用这些东西保护神社免受世俗的干扰。”说完这些,若蝶走到了一边,让出了道场中间的位置,对乃木坂46的成员们说道:“小女子召唤这两位战巫女的目的,便是让她们为诸位演示一下,此间大社落樱流薙刀术真正的样子。”

    说完,若蝶拍两下手掌,随着掌声的轻响,原本面容呆滞的两名战巫女顿时表情鲜活起来。

    ——————————————————————

    在结束了上午的练习之后,满头大汗的生驹里奈有些疲惫的靠在道场的墙壁上,长长的薙刀则被她抱在了怀里。

    手中握着一瓶水,生驹里奈大口的喝着,补充着身体流失的水分。上午的练习虽然仅仅只是熟悉薙刀,为仪式所需的表演做准备,但薙刀那沉重的分量还是让还是个孩子的生驹里奈感到疲惫。

    靠在道场的墙壁上,这个有着一头短发,看上去更像一个少年的少女,不由得回忆起几天前自己打电话回老家,爷爷听到千夜要传授自己古流剑术的事情。

    自己一贯严肃的爷爷在听到自己被那位阴阳师认为具有剑道天赋,打算传授自己古流剑术的时候,竟然罕见的兴奋起来,直接在电话中对自己说道:“里奈!你是生驹家的孩子,如果在古代,你就是武家之女了。生驹家虽然已经没落,但秋田生驹家依然是生驹亲正的后代。此间大社的存在,在家族的典籍记载中,也是十分神秘的存在,爷爷也不能告诉你太多。

    里奈,你记住,如果能够跟随那位阴阳师大人学习,甚至有机会拜他为师的话,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这是一份难得的荣耀,在古代,这甚至是可以振兴生驹家家门的荣耀!你一定要把握住机会!”

    想起自己爷爷的话,再想想那天在节目上自己的表现,生驹里奈有些不自信起来。自己虽然表现出了天赋,但和西野七濑,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相比,试了三次才勉强成功的自己实在算不上天赋出色,不说与三人相比,就连同样被认为具有剑道天赋的高山一実都比自己表现的要出色。

    千叶桑真的会愿意收自己为徒吗?千叶桑到底是什么人呢?自己的爷爷居然会那么的激动?振兴家门这件事,对年幼的生驹里奈而言,还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但生驹里奈知道,自己如果能够拜师千叶桑,爷爷一定会很高兴。想到这里,生驹里奈站了起来,朝一旁正和白石麻衣聊天的桥本奈奈未走去。

    桥本奈奈未好像正在和白石麻衣争论着什么,二人似乎提到了西野七濑的名字。

    “好了,麻衣样,别生气了。娜娜赛的情况我清楚了,我会找千夜谈的。”桥本奈奈未似乎在安抚着白石麻衣。生驹里奈并未太过在意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所讨论的话题,走到桥本奈奈未面前朝她说道:“桥本桑,能不能问你一些事情?”

    桥本奈奈未有些诧异的看着一脸认真的生驹里奈,有些奇怪她为什么突然对自己使用敬称,但还是和善的对生驹里奈说道:“一库马,有什么事情吗?还有不需要这么正式的称呼啦,叫我娜娜敏就可以了。”

    生驹里奈点点头,但还是一脸认真的说道:“娜娜敏,我想向你打听一下,千叶桑是个什么样的人。”

    桥本奈奈未眼神有些奇怪的同白石麻衣对视了一眼,带着莫名的意味注视着生驹里奈问道:“一库马,你打听千夜桑是要做什么?你有什么事情找他吗?”

    生驹里奈并未注意到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奇怪的眼神,点点头认真的说道:“是因为上次节目的事。上次在‘乃木坂在哪?’里,千夜桑说我有剑道天赋,想传授我古流剑术。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爷爷,爷爷希望我能拜千夜桑为师。但我对千叶桑是在不了解,所以想向你打听一下,毕竟娜娜敏你算是成员里面和千叶桑最熟悉的人了。所以,拜托了。”说完,生驹里奈更是朝着桥本奈奈未猛地鞠了一躬。

    看着突然朝自己鞠躬的生驹里奈,桥本奈奈未吓了一跳,赶忙对生驹里奈说道:“不用这么多礼啦,一库马。”桥本奈奈未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看着直起身子眼神期盼的生驹里奈,桥本奈奈未还是认真的回答了她的问题:“千夜桑并不是一位很严肃的人。他性格比较随和,也很好说话,但是偶尔会很喜欢捉弄人,还会做一些让你哭笑不得的恶作剧。我对他的了解也不是很多,如果你想拜千夜桑为师,或者更多的了解他的话,我建议你去找若蝶小姐。她对千夜桑的话,比我要了解。”

    生驹里奈朝着桥本奈奈未又鞠了一躬,感激的说道:“十分感谢,桥本桑。”

    桥本奈奈未无奈的看着生驹里奈,有些垂头丧气的说道:“都说了不用说敬语了,叫我娜娜敏就好了啊!”

    “啊,对不起!娜娜敏!”说完生驹里奈又鞠了一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