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二十六章 四百年的悲伤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六章 四百年的悲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黑气萦绕着西野七濑的身体,她的脸上露出悲伤的表情,头发披散着盖在脸颊上,眼睛里流出了血泪,就这样痴痴看着千夜。手中紧紧的攥着桧扇,嘴里不断地重复着哀泣的话语。

    “明明玉子那么喜欢师傅的!为什么师傅要杀了玉子!为什么师傅不愿意救父亲大人!为什么师傅不愿意接受玉子的心意!为什么玉子要嫁给忠兴大人!玉子爱的明明是师傅!”西野七濑重复着这些话语,血泪不断地流下,整间茶室里充斥着悲伤和怨恨。

    看着充满了怨恨和悲伤的西野七濑,千夜叹息了一声:“没想到四百年的轮回,还是没能让你忘却吗,玉子?”

    西野七濑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悲伤的笑容,用哀泣的语气说道:“师傅你终于肯再叫我一声玉子了吗?可是师傅你为什么要杀了玉子呢?明明玉子是那么喜欢师傅的!”说着,西野七濑一只手攥着桧扇,牢牢的按在胸口,另一只手则朝千夜伸去。

    千夜脸上叹息的神色更甚,看着西野七濑伸出的手和渴望的眼神,最终还是握住了西野七濑伸出的手。

    西野七濑的手被千夜握住之后,脸上终于浮现出开心的笑容,她悲伤的说道:“为什么师傅你来的这么晚呢?为什么师傅你不肯救父亲大人呢?玉子真的好难过啊!父亲大人死了,忠兴大人也憎恨着玉子,为什么所有的一切都要玉子一个人来背负?”

    看着西野七濑脸颊上滴下的血泪落入茶杯之中,将茶水染成血红色,千夜脸上叹息的神色更重,最终他开口说道:“因为我不能爱你,我爱你的代价,便是我要亲手斩下你的头颅。”

    桥本奈奈未听到这句话,想起小白说过,千夜曾经遭受过诅咒,顿时脸色一变,有些担心的看着千夜。

    而此时,西野七濑脸上悲伤的神色更浓了,但她的嘴角却一直带着笑意,用哀伤的语气说道:“为什么师傅你不早一点告诉玉子呢?这样玉子至少可以在死之前,得到师傅的爱啊!如果是师傅的话,即使被斩下头颅,玉子也是幸福的!”

    千夜看着眼前的西野七濑,仿佛又回到了四百年前的大阪城,看着在自己面前哀泣的玉子。但是这一次,千夜选择了不同的回答:“我不是已经斩下过你的头颅了吗?你感受到了幸福吗?”

    西野七濑顿时愣住了,仿佛在不断地回想着自己的记忆,终于想起一切的她双手抱住了头,痛哭起来。

    看着痛哭的西野七濑,千夜仿佛松了一口气。看着原本被西野七濑的血泪染红的茶水中不断地有黑气散出,颜色也越来越淡,千夜终于放心的点点头,站起身走到痛哭的西野七濑身边,将手放在了她的头上:“悲伤的时候,就要大声的哭出来哦,小玉子。”

    西野七濑泪眼婆娑的抬起头,看着站在身前的千夜,用幼童般的声音哽咽着说道:“师傅,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要有悲伤呢?”

    千夜抚摸着西野七濑的脑袋,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这个问题师傅也回答不了,但是师傅觉得,神明可能是觉得世人不够珍惜幸福,所以才会有悲伤吧。所以小玉子,如果感到悲伤的话,就大声的哭出来,然后更加珍惜幸福吧。”

    “师傅!”西野七濑哭着抱住了千夜的腰,放声痛哭着。

    感受着抱着自己痛哭的西野七濑,千夜并指成剑念到:“太上敕令,超汝孤魂。脱离苦海,转世成人。”然后将手指点在了西野七濑的头顶。

    被千夜点中头顶之后,西野七濑身上顿时散发出大量的黑气,当这些黑气消散之后,西野七濑软软的倒在了地板上,一直攥在手中的桧扇也从手中滚了下来。

    看着倒在地板上西野七濑,千夜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时西野七濑一直攥在手中的桧扇忽然飞了起来,在空中打开了扇面,朝着千夜一下一下扇着,似乎是在点头。

    千夜摇了摇头说道:“这是我欠玉子的,你又是何必?”

    桧扇向低头一样扇了一下,似乎在同千夜说着什么,千夜叹息了一声说道:“值得么?四百年的修行一朝丧尽,只是为了那一滴眼泪吗?”

    桧扇点头一样的扇动着,似在感谢,然后缓缓地落在了西野七濑的身旁。

    桥本奈奈未看着这一切,用关切的眼神看着千夜,又有些不解的向千夜问道:“千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娜娜赛怎么会突然记起她的前世?还有刚刚那是?”

    千夜对桥本奈奈未笑了笑,感受着她关切的眼神,说道:“是付丧神,那柄桧扇是在玉子小时候,我送给她的礼物,她一直带在身边。在玉子临终前,她把这柄桧扇还给了我,就一直被我留在身边。四百年的岁月,这柄桧扇在我身边吸收了灵气成为了付丧神。但最终赋予它灵性的,却是当年我用它斩下玉子头颅时,玉子落在这柄桧扇上的最后一滴眼泪。”

    桥本奈奈未听着千夜的解释,又有了新的问题:“那刚刚娜娜赛那是?”

    千夜用有些怀念又有些感伤的眼神看着倒在地上的西野七濑和她身旁的桧扇,向桥本奈奈未解释道:“玉子当初临终之前心怀怨怼,所以死后怨气缠身无法成佛。我以泰山府君之祭强行送她入轮回,希望以轮回之力化解她身上的怨气。但最终却收效甚微,甚至玉子上一世的轮回因为遭逢战乱的原因,怨气变得更加深重。这柄桧扇所化的付丧神因为想报玉子当年那一滴眼泪的恩德,所以强行以它四百年的修行唤醒玉子的记忆,并消弭了她的怨气。但这也耗尽了它的灵性和修行,这柄桧扇也再度变成了一柄普通的桧扇。”

    桥本奈奈未用双手捂住了嘴巴,有些伤感的说道:“那娜娜赛她现在没事了吗?”

    千夜走过来,扶住了桥本奈奈未的肩膀说道:“娜娜赛她身上的怨气刚才已经被彻底的消弭了,她已经没事了。”

    “那她现在是娜娜赛还是玉子?她还会记得她和你之间的故事吗?”桥本奈奈未有些感伤又有些担心的问道。

    千夜笑了笑,用手指刮了一下桥本奈奈未高挺的鼻子说道:“不用担心,玉子已经在四百年前就死去了,刚刚那只是她凝聚在那柄桧扇上的思念,被付丧神激发出来了而已。她并没有回忆起她的前世,她也还是娜娜赛。等她醒过来之后,她甚至不会记得今天所发生过的事。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她会变成玉子,和我旧情复燃。”

    桥本奈奈未有些羞涩的将脸埋在了千夜的肩膀上,不敢抬头看千夜。虽然害羞,但是桥本奈奈未还是将自己的疑问问了出来:“千夜你刚才说,你爱玉子的代价,就是你要亲手斩下她的头颅,这是不是你在那须野之战时曾经受到的诅咒?”

    千夜身体一僵,但又很快恢复了正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是小白那只多嘴的狐狸告诉你的?”

    虽然千夜很快便掩饰了自己身体的僵硬,但一直抱着他的桥本奈奈未还是察觉到了千夜那一瞬间的不自然,她抬起头看着千夜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是不是小白告诉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玉子曾经能做到的事,我也可以的。”

    千夜感动的将桥本奈奈未猛地抱入了怀中,搂着她的头说道:“我已经辜负了玉子的一生,我不想再辜负你的一生。这道诅咒,我一定会解开的。所以在这之前,你可以等我吗,娜娜敏?”

    桥本奈奈未用双手从背后搂住了千夜的肩膀,认真地说道:“无论是十年,二十年,还是一百年,只要我活着,我就会等你。”

    ——————————————————————

    桥本奈奈未摇醒了倒在地板上的西野七濑,但醒过来的西野七濑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她有些迷糊的跟着桥本奈奈未同千夜告辞之后,一起离开了茶室。

    二人一起往回走着,西野七濑握着手中的桧扇,低着头,似乎有着心事。桥本奈奈未此时也因为心情激荡的原因而没有注意到西野七濑的异样。

    二人走回了成员们所在的房间,西野七濑同桥本奈奈未告别之后,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房间内,西野七濑的好友高山一実看着情绪有些低落的西野七濑,关心的问道:“娜酱,怎么了?你不是找娜娜敏带你去见千夜桑了吗?怎么感觉你好像不太高兴?”

    西野七濑面对高山一実的关心,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卡兹咪。只是刚才在茶室同千夜桑喝茶的时候,睡着了而已。”

    “诶?娜酱你居然在喝茶的时候睡着了!”高山一実捂着嘴笑道:“真是糟糕啊,这样很失礼的!”

    西野七濑点点头说道:“是啊,所以我想待会晚上吃饭的时候,去和千夜桑道个歉。”说完,西野七濑不知为何,笑了起来,露出了一排好看的牙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