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二十五章 玉子的故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五章 玉子的故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看着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的西野七濑,千夜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还是让我从头讲起吧,娜娜敏你虽然已经听过一遍了,但我还是有一些事情没有告诉你。”

    桥本奈奈未顿时紧张的看向千夜,有些担心的问道:“千夜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千夜看着桥本奈奈未担心的样子,否认道:“并不是瞒着你,只是有些事情,上次没有告诉你而已。好了,听我从头说起吧,娜娜赛已经要哭了。”说完千夜指着已经眼睛红红的西野七濑,示意桥本奈奈未她已经快哭了。

    看着已经泫然欲泣的西野七濑,桥本奈奈未也有些不好意思,拿起了茶杯掩饰自己的尴尬。见桥本奈奈未不再打断自己的话,千夜看着西野七濑,一时之间纷沓而至的回忆,充斥着千夜的脑海,他用有些低沉的声音叙说着:“永禄十一年,室町幕府的最后一代征夷大将军足利义昭,在织田信长的帮助下成功上洛。在稳定了京畿的局势之后,织田信长任命了明智光秀和羽柴秀吉共同担任京都奉行。于是在那一年的新年参拜上,我认识了当时才六岁的明智玉子。

    当时的明智玉子跟随着明智光秀一起来到此间大社进行新年参拜,因为名声不显的原因,很少有人会来此间大社进行新年参拜,出于好奇,我见到了当时的明智光秀和跟随他一起来参拜的明智玉子。

    当时的明智光秀是一个温和有礼的年轻人,有些理想主义的他给人的感觉总是充满了热情但又不失儒雅,见过明智光秀的人都很难想象后来他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但当时我并没有过多的关注明智光秀,我的注意力全都被他六岁的女儿所吸引。因为当时的玉子虽然只有六岁,但她却表现出了极高的阴阳术天赋。见猎心喜的我向明智光秀提出了要收玉子为徒的要求,但当时才六岁的玉子没有等自己的父亲答应,就对我说了一句让我印象深刻到今天都还记得话。”

    说到这里,千夜目光灼灼的看着西野七濑,让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但因为好奇,还是问道:“千夜桑,是什么话,让你今天都还记得呀?”

    “虽然父亲大人可以替我做主,可是我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不是吗?”千夜用手指按住自己的咽喉,发出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西野七濑顿时捂着自己的小嘴惊讶的说道:“怎么会?”而一旁的桥本奈奈未更是用莫名的眼神看着西野七濑。

    千夜并没有解释,而是继续讲着故事:“一个六岁的孩子能有这样的主见,让我很惊奇。于是我更加想收这个奇异的小姑娘为徒。

    在我用三片树叶召唤出式神陪她玩耍之后,依然是孩童心性的玉子对阴阳术产生了兴趣而选择向我学习阴阳术。但当时不知为何她却不愿拜我为师,这个原因知道她临终前的那一刻我才知晓。”

    桥本奈奈未和西野七濑都渐渐被千夜的故事吸引,认真的听着他的叙说。在为自己和桥本奈奈未以及西野七濑的茶杯添满了茶水之后,千夜继续讲述着关于玉子的故事:“后来的时间里,玉子一直跟随着我学习阴阳术。时间也就这样慢慢流逝,直到她十七岁那一年。当时执掌天下大权的织田信长授意明智光秀,将玉子嫁给了细川忠兴。

    在玉子出嫁之前,她来到此间大社拜访我,征询我的意见。当时我告诉她,如果她不愿意嫁给细川忠兴,那么即便是神明的旨意也可以拒绝。但当时的玉子却问我,我希不希望她嫁给细川忠兴。”

    见千夜在这里停下来,桥本奈奈未有些按耐不住的问道:“那千夜你是怎么回答玉子的?”千夜看了桥本奈奈未一眼,眼神有些奇怪,似乎是自责,也似乎是怀念。千夜端起了眼前的茶杯,将滚烫的茶水都倒进了喉咙之后,说道:“我说,作为我的弟子,你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千夜放下茶杯,目光投向了被西野七濑攥在手中的桧扇,语气低沉的说道:“当时的玉子听了我的回答,大失所望,回去之后不久便与细川忠兴举行了婚礼,并且派人传信给我,让我不要参加她的婚礼。”

    这时的桥本奈奈未和西野七濑都已经明白了玉子的心思,西野七濑更是有些不满的说道:“千夜桑你怎么这样,玉子已经把她的心意表达的很清楚了。”

    千夜端着茶杯,自嘲的笑着说道:“是啊,玉子她的心意一直都很清楚,但当时的我却无视了这份心意。

    自那以后,玉子再也没有来过此间大社,虽然还偶尔有书信往来,但玉子已不再跟随我学习阴阳术。我收到的传言也是玉子与细川忠兴婚后幸福美满,所以我也就没有将这些事放在心上。直到本能寺之变之后,丰臣秀吉中国大返,与明智光秀决战于天王山。玉子才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恳求我出手帮助她的父亲。

    但当时的我却拒绝了玉子,最终导致了山崎合战明智光秀战败,留下了‘顺逆无二门,大道徹心源,五十五年梦,觉来归一元’的辞世诗后身死小栗栖。而明智光秀的‘三日天下’也因此成为笑谈。”

    听到这里,无论是桥本奈奈未和西野七濑都感到疑惑,桥本奈奈未更是将这疑惑问了出来:“千夜,你为什么没有答应玉子的请求去帮助明智光秀呢?就算你不能帮助明智光秀取得胜利,救他一命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千夜点了点,承认了桥本奈奈未的说法之后解释道:“以我的能力,如果我愿意出手,即便是帮助明智光秀征服整个日本都可以轻松做到,但当时我却因为另一件事情而抽不开身,只能拒绝了玉子的请求。至于最后明智光秀身死一事,是我没有想到的。而后来玉子也因为明智光秀的死与我决裂,不再往来。”

    “那千夜桑你是因为什么事才拒绝玉子的呢?”似乎受到了千夜故事的影响,西野七濑的表情变得有些阴沉。

    看着表情变得阴沉的西野七濑,千夜似乎发现了什么,但他却没有动作而是继续说着自己的故事:“当时我受安倍晴明的后裔土御门家所托,前去封印羽衣狐,根本抽不出时间去帮助明智光秀,因此只得拒绝玉子的请求。

    后来明智光秀身死,玉子被细川忠兴被幽闭于丹后味户野,在此期间,玉子因为孤寂而信仰了南蛮教,也就是基督教成为了一名‘切支丹’。原本只是为了寻求精神上的慰藉,但后来却是导致玉子死亡的诱因。”

    西野七濑听着千夜的话,表情变得越来越阴沉,头发也垂落下来,遮住了脸颊。西野七濑的声音变得有些古怪的说道:“导致玉子死亡的诱因为什么是南蛮教呢?”

    桥本奈奈未看着变得有些诡异的西野七濑,心底有些害怕的朝千夜小声说道:“千夜,娜娜赛她……?”

    千夜示意桥本奈奈未往自己身边靠拢,待她移动到自己身边之后,才不动声色的回答着西野七濑的问题:“因为玉子信仰了南蛮教的原因,在同细川忠兴复合之后,夫妻二人经常发生争吵。因为这些争吵,消磨了玉子与细川忠兴之间的感情,虽然细川忠兴依然深爱着玉子,但他却已经无法忍受玉子对南蛮教的信仰。同样,信仰了南蛮教的玉子也因为教义的关系,对细川忠兴纳娶妾室而感到伤心。所以当石田三成意图挟持玉子来威胁细川忠兴的时候,已经对生活失去了眷恋玉子才会选择一死了之。”

    听到这里,西野七濑忽然低声说道:“不是的。”

    桥本奈奈未看向西野七濑,有些担心的问道:“娜娜赛,你说什么?”

    “不是的!不是的!”西野七濑重复着这句话,低着脑袋,声音变得越来越尖锐:“不是的,玉子不是因为对生活失去了眷恋才选择死亡的!”

    随着一声大吼,西野七濑抬起头来,两行血泪从她眼眶中流下,眼神空洞的注视着千夜,用充满了悲伤和怨怼的声音说道:“玉子不是因为信仰和忠兴大人之间的冲突才失去对生活的希望的!父亲大人因为深爱的师傅见死不救而失去生命,才是玉子悲伤和绝望的原因!玉子在那之后之所以活着,一切都只是为了再见师傅一面!可是师傅你却杀了玉子!”

    桥本奈奈未惊恐的看着西野七濑,有些害怕的将身体朝千夜挪了挪。

    千夜看着如同鬼魅的西野七濑,似乎并不奇怪她的状态,而是又拿起了桌上的茶杯向西野七濑示意道:“黄山毛峰,你小时候最喜欢的茶,不再喝一口吗?”

    看着千夜手中的茶杯,西野七濑语气悲伤地说道:“师傅你还记得玉子的喜好,可是你为什么要杀了玉子!明明玉子那么喜欢师傅的!”

    千夜放下茶杯,看着西野七濑,语气淡然的说道:“是玉子你自己要我杀死你的,你忘了吗?玉子你要我用我送给你的桧扇,结束你的生命,你都忘记了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