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十五章 阴阳师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五章 阴阳师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千夜笑过之后,解说道:“在下的右眼并不是用来照明用的,事实上在晚上出门,这只眼睛是会看到一些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的。”

    设乐统顺势吐槽道:“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幽灵吗?”

    千夜见设乐统这么问,笑了笑说道:“不仅仅是幽灵,人类的怨念、憎恨、愤怒和堕落,种种负面的情绪,在夜晚的时候,在下的这只眼睛都能看到。”

    面对千夜的回答,乃木坂46的成员都把自己的身体往后缩了缩,一脸害怕的表情喊道:“好可怕,好可怕!”

    设乐统和日村勇纪也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千夜,日村勇纪更是用夸张的语调问道:“不是吧?这些东西也可以看得到吗?”

    千夜点点头,仔细解说道:“这只眼睛其实是在下年轻时施展阴阳术失误之后留下的后遗症。准确的说,这只眼睛是同时存在于黄泉和人间,当夜晚降临,这只眼睛受到黄泉国度的影响,人间的污秽和死去的灵魂便能清晰可见。”

    乃木坂46的成员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毕竟对这些十多岁的小姑娘而言,这种事情还是太吓人了一点。

    见气氛有些紧张,设乐统急忙插话调节气氛:“千叶桑,那你是施展什么阴阳术才让眼睛变成这样的?能帮日村桑也弄一个吗?”说完还笑着拍了拍日村勇纪的肩膀。

    千夜摇了摇头说道:“我所施展的阴阳术叫做泰山府君之祭。如果有人看过野村万斋先生主演的那一部《阴阳师》的电影,应该会对这个仪式有印象。”

    桥本奈奈未想起自己这两天因为想了解更多关于阴阳师的事情而看过的电影,在一旁说道:“啊,我知道,那是电影最后安倍晴明用来复活源博雅的仪式!”

    设乐统听到桥本奈奈未的话,转头看着千夜问道:“千叶桑,是这样吗?这个仪式真的能复活死人吗?”

    千夜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仪式只能将死去的灵魂带回人间,而且必须用另一个灵魂进行交换。而且被带回人间的灵魂因为沾染了黄泉国度的气息,即使回到人间,也会因为黄泉国度气息的影响而变成恶灵。”

    日村勇纪听到千夜这么说,于是问道:“那千叶桑你为什么还要施展这个仪式?难道你有什么人一定要从黄泉带回来吗?”

    千夜见所有人都被这个话题吸引,否认道:“并非如此,泰山府君之祭,其实是祭祀泰山府君的仪式,通过这个仪式,施术者可以面见掌管生死的泰山府君。只要与泰山府君达成交易,便能将死者的灵魂从黄泉国度带回,甚至能交换自己带着记忆进入轮回的权利。”

    设乐统这时好奇的问道:“那千叶桑你也是和泰山府君达成了交易吗?还是说仪式失败了?”

    听到设乐统的问题,千夜似乎怀念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说道:“我是送一位故友进入轮回。”

    见千夜似乎不愿多谈这个话题,设乐统赶忙将话岔开,聊起了其他话题。而坐在一旁的桥本奈奈未看着千夜脸上的怀念,不由的在想,他是在怀念谁呢?曾经的朋友?男人还是女人?能值得他亲自送入轮回的故友,一定是对他而言很重要的人吧?而一直在关注桥本奈奈未和千夜的白石麻衣也被千夜身上所流露出来的伤感所吸引,不由自主的想要了解这个男人。

    在桥本奈奈未这样的想着的时候,千夜因为日村勇纪询问怎样才能学习阴阳术而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由白纸剪成的纸人,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都认出那是为松村沙友理驱邪的那天晚上曾经见过的依凭体。只见千夜指着依凭体说道:“学习阴阳术,需要天赋,我们可以通过这个用来召唤式神的纸人来进行测试。只要能够让纸人动起来,便说明你有学习阴阳术的天赋。”

    日村勇纪和设乐统都好奇的看着纸人,设乐统更是问道:“那需要怎么做?”

    千夜解释道:“阴阳术的核心是‘咒’,而‘咒’即是人心。你希望他是‘式神’,他就是‘式神’。即便是其他的东西,只要你赋予他‘式神’的名,他也会是‘式神’。这就是‘咒’。所以要让纸人动起来,就需要赋予它‘式神’的名,只要能做到这一点,就证明你有学习阴阳术的天赋。”

    设乐统听到这里果断的对乃木坂46的成员们说道:“那么大家都来试一下吧,如果有人能做到的话,千叶桑会有礼物送出。”说到这里,设乐统看了千夜一眼,笑着问道:“是这样吧?千叶桑?”

    千夜带着笑意看了设乐统一眼,明白这是为了节目效果故意让自己送出礼物,于是说道:“啊,说的是呢。如果真的有天赋的话,在古代可是会被阴阳师们直接收为弟子呢。那么在下就用这柄桧扇来作为礼物吧,说起来,这还是战国时代的古物呢。”

    “诶!”听到是战国时代的古物,成员们惊讶出声,没有想到千夜会送出如此贵重的礼物。

    日村勇纪连忙补救道:“送出这么珍贵的古物没有问题吗?要不还是换一件吧?这柄桧扇应该也是千叶桑心爱的东西吧?”

    千夜摇了摇手中的桧扇示意无妨:“这柄桧扇虽然是战国时代的古物,但并非什么贵重之物,只是在下日常所使用的一柄桧扇而已。”

    见千夜这么说,设乐统和日村勇纪才放下心来。而乃木坂46的成员们也变得跃跃欲试。

    在工作人员推上来一张小桌之后,千夜站起身将纸人放在了小桌上,示意成员们可以开始尝试。

    乃木坂46的成员们则面面相觑,这时都不敢第一个进行尝试。

    这时作为Center的生驹里奈站了出来。

    Center,即乃木坂46在进行舞台表演时,站在最中间也是最前面的成员,是整个团队的核心。

    出身秋田的少女鼓起勇气,作为团队的Center站了出来,第一个走到小桌之前,准备进行尝试。

    见生驹里奈站在小桌之前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千夜站起身,来到她身边说道:“只需要想象着这个纸人是式神,像这样用手指指着它,让它站起来就好。”一边说着,一边示范了一个剑指的手势。

    生驹里奈拍了拍胸口,调整了一下呼吸,学着千夜的样子指着纸人喊道:“起来!”纸人纹丝不动,生驹里奈有些不甘心的再试了一次:“起来!”纸人还是没有动。

    见到桌上的纸人毫无反应,千夜也毫不意外,笑着安慰生驹里奈道:“不用太在意,想要做到让纸人动起来,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没有反应也是正常的。”

    不甘的生驹里奈并未因为千夜的安慰而释怀,她咬着嘴唇,心底充满了不甘。因为成为Center的原因,背负整个团队的压力都压在少女稚嫩的肩膀上。虽然鼓起勇气第一个站了出来,但毫无反应的纸人让生驹里奈有些气馁的想到,自己果然是没有才能啊。不甘充斥着少女的胸膛,让她想再试一次。

    深吸一口气之后的生驹里奈再次并指成剑指向了纸人:“起来!”少女似乎将心底的不甘和压力都融入了这一声呐喊,在强烈的情绪的影响下,纸人终于抖动了两下。

    “诶?真的会动吗?”一旁的设乐统惊讶的问道。

    千夜也有些诧异的看着生驹里奈,也为少女的精神感到惊讶。赞许的点点头之后,千夜说道:“只要能够集中精神和信念,加上一点天赋,确实是能够让纸人动起来的。”

    日村勇纪也在一旁赞叹道:“原来如此,做得好啊,生驹桑。”

    生驹里奈擦了擦已经红了的眼角,朝着千夜鞠了一躬,说了声谢谢,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在生驹里奈带头之后,其他成员也陆续上来尝试,但是除了已经试过一次的桥本奈奈未让纸人坐了起来之外,也只有曾经练习过剑道的高山一実和白石麻衣勉强做到了让纸人动起来。其他成员均没有让纸人有任何反应。

    最后只剩下性格腼腆的西野七濑没有尝试。

    大阪出身的西野七濑外表看上去有些不良,但实际上却是个性格腼腆,容易害羞的少女。在所有成员都尝试过之后,西野七濑才磨磨蹭蹭的走到小桌之前,依然有些不敢尝试。

    看着站在小桌前犹豫的西野七濑,和她关系最好的高山一実小声喊道:“加油!娜酱!”说完还将双手举起,做了一个展臂的动作,喊道:“amazing!”

    看着逗笑的高山一実,西野七濑笑了起来,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

    千夜也在一旁鼓励道:“不用紧张,只要想象着这个纸人是你的式神,然后让它站起来就好。”

    被鼓励之后的西野七濑定了定神,举起一只手,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做了一个剑指,指着小桌上的纸人,轻声喊道:“起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