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八章 乃木坂在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章 乃木坂在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回到了休息室,都不约而同的拿出了手机,查看起网络上的讯息来。

    视频已经从最初上传的网站被转载到了日本各大网站,并掀起了热烈的讨论。看着网络上的诸多评论,桥本奈奈未在心底有些小骄傲的同时,也不由的想起昨晚那个吹响鬼笛叶二的千夜。虽然自己一直在专注的跳舞,但也惊鸿一瞥的注意到在月下吹笛的阴阳师,此刻再通过视频看到那个英姿勃发、风度翩翩的身影,心底不由的有些小鹿乱撞。想起昨夜千夜对自己和白石麻衣开的玩笑,桥本奈奈未有些害羞的摸了摸自己已经变得滚烫的面庞,不由的鼓了脸颊。

    真是个奇怪的人,桥本奈奈未不由的在心中这样说道。但千夜身上那仿佛从历史的画卷中走来的气质,让从小就喜欢读书的桥本奈奈未不由的被他吸引,想要去读懂这本书,看懂这个人。但是越想去了解,就越被千夜身上那如同经历了岁月冲刷之后,沉淀下来的气质所吸引,不由自主的沉溺进去,如同飞蛾扑火。

    “桥本奈奈未,不要爱上这个人,乃木坂可是恋爱禁止的。”桥本奈奈未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这样对自己说道。

    “娜娜敏!”来自身后的声音吓了桥本奈奈未一跳,她胆战心惊的回过头,只见生田绘梨花从她背后扑了上来,用一条腿勾住了桥本奈奈未的小腿,并紧紧地抱住了桥本奈奈未的腰。挣扎了一下,发现无法挣脱生田绘梨花拥抱的桥本奈奈未无奈的说:“一库塔,你这是要干嘛呀?”

    “娜娜敏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盯着手机脸都红了,还在自言自语,好可疑!”生田绘梨花皱着小鼻子用怀疑的语气朝桥本奈奈未问道。

    桥本奈奈未不禁感叹,果然是德国出生的绘梨花大小姐,感觉真是敏锐。于是把手中的手机展示给生田绘梨花看,说道:“是这个啦,昨天晚上我和麻衣样在一间神社跳舞,结果被人拍下来了。”

    “什么?什么?”激动的生田绘梨花赶紧放开抱住桥本奈奈未腰间的双手想要接过手机,但却没注意自己的腿还勾着桥本奈奈未的小腿,于是随着她的动作,顿时两人都去了平衡,跌倒在地上。幸好这间休息室的地上铺设了地毯,两人倒在地摊上,桥本奈奈未手的手机也跌落在地上。

    一旁的樱井玲香见两人摔倒,于是走了过来将缠在桥本奈奈未身上的生田绘梨花拉了起来,并捡起桥本奈奈未的手机准备还给她。在压在身上的生田绘梨花被拉开之后,桥本奈奈未抓着樱井玲香的手站了起来。

    樱井玲香拿着桥本奈奈未的手机正准备还给她,然而却看到屏幕上正在播放的视频,惊讶的喊道:“诶,这是什么?好漂亮!”

    生田绘梨花的小脑袋连忙挤过来,喊道:“娜娜敏给我先看的,让我先看啦。”

    樱井玲香侧过身子说道:“一起看啦。”说完拿着桥本奈奈未的手机,同生田绘梨花一起看了起来。

    桥本奈奈未无奈的站在一旁看着两个人拿着属于自己的手机挤在一起看着视频。

    果然,生田绘梨花高声喊了起来:“诶!这是娜娜敏和麻衣样!怎么会这么漂亮啊!”休息室内的成员们听到生田绘梨花的声音顿时围拢过来。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对视一眼,两人一同叹了一口气,心想原本还打算遮掩,这下全都知道了。

    ————————————————————

    数天之后,包括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在内的乃木坂46选拔组的成员们来到电视台,参与组合的冠名番组“乃木板在哪?”的节目录制。休息了几天,恢复了身体的松村沙友理也参与了节目的录制,只是她非常的苦恼,自己珍爱的发鬓被人削去了一边,因此不得不换了个发型。

    换好了制服的成员们依次进入了演播室,在同工作人员以及担任节目主持的搞笑艺人组合“香蕉人”的设乐统和日村勇纪打过招呼之后,所有的选拔组成员都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着节目的开始。

    “咚,乃木坂在哪开始了,我们是香蕉人!”伴随着设乐统的开场白,节目的收录开始了。在例行的开场白结束之后,设乐统很快就注意到了松村沙友理发型上的改变:“诶?松村换了发型吗?你的触角呢?”

    “啊!”听到设乐统的提问,松村沙友理立刻用双手捂住了额头,娇声说道:“不要看不要看!人家的触角被削断了啦。”

    “削断?为了新单曲祈愿,所以削断触角明志吗?”一旁的日村勇纪吐槽道。

    坐在松村沙友理身旁的桥本奈奈未则已经用手捂着嘴笑的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注意到桥本奈奈未的设乐统主动朝她问道:“怎么了,桥本?笑的这么开心吗?”

    桥本奈奈未直起身子,摆了摆手,喘了一口气之后说道:“不是,只是想起沙友理被削断触角的原因就很想笑。”

    “诶?桥本你知道原因的吗?是因为什么?为了新单曲祈愿,所以断发明志吗?”设乐统开着玩笑。

    桥本奈奈未连忙摆手说道:“不是不是,沙友理的触角被削断是因为前几天她突然暴食,一个人吃光了全团所有人的便当。”

    桥本奈奈未话说到这里,设乐统和日村勇纪都惊讶极了,出声打断道:“等一下,桥本你是说,松村一个人吃完了全团的便当?真的假的?”

    桥本奈奈未点点头,表示是真的。边上的其他成员们也都大声赞同,表示这件事是真的。

    设乐统一脸惊讶的问道:“你们全团是33人吧?所有人的便当也就是33份?松村居然一个人吃完了?”

    日村勇纪也在一旁配合的吐槽道:“这都可以参加大胃王比赛了吧?下次去参赛吧,松村。”

    松村沙友理听到两个主持人的吐槽,双手抱头,害羞的喊道:“怎么这样!”

    设乐统和日村勇纪看着松村沙友理的表现大声的笑着,带动了成员们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笑了一阵之后,设乐统继续问道:“那桥本,松村是因为吃了太多便当,所以被你们制裁所以削断了她的触角吗?”

    桥本奈奈未解释道:“不是不是,松村是因为吃了所有人的便当之后还喊饿,我和麻衣样把她送到医院以后,医生也检查不出毛病来。所以当时我们以为她是被妖魔附身了,所以就去神社和寺庙寻求帮助。”

    “诶!”听到这里,无论是成员们还是作为主持人的设乐统和日村勇纪都是一脸惊讶,毕竟被妖魔附身这样的经历,足以吓到一般人了。

    主持经验丰富的设乐统这时果断的将话题抛给白石麻衣:“白石,桥本说的是真的吗?松村她真的被妖魔附身了?”

    想起当时的情景,依然一脸后怕的白石麻衣说道:“是的,当时我们去了东京所有有名的神社和寺庙,所有的神官和主持看到沙友理都是直接赶我们走,对沙友理的状况都没有任何办法。”

    “诶?真的假的?那你们最后是怎么治好松村的?”被白石麻衣的话吸引的日村勇纪问道。

    “最后我们在一位老法师的指引之下,找到了一位真正的阴阳师,沙友理的触角就是被那位阴阳师在驱魔的时候削断的。”白石麻衣一脸郑重的说道。

    “诶?厉害!那位阴阳师真的会驱魔吗?”设乐统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桥本奈奈未也一脸认真的说道:“是真的,我和麻衣样看着他从沙友理身上驱逐出了一个黑色的饿鬼,然后他在我们面前把饿鬼打进了无间地狱。”

    “无间地狱?这就有点吓人了啊。”日村勇纪的脸色有些难看,似乎是被无间地狱吓到了。

    桥本奈奈未一边点头一边说道:“那位阴阳师真的很有本事,在替沙友理驱魔之后,还用式神附在我和麻衣样身上跳神乐舞。吹笛子让很多小动物都来围观。”

    设乐统这时一脸笑意的说道:“就是最近在网上大热的那个神乐舞视频吗?”

    桥本奈奈未一只手捂住嘴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转了一个圈之后,落在椅子上捂着脸说道:“超害羞的,那个舞。”

    “那个舞非常厉害啊!”设乐统笑着说道:“既然是这么厉害的阴阳师,那下次我们节目邀请他来做一期企划好了。”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一脸惊讶。

    ——————————————

    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桥本奈奈未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了住处。

    生性喜欢干净,有些洁癖的桥本奈奈未为自己放好洗澡水,脱下了衣服,正准备洗澡时,发现自己的包里有一截翠绿色的竹管露了出来。

    桥本奈奈未拿起这节竹管走进了浴室,简单的冲洗了一下之后,将自己浸入了浴缸里。

    有些狭窄的浴缸,让桥本奈奈未不由得想起那天晚上,此间大社地下的温泉浴池。

    “要是家里能有个那么大的浴室就好了。”桥本奈奈未有些感慨的自言自语,顺手拿过了放在一旁的竹管。

    “到底是什么东西?跟我说打开就知道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打开看看吧。”桥本奈奈未嘀咕着打开了竹筒一头的软塞,随着一股白烟,一只可爱的小狐狸掉在了桥本奈奈未的浴缸里。

    **的小狐狸爬上桥本奈奈未的胸口,摇了摇身体上的水珠,用无奈的眼神同满脸惊讶的桥本奈奈未大眼瞪小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