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六章 月下美人舞翩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章 月下美人舞翩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皎月当空,洁白的月光之下,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宛若仙子在起舞。

    洁白的千早在皎洁的月光笼罩下,反射出朦胧的光晕,如同一层薄雾笼罩着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随着二人舒展双臂,扭动腰身,巫女服那宽大的衣袖舒展开来,宛若白鹤舒翼而舞,身姿曼妙,婀娜优雅。红色的朱胯,随着二人脚步的跳动而飞舞,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炽热而旭烈。

    千夜吹奏着鬼笛叶二,笛声悠扬婉转。传说中的“雅乐之神”源博雅吹奏鬼笛叶二之时,能与天地相合,令鬼神也驻足倾听。此刻千夜的笛声虽未曾达到天人合一、神鬼驻足的地步,但也与这皎洁的月光和柔美的舞姿融为一体。

    伴随着鬼笛叶二越来越悠扬的笛声,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的舞姿也开始激烈起来,朱胯翻飞,白袖轻舞,在术法的影响之下,此时的二人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其中。倾注着少女真挚情感的舞蹈,让有幸见到这舞蹈的人都会感到那如同火焰一般的炽热。

    云间皎月,婆娑弄影,月下轻舞,美人婆娑。千夜注视着正在翩翩起舞的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不由得想起曾经也有一个人,在鬼笛叶二的伴奏之下,跳起这段天宇受卖之舞。然而斯人已逝,只留下千夜手中的鬼笛叶二的笛声依然宛转悠扬。

    此刻的桥本奈奈未已经不知道究竟是依附在自己身上的式神在跳舞,还是自己在跳舞了。当鬼笛叶二的笛声响起之时,她便不由自主的随着笛声的韵律而舞动自己的身体,舒展双臂、转动腰身、腾挪双足,此刻的桥本奈奈未已经忘却了一切,将自己全部的情感注入了这一曲天宇受卖之舞中。自故乡孤身上京以来所承受的压力、内心的痛苦与煎熬、幸福与喜悦,桥本奈奈未心中的种种情感此刻都爆发了出来,随着她的舞动而燃烧。

    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态,甚至是指尖轻摇的鉾先铃,桥本奈奈未都投入了十二分的热情去做到完美。这个有些瘦弱的少女那小小的身躯之中,仿佛蕴藏着无限的热情,而此刻随着鬼笛叶二的笛声,这如同火焰一般的热情迸发出来,与少女那清冷的气质融为一体,让桥本奈奈未的舞姿更加的曼妙动人。

    一旁的白石麻衣也同样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一曲舞蹈之中,被法术幻化出来长及脚踝的乌发,在发梢末端用白檀纸扎成一束,随着白石麻衣脚步的跳跃而追逐着少女的脚踝,如同一只白色的蝴蝶在她的足间飞舞。同桥本奈奈未不同,姿容俏丽的白石麻衣在随着鬼笛叶二的乐声而舞动的同时,少女那惊人的魅力也绽放出来。

    白色的肌肤闪烁着淡淡的光泽,舞动的身躯展示着少女的娇柔。月光洒在青石板上,被少女的纤足踏碎,如雪一般洁白。嘴角间的轻笑,眉眼之间那飞扬的神采,如同骄傲的孔雀,在展示着自己华丽的翎羽。

    随着鬼笛叶二笛音的逐渐高亢,天宇受卖之舞也逐渐进入了最激烈的部分。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在笛音的伴奏之下,旋转着自己的身体。白色的衣袂、轻扬的乌发、朱红的裙胯,随着少女身姿的飞旋而舒展,仿佛一朵美丽的花朵正在月下盛放。

    绚丽的舞蹈,婉转的笛音,足以让鬼神也驻足。舞蹈中的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并未发现,许许多多的小动物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围绕在她们周围,观看着这一曲神之舞。几只小小的松鼠也仿佛受到笛音的吸引,随着节奏而跳动着自己的身躯,仿佛也在一起舞蹈。神社本殿的屋檐上,停满了驻足的鸟儿,它们展开了自己的歌喉,以百鸟之鸣化作了伴奏。

    一只不知从何而来的有着玉色双角白鹿,将自己衔来一株朱草放在了千夜的脚边,然后静静的卧在千夜的身旁聆听着美妙的笛音。

    天上的月亮也仿佛被这绝美的舞姿和笛音所打动,漫天的月光竟然收束起来,宛如一道光柱投向了这间小小的神社。柔美的月光之下,为一切都镀上了一层银边,仿佛仙境。

    然而再华美的乐章也有终结之时,随着鬼笛叶二的笛音逐渐低沉,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的动作也逐渐舒缓,最终随着笛音的沉寂而归于终末。双手合拢于胸前,静立在庭院之中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仿佛还沉浸在刚才的舞蹈之中。

    千夜缓缓地走上前去,在二人身前轻声说道:“结束了。”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身上的幻像如同破碎的玻璃一样消散之后,露出了二人原本的样子。

    怅然若失的桥本奈奈未抬头看着千夜,有些疑惑的问道:“刚才那是?”

    千夜笑着说道:“那就是天宇受卖之舞,将舞者的感情全部倾注,足以感动神明的舞蹈。”说完指着周围尚未散去的小动物们说道:“不信你看它们。”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这才注意到四周的小动物们,眼神无比惊讶,抬起手似乎想去摸一摸这些小动物。

    一只小松鼠蹦跳着来到桥本奈奈未的脚下,将双爪中抱着的一枚松果递给了桥本奈奈未。桥本奈奈未蹲下身子,将鉾先铃放在膝上,向这只小松鼠伸出自己的手掌。这只小松鼠将松果放在了桥本奈奈未的手心,点了点小脑袋,又蹦跳着跑开了。桥本奈奈未看着手中的松果,感觉自己就像做了一场梦,醒来之后想要回忆,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千夜看着有些失落的桥本奈奈未说道:“桥本小姐无需介意,天宇受卖之舞本就是倾注了舞者全部情感的舞蹈,加上鬼笛叶二的影响,你感到心中空荡,怅然若失是正常的。”

    桥本奈奈未站起身,对千夜说道:“对不起,千夜桑。我只是感觉到不真实,毕竟那样绝美的舞蹈真的是我跳的吗?”

    月光照在桥本奈奈未的身上,为她的发梢披上了一层薄纱。千夜注视着月光下桥本奈奈未明亮的眼睛,仿佛被触动了心弦,于是认真的说道:“虽然我用式神控制了桥本小姐的动作,但在舞蹈中倾注感情的依然是桥本小姐你自己。那种全身心都投入进去的感觉,是真实的。”

    桥本奈奈未听到千夜的解释,笑了起来,说道:“千夜桑以后还是叫我娜娜敏吧。”

    千夜点点头,嘴角浮现出一丝喜悦。

    看着两人的交谈,一旁的白石麻衣也笑着说道:“千夜桑可不能只叫娜娜敏一个人,以后也叫我麻衣样吧。”

    千夜看着眼前娇俏的少女,笑着点点头:“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在无数小动物的围绕之下,月光下的三人都开怀的笑着,如同一幅画卷般的美丽。

    ————————————————

    玉兔西沉,金乌东升。

    换回了自身衣物的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同已经醒过来的松村沙友理正在同千夜告别。

    “千夜桑,这次真是多谢你的帮助。如果没有你的援手,沙友理只怕就危险了。”白石麻衣一边朝着千夜鞠躬一边感谢道。

    “无需客气,麻衣样你和娜娜敏已经支付过报酬了不是吗?”千夜一脸挪揄的笑着。

    桥本奈奈未见到千夜脸上的笑意,顿时一脸羞红的说道:“千夜桑,昨晚的事还请保密。”

    千夜点点头说道:“请放心,这是我们三人之间最美好的回忆。”

    白石麻衣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个喜欢恶作剧的阴阳师,明白他又是在故意诱使松村沙友理往歪处想,于是插嘴道:“千夜桑,既然沙友理已经没事了,那我们就告辞了。”说完便朝着千夜深鞠了一躬,一旁的桥本奈奈未也反应过来,同样朝着千夜行礼。而一脸迷糊的松村沙友理见两位好友都在鞠躬也只能跟着一起鞠躬。

    千夜收起脸上的笑容,低头回礼后说道:“既然如此在下就不留三位了,本社虽小,但还是希望三位有空常来做客,在下必扫榻以待。”说完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从衣袖中拿出一截雕刻着精美花纹,用白绳捆扎的翠绿色竹管,递给桥本奈奈未说道:“一点临别赠礼,娜娜敏请务必收下。”

    桥本奈奈未接过千夜递过来的竹管,翻看了一下,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

    千夜笑的有些神秘,说道:“只是一件小礼物,娜娜敏你回去打开就知道了。”

    桥本奈奈未只能将其放入自己的包中,再次向千夜行礼道:“那我们就告辞了。”说完便同白石麻衣一起拉着尚搞不起情况的松村沙友理一起离开了这间小小的神社。

    在走出神社门口的鸟居的时候,桥本奈奈未忽然回头,看到鸟居旁的一块方形石碑上刻着“此间大社”四个字。

    桥本奈奈瞪大双眼,看着身后竹林掩映之中的神社,疑惑的向白石麻衣问道:“这么小的神社也能叫大社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