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五章 纸人和叶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章 纸人和叶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都没有说话的欲望,只是低着头盯着矮几上静静燃烧着的红泥小炭炉。

    千夜端着酒杯,细细的品味着源自盛唐时代的风味,似乎怀念起了什么。而桥本奈奈未则悄悄抬起眼角偷看着眼前的阴阳师,仔细的打量着千夜。

    桥本奈奈未发现,细细看去,这位名叫千夜的阴阳师身上有着一种别样的气质,身穿狩衣头披散着长发的他从侧面看去,竟如同女子一般俊美,但如同刀刻一般的五官却又别有一番男性的刚毅。如同从历史中走来的古代美男子一般,让人感觉沉稳而深邃。桥本奈奈未渐渐被千夜身上的气质吸引,如同阅读一副渐渐展开的古卷,越读越让人沉迷。

    白石麻衣注意到身旁一直盯着千夜的桥本奈奈未,顿时吓了一跳。难道娜娜敏喜欢上这个阴阳师了?白石麻衣不由得心里嘀咕,毕竟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眼前的阴阳师都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帅气英俊的男人,而且作为一个能在东京这样的地方拥有一间神社的阴阳师,这位千夜桑无疑也是一位有钱人了。娜娜敏该不会是真的动心了吧?

    白石麻衣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桥本奈奈未,有些不确定。但她从桥本奈奈未的脸上只是看到好奇,而不是迷恋,于是稍稍放下了担心。毕竟作为少女偶像,恋爱禁止是她们加入乃木坂46之后,运营反复提及的铁则之一。然而年轻的白石麻衣却不知道,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感情,往往是从好奇开始的。

    白石麻衣为了打破这沉默的气氛,于是开口问道:“千夜桑,我和娜娜敏虽然都会跳舞,但是神乐舞的话,完全没有接触过,你有什么方法让我们能够跳完那个天宇受卖之舞呀?”

    听到白石麻衣的问题,桥本奈奈未也好奇的看着千夜,等待着他的回答。

    千夜放下酒杯,笑了笑从身上拿出了两个用白纸剪成的纸人放在了矮几上。桥本奈奈未好奇的看去,却没有发现什么奇特的地方,只是两个用白纸剪成人形的小人,用朱红色的纸捻在小人的头部系了一个节,看上去如同竖起的头发。

    桥本奈奈未满脸好奇的问道:“看上去很普通啊?千夜桑,这个是做什么用的?”

    千夜并未回答,只是并指朝着桌上的纸人一点,两个纸人便轻轻地动弹了一下,被压在下面的纸人有些费力的将上面的纸人推到一旁,如同刚睡醒一般揉了揉了并不存在的眼睛,然后站了起来,抖了抖四肢,就像真人在活动身体一样。另一个被推到一旁的纸人也抖手抖脚的站了起来,两个纸人站在一起朝着千夜点着头,像是在鞠躬行礼一样。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惊奇的看着桌上两个小小的纸人,感到十分的神奇。桥本奈奈未用一只小手挡住自己的嘴巴,惊叹道:“诶,这是怎么怎么做到的?”

    千夜用手指点了一下两个纸人的脑袋,两个纸人便如同失去了力量一样,缓缓倒在矮几上,不再动弹。千夜将两个纸人拿起,对着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说道:“这是两个式神的依凭体,凭借它们,在下可以将式神依附在两位小姐身上。只要两位小姐不抵抗,在下便能够控制两位小姐的动作。”

    桥本奈奈未惊奇的睁大了双眼,从小接受科学教育的女孩从未听闻过这样神奇的事情。毕竟在这个神秘不显的末法时代,无论是各种鬼怪还是阴阳师之类的术士,都已经绝迹很久了,平常人所接触到的也仅仅只是打着术师旗号的普通人而已。本来松村沙友理的事情桥本奈奈未第一时间想的也是通过医生来解决,然而医生的束手无策,才让博闻强记的桥本奈奈未联想到了鬼神之说,前来神社寻求帮助。今夜所见的一切已经让桥本奈奈未有些怀疑自己十九年来所经历的人生了。

    千夜看着桥本奈奈未惊讶的样子,笑了笑解释道:“原本作为灵体的式神是可以直接依附到人身上,并强制控制住人的身体的。但这样做会对被依附的人造成极大的损害,通常被式神附身的人会虚弱很长时间。而依凭体则正是为了解决这种问题所制作出来的道具,只要将其放在被依附的人身上,便可作为式神依附的载体,通过依凭体来将式神的力量投射到被依附的人身上。”说到这里千夜顿了顿,看着神情专注倾听着自己说话的桥本奈奈未继续说道:“但因为隔了一层依凭体,式神对被依附人的控制力便减弱了,所以需要被依附人不能反抗。”

    说完,千夜将手中的两个依凭体分别递给了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两名少女从千夜手中接过依凭体,好奇的翻看着。桥本奈奈未更将其放在矮几上,学着千夜的动作用手指着依凭体,想让它站起来。

    千夜看着桥本奈奈未的动作,笑着说道:“桥本小姐,想让依凭体动起来是需要先学习阴阳术并且使用灵力才能做到的。你……”然而千夜的话还没有说完,矮几上的依凭体便抖动了两下,好像要挣扎着爬起来,但很快就倒下不动了。

    桥本奈奈未张着嘴,瞪大眼睛看着桌上的依凭体和千夜,不知道该说什么,旁边的白石麻衣也是一脸惊奇。

    千夜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桥本奈奈未一眼,说道:“看来桥本小姐在阴阳术一道上很有天分。”

    桥本奈奈未正待说些什么,门外的若蝶拉开了茶室的门,俯身说道:“主人,月已当空,时间到了。”

    千夜看了若蝶一眼,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说道:“我知道了,那么二位小姐请随若蝶先行一步。”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对视一眼,只能将手上的依凭体收入衣襟,站起身朝千夜鞠了一躬后朝着门外走去。

    待二人离开后,千夜才站起身,从一旁的矮柜中拿出了一只落满了灰尘的木盒,轻轻的擦拭之后,打开了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支十分古朴的短笛,在这支短笛的吹口处有左边一片黑叶、右边一片红叶的饰纹。

    千夜拿着这只短笛,眼神怀念,似在缅怀着什么人,然后收好盒子,将短笛拿在手中走了出去。

    ————————————————————

    神社的本殿之前,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已经披上了千早,头上戴着巫女配着千早时才会使用的前天冠和花簪,拿着与普通神乐铃不同的剑型鉾先铃,身上也按典籍中的记载“于肩带挂天香山影蔓草,发上缠天之真折蔓草,手持草结天香山之小竹叶”。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看到走来的千夜,都向其躬身行礼,如同真正的巫女一样,千夜也躬身还礼。

    桥本奈奈未有些紧张的说道:“千夜桑,这样重要的仪式,还是让若蝶小姐来吧,我怕我和麻衣样实在没有经验,万一出错了,就不好了。”旁边的白石麻衣也是一副紧张的表情,附和的点着头。

    千夜笑了笑,说道:“不用担心,二位小姐只需要放松身体,其他的事情交给在下就好。”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无奈的对视一眼,也只能按照眼前这位阴阳师的话去做了。于是按捺下自己紧张的情绪,深吸一口气之后,勉强平复了心情。

    这时桥本奈奈未憋见千夜手中古朴的短笛,好奇的看了一眼,发现短笛吹口处的叶型纹饰,惊奇的说道:“这个样式!难道是‘雅乐之神’源博雅大人在朱雀门同酒吞童子合奏之后交换来的鬼笛叶二?”

    千夜惊奇的看着桥本奈奈未,赞叹着桥本奈奈未的非同一般。千夜举起手中的短笛说道:“这正是鬼笛叶二,是我一位故友的遗物。”

    听到是故友遗物,桥本奈奈未一脸不好意思的道歉道:“不好意思,千夜桑。我不知道……”

    千夜挥了挥手说道:“无妨,故友已逝去多年,有人能够认识他的旧物也是一件幸事,桥本小姐无需在意。月将正中,两位小姐请做好准备。”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赶忙点点头,在本殿之前站好。

    千夜神色一凛,手掐法决,默念咒语之后一指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一声轻喝:“式神召来!”

    只见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身上忽然浮现出两个白色的人形幻影,将二人包裹住之后,同二人融为一体。原本短发的桥本奈奈未和披散着长发的白石麻衣都变成了用白檀纸包裹着长发的正式巫女的发式。

    千夜满意的点点头,站在本殿之前一番祈祷之后,退到一旁将手中的鬼笛叶二搁在唇边轻轻地吹奏起来。

    伴随着千夜的笛声,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缓缓展开双臂,足尖轻点,开始舞动自己的身体。巫女服白色的衣襟同红色的裙脚随着二人肢体的舒展而飞舞,手中的小竹叶和鉾先铃也随着她们双臂的摆动而轻声作响。

    天宇受卖之舞,终于伴随着鬼笛叶二美妙的乐声,开始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