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四章 天宇受卖之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章 天宇受卖之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换好了巫女服的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扶着套上了浴衣的松村沙友理从更衣室走了出来,等在门口的若蝶朝她们行礼后说道:“房间已经准备好了,两位请随我来。”说完便要伸手从桥本奈奈未手上接过松村沙友理。

    桥本奈奈未阻止道:“不用了,沙友理我们自己扶着就可以了。”

    若蝶自无不可的点点头,不再说话,转身在前方引路。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扶着松村沙友理跟随若蝶来到一间卧室前,桥本奈奈未向里看去,之间卧室内已经铺好了被褥,并且在枕边还燃起了一炉熏香,香料燃烧后淡淡的香气散发出来,十分的好闻。而被褥旁尚有一张矮几,上面放着一碗汤药。

    待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将松村沙友理安放在被褥上并替她盖好被子后,若蝶指着那碗汤药说道:“这是主人命我准备的安神的汤药。你们的朋友受到妖邪附体,喝下去会有好处。”

    桥本奈奈未冲若蝶点头表示感谢,白石麻衣则赶忙将松村沙友理的上身扶起靠在自己身上,拿过汤碗将汤药喂松村沙友理喝下。

    在松村沙友理喝完汤药之后,白石麻衣将她放倒,并盖好被褥之后,便同桥本奈奈未一起退出了房间。白石麻衣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昏睡不醒的松村沙友理,咬了咬嘴唇拉上了房门。

    白石麻衣振作了一下精神,冲桥本奈奈未点点头然后对若蝶说道:“走吧,想必你的主人已经等不及了吧?”

    若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引着二人沿着走廊来到道场另一头的一间房间,跪坐在门口之后拉开房门向里面行礼道:“主人,两位小姐已经沐浴完毕,特来见过主人。”

    阴阳师清冷的声音传来:“请两位小姐进来吧。”

    “是。”若蝶低头应是之后,向站在一旁的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示意:“两位小姐请。”

    古朴的礼仪和略显沉重的气氛让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感到一股压力,二人冲若蝶点头致意之后,迈着小步,走进了这间房间。

    这是一间古朴的茶室,房间里除了悬挂在阴阳师身后的一副画卷外,只有放置在墙角的矮柜作为装饰。一张矮几放置在茶室正中,周围放着四个布团,阴阳师正端坐在其中一个布团上。

    矮几上一只朱红色的小炭炉正在温着一只酒壶,三只酒杯被摆在小炭炉周围。

    阴阳师抬头看着走进来的二人,伸手示意二人坐下。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整了整身上的巫女服,以正坐的姿势端坐在了布团上。

    看着身穿巫女服,白衣红胯的二人,阴阳师不禁打量起来。短发的桥本奈奈未略带几分英气,精致容貌更是透露出一股书卷气,显得沉稳而空灵。女孩的皮肤因为浸泡过温泉的原因,白皙中透露出一丝红润,显得十分诱人。

    而长发的白石麻衣则更显美艳,原本就相貌出众的少女在巫女服的衬托下更是显出一股别样的诱惑。白皙的脸蛋,红润的肌肤,更是让人不禁想咬一口。

    看着坐在身前低头不语的二人,阴阳师伸手拿起酒壶,在矮几上的三个酒杯中注入温好的酒液。拿起其中一只酒杯笑着说道:“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桥本奈奈未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接上了下半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是中国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问刘十九》。”说完便用清亮的眼神注视着眼前的阴阳师。

    “没想到今天的年轻人,还有人熟读汉诗。”阴阳师拿起其中一只酒杯递给了桥本奈奈未,有些调笑的说道:“那么桥本小姐,你是否又‘能饮一杯无’呢?”

    接过酒杯的桥本奈奈未感受着手中温润的酒杯,看着酒杯中淡绿色的酒液,举起酒杯将杯中的酒液都倒进了嘴里之后将酒杯放在了矮几上,然后缓缓咽下了口中的酒液。从未喝过酒的少女感受着酒液对咽喉的灼烧,抬头用略带示威的眼神看着阴阳师,眼神倔强。

    桥本奈奈未身旁的白石麻衣看着她的动作,悄悄地拉了拉桥本奈奈未的衣袖。然而桥本奈奈未却并未收起自己的眼神,继续盯着眼前的阴阳师。

    阴阳师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却没有说话,只是又将桌上的两只空酒杯注满之后,自斟自饮起来。

    感受着沉默的气氛,白石麻衣略显不安。安静的茶室内,只有矮几上的小炭炉在缓缓燃烧。沉默的三个人之间,凝重的气氛,让白石麻衣几乎喘不过气来,于是她悄悄地拉了拉桥本奈奈未的袖子。

    感到白石麻衣的动作,桥本奈奈未心中一叹,放下了自己的倔强,看了一眼眼神中带着哀求的白石麻衣,低下头说道:“阴阳师大人是希望我们两个人就这样陪你坐一晚上吗?”

    听到桥本奈奈未终于开口,阴阳师放下手中的酒杯,笑着说道:“当然不是,不过长夜漫漫,桥本小姐又何必着急呢?”

    听出眼前男人语气里的调笑,桥本奈奈未有些羞恼的说道:“阴阳师大人又何必如此,我和麻衣样既然答应了会留下来一晚,就自然会履行诺言,你无需弄这些花样。”

    看着有些生气的桥本奈奈未,阴阳师觉得自己的玩笑应该到此为止了,于是说道:“现在距离午夜十二点尚有时间,所以我才会备下一壶温酒来请二位稍憩,免得待会体力不支。毕竟要跳天宇受卖之舞可是很耗费体力的。”

    “体力不支,你在说什么鬼话!”桥本奈奈未显然想差了,生气的吼道:“天宇受卖之舞又是什……”突然反应过来的少女脸色尴尬的看着眼前眼带笑意的阴阳师,顿时鼓起双颊,用双手捂住脸庞,显得十分娇俏。

    “哈哈哈,看来两位是误会了。”阴阳师笑了笑说道:“只是一个小玩笑,还望两位小姐不要介意,千夜在此赔罪了。”说完双手扶膝,俯身一礼。

    感到脸上滚烫的白石麻衣赶忙拉了拉低头娇羞中的桥本奈奈未,说道:“阴阳师大人的这个玩笑实在是……”想到自己以为要经历的事,白石麻衣也说不下去了,白皙的脸庞和脖颈都一片潮红。

    看着已经脸上红的快要滴血的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阴阳师解释道:“让二位误会了,不过这也是报酬的一部分,在下确实需要二位在此逗留一晚。”

    桥本奈奈未抬头看着眼前的阴阳师,疑惑的问道:“既然阴阳师大人没有那种肮脏的目的,那为何要我们两个一起留下呢?”

    “桥本小姐不必多礼,称呼在下千夜就好。”阴阳师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彬彬有礼的说道:“在下留下二位,目的其实是需要二位在午夜十二点的时候在本社的正殿之前,跳一曲天宇受卖之舞。原本此事另有人选,但临时出了变故。又恰巧两位小姐前来寻求帮助,在下只好以此作为条件,来让二位暂替了。”

    终于冷静下来的桥本奈奈未有些疑惑的问道:“可是我和麻衣样并不会跳什么天宇受卖之舞啊?”

    自称千夜的阴阳师笑了笑说道:“这点桥本小姐无需担心,在下自然有办法让二位能够完成这一曲天宇受卖之舞。只要两位小姐配合,这点小事不成问题。”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对视一眼,知道只需要跳舞而不是自己先前所想的付出身体作为代价之后,二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答应了下来。

    桥本奈奈未想起自己先前的误会,有些羞恼的说道:“千夜桑,你为什么会说出那样令人误会的话呢?我和麻衣样还以为你要我们陪你……”

    千夜看着桥本奈奈未脸上的娇羞,笑着说道:“自然是想看桥本小姐你娇羞的样子了,在下生性不羁,给二位添麻烦了。”

    白石麻衣感到自己脸上的滚烫,有些懊恼的说道:“千夜桑真是,这个玩笑太过分了。”

    桥本奈奈未也是对这位自称千夜的阴阳师古怪的性格感到一阵无语,为了化解尴尬,桥本奈奈未主动问道:“千夜桑,你刚才提到的天宇受卖之舞又是什么?为什么需要我和麻衣样来跳呢?”

    听到桥本奈奈未的问题,白石麻衣也好奇的看着千夜,等待着他的回答。

    “天宇受卖之舞,是传说中的舞神天宇姬为了打开天之岩户使天照大神重归世间为众生带来光明,而在八百万天津神面前舞动,并使得八百万天津神齐声喝彩的神之舞。天宇受卖之舞也因此被认为是日本神乐舞的起源。”千夜端起酒杯轻啜了一口接着说道:“原本在下已经邀请了神田神社和日枝神社的巫女来完成此次神前献舞,但中途出了变故,所以只能让二位小姐代劳了。”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听到千夜的解释,有些懵懂的点点头,心里不由的想到,这么重要的神前献舞,让毫无经验的自己来,真的没问题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