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第一章 此间神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章 此间神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东京港区的赤坂八丁目,有一间很小的神社。小小的鸟居和本殿让这间神社看上去十分的寒酸,但走近了之后却会发现,这间神社的本殿修建得极为精致,每一根木料上都雕刻着极其繁复的花纹,栩栩如生的各类妖魔的雕刻脸上都是痛苦的表情,如同真正的妖魔被镇压着一样。

    夜晚时分,这时应当是一般神社寺庙休息的时候了,但是这间神社的社务所还亮着灯光。

    桥本奈奈未看见社务所的灯光,顿时松了一口气。她和白石麻衣今天已经跑了好几家神社和寺庙,这里已经是最后的希望了。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对视了一眼,赶忙扶着松村沙友理走进了这间神社。踏入鸟居之前,细心的桥本拉住了心急的白石麻衣说到:“麻衣样,别太冒失了,先行礼。”说完朝着鸟居鞠了一躬,并扶着戴着口罩的松村沙友理一起鞠躬。白石麻衣见桥本奈奈未的动作,立刻明白自己冒失了,她也赶忙朝着眼前的鸟居鞠了一躬。

    行完礼后,三人赶忙踏进了神社。然而就在她们穿过鸟居的一瞬间,白石麻衣和桥本奈奈未身上因为奔波所产生的疲劳和焦躁的心情似乎在一瞬间就被平复了,两人惊奇的对视一眼,眼底燃起了希望,赶忙扶着松村沙友理在手水舍净手后,来到了社务所前。

    桥本奈奈未大声的喊道:“对不起,打搅了,请问有人吗?”

    一个清冷的男音回答道:“无妨,进来吧,那位小姐的状态恐怕不太好。”随着这个声音的话语,社务所原本紧闭的门自己滑开了。

    桥本奈奈未的眼神有些惊讶,细心的她看的很清楚,眼前社务所的门只是非常普通的和式木门,并没有什么机关,然而却自己打开了。这让本来已经有所期望的她又增添了几分信心。

    桥本奈奈未赶忙和白石麻衣一起扶着已经几乎站不稳的松村沙友理走进了社务所。

    社务所内,一名阴阳师背对着他们正坐在一个小小的神龛前,而在这名阴阳师的背后,是一个用白绳和蜡烛勾画的五芒星。

    这位阴阳师并未转过身,只是用清冷的声音说道:“请讲这位小姐安置在五芒星的正中,两位可以在旁边等候,无论见到什么,都请不要发出声音。”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对视了一下,此时没有什么好方法的两人也只能按照这位阴阳师说的去做了。桥本奈奈未冲白石麻衣点点头,两人扶着松村沙友理跪坐在了五芒星中,然后走到了一旁。

    见这位阴阳师在松村沙友理坐下之后,就没有了动作,白石麻衣脸色有些焦急的正想开口,却被一旁的桥本奈奈未拉住,用眼神示意她不要着急。白石麻衣只能按捺下自己的不安,和桥本奈奈未一起在一旁坐了下来。

    二人坐下之后,这位阴阳师似乎终于忙完了自己的事,站了起来。然而当他转过身时,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都忍不住发出了惊叫。这位阴阳师看了她们一眼,虽然并未说什么,但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都感受到了压力,这种压力两人还只在乃木坂46的制作人秋元康和索尼音乐的CEO北川直树身上感受过。两人立刻用手捂住了嘴巴,但仍然有些惊恐的看着眼前的阴阳师,毕竟这位阴阳师的眼睛实在有些吓人。

    这位阴阳师的相貌并不丑陋,相反,即便是在演艺界见惯了帅哥的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看来这位年轻阴阳师都称得上帅气。只是他的右眼实在严重破坏了这份帅气,那是一只颜色与正常的左眼完全相反的眼睛,白色的瞳仁,黑色的眼白,看上去极为摄人。并且这只眼睛还在燃烧着淡蓝色的火焰,这也是二人惊叫的原因,毕竟不是任何人都能在看到这样的眼睛之后还能保持镇定的。

    见二人安静下来,这位阴阳师才将视线转移到松村沙友理身上。

    桥本奈奈未担心的看着松村沙友理,此刻的松村沙友理已经极其虚弱,连身体都有些难以支撑。望着友人虚弱的面孔,无论是桥本奈奈未还是白石麻衣都一脸的担心,数天前松村沙友理突然开始暴饮暴食,开始白石麻衣和桥本奈奈未还以为她只是突然胃口大开没有注意,然而随着松村沙友理吃的越来越多,二人这才惊觉松村一个人吃完了原本给乃木坂46组合33名成员准备的全部便当。

    吓了一跳的二人赶忙拉住了当时还要再吃的松村沙友理,然而这个平时以可爱著称的苹果公主却一直一脸狰狞的直喊饿,觉得不对头的二人赶帮在经纪人的帮助下将松村沙友理送到了医院,然而数家医院的医生都束手无策。

    平时被粉丝称作文化人的桥本奈奈未看着松村沙友理的状态,觉得可能她不是身体出了问题,而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读过许多杂书的桥本奈奈未抱着试一试的心思和白石麻衣带着松村沙友理去了索尼音乐总部附近的乃木坂神社,然而神社的神官只是看了一眼松村就直摇头,让她们赶紧离开。随后二人几乎跑遍了东京所有有名的神社和寺庙,然而所有的神官和主持都和乃木坂神社的神官一个反应,只是让她们走人。

    最后还是一位老法师实在于心不忍才告诉二人,松村沙友理是被妖魔附体了,然而东京都所有的神社和寺庙恐怕都无力将其驱逐,这才是所有的神官和主持见了她们便让她们走人的原因。最后实在挨不过二人的苦苦哀求,这才告诉二人,赤坂八丁目有一间十分诡异的神社或许可能有办法,但这间神社的主人性格脾气实在古怪,如果去求他,恐怕会付出两位少女偶像难以想象的代价。

    但见着因为饥饿日渐消瘦的松村沙友理,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还是咬咬牙,带着松村沙友理来到了这间神社,并且打定主意,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将松村沙友理治好。幸好这间神社虽然古怪,但眼前外貌奇特的阴阳师还是给了二人极大的信心,毕竟从进入这间神社开始,松村沙友理脸上的狰狞就已经被平复,而且这位阴阳师所表现出来的种种奇异之处,都让二人燃起了希望。

    这位阴阳师眼神淡然的看着几乎瘫倒在五芒星阵中的松村沙友理,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长条形的方盒,揭开盒子上的符咒之后,从盒子里拿出了一把如同匕首一般小巧的血红色弯刀。

    桥本奈奈未好奇的看了一眼这把血红色的弯刀,只有正常人指尖到手肘长度的弯刀纤细小巧,但颜色却鲜红欲滴,仿佛如同流淌的鲜血一样。只是看了一眼,桥本奈奈未就赶到了头晕眼花和几欲呕吐,心知不妙的桥本奈奈未赶忙移开了眼神,用手拍了拍胸口才感觉好些。不敢在看的桥本奈奈未放不下对松村沙友理的担心,强忍着不适看着这位阴阳师的动作,但却不敢再看他手中那把小小的弯刀。

    这位阴阳师并未注意桥本奈奈未的动作,只是用三根手指轻巧的捏着这柄小巧的弯刀,指着瘫坐在五芒星阵中的松村沙友理说道:“是你自己滚出来,还是要我逼你出来?”

    桥本奈奈未听到这位阴阳师的话,顿时感到惊奇,她正准备看这位阴阳师接下来要怎么做时,忽然感觉手腕一痛。低头一看才发现是白石麻衣一脸害怕的将身体缩在她身后并且抓住了她的手腕。想起一贯胆小的白石麻衣的性格,桥本奈奈未只能拍了拍白石麻衣的手,用身体遮住了躲在自己身后的白石麻衣。

    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的小动作并未影响到这位阴阳师,他只是淡定的看着五芒星阵中的松村沙友理,燃烧的右眼发出摄人的光芒。

    似乎感受到了威胁,松村沙友理的身体不断颤抖起来,脸上也一阵抽搐,表情又变得狰狞起来。

    这位阴阳师看着似乎还想挣扎的松村沙友理,不屑的说道:“如果你现在滚出来,我还能给你一个痛快。让我动手的代价,即便你再沉沦饿鬼道一千年也想象不到。”

    听到这位阴阳师的话,松村沙友理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但似乎仍想做最后的挣扎。这位阴阳师脸上浮现出不耐烦的神色,向前一步踏出,手中小巧的弯刀划过一道血红色的轨迹,将松村沙友理额头上平日里最在乎的被她称为触角的一缕头发削断。伴随着这一刀,松村沙友理突然大声哀嚎起来,仿佛正在经受常人难以想象的酷刑。

    似乎是被松村沙友理的哀嚎吵到,这位阴阳师的另一只手捏了一个手,然后一掌打在了松村沙友理的额头。

    一个黑色的影子从松村沙友理身上被打了出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