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聊斋之重建天庭 > 第128章 同门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8章 同门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师徒俩匆忙收拾了一下需要用的东西,就与孙旭一同出了那破庙。

    夜色昏黑,张大胆推着一个放有徐真人法坛的小车,跟在后面,赶着夜路。待赶到长生客栈时,却见客栈内到处打着灯笼火烛,院子灯火通明的。

    推开大门进去,只见院子中间有一个高台,是由几张桌子摞起来搭建而成,上面还有一张香案。高台下面站着个正在挺胸抬头的矮胖道士,左手边有个道童,右手边有个富家翁模样的人。

    张大胆见了那人,不禁气鼓鼓地大喊道:“谭老爷,原来真的是你要害我!”说着,落了小车就要冲过去跟那人拼命,却被徐真人紧紧拉住了。

    对面的那个道士便是徐真人的师兄——钱开。

    钱开听到声音,咪起双眼看向他们,冷声道:“姓徐的,看来你是一定要跟我过不去了?”

    徐真人又看了他身后的高台一眼,道:“师兄,你开的坛可真高?”

    钱开一听,仰着一边嘴角得意地瞥了一眼自己的高台,道:“高?你还记不记得师父说过,当两个人的功力差不多的时候,永远都是坛高的那个胜出!”

    “钱开!你既然记得师父说的话,为何还要害人性命?”徐真人冷凝着脸。

    钱开冷哼一声,盯着张大胆身旁的小车,嘲讽道:“哟,徐发,这就是你的坛吗?看来你今天死定了!”

    “未必!今天我便要替师父清理门户!”徐真人说完,带着张大胆走到一处空地。

    钱开没有接他的话茬,眼神一挪,有些奇怪地打量了孙旭一眼,也没在意,翻身上了高台。

    岂料他刚站到高台上,却见徐真人已经迅速在他对面同样的高度开了坛。

    仔细一眼看过去,原来竟是那小车暗藏着一个机关,只要摇动杠杆,就能将法坛直接升到半空之处。

    钱开见现在的情况下,气势上并没有压过师弟,也不再多做其他,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开始做法。

    两人同出一门,徐真人自然知道师兄是要做什么,也是双手合十,念起口诀。

    二人虽然没有太过高深的道行,可是符咒一脉并不是浪得虚名。

    随着两人口诀念动,客栈内竟呼呼的生出一股狂风,刮得坛下的两个凡人睁不开眼睛。

    突然,风停了下来,钱开猛地睁开眼睛,右手捏诀,往徐真人身上一指。指动处,竟有一道绿光打了出去。

    这是个杀招,必须打中物体才能停下。

    原本要拆解这一招的话,是需要一面八卦镜将施法者的法力反弹出去的,可是方才在庙中的时候,徐真人的八卦镜已被恶鬼打碎了。

    此时见钱开攻来,徐真人只好分心用出引导之术,左手一引,将那股法力引在了坛边挂着的一只公鸡身上。

    只听“嘭”的一声,公鸡中了这一招,直接碎裂开来,溅了一地的血肉。

    而此时,徐真人的咒也念完了,用出同样的招数,右手点向钱开。

    钱开哼笑一声,当即举起一面八卦镜,对准徐真人指来的方向,将那道攻击反弹到了张大胆身上。

    一声嚎叫后,张大胆随即倒地不起,疼得他咬紧牙关,暂时都使不出力气。

    见一招奏效,钱开打算再使出杀招,就在此地结果了张大胆,便用了五雷掌的法子。

    徐真人见师兄的手法,知道情况不好,正要出招抵挡的时候,却听孙旭用神念跟他传音道:“你安心在上面施法,下面的事情不要管。”

    徐真人不知孙旭为什么方才不出手拦下那一击,可既然他发了话,也只好照办,紧张地盯着对面的举动,缓缓将手放了下去。

    这时,只见钱开手掌红光大作,直直地朝着张大胆的方向打了去,竟还有轻微的雷霆般声音响起。

    张大胆也看见了这一击,瞬间傻了眼,扒拉着旁边的地面正要躲避的时候,那道掌力已经到了身前。

    他眼睛瞪得老大,已经被吓得不能动弹,以为自己的小命就要交代出去时,却见到孙旭身旁的那只黑猫瞬间闪到自己身前,“嗷呜”一口将那道掌力吞了下去。

    徐真人见状,提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可钱开却有些害怕了。他这五雷掌乃是绝学,便是徐真人都不会,从来都是无往不利的,如今竟然被一只猫给吞了?

    看着那猫啪嗒啪嗒地跑了回去,乖巧地立在孙旭身边,钱开小心地问道:“阁下是……?”

    孙旭扬着笑,道:“我是看戏的,你们继续。”

    那钱开此时已经有些忌惮孙旭,可现下当务之急是解决他师弟。眼睛快速在那俩人之间瞄来瞄去,略一思索,见孙旭确实没有插手的意思,便再次念起咒来。

    徐真人一看,那钱开抓起了法坛上的一个人偶,摇头晃脑,不时地还躲着脚,显然是在请神,当下也依法而为,拿起一个孙悟空的人偶来,做起与钱开一样的动作,念着咒。

    孙旭之所以要跟着徐真人来这里,便是想运用《太清玄冥长生诀》中演化自《小无相功》的“学”字诀,学习两人的请神之法。

    《小无相功》主要特点是不着形相,无迹可寻,只要身具此功,再知道其他武功的招式,倚仗其威力无比,可以模仿别人的绝学甚至胜于原版。没有学过此功的人很难分辨。

    而《太清玄冥长生诀》的“学”字诀却是只要看别人的招式法术一眼,便能够完全复刻出来,甚至倒推出那人功法的每一个字。

    孙旭想看的这请神之法,却是一门奇特的道术,其威力与施法者、受降者相关,差异是相当之大。

    施法者平时供奉神仙香火,临敌之时,以踏地为号,召唤神明降在凡人身上。

    所以,若是施法者弱的话,请来的‘神’只能让受降者稍稍增加力气、身手敏捷;若是施法者道行高深,那请来的便如同本尊降临一般,会有莫大威能。

    钱开和徐真人这对师兄弟修炼的程度都差不多,属于前者。不过他俩供奉的神仙却各有不同:师兄钱开主供伏虎罗汉、吕洞宾、钟馗等正牌神仙,而徐真人则供奉齐天大圣、红孩儿等妖神。

    此时,钱开已请出了伏虎罗汉来,附于他身边的道童身上;徐真人则请出了齐天大圣来,附在张大胆身上。

    两方一番打斗之后,齐天大圣轻松打败了伏虎罗汉,那道童也被打得不省人事。

    随即,钱开又请来吕洞宾,附在谭老爷身上,将红孩儿上身的张大胆打回了凡人形态。

    正在谭老爷满目凶光,要仗剑杀死张大胆的时候,孙旭一指轻弹而去。只见张大胆一直背在身后的鞋子忽的径自飞出,落到了徐真人手里。

    徐真人心中一合计,知道了孙旭的意图,赶忙拿出一枚法针来,狠狠地刺穿了那只鞋子。

    与此同时,坛下一声爆响,那谭老爷的脚面竟然无故多出一个大血洞来,看着都有些瘆人。

    而因其被打穿了一处身体,身上请来的神也被打了回去。

    没了神明上身的谭老爷只是个凡人,身子骨又因为常年沉迷酒色早就被掏空了,哪里是张大胆的对手,几乎是一瞬间,便被张大胆夺过手中的剑来,一剑毙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