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聊斋之重建天庭 > 第116章 恶人自有天罚(上架加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6章 恶人自有天罚(上架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行人骑着马很快就到了金华府城门口,放眼望去,却见城门外竟然排起了好长的队伍,都是拿着各种物件的平常百姓,门口处还有叫嚷声传来。

    孙旭见状,甩镫下了马,拉住了附近一个要进城的行人询问情况。

    那行人打量了孙旭一行人几眼,发现他们三人都骑着马,还带着一只黑猫,显然不是平常人家,便如实说道:“这是官府派人在收入城税呢。按人头算,路人一文,商人十文。”

    阿衣有些疑惑,也下了马走过去问道:“我等俱是府城人士,五日前离家外出,那时还未曾收缴,怎的今日……?”

    那行人闻言,往城门口看了两眼,上半身倾了倾,压低了声音,生怕别人听到:“这税就是五日前午时左右才开始收缴的,听说是从别的地方调来了一个将军,他一到城门就命令了手下兵丁把持四个城门,过往行人都要交了税才能入城。”

    阿衣目露惊讶地看向孙旭道:“那不就是我们刚走没多久的事吗?”

    孙旭不语,顺着行人的目光看向那几个看守城门口的兵丁,见他们各个都是满脸横肉的,估计平日里没少干欺压良民的事情,心下厌恶,朝着趴在阿食身前的苗影使了个眼色。

    苗影见了心领神会,“喵呜”了一声,甩了甩身子,跳到地上,又晃晃脑袋,施展了一个幻术,便径直朝着门口的兵丁而去。

    守门的几个兵丁此时正在扯着嗓子呵斥入城的人足额交钱,却突然发现不远处一只黄牛大小的怪物正朝自己等人狂奔而来。那怪物一脸的凶狠,还龇着闪光的獠牙,煞是骇人!

    这些兵丁们不过是些闲散之人,除了会摆弄些棍子充个门面、耍耍无赖外没什么别的本事,连战场都没上过几次,只能吓唬吓唬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此时见了这等怪物,皆是吓得头皮发麻,拔腿就跑。

    门口的百姓正在等着给钱入城,却发现这些兵丁突然都往城中跑去,连那些带来的甲械桌椅也不要了,很是诧异。随即却看到不知从哪跑来的一只黑猫跳到了桌子上蹲坐下来。

    大家有些不知所措,互相看来看去:怎的那些凶神恶煞的兵丁会惧怕一个小猫?但是既然收钱的都跑了,大家也乐得省了这钱,赶紧趁势快步进了城门。

    阿食看着这一幕,不禁呵呵乐了出来,眼角却看到孙旭仍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有些好奇道:“相公,为何事忧虑?”

    孙旭谢过了那行人,缓缓上了马,看向城门皱眉道:“我在想,父亲尚未失势,金华府便有这番变化,若是等父亲辞了官,这形势……”

    阿食听了,却是仍在轻笑,看得孙旭有些不高兴:“有什么可笑的?”

    阿食见他语气不对劲,赶紧止住了笑,快声道:“相公,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忘了诸部城隍吗?这些人若是能够各归其位,便是没了老爷,也不会出事的!”

    阿衣也过来宽慰道:“相公,常言道:‘坐而论道,谓之三公;作而行之,谓之士大夫。’相公既有大职责,何必亲理细事?若一直如此,要那些城隍何用?”

    孙旭闻言,眼眸一闪,“啪”地轻拍一下额头笑道:“我竟然忘了他们,真是有些舍本逐末了!不错,若是一州阴神完备,自有赏善罚恶纠察之神,我又何必劳苦?”

    几人又打趣了几句,阿食去抱起了苗影,几人一带缰绳驾马快步回到了府邸。

    府门口卧牛所化的那头石狮子见不远处三人回来,悄悄转了转眼珠,摇了摇尾巴,算是打了招呼。

    见状,孙旭唤来苗影,用神念跟它言道:“你周身妖气太重,若是跟人相处,时间久了会损耗人的寿元。”说着,手中凭空出现一个穿在红色带子上的铃铛来,系到苗影颈间,嘱咐道:“这枚‘匿气铃’能将你那身妖气锁定在自身三尺范围内,这样阖府凡人方可无虞。”

    苗影倒是很喜欢这铃铛,用爪子挠了两下让铃铛发出了几声脆响,随后看着孙旭“喵呜”一声应了下来。

    三人到了府门近前便翻身下马,将马交给了下人打理,带着苗影先去见过孙斌。

    孙斌今日在家休沐,因孙旭回来的快,城门的事情还没有人告诉他。见儿子归来,有些歉然地道:“在城门口遇到那些人了?为父不知你今日回来,否则便遣人去接你了。”

    孙旭赶紧扶着他坐下,回到:“父亲不必如此。”

    待几人坐定后,又将这几日的经历还有方才在城门处所见的一幕告知了孙斌。

    孙斌听了,看着阿食怀中的黑猫,很是惊讶:“我还以为是你们随意捡了只猫玩,想不到几日不见,我儿竟然又有如此奇遇!”

    孙旭却不搭这茬,问道:“父亲,城中来了何人?怎会如此嚣张?”

    孙斌略一沉吟,半晌才叹出一口气来,道:“乃是南州防御使蒋淖。”

    “我虽知防御使提调本州一切兵员人马,却不知这蒋淖是何人?”

    “他是安平郡王的门人。”

    孙旭听了这安平郡王的称号,思考了一会儿才道:“安平郡王怎的也来搅局?”

    孙斌苦笑道:“树大招风啊。为父治理金华这些年,有些政绩,金华也成了首屈一指的大州,富庶冠绝二十一州,谁都想分一杯羹。那蒋淖收城门税不过是第一步,据我所知,他封了安平郡王的旨意,想要以谋逆罪拿下我,然后将孙氏资财尽数吞下。”

    孙旭不禁沉了脸,“真是打得个好算盘。我孙氏累世经营,富可敌国,他们也不怕撑死!”顿了顿又问道:“朝中诸公也放任不管吗?”

    孙斌有些无奈,“蒋淖近日方才来金华,他的意图外人岂能知晓?若非他手下有个人世受孙氏恩情,为父也不能得知。”

    孙旭却是微微一笑,接过阿衣端来的茶水,说道:“我还以为是朝中已经达成共识,要害父亲。如此看来,他们是想先斩后奏,用伪造的谋逆罪证堵上朝中众人的嘴。父亲勿虑,此事易耳。”

    孙斌侧了侧身,问道:“旭儿,有何良策?”

    孙旭神秘地一笑,“举头三尺有神明,恶人自有天罚。”

    孙斌还以为他有了什么好主意,想不到却是寄托于鬼神,当下便要斥责。只是嘴还没张开,转念一想,儿子已经今非昔比了,便是府门口还有一尊守门的鬼神呀,恐怕他已自有办法。只好劝道:“旭儿,切莫太过。”

    孙旭头微摇,“父亲放心,不会伤他性命,但教安平郡王一党终生不敢小觑我孙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