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聊斋之重建天庭 > 第110章 判官神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0章 判官神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余下的人见前去观看的人一个个瞪大眼睛愣在门口,也都好奇地走了过去。

    可待他们看到这诡异景象时全场皆惊,有胆小的直接高呼:“闹鬼啦!”纷纷往后退去。

    却听张老汉举起手臂制止道:“众人勿惊,这个是咱家老爷!咱家老爷因生前积善,死后被册为了本县城隍的判官!”

    众人听了,虽然不信,可是见张管家就站在那人的身边一点都不害怕,也略微安了安心,聚在了两步开外处。

    李判官却没有跟生前熟悉的这些人叙旧,径直对着仍在坛上暗自调息的道士怒斥:“你这妖道,还不伏诛?”说着命身后枷锁将军上前。

    两位枷锁将军手中忽的各自冒出了一条厚重的铁索来,上前两步甩动铁索,打向道士。

    道士见状大惊,顾不得受伤,强自运起真元,催动招魂幡。

    只见那幡上的符文突然一闪,化作了两道黑蛟,急速扭动身形张着嘴冲向铁索。

    那打出的铁索还未及坛边时就被两只黑蛟一下咬断,哗啦一声落到了地上。

    枷锁将军见状,提着剩下的半截铁索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李判官。

    道士见一击得中,大喜之下,一脸狞笑,继续催动黑蛟攻向李判官。

    李判官却是冷笑一声,将判官笔夹在簿子中,腾出右手在嘴边捏了个诀,口中道:“今有人间妖道,炼法易形、图财贪色,我奉城隍法旨,惩恶诛邪,决斩如律令!”

    说罢,眼睛一闭一睁,双目中腾地生出两道火来,直直烧向那道士。

    道士见状,脸色一白,赶忙晃动招魂幡去抵挡那火。他这法宝可不是凡物,能挡水火。

    可没想到的是,那幡遇了判官的火,竟然一点就着,一下子就烧到了幡把上,吓得道士赶紧弃了幡往旁边趔趄了两步。

    那判官的神火将招魂幡瞬间烧成了灰,却没有停下,又直朝道士而去。道士连心疼自己的法宝都顾不上,赶紧捏水诀,借了附近的井水来。

    不料井水泼上去,火不但没有变小,反倒助长了火势,直冲着他烧到身上。

    此刻,坛上火光阵起,发出了骇人的惨叫。周围的人看着这场面,听着阵阵惨叫声,都是有些惧怕。

    不多时,惨叫声渐渐止住,火光也消了,那道士便化作了一堆烟尘,连魂魄都被打散了。

    李判官的几个姬妾这才回过神来,急切地走到他身边,一个个都是眼眶微红,七嘴八舌地跟他说着话,言语间多是感伤。

    “既然当真有还魂之说,你既有灵,为何不施法复生?”李判官的正妻问道。

    “我已经接了神职,已是天数注定,哪能违背?”李判官无奈地摇手道。

    姬妾们听了,知道李判官是没法还阳了,便都号啕大哭。

    李判官赶忙安慰她们,“我如今在县城隍府做了判官,也没什么苦处。只是你们青春正茂,岂能一世守寡?今日来瞧瞧你们,以做永别,你们若是想改嫁,都可自便。”

    说完,又对张管家吩咐道:“你去准备些酒菜来。”

    张管家闻言,有些纳闷,“老爷,做了鬼神还需要吃饭吗?”

    “非是我用,招待贵客而已。”

    众人都不解李判官说的贵客是谁,却见他对着远处的孙旭三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孙旭则一点头,毫不推辞,叫上阿食阿衣,顺着李判官的手势信步走向一间厢房。

    随后,李判官又招呼下人收拾院中的狼藉,自己则带着枷锁将军跟在孙旭后面,亦步亦趋。

    因为这些天要招待那道士,李府中诸物齐备,所以张老汉很快便摆了一桌珍馐。只是两旁的下人看着李判官几人都是战战兢兢的,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李判官自然知道他们是畏惧自己,便大手一挥,命令众人下去,只有张老汉没走。

    没了一旁的下人,屋中的气氛好了些,一时间李判官饮酒欢笑,推杯换盏,宛如生前。看得一旁的张老汉很是欣慰。

    席间,孙旭很是好奇地问道:“李判官,你可知那道人为何害你?”

    李判官叹了口气,没答话,扭头看了看侍立在一旁的张老汉。

    张老汉见此,有些不解,难道是自己害了老爷吗?赶紧竖起耳朵。却听老爷说道:“此事倒是跟张管家的侄子有关。”

    张老汉心头猛地一跳,心里一盘算。

    想到自己的侄子还祸在旦夕呢,而老爷已是判官,便上前求道:“老爷,我那侄子才二十出头,却是邪祟缠身,万望您大发慈悲,救他一救!”

    李判官却摇了摇头道:“此事虽然善恶分明,可是你侄子应了人家的事情,却没有做到,也是不该。”

    张老汉听了,眼中闪烁泪光,一下子就跪了下去,“老爷,我侄子中了举人,有锦绣的前程,您救他一次吧!”

    李判官很是为难,偷偷看了看一旁的孙旭,扶起张老汉,“你侄子能救,但你却不应该找我。”

    说着用眼神悄悄看向孙旭,张老汉恍然大悟。赶紧又朝着孙旭请求道:“公子今日已救我两次,老汉本不该厚颜劳动公子大驾,可我那侄子真的不应该此时绝命,还请公子再施援手。”

    说着,又跪了下去,对着孙旭咚咚地磕了好几个头。

    孙旭轻叹一声,扶起他道:“守正辟邪,本就是我辈职责。你不用担心,若是我能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老丈,你先去准备,明日我便跟你去瞧瞧,如何?”

    李判官也道:“不错。你先回去,正好我还有几句话跟贵客说。”

    张老汉还想再求一求,听老爷这样说,便点了点头,心事重重地退下了。

    待张老汉走后,李判官才向孙旭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此前,张老汉的侄子张竟曾来到自己督室县家中做客,不知怎么回事,遇到了一个老翁。

    那老翁须眉古朴,文采风雅,与张竟吟诗作画,倒是做了对忘年交。

    不几日,回督室县休沐的李判官,看张竟神情恍惚,似是沾染了邪气,便询问了他原委,张竟如实相告。

    李判官听后很是心惊,力劝张竟归家,躲开那老翁。想不到那老翁恼怒李判官坏事,便断了他的生机。

    李判官命中应有此劫,可若是能闯过此劫,便能活到七十高龄。

    因为那老翁做法相绊,李判官没能闯过。

    听到这里,孙旭却道:“李判官,你今日方才是灾劫已满。”

    原来,督室县本没有城隍,孙旭也没有册封。只是张三丰做了金华府的城隍后,对辖下的县城隍都有任免之权,这督室县的城隍便是他任命的。

    督室县城隍上任后,又挑了些平日里积德行善的鬼灵做了城隍府的僚属,这李判官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李判官三灾六劫未能完全渡过,还有一魄不能归位,神职自然有残缺。今日了了自己的身后事,自然如孙旭所说功德圆满。

    李判官听了,躬身谢道:“多谢大人成全,小神铭感五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