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聊斋之重建天庭 > 第87章 定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7章 定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城头上重元亲军将孙旭等人围在中间,就要动手的时候,却听见耶律重元阵阵惨叫传来。转头看去时,那平时甚是注重威仪的皇太叔哪还有半点的风度。

    只见耶律重元伸手疯狂地乱扯自己胡须,将那平时保养极好的美髯扯得一根根随风飞舞。又猛地撕裂衣衫,露出胸膛,用力地撕抓。指甲到处,身上鲜血迸流。口中还不住地嚎叫:“啊!痒死我了!痒死了!”

    不一会儿,耶律重元一边挠一边倒在地上,不停地打滚,嚎声更加惨烈。

    亲军们见那平日里积威慎重、不苟言笑的大辽贵戚,霎时间竟然形如鬼魅,嘶唤有如野兽,不禁骇然变色,一个个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拿孙旭了。都怕万一惹怒了这人,在自己身上依法炮制,哪里能承受的住?

    孙旭看着在地上痛苦打滚的耶律重元,含笑道:“皇太叔,如今情形如何?”

    耶律重元此刻只觉自己生不如死,听到孙旭问话,不敢再有不恭之意,强压着痒意咬牙说道:“郡公说什么就是什么,乞郡公饶我一次!”

    孙旭闻言,看向樊瑞点头示意。

    樊瑞便从怀中取出一个绿色小瓶,倒出一粒豆大的丸药来,走到耶律重元面前,一把拽过他的下巴,将药丸塞进他嘴中服下。

    药力一时未能行到,耶律重元仍是嗷嗷乱叫着满地打滚。又过了一会儿,才稍微好了些,能在亲卫的搀扶下缓缓站起身来。

    樊瑞见此,朗声道:“耶律重元,这半粒止痒丸可止三日之痒。过了三日,奇痒又再发作,那时候郡公是否再赐灵药,就要瞧你乖不乖了。”

    耶律重元还以为这是解药,正在心中暗骂,哪里想到居然只是暂时压制之用。想想方才死去活来的感受,脸色一僵,说不出话来。

    孙旭见状,知道耶律重元已经没了反抗的心思,便道:“皇太叔,如今耶律洪基已死,其孙耶律延禧必然会被立为新君,你可有什么打算?”

    耶律重元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孙旭一眼,虚弱地道:“郡公,小可曾做南院大王多年,门生故吏遍及诸道。近日虽被困析津,耶律洪基却也未能将小可旧部尽数驱逐。只要振臂一挥,上京、西京二道及中京大部便可尽归小可麾下。”

    孙旭闻言道:“既如此,本爵便放心了。”随即狡黠地一笑,盯着耶律重元:“大宋今日助皇太叔,皇太叔打算如何报答?”

    耶律重元垂下头,沉思少许,试探道:“小臣愿兄事大宋,每年贡岁币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双方各守疆界,可好?”

    孙旭见耶律重元竟然如此回答,不禁有点念想起那李察哥,自己一张口,李察哥就直接放弃了大半个西夏。看看他,再看看耶律重元,心中不禁泛起些怒气。

    耶律重元说完一直悄悄看着孙旭,见他脸色不对,知道是自己说的条件低了,连忙又道:“愿……愿割易、莫、涿三州之地,答谢大恩!”

    孙旭听了,不怒反笑:“皇太叔,真当本爵好欺?易、莫二州如今大部都归宋有,取涿州不过反掌。看来皇太叔是想再品尝一番滋味。”说着就要屈指弹去。

    耶律重元见孙旭要弹指,吓得倒吸了口冷气,赶紧哆嗦着跪到地上,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身份,求饶道:“小臣不敢,到底如何,请郡公明示!”

    孙旭本来是想效法李察哥之事,让耶律重元做个傀儡的。

    可不知这耶律重元是傻还是硬气,居然几次三番想糊弄自己,冷哼道:“耶律重元,本来本爵是想助你登位,谁知你如此冥顽不灵!”孙旭连皇太叔敬称都拿掉了,那屈起的手指并未收回。

    耶律重元心知自己耍的小聪明被孙旭识破了,不禁有些懊悔,当下磕头如捣蒜:“郡公,小臣愿交幽云十六州之地,年年向大宋称臣纳贡!”

    孙旭听了,脸色这才稍稍好了一些,冷声道:“你可做得了主?”

    耶律重元见孙旭的手指松开,心下重重地舒了一口气,连忙勾着脖子点头道:“做得做得!那些州府都是小臣门生故吏,只要小臣一声令下,他们必定奉命而行!”

    孙旭盯着他,道:“最好如此。希望到时候你能够如数交割。”说完指了指樊瑞三人:“这三人便是我送与皇太叔的,做个辅臣僚属。”

    耶律重元自然知道这三人是用来监视他的,可如今他被孙旭施了术,生怕再受方才那般苦楚,只得连连点头应诺。听孙旭话外之意,似乎他是要走,忙问道:“郡公,那解药?”

    孙旭有意吓他,便沉了脸,冷声道:“你所中者,乃是生死符。发作之时,一日厉害一日,奇痒剧痛递加九九八十一日,然后逐步减退,八十一日之后,又再递增,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

    看着耶律重元惊恐无措的表情,孙旭笑道:“莫怕,只要你能顺从大宋,樊瑞三人会给你一年一次解药的。”

    孙旭反手之间就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手段,已完全吓坏了这些契丹人,谁敢说个不字?纵然是孙旭离开大辽,他留下的樊瑞三人也都有一身神仙手段,谁敢欺瞒?

    事后,孙旭又在辽国待了几日,将三卷天书上的秘法都教会给了樊瑞,又将之前从玄女那得来的仙衣转赠给了他,便只身回宋都汴梁去了。

    鉴于那耶律重元不怎么听话,孙旭也就绝了让他做太平傀儡的心思。在樊瑞等人的作用下,辽国并没有一统在耶律重元手上,而是一分为二:耶律洪基的孙子耶律延禧,在大定府继位,人称东辽,长期与耶律重元的西辽对峙。

    与此同时,辽国境内本来已经统一的女真部族在孙旭几人搞的一场变乱后,高层死伤殆尽,又重新四分五裂。女真完颜部又声称族长为辽人所害,举兵反辽。

    孙旭离开辽国时,顺便知会了宋国北部边军,那几方势力一旦开打,边军坐山观虎斗,哪一方势力弱了,便去帮哪一方。

    因此,在此之后,宋国北部的女真、东辽、西辽三股势力你来我往,斗得不可开交,互相胶着了近百年,无力南侵。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