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聊斋之重建天庭 > 第53章 一世谎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3章 一世谎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乔三槐也抬手扯开自己的衣襟,露出胸口那个和他一般无二的狼头来:“咱家祖上本是南方边民,有刺青习俗。况且刺青风俗,大宋遍地皆是,不说别人,先前我在延安府老钟经略相公处从军时,便有一个姓鲁的人,他背上还有花绣哩!”

    孙旭之所以要编织如此谎言,只是想让这个奇男子一世无忧。至于以后封仙后,他知道实情的时候,此乔峰已非彼乔峰了。因为成仙后虽然对以前还有记忆,可在情感和感官上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凡人了。虽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说法,可是又有几人能将自己的亲人也拉入仙界?更何况乔峰自小在汉人的抚养下长大,接受的都是汉人的思维和教育,对于契丹本族并没有什么认同感。

    乔峰闻言,一脸的愁容终于消散,这才将连日遭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乔氏听儿子受了这许多委屈,连忙过来拉着乔峰的手:“孩子,你不知,当年玄慈方丈送来的婴儿早已夭折,同年你也降生。你可不能听旁人胡说什么!”又想起那些丐帮众人的反应,乔氏不禁破口大骂:“我儿子为丐帮尽心竭力,不知立了多少功劳,这些白眼狼!良心让狗吃了!”

    乔峰闻言苦笑,这才有功夫抬眼过去打量孙旭,乔三槐见此急忙介绍道:“这位小先生是从开封府来的游客,在咱家借助几天。”

    孙旭冲他颔首道:“乔大侠,你好。”说着又递出了自己的鱼袋。

    乔峰一见鱼袋上的官职姓名,急忙下拜:“原来是孙郡公当面,久闻郡公急公好义,天下人人敬仰,今日有幸得见!”

    孙旭上前扶起他,笑道:“乔大侠不必如此多礼。你久走江湖,声名远播四方,久闻大名了。”

    乔峰却是脸色一黯:“如今乔峰已不是丐帮帮主,还被骂作胡狗,哪里还有什么声名?”

    孙旭见他意志消沉,便先与乔氏夫妇一同将他拉进屋,各找了个椅子坐下,这才道:“那些人大多是庸人,岂能依他们言语分辨黑白?乔兄,莫说你不是契丹人,便就是契丹人,我问你,你可是日日饮奶酒,天天食生羊?”

    乔峰精神一震,正色道:“南朝衣冠,怎能茹毛饮血?”

    孙旭大笑:“此言极是。吃汉人奶水长大,又日日食汉粟,说汉话、写汉字,这便是汉人!”

    乔峰一怔,有些不解:“说汉话、写汉字,便是汉人?”

    孙旭道:“不错,自黄帝时,华夏才多大疆域,若按那时算,有几个汉人?岂不闻‘夷狄入华夏则华夏之’?”

    乔峰听闻此言,如同醍醐灌顶一般,片刻后再次起身拜倒在地:“郡公一言,让乔峰茅塞顿开!不错,乔峰是汉人!”

    孙旭微微抬手示意他起身,待其坐好后道:“既然江湖之远不能容纳乔兄,不知乔兄可愿处庙堂?”

    乔峰此时已不为武林接纳,并无容身之处,看了看乔氏夫妇那期待的眼神,想了想自己的处境,便一拍桌应承了下来。

    孙旭大喜道:“好好好,今日魁星归位,我无忧矣!”说着从储物囊中拿出了一坛又一坛的好酒,要与乔峰对饮。

    乔峰见孙旭竟然凭空拿出这么多的酒来,当下暗道:“一直盛传孙郡公有通天之能,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单是这空手储物的神通,已近天人!”

    孙旭将一坛酒的泥封拍碎递给乔峰,顿时,整个屋子酒香四溢。乔峰是个酒痴,闻到这酒香已是两眼放光,接过来也不言谢,便对着酒坛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但觉这酒口感上乘,入口顺滑。

    他曾经不知喝过多少酒,可跟今日这酒比起来却都是如同泔水一般,不禁开口问道:“这莫非是大内的蒲中酒么?”

    孙旭见他如此痴迷,笑道:“乔兄果然识货,这可是皇帝钦赐的。只不过一直没遇上值得我为其开封之人,今日得乔兄,此酒正当其时!”

    乔峰也是一笑,见孙旭并不饮酒,奇道:“郡公居然不好酒吗?”

    孙旭道:“此酒我却喝不惯。”又道:“乔兄先在此稍待几日,与二老共叙天伦,我却要去了一桩公案。”

    乔峰听罢,放下酒坛,高声道:“郡公既然抬举在下,在下岂能不为郡公效力?”

    孙旭见他如此义正言辞,嘴上解释道:“乔兄,此事却与你无甚关联,我意已决。”心下却道:“有关的是那个“萧峰“。”

    乔峰见状,也不好再劝。

    翌日,孙旭独自一人来到少林寺的藏经阁,在某处暗阁找到了藏身此地的萧远山,依旧是昨日那身打扮。

    萧远山道:“先生,我昨日遍寻寺中,也未能找到慕容博那老贼。”

    孙旭见他与昨日初见不同,今时已是满面红光,并未回他的话,先道:“萧先生大彻大悟,反倒年轻了几十岁似的!”

    萧远山眉脚一扬,笑着道:“念头通达之后,便觉得自己轻松了许多。”顿了顿又愤愤道,“只是这慕容老贼不死,我这口气就咽不下!”

    孙旭道:“莫急莫急,待我助你一助。”说着沉下心来,暗运真气,探查起四周来。

    他如今还不能将神念覆盖整个少林寺,可是说来也巧,就在这藏经阁内,偏偏就找到了那一身灰袍打扮、布巾蒙面的慕容博。

    慕容博此时正在角落中研习新得的绝技,却惊觉有人已经站在自己身旁。哪里会先听这人说什么,只是迅速左手一指,凝运功力,点上了来人的胸口。

    孙旭比萧远山走得快,自然先到,见这慕容博二话不说就要取自己性命,便暗运先天真气。他如今已是筑就道基的人,身体大异于常人,慕容博那能穿木刺砖的指法便像是点到了钢板之上。随即一股剧痛袭来,使得慕容博赶紧收回了手指,盯着孙旭谨慎地问道:“阁下何人,为何要与老夫过不去?”

    这时,萧远山也气势汹汹地到达了这里,怒目一对,道:“老贼,纳命来!”话音才落,便使出了十分的力气用般若掌打向慕容博。

    慕容博自然记得萧远山的声音,连忙运力化去萧远山的攻势,开口道:“仁兄,我二人本素无仇怨,反倒有些情谊,何故下此重手?”

    萧远山闻言更是大怒:“你这狗贼,谁与你有情谊?你这害我家破人亡的杀才!”

    慕容博万分诧异,“仁兄何出此言?”

    萧远山扯下自己的头罩,冷哼一声道:“可还记得三十年前雁门关外之事?”

    慕容博大惊,眼珠子转了转,知道是报仇的来了,抬腿就要逃走,却听一旁的孙旭开口道:“慕容博,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现在天下之大已无你容身之所,你送入宫中的女儿已经被打入冷宫,你儿子也被下狱,参合庄更是已经被我夷为平地了。”

    慕容博听到他连自己宫中的内应都知道,明白他所言非虚,当下目眦欲裂:“你为何要将慕容家斩尽杀绝?”

    孙旭冷笑道:“你慕容氏蓄意挑起战乱,令天下生灵涂炭,又要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家家哭不如一家哭!”

    萧远山乍得仇人,哪里听得住二人饶舌的?当下又出一掌,二人又缠斗在一处。

    本来二人实力只在伯仲之间,可萧远山昨日在孙旭的帮助下隐疾已愈,神清气爽,使得能力稍增。而慕容博也有隐疾,却是累及足少阳胆经、足太阳膀胱经、任脉三条经络,以致于二人刚交手不过百招,便觉三处穴位有如万针攒刺,疼痛难忍。

    正在此时,却听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入耳中:“善哉善哉,冤冤相报何时了,二位何不泯却恩仇,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