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聊斋之重建天庭 > 第46章 乡试解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6章 乡试解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阿衣见公子如此境遇,有些担心地捻来孙旭的右手放在手中婆娑,柔声问道:“公子可有良策?”

    孙旭反手将阿衣柔荑握住,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我自一力当之,你们不必忧虑。”

    略加思索后又道:“你二人现在后天接近圆满,待会儿我便给你二人一套新的法诀修炼。唉,若是我现在有两百年的道行,能够炼制丹药,哪需如此?”

    阿衣、阿食知道他是这是怕自己二人修炼辛苦,想给自己一条终南捷径,心中柔情无限。

    一人一边地轻抚孙旭后背安慰道:“公子何必如此?我二人静心修炼也是造化,便是此时有成仙之药放在眼前,若是公子不去仙界,我二人去有何益?”

    孙旭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无用,开始为二女灌顶注气,助二人由武入道。

    ------------

    翌日,孙旭早早地就起了床,看着还在床榻上酣然安睡的二女,深情一笑,悄悄地将《先天正清诀》的手抄本放在床头,便带了个丫鬟出了孙府去看乡试放榜了。

    武朝明律,为防阅卷时间过长造成舞弊,乡试后旬月内必须放出桂榜。

    可这次金华乡试,不知何故,连七日也不到就判了好卷子。

    还没到贡院门外时,就看到那堵被士子们称为功名墙的墙上已经早早的贴上了一张大红纸,此时上面还空无一字。

    门外数百生员及其家属或在贡院门口仰首伫立,或在榜文下面走来走去地等待着,俱是有些局促。

    再往前走两步,却是碰上了那位先是被吓得不轻,后又被众人追打的范生。

    只见他在那踱着步,时不时地看向贡院门口,虽然脸上在尽力显示出镇静的样子,可是那起伏不停的胸口却是出卖了他。

    范生正紧张间,却是发现了孙旭。

    见孙旭无所事事地在这里,他自然一下子又妒又怒。不仅是因为孙旭两次让他出丑,更是因为孙旭荫生的身份。孙旭就算不科举,父辈荫庇也够他享用一生。

    哪像自己,已年过五旬,天知道自己还有几年好活,日复一日地止步于乡试,连个举人都考不上,他的精神几近崩溃。

    范生有意发泄一番,便瞅准孙旭的位置上前,拱手道:“孙公子也来看榜?”

    孙旭见这范生主动跟自己说话,也不好不理他,便回答道:“是啊,孙某在这里恭祝范兄榜上有名了。”

    他虽只是先天修为,可是因为宝印开通了筑基期的功能,因此他也能用些小法术了。

    方才他双目用望气之法看去,见这看榜诸人,有的头顶隐隐有白晕,有的却是晦气迎面。

    白晕盖顶的自然富贵有命,晦气迎面的却是灾劫临身。眼前这位范生,头顶也有一丝白晕,显然是有了官运,意味着他今日必定榜上有名。

    范生闻言,只道是他恭维自己,便道:“孙公子,你还年轻,若是今年不中,明年再来呗,不要着急。”

    孙旭听了这话,心中不悦,便冷声道:“范兄此言不妥,还望慎言。”

    范生还要再出言不逊,却发觉贡院大门处一阵骚乱,这显然是要放榜了,哪里还有心思与孙旭斗嘴,赶紧往前挤了去。

    这时,贡院大门洞开,从里面出来一个个手拿红帖的兵丁。

    他们一出来,门口众人纷纷让开一条道路,好让兵丁畅通无阻地来到功名墙边,将手中那带有名次和姓名的红帖糊在了功名墙的红纸之上。

    众人看时,却见第一个贴上的是“第一百二十一名,本府鹿虞县生员范生。”

    本科乡试原来不是要取一百二十名的么?怎的还多出一名?

    早有旁人高声读出名次与姓名,这边早就竖起耳朵听着的范生喜出望外,激动地高声呼道:“哈哈!我中了!我中了!”,几有癫狂之势。待他稍微平静下来,却一脸不屑地看向四周:“那日说我高中时,要我请酒的人呢?来!今日我请他吃酒!吃个够!”

    正在他高兴的功夫,贡院中却走出一位官员来,孙旭却认得,正是那日在考场搜检时为他说话的人,穿着孔雀补子的官服。此时想来,他应该是本府的学政张大人。

    这位张大人快步上前,身边有兵丁护住,那些张贴红帖的兵丁见此也住了手。

    张大人在功名墙前站定,冲众人宣布道:“方才接礼部公文,今年金华府的解额减为一百二十名。”

    那还在张狂的范生闻言如同雷击,怔怔的站在那里,双目无神,顷刻之后大叫道:“怎地可能?国家抡才大典,你等居然敢私相增减?”

    他却不知道,孙旭在主世界乃是执掌三界的存在,万劫不沾。他方才出言不逊,意在挑战三界,哪里能轻饶,所以在方才与孙旭挑衅的瞬间,他头顶那一丝白晕却是渐渐淡去,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没有了。

    那张大人却不回答,只是将一份盖着礼部大印的公文帖在了功名榜上,说道:“有加盖礼部大印的公文在此!”随即又伸手撕去了那第一百二十一名的帖子。

    范生使劲儿拨开人群往墙那边跑去,上前一个字一个字、仔仔细细、一笔一划地看着,似是想从鸡蛋里挑出根骨头一般。便是那枚大印的印戳他也看了又看,看一遍,再念一遍。

    忽然,自己把两只手猛拍了一下,眼神涣散,笑道:“哈哈哈,你们这是假的,我中了举……”话未说完,人愣愣地往后一仰倒,跌倒在地,不省人事。

    张大人不知道见了多少因科举痴狂的人,对此状况也不慌,一边让部下继续张贴名次,一边叫人拿盆凉水来泼向范生。

    这初秋季节,早上已有些雾气,一盆凉水浇下自然让那范生牙关打颤,当时便醒了。

    范生醒是醒了,可还是浑浑噩噩的,手脚并用就爬将起来,又拍拍手放声笑道:“唉!我中了状元哩!”

    边笑着,不由分说,就要往门外而去。因他被浇了一身凉水,淋漓漓的一身,模样癫狂极了。

    早有几个人拉住了他,张大人见状,只好命人将他带进贡院请郎中去了。

    而这边的功名墙张贴名次却不会被这闹剧干扰,不多时便贴满了,众人有落有中,当真是几家欢喜几家忧,不过有了范生的前科,却是没有人再出丑了。

    孙旭名列第三。

    那红帖上墙的一瞬间,却听到宝印的声音:“掌印人气运加身,获得道行5年。”

    看着自己暴涨的道行,孙旭有些惊讶。

    中了举便能共享皇朝气运吗?怪不得那诸葛卧龙在狱中那么多年都平安无事,宁采臣能屡次化险为夷。

    只是这种气运对修道者无用,到了修炼后期,这气运只会让人被世俗事务牵绊,不能专心修炼。那燕赤霞何等英雄?名震山东关西,却最终辞官不做,就是这个道理。

    正在思索时,旁边却过来一人道:“孙年兄!”

    孙旭认得此人,乃是前任右尹之子柳永章。虽然孙旭平日里不爱出门,可是因为柳右尹在任时常常来孙府与孙斌商议政务,年纪差不多的二人见过几面。只是他父亲早就升迁调往他府做了府尹,他怎么还在此处?还考了举人?

    “柳兄,何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